第五十五章显呗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手里积攒到月票的亲投了吧啊,看我对铮儿多好,是不是~么么哒

  ------题外话------

  有人立即挑开门帘,请谢芳华和英亲王妃进入。

  谢芳华不想多废话说什么,点点头。

  永康侯脸色本就不好,闻言却不能说什么,毕竟他舍不下老脸去忠勇侯府求人,偏偏孙太医说若是能救,放眼这南秦京城,也许就只有忠勇侯府的小姐了。燕岚说去,他也只能让女儿去了。如今英亲王妃显然是陪着谢芳华做个见证,生怕永康侯府因此再翻脸,他点点头,咬牙道,“芳华小姐若是能救得夫人是最好,救不得,能来这一趟,永康侯府也记着这份人情。”

  “我不放心,陪着华丫头过来看看!她医术是这些年因为自己的病看医术钻研的,算不得神医,既然太医院的孙太医都不能救,燕小郡主去请她了,她若不来一趟,传扬出去,就是见死不救了。来了呢,我又怕这孩子实心眼,不能救,偏偏下手,那么你家再怨上她。”英亲王妃一番话,说得是黑白分明。

  永康侯从里面疾步走了出来,见到是英亲王妃和谢芳华一起来了,他一怔。

  来到一处主院,那老管家进里面通报了一声。

  谢芳华自然是无心观看永康侯府内的景色,只大致扫了一眼府中布局,永康侯府是世袭勋贵,一直得皇上扶持厚待,虽然不及忠勇侯府,但也丝毫不少奢华。

  那老管家连连点头,头前带路,向里面走去。

  “带路!”谢芳华道。

  “王妃?”那老管家此时也见到了人,没想到英亲王妃也跟来了,惊了一下,连忙见礼,然后又对谢芳华大行了一礼,求到,“芳华小姐,您快去救救我家夫人吧!”

  谢芳华扶着英亲王妃一起下了马车,看起来,两人相处和睦自然,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母女。可见英亲王妃是真的喜欢谢芳华,她心里极其不是滋味,但此时也想不了那么多。

  “请来了!”燕岚看向身后。

  谢芳华这是第一次来永康侯府,燕岚先跳下了马车,有一个老管家模样的老者守着门口,见燕岚回来了,立即上前,急急地道,“郡主,您请来人了吗?老爷催了好几次了!”

  一路也无事儿,很快地便来到了永康侯府。

  一路上,英亲王妃、燕岚三人都没说话。

  她觉得燕岚没说假话,若是这个孩子保不住,永康侯夫人受不住打击,也许真的会一命呜呼了。

  燕亭走后,永康侯夫人怀孕,这个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她的命根子了。

  谢芳华自然不知道秦铮当时气鼓鼓地走了,并没有出忠勇侯府,则是躲在暗处偷听了她和燕岚的谈话,更不知道他得意洋洋地拿到谢墨含面前显呗,把谢墨含气了个可以,她只想着,不知道她的医术,能不能保住永康侯夫人肚子里的孩子。

  二人一起出了忠勇侯府。

  谢墨含又气又笑,这样的秦铮,比以前眼高于顶不知道改了多少,迂回筹谋,他妹妹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他不由得叹息一声,又是欣慰,又觉得他让人着恼。

  “那走吧!”秦铮顿时笑了,重新勾住他肩膀。

  谢墨含虽然知道他拿捏的本事,但也无可奈何,点点头,“嗯!”

  “那我们去来福楼?”秦铮看着他。

  谢墨含闻言一把拉住他,“我妹妹定然不想你去,你别去添乱了!”

  “哎,你若是不去,我定然也不去了,华儿去永康侯府,我总觉得不放心,那我去找华儿了。”秦铮佯装放开手,扭头就要去追谢芳华和英亲王妃,“反正我娘也去了,我也跟着去看看!”

  谢墨含冷哼一声,“不去!”

  秦铮又顺势在另一旁勾住他肩膀,“如今天色不早了,李沐清在来福楼请客,你知道吧?走吧!咱们俩一起去!哥几个好久没热闹了。”

  谢墨含偏头看了秦铮一眼,不买账地甩开他的胳膊。

  他咳嗽了一声,三两步走到谢墨含近前,勾住他肩膀,哥俩好地道,“子归兄气什么?华儿从那里回来,一直冷冷清清的,如今她喜欢上我,你该高兴嘛。好兄弟,她永远是你的妹妹,这可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如今虽然有老侯爷喜欢他,但若是他这个当哥哥的背后下点儿绊子,他也会不好过,尤其还有个秦钰虎视眈眈。

  秦铮见谢墨含真的是被他气得够呛,还想再反驳两句,但想想,大舅兄不能得罪,今日他实在太高兴了,不能再给他心里泼冷水了。毕竟是人家的亲妹妹,走了多年,不止他惦记着,他这个当哥哥的也日夜想着。

  谢墨含眉心跳了跳,转回头,脸色发青,“秦铮,你现在还没娶我妹妹呢!”

  秦铮看着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子归兄,你还有何话说?”

  谢墨含脚步猛地顿时。

  秦铮看着他,忽然好心情就那么没了,冷哼一声,“将来我们大婚,有了孩子,我们俩能共同有一个血缘的孩子,你说比不你得了?”

  谢墨含不想再看到他,对他摆摆手,“不送了!”转身往内院走去。

  秦铮一噎。

  这话可谓是负气比较之言,将秦铮反口打击得不留余地。

  谢墨含看着秦铮的样子,他背着手,得意洋洋,天上的太阳都是他一个人的一般。那阳光实在刺眼。想着谢芳华应该是说了,秦铮口里的确没有虚言,他有些气闷,“你尾巴都翘到天上了!就算我妹妹日渐心里有你又如何?她也是我妹妹,血缘亲情,也不是心里有你就比得了的。”

  秦铮得意洋洋地道,“你认识我多久了?我口中还说假话不成?自然是华儿说的。”

  谢墨含一怔,明显怀疑,“这是我妹妹说的话?”按理,谢芳华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这是明摆着警告燕岚,将她心里对秦铮的想法尽快除掉。

  秦铮仿佛没看到他不满,学着谢芳华的样子,将那句“我已经因为燕亭喜欢而深受其害,不想我的未婚夫将来有一日也因此深受其害。燕小郡主是聪明人,凡事儿不必我说得太透。”对谢墨含复述了一遍。

  谢墨含听了不太舒服,自己的妹妹,哪容得秦铮如此炫耀,哼了一声。

  秦铮拍拍身上的树叶,走过来,大约是心情太好,凑近谢墨含,有几分炫耀的姿态对他道,“我如今可以肯定,华儿的心里是有我了。”

  谢墨含挑眉,刚想问他怎么又来了这府里?但是想想秦铮自从和谢芳华定亲,来这府里如家常便饭,以前护卫、守门的小厮、丫鬟婆子看到他还惊奇,如今他如走自己家一般,来去自如,连忠勇侯府内的人无论什么时候见到他都不觉得稀奇了。他只能改口道,“什么好事儿?让你这么开心?”

  谢墨含听到动静,转头看去,只见秦铮喜滋滋地瞅着忠勇侯府门口的方向,一脸春光。

  三人刚离开,秦铮从内院一棵树上跳了下来。

  三人一起出了忠勇侯府。

  燕岚看了谢芳华一眼,压下心中的所有情绪。

  谢芳华点点头。

  “走吧!”英亲王妃对谢芳华和燕岚道。

  谢墨含想着见死不救,传扬出去,虽然忠勇侯府有理由见死不救,但到底失了品德,救的话,她又拿不准永康侯夫人若是救不了,便又冤上谢芳华,他即便去了,也不能靠近永康侯夫人,英亲王妃陪着去正好,便点点头,“那就劳烦王妃了。”

  “你去了也不能帮忙,这样吧!我才是无事儿的那个人,我也多日没见永康侯夫人了,我陪华丫头去一趟,也顺带看看。”英亲王妃道。

  谢墨含不看她,而是看着谢芳华,“我正好无事儿,陪妹妹前去。”

  燕岚顿时感激地看着谢墨含。

  “既然这样,妹妹就去看看吧!”谢墨含想了一下,开口道,“燕亭兄和我自小有交情,虽然他如今离开了,永康侯府把那笔恩怨记载我们忠勇侯府头上,但是忠勇侯府也不能因此对夫人见死不救。不管妹妹能不能救,去试试。毕竟是一人两命。”

  谢芳华对他点点头,“那我就去试试吧,哥哥说呢?”

  谢墨含闻言看向谢芳华。

  “这京城有名望的太医,也就是孙太医了。连孙太医都说也许能过来找芳华小姐一试,我实在没办法了。”燕岚话落,又看向谢芳华,回答她早先的话,“无论如何,都要请你去试一试!”话落,她抿唇,似乎用所有的力气道,“你说的话我都会记得的!”

  “这可不是小事儿!”英亲王妃看着燕岚。

  “我也不知道行不行,燕小郡主是听说我救了八皇子,来找我一试。”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听罢后,脸上的笑意顿时收了,看向谢芳华,“华丫头,你的医术行吗?”

  燕岚摇摇头,看了谢芳华一眼,将今日来忠勇侯府的来意说了。

  英亲王妃惊了一下,“怎么会动了胎气?孙太医怎么说?她可没事儿?”

  燕岚尽量让自己笑对着英亲王妃,可是无论她怎样扯动嘴角,还是笑不出来,她摇摇头,只能将实话说了出来,“我娘身体不好,如今动了胎气,刚刚请了孙太医……”

  “这不是燕小郡主吗?怎么来了忠勇侯府?”英亲王妃走上前,慈爱地笑看着燕岚,“你娘从传出怀孕的消息,我还没有去看过她,她身体可好?”

  燕岚立即睁开了眼睛,见到英亲王妃竟然在忠勇侯府,顿时怔了一下,脸更白了。

  谢芳华转过头,见谢墨含陪着英亲王妃从内院走了出来,她喊了一声,“王妃,哥哥!”

  “妹妹!”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

  若是这一次,永康侯府还不能长教训,那么对于忠勇侯府和她来说,必然是个麻烦。今日,既然她前来,她不能趁机要挟,总也要让她们清楚以后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才是。

  谢芳华看着燕岚,永康侯夫人因为燕亭喜欢她,便处处针对她,燕亭被逼迫得离家出走,这笔账算在了她和忠勇侯府身上。燕岚因为喜欢秦铮,加之她哥哥之事,也对她不好相与。

  她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秦铮会喜欢一个女子到恨不得宣扬得天下皆知的地步,也从来没想过,那么忠勇侯府和永康侯府恩怨纠缠如此地步,她也只能来求。

  是的,求!

  第一天踏出府门,就是来求谢芳华。

  而永康侯府,从哥哥离开后,却是日日乌云罩顶,娘亲好不容易怀孕了,但日日小心谨慎,父亲培养哥哥多年,哪怕有一个未出生的孩子,也回不到过去其乐融融了,她自从没寻到哥哥,回府后,在府中侍候她娘,也有多日没踏出府门了……

  那么多年,京中的贵裔小姐们私下谈论谢芳华哪天会死,可是如今,她好模好样不说,且风光无限,名声一日比一日好。

  她心中想恼怒,可是想想母亲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再想想远离京城的哥哥,再想想她喜欢的秦铮,她在谢芳华面前,忽然觉得自己低如尘埃,甚至连尘埃都不是……

  她自小也是含着金汤匙长大,金尊玉贵,何曾受过谢芳华这等当面言语的难堪。

  燕岚身子不由得哆嗦起来,她是永康侯府的小郡主,虽然不及皇宫里的公主和大长公主府的郡主们,但是论起来在南秦京城,除了忠勇侯府外,永康侯府是世袭勋贵,比寻常大臣府邸,还高了一个层次。

  “我可以随你去永康侯府一趟,但是我不是神医,不能保证是不是能救你母亲。”谢芳华对她神色视而不见,“燕小郡主,话说到这里,你还求我去永康侯府吗?”

  燕岚顿时难堪地又后退了两步,一张脸呈现霜白色。

  “燕小郡主是聪明人,凡事儿不必我说得太透。”谢芳华慢慢地道,“我已经因为燕亭喜欢而深受其害,不想我的未婚夫将来有一日也因此深受其害。”

  燕岚面色一白,身子一震,脚步不由得后退了一步,看着谢芳华。见谢芳华眸光清淡地瞅着她,那清淡的眸光有些幽深不见底。她和卢雪莹一同喜欢秦铮的事儿,虽然卢雪莹闹得满城风雨,她没如卢雪莹一般,但是她喜欢秦铮的事儿也不是秘密,她张了张口,“你……”

  “你说一笔勾销,你是家中女儿,毕竟代表不了你的父母,也代表不了永康侯府。”谢芳华淡淡道,“恩怨什么的,忠勇侯府到没多在意,诚然你哥哥因为我的一半原因离家,但也不是我的错,也不能将错算在我身上。”话落,她补充道,“他喜欢我,是他的事儿,不是吗?燕小郡主心里也不是没有喜欢的人,可以换位思考,将心比心,你喜欢的那人,也没有因你喜欢而犯错,是不是?”

  燕岚见她没否认她最后一句话,面色稍霁,诚恳地道,“只请你去看看,若是真能救了我娘,永康侯府和忠勇侯府过往恩怨,一笔勾销。”

  谢芳华自然不能说燕亭离开和她一点儿关系没有,尤其还是她暗中出手让言宸带了燕亭离开。她叹了口气,“我不是神医,不过是这些年因为自身的病,找了许多医书来看。学了些偏邪的土方子而已。”

  燕岚眉心跳了跳,“哥哥最后是从忠勇侯府离开的没错,但我父母确实不该怨在忠勇侯府的身上,毕竟忠勇侯府管不到我哥哥去哪里。”话落,她忍了忍,但还是话音一转,看着谢芳华,“可是你能说我哥哥离开和忠勇侯府和你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吗?”

  “你哥哥因为一直不喜范阳卢氏的婚约,你父母强行逼迫,他受之不住,远离京城。这笔账,被永康侯府算到了忠勇侯府的身上。忠勇侯府囊受了不白之冤,这件事情才没过去多久,燕小郡主没忘吧?”谢芳华漫不经心地问。

  燕岚抿唇,“我父亲知道。”

  “你能办到的……”谢芳华看着她,“你来这里,永康侯和夫人可知道?”

  燕岚一噎,咬牙道,“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你不妨说出来。”

  谢芳华闻言淡淡一笑,“燕小郡主口气不小,你觉得你能给我什么条件和要求相换?”

  这时见谢芳华不答话,她紧紧地盯着她,“若不是没有办法了,我不会来找你,你若是真有医术,能救活我母亲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你要什么条件,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可是孙太医都没有办法救她母亲和母亲肚子里的孩子,她只能前来一试了。

  燕岚本来还怀疑谢芳华是不是真有绝高的医术,这两日她救了八皇子的名声被传扬得极大,京中几乎人尽皆知。但是她若是真有绝高的医术的话,怎么由得自己病了那么多年?

  谢芳华看着燕岚,想必若不是性命攸关,她是定然不会来求她的,她一时间没说话。

  她用的是“求”字!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十五章显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