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前景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谢亲爱的们送的月票,么么哒

  ------题外话------

  谢芳华一惊,看着忠勇侯,“爷爷,你什么意思?当年我爹娘的死,和他们家有关?”

  “臭丫头,你可别小看永康侯府,当年若不是他们家,你父母也不见得死。△頂點小說,”忠勇侯见谢芳华不以为然,说道。

  谢芳华冷笑了一声,“忧心又如何?一个永康侯府又能在皇上的指使下做出什么天大的事儿来不成?”

  忠勇侯听罢,也说了和英亲王一样的话,“那么皇上那里,怕是又该忧心了。”

  谢芳华回到忠勇侯府,便去荣福堂见了忠勇侯,将在永康侯府的事情与他简略地说了。

  二人便又说了些关于秦铮安排朝事的别话,天色晚了,一起出了书房。

  英亲王妃闻言也知道英亲王每日上朝见皇帝,夹在皇上和忠勇侯府之间不易,点点头。

  英亲王闻言疑惑顿时消了,也无奈地道,“皇上的想法我也明白,皇子大了,皇上渐渐对朝政力不从心了,今年又是多事之年,连番出事,他才怕谢氏,若说劝,我早先也劝过,但皇上似乎拿定主意了。这也没有办法,接下来看看形势再说吧!”

  英亲王妃冲口说出,见英亲王疑惑,心神一醒,叹了口气,“我这还不是为铮儿?你知道铮儿是认定了华丫头的。皇上对忠勇侯府若是做什么,咱们英亲王府也不能坐视不理。我怕我们越来越难做了。”

  英亲王一怔,看着英亲王妃,心下有些讶异,这些年她虽然和皇上不对付,但也不会说皇上的朝政之事,如今这是怎么了?他想着,便疑惑地问了出来,“怎么了?你往日可是不会说这些的。”

  英亲王妃板起脸,“皇上这两年行事愈发地看重权势了,那些年我可是记得他说过,没有谢氏,就没有如今的南秦江山。如今这是怎么了?非要容不得谢氏了?你也不劝劝皇上?若是没了谢氏,这南秦会少了什么?这江山还会如今这样巩固荣华吗?谢氏对于南秦,是弊大于利的,你心中也清楚,不是吗?谢氏如今我也看不出谋反之心,皇上这是非要置人于死地?”

  “她既然救了永康侯夫人,那么皇上那里,怕是又该忧心了。”英亲王想了想道。

  英亲王妃关于谢芳华的有些事情自然没对英亲王说,都是瞒着的。毕竟英亲王姓秦,一生忠心耿耿,为南秦江山鞠躬尽瘁。这也是因为先皇和太后守护下的江山传承的原因。虽然皇上做了皇帝,但是他身为英亲王,也是誓死护着秦家的江山。有些事情,没法与他说。她点点头,“是啊,这孩子自己钻研医术,再加上荆叔叔回了南秦,用了些道法,病就好了。”

  “这么说就能解释法佛寺失火,她的病怎么突然好了。”英亲王感慨道,“我一直疑惑,世界上哪里有那么神奇的事儿,一场火便能去除晦气好了个人?皇上也是不会信的。一直觉得忠勇侯府有什么隐瞒之事,但是查了再三,也没查出来在她身上这些年发生过什么。”

  “是呢!”英亲王妃点点头,将她如何救治永康侯夫人的事情与他仔细地说了,然后又道,“也难为这孩子了,这么多年,因为自己身上的病,生生地给练出了神医。”

  英亲王听罢后震惊,“华丫头真的会医术?”怀疑地问,“比太医院的孙太医还要好?”

  英亲王妃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药渣的事情瞒住了,英亲王日日进宫,在皇上身边,一旦因此露出蛛丝马迹,就会被皇上察觉,有些事情,便难办了。只对他说去见见崔允,又说了谢墨含和谢芳华想给他娶一个妻子的事儿,然后又说了燕岚去求谢芳华给她娘治病。

  英亲王纳闷,“可出了什么事情?”

  英亲王妃点点头,走过来,英亲王立即拉住她的手,她陪着他一起坐在了椅子上,“不止去了忠勇侯府一趟,还去了永康侯府。”

  英亲王妃走进来,他端详了她片刻,温声问,“听说你去忠勇侯府了?”

  英亲王正在书房看折子,听长随禀告王妃来了,他放下折子,看向门口。

  英亲王妃以前不爱去英亲王的书房,因为二人大婚之后中间隔了许多的感情揪扯和心事儿,隔膜太多,彼此不近,但是前些日子,两人看开了,感情便日发的进益了。她才不避讳的多去几次。

  英亲王妃抬步向书房走去。

  “王爷在书房呢!”喜顺道。

  英亲王妃点点头,“王爷呢!”

  “听说右相府的李公子在来福楼请客,喊了二公子,二公子去了来福楼。”喜顺道。

  英亲王妃进了府门之后,对迎出来的喜顺大管家询问,“铮儿呢!可在府里?”

  依照二人早先说好的,英亲王妃下了车后,谢芳华不下马车,便转道再回忠勇侯府。

  二人有一句每一句地说着话,马车便来到了英亲王府。

  谢芳华理解英亲王妃这个母亲的心思,心里又对秦铮的分量重了重。

  到底是亲生母亲,虽然因为和崔玉婉手帕交,因此对谢芳华好喜欢她,但也心疼儿子,恐怕他剃头挑子一头热,又怕他折腾来折腾去竹篮打水一场空。

  英亲王妃得了谢芳华这一句话,也算是心底松了一口气,点点头,“我一直觉得,你这孩子冷情,铮儿却是个面冷心热的,你们在一起,他自然是吃亏些的。不过如今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谢芳华被她语气感染,心下也能体味几分她的心情,“您放心,只要他一直抓住我不放手,我是不会放手的。这一辈子……”她顿了顿,“若是如此,就是他了。”

  英亲王妃心里有些难受,“虽然我们以前的事儿你也知道,我也就不避讳你了,但是,说句实话,什么人在我的心里,也不如我儿子重要。哪怕王爷,也不行。更惶论其他人了。”

  谢芳华闻言点点头。

  “怎么能不急呢!虽然说是两年,可是这病哪能拿得太准?若是他一旦……那么国丧、皇子登基,还有等等事情,这时间可就拖延去了。一定不能不急。”英亲王妃握住她的手,“好孩子,你若是这一辈子也认准铮儿了,一定要跟他的劲儿往一处使。”

  谢芳华心下不知什么滋味,低声道,“倒也不急。”

  “是啊,他今年冬天及冠,就该满十八岁了,你去年就及笄了。若是我说,今年若是争不上,明年说什么,也要让你们大婚。”英亲王妃咬牙道,“皇上若是死活挡着,我就跟他翻脸。”

  谢芳华脸微微一红,“我比他还要小两岁呢。”

  英亲王妃闻言顿时笑了,“难为你这么相信他。在我的眼里,他还是个孩子。”

  谢芳华想起秦铮听罢那些药渣对她说的话,她点点头,“您放心吧!他应该是自有主张。就算您不说,我不说,他也是知事儿的。”

  “我前些日子就与铮儿说,让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毕竟是英亲王府的嫡子,可是这死孩子,我说的话他向来是听得多,记住得少,大多时候,就会当面哄我,背后我行我素。回头你再见了他,跟他说说。”英亲王妃低声道,“秦钰如今回来了,虽然皇上还没安排,但肯定是会尽快插手朝事儿的,他也不能太落下了,也要插手才行。”

  谢芳华点点头,这些事情她都明白,永康侯夫人这么要强,这个弱点她能抓住,同样宫里的皇上也能抓住。

  “正是这个理儿,毕竟皇上钳制着永康侯府更多一些。”英亲王妃道,“南秦建朝后,很多勋贵大族都没落了,但是永康侯府却一直存在着,这是和皇室的扶持分不开的。”

  谢芳华淡淡一笑,“只要永康侯府以后行事顾忌两分就成,也不求他旁的。”

  英亲王妃和谢芳华上了车后,英亲王妃叹了口气,“华丫头,幸好你今日将人都救活了,否则啊,忠勇侯府和永康侯府这结就系死了。”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哥哥为何离家远走,远远地避开不见秦铮和谢芳华,那么心里会更好受些。

  以后,还是不喜欢了吧!求不得,她也不求了!

  燕岚则留下来陪着已经睡着的永康侯夫人,心里却想着,卢雪莹喜欢秦铮,落了个要嫁给秦浩的下场,李如碧喜欢秦铮,据父亲前些日子隐约透露,险些落个名声扫地败坏门楣的下场,而她喜欢秦铮,如今却求着谢芳华就她娘,最后恨不得发誓……

  他一时心下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拿不准皇上的想法。

  “我去见见他!”永康侯抬步向外走去,心里却想着,永康侯府的情况岂能瞒得住皇上?皇上这此举不知道是何意?是来敲打他,还是……

  老管家摇摇头,“没说别的,老奴将吴公公请去前厅了喝茶了,便来禀告您了。”

  永康侯一惊,连忙走出房门,对那老管家问,“只是问问夫人的情况吗?吴公公可还说别的?”

  父女二人话音刚落,外面便有老管家禀告,“侯爷,宫里的吴公公来了,说奉了皇上的命,带了一堆药材来给夫人。也顺便问问夫人的情况。”

  燕岚点头,知道这是永康侯府和忠勇侯府不会再老死不相往来,依旧来往的意思了。

  永康侯闻言摆摆手,“也罢!”顿了顿,又无奈地道,“明日见到谢世子,我再对谢世子道一声谢吧!”

  “爹,给孙太医备礼可以,但是女儿觉得,只派人送一份礼就够了。但是求药膳方子,就别劳烦孙太医了,明日我带着礼去忠勇侯府,请谢芳华给一个药膳方子吧!毕竟她给出的更妥当些。”燕岚道,“一次已经用了,正如英亲王妃所说,以后长着呢。”

  “嗯,你说得有理。”永康侯点头,“可惜孙太医也离开了,否则找他要一份药膳,不过离开也不怕,孙太医虽然没帮上忙,但是也因为他,才请来谢芳华,明日派人备一份礼,给孙太医送去,顺便求个药膳的方子,他应该会给。”

  “爹,我觉得应该给娘安排每日进餐的药膳,规定她吃什么,吃多少。那些需要避讳注意的,都谨守着,有了规范,娘再多注意些,就不会再出事儿。”燕岚建议道,“毕竟我娘不能再出一次事儿了。”

  丫鬟婆子小心地应是。

  看着小了一圈的永康侯夫人,恢复了怀孕前的模样,永康侯唏嘘之下,对永康侯夫人贴身侍候的大丫鬟和婆子嘱咐,“一定要注意夫人的饮食,再不准她暴饮暴食。”

  永康侯夫人贴身侍候的丫鬟婆子已经将她的床褥衣裙等物都换了新的干松的,地面的血迹血水也都已经清扫干净。永康侯夫人大约是折腾得累了,短短功夫,已经睡着了。

  父母二人打住话头,一起回到了永康侯夫人的住处。

  燕岚见永康侯的样子,就知道自己猜准了,默默地叹了口气。

  永康侯面色一变,四下看了一眼,见无人跟着父女二人,才警告地对燕岚道,“不准胡说!”

  燕岚闻言不解,悄声道,“爹,您告诉我,是不是咱们家有把柄握在左相和范阳卢氏手中?”

  永康侯寻思片刻,缓缓颔首,“若是左相和范阳卢氏先退婚的话,自然不必你哥哥娶了。”顿了顿,他有些忧愁地道,“只是以后和左相以及范阳卢氏的情分,怕是也会自此断了。于我们永康侯府,不是好事儿。”

  燕岚点点头。

  永康侯一惊,“竟有这事儿?她有意于李沐清?”

  “我看卢雪妍自从见到了右相府的李公子之后心神不属,似乎有意于他。左相和范阳卢氏未必没有察觉。若是他们自动取消了这桩婚事儿,是不是咱们就不必逼迫哥哥了?”燕岚低声道。

  “那也不能咱们先退!”永康侯道,“你哥哥离开后,实在寻不到他,我登门去左相府和范阳卢氏赔罪时,说若是范阳卢氏愿意等你哥哥回来,这门亲事儿还继续,聘礼自然少不了。左相和范阳卢氏也没说一定等,只说这件事儿先缓缓,容后再议。如今等着吧!”

  “那如今怎么办?前些日子卢雪妍还来咱们家,如今也不来了,看来范阳卢氏因为哥哥执意不娶离开,丢了面子,如今这门亲事恐怕也不成了。”燕岚虽然不知道是欠了左相和范阳卢氏什么人情,但也隐约知道是不能退婚的事儿,若是能退婚,娘亲疼哥哥,也不会一味逼他。

  永康侯闻言无言了片刻,摆摆手,“你不懂,我们家十几年前欠了左相和范阳卢氏一个大人情。这才自小定下了你哥哥的亲事儿。怎么能说退就退?”

  “爹,你怎么跟我娘一样?这些年,说白了,我娘性子刚硬,但也有您纵容的原因,才使得她如今更是由着性子来了。哥哥不喜欢卢雪妍,我们永康侯府为什么非要和范阳卢氏结亲?退了亲事儿就是了。非将我哥哥逼走了。这话女儿以前不敢说您和我娘,如今却不得不说了。就算要女儿嫁一个不喜欢的人,女儿也是不愿意。当初您和我娘可是互相中意才互娶互嫁的啊!”燕岚毕竟自小和燕亭感情亲厚,实在不想哥哥一辈子真不回来。

  永康侯冷哼一声,气怒道,“都是因为他,他既然走了,就别再给我回来了!”

  “哥哥会回来的!”燕岚道。

  “只能如此走一步看一步了!”永康侯颔首,看着女儿,欣慰了些,“幸好这个家里还有你在。”

  “要女儿说,爹爹也不必落下心思,英亲王府总归是夹在皇上和忠勇侯府中间的,论起来,该是比咱们永康侯府难处,英亲王府毕竟是宗室,都姓秦。您呢,目前好好顾着我娘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就行了。”燕岚低声给永康侯出主意。

  “我也不敢怪她,只是你听听英亲王妃这话,实在是让人不踏实。”永康侯无奈地点头,如今能跟他说得上话的人也就这一个女儿了。

  燕岚心下不忍永康侯回去再责怪她娘,毕竟费了这么大一番力气好不容易救回来了人,别再因为他的责怪再出事儿,低声道,“爹,您回去可不能怪我娘,她如今好不容易救回来。”

  过了片刻,永康侯深深地叹了口气,“都怪你娘!”

  燕岚经历了这么多事儿,也不是早先不知愁滋味的闺阁女子了,虽然眼界心思还没有那么宽,但到底也明白几分,心也跟着永康侯一起凉了凉,同样没立即回去。

  永康侯夫人母子获救,他本来大欢大喜的感觉都悉数地散了去,望着谢芳华和英亲王妃乘坐的马车离开,他久久地站在门口,挪不动脚步。

  正因为明白,他心头才凉了又凉,寒了又寒,忽然觉得,永康侯府前景堪忧。

  永康侯屹立朝野大半生,自然明白英亲王妃这一番话的意思。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十七章前景》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