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龙门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墨含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慢慢道,“皇上不知是迁怒,还是有意找秦铮麻烦,他砸了上书房之后,调出了一百隐卫,布了龙门阵,说秦铮若是能破了阵,他就准许他去西山大营。+頂點小說,”顿了顿,见谢芳华收了笑,他叹了口气,“虽然他破了阵,但是受伤了,伤势……很重!”

  谢芳华顿时笑了,可以想象皇上的雷霆之怒。

  谢墨含点头,“所以,据说今日皇上在我们离开后,砸了御书房!”

  谢芳华点头,“皇上定然惊了个够呛吧?这一招,可谓是打了他一个猝不及防,措手不及。他最怕的就是谢氏齐心协力。”

  “族长有些微词,毕竟你是女子,但是谢氏盐仓的叔伯和云澜表示大力扶持你。他也就没再说什么了。毕竟祖宗没有不准许女儿接手庶务的家训。你虽然是女儿家,但更重要的是忠勇侯府的嫡出小姐。”谢墨含道。

  “他们对于我接管府中庶务,没说什么?”谢芳华询问。

  “妹妹聪颖。”谢墨含微笑地点头,“我知会了几位叔伯兄弟,我准备入朝,府中庶务,以后由你接管。既然我要入朝,就要有个表态,谢氏所有分流如今合在一起,站在我身后,就是一个表态。”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忽然了悟,“昨日你不止去找了云澜哥哥,也去找了谢氏米粮?可是还找了谢氏族长?或者说,目前,把握谢氏经济命脉的几大旁支的首要人物都找了?达成了什么协定?”

  “确切说,代表了整个谢氏。”谢墨含补充道。

  谢芳华挑眉,谢氏盐仓如今谢云继失踪了,不在,自然没办法进宫,谢云澜为何也没进宫?

  “谢氏米粮和谢氏盐仓都不曾再去人。而我,一人代表了他们。”谢墨含又道。

  谢芳华想起这件事儿,看着谢墨含,等着他下文。

  “今日正是七日之时。谢氏米粮、谢氏盐仓、以及那些大商贾之家都已经筹备好了修筑临汾桥的捐银。皇上特意召见。”谢墨含缓缓道。

  谢墨含揉揉眉心,和谢芳华一起坐在了桌前。

  忠勇侯看了进来的兄妹二人一眼,眼皮抬了抬,摆手道,“欲速则不达!”

  老侯爷大约是算准了二人一起来用膳,福婶早已经摆好了碗筷。

  兄妹二人一起进了荣福堂。

  谢芳华点点头。

  谢墨含面色温暖,“本来我想见过爷爷再去找你说说这两日的事情,既然你来了,便进屋说吧!”

  “早一日熟悉,也能早一日接过来哥哥身上的担子。如今你既要打算入朝,又还担着事情,身体的病还没祛除根治,你更累。”谢芳华摇摇头。

  谢墨含似乎有些疲惫,见到谢芳华,抬眼看来,见谢芳华眉心也有些疲惫,顿时笑了,“妹妹,那些事情不急于一时,你没必要太急着看完。”

  她到荣福堂的时候,正巧在门口遇到了谢墨含。

  谢芳华闻言放下账本,从书房出来,想了想,也出了海棠苑,去了荣福堂。

  傍晚时分,侍画低声禀告,“小姐,世子回来了,刚刚进府,估计先去荣福堂。”

  响午谢墨含并没有回来,谢芳华用过午膳后,又继续去书房看那些账本。

  谢芳华洗漱过后,用过早膳,便又去了书房。

  侍画见她没有再问的事情了,便吩咐人准备早膳。

  谢芳华点点头。

  “世子昨日也是很晚的时候才回来的,今早派侍书来给您传话,说他进宫一趟。”侍画低声道,“待从宫里回来再来找您。”

  谢芳华嘴角抽了抽,这话秦铮也敢让人传?可真是脸皮比她厚,她不由撇开脸,“哥哥呢?”

  侍画又道,“二公子又问昨日您是不是累到了?他还让奴婢告诉您,让您有些事情缓着来,也不是一时一刻能做完的,累到您,他心疼。”

  谢芳华点点头。

  侍画抿着嘴笑,“昨夜二公子来的时候是在夜半,今日天刚亮就走了,走时还告诉我们,让我们别吵了小姐,说您睡得沉,怕是要晚些时候才能醒。”

  “你们昨夜可知道人来,可知道人什么时候走的?”谢芳华反正在贴身婢女面前已经练得脸皮子厚了,低声问。

  侍画立即凑了过来,“小姐,您醒了?”

  她起身下了床,推开房门。

  大约是她在他面前,是放心的。

  她揉揉头,虽然昨夜后来睡得晚,但因为今天醒得晚,头到不疼,还有些清爽,可是依着她以前敏感的性子,只要身边有动静就立马能醒,如今真是越来越退步了,秦铮什么时候离开的,她竟然不知道。

  第二日,她醒来时,身边已经没了秦铮的影子,挑开帷幔,看外面的天色,已经日头甚高。

  直到深夜,谢芳华才抛出了烦乱的思绪,睡了过去。

  身边之人却是毫无知觉,睡得香甜。

  她想翻身,秦铮感觉她有动静,便紧紧地将她抱住,她只能作罢,不再动。

  谢芳华却想起他今日是带李沐清去会言宸,难道三人都喝酒了?他如今这是有了感慨?意指谁?她本来不想多想,可是不受控制,到底被他弄得去了几分困意。

  秦铮却搂了她的腰,不再说话,不出片刻,均匀的呼吸声传出,睡了过去。

  谢芳华一怔,品味这句话的意思。

  秦铮伸手抱住她,满足地轻叹了一口气,“我以前一直觉得自己苦,如今方才觉得,苦些不算什么,只要是得到自己想要的,再苦也值得,总比那心心念念,却得不到,只能在心里想着的人强多了。”

  谢芳华只能往里面挪了些。

  秦铮扔了外衣,踢了靴子,上了床。

  谢芳华听罢,见他执拗,慢慢地放下了手。

  秦铮看着她的神色,便猜出了她心中所想,忽然笑了,低柔道,“你放心,催情引都奈何不了我,我能控制自己不发狂,区区几杯酒,奈何不了我。”

  “你喝酒了!”谢芳华知道许多人因为喝酒,会酒后不受控制地做出些事情。

  “为何不行?”秦铮顿住手,抬头看着他,黑夜中,眸光幽幽。

  “不行!”谢芳华道。

  秦铮又“嗯”了一声。

  谢芳华蹙眉,伸手去拦他,“你要在这里睡?”

  秦铮“嗯”了一声,开始脱外衣。

  “你喝酒了?”谢芳华坐起身,看着他的模样,虽然屋中光线昏暗,但是她还是隐约能辨得清他不但喝酒了,看起来还喝了不少。

  秦铮来到近前,似乎带了熏熏然的酒气,伸手挑开帷幔,停住脚步,站在床前看着她,声音低沉低柔,“没有你在身边,我回府也是睡不着,不来打扰你,打扰谁?”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隔着帷幔看着那个熟悉的人影,无奈地咕哝,“秦铮,你大半夜不回府睡觉,又来打扰我干什么?”

  夜半十分,听到外面有动静,不多时,房门被推开,有脚步声轻浅地向她走来。

  一个时辰后,觉得差不多了,她便睡了过去。

  她躺在床上没有睡意,将看过的东西捋顺了一遍,加深了些记忆。

  今日这一日实在是有些累,脑中看过的东西需要消化一番。

  没过多久,侍画、侍墨端来饭菜,谢芳华用罢了晚饭,看着天色彻底黑了下来,她便熄了灯,上了床。

  侍画退了下去。

  “摆饭吧!你们也累了,饭后都早早休息。”谢芳华摆摆手。

  “这个奴婢没问。”侍画摇头。

  谢芳华对侍画很满意,“知道哥哥去找云澜哥哥做什么吗?”

  “世子在铮二公子走后去了城外找云澜公子,如今还没回来。”侍画道,“我询问铮二公子的时候,知道小姐可能也要问世子,便顺便打听了。”

  谢芳华又问,“哥哥呢?”

  侍画点点头。

  谢芳华想起答应李沐清要去见言宸之事,她摆摆手,“不用打探了,我知道他去了哪里。”

  不多时,侍画回来,轻声禀告,“铮二公子在海棠苑待了半个时辰,下响时便被王妃派来的人给叫回了王府,刚刚不久前,右相府的李公子约他一起出去了,至于去哪里,还没打探出来。”

  谢芳华回到房间后,躺在躺椅上闭目休息。

  侍画暗想小姐这是也知道关心铮二公子了,这是好事儿,立即应声去了。

  海棠苑甚是安静,出了书房之后,谢芳华对侍画吩咐,“去看看秦铮可还在府里?没在的话,打探一下,问问他干什么去了。”

  她出了书房,品竹等人也都各有收获,跟着走了出来。

  天黑之后,谢芳华也累了,账本在一天时间,被她看了四分之一,也算是奇效了。

  一直到傍晚,秦铮也没出现在书房。

  前世……爷爷和哥哥一定没料到退到最后的地步,会是那样的结局吧?若是料到,一定不会退。就如今世,受她的影响,爷爷改了心思,哥哥入朝,她没有谋反之心,可是却不会坐以待毙。

  满门倾覆,尸骨成山。

  若是谢氏再一味地退让,那么,必走前世的旧路。

  皇帝只会觉得谢氏不是铁板一块,既然能吞了谢氏米粮,也能吞了整个谢氏,却不知道,当初是忠勇侯府有心剪枝,所以,皇帝才愈发不顾忌起来。也不会感激忠勇侯府后退避世,只会让皇帝看到除去忠勇侯府和谢氏的好处,变本加厉迫不及待地要除去。

  可是爷爷一退再退,哥哥艰难支撑,皇上却步步紧逼,谢氏米粮就是一个好的例子,若没有谢云澜,皇上就尽数吞没了谢氏米粮。

  虽然忠勇侯府忠心可鉴,爷爷、哥哥无心江山,但是旁支的人心却不尽然了。

  谢氏的确是太强大了,再不收的话,难保有才华满腹之人趁机借助家族之势夺了江山。

  当初爷爷从朝堂退下来,哥哥也没趁机接替入朝,低调行事,也是有着自己的道理的。

  哪怕忠勇侯府只有一位老侯爷,一位世子,一位嫡出小姐,哪怕只有这三个人,可是,攥的却是南秦的天下经脉。

  这是名副其实的地下王国。

  若说秦氏攥了江山,百姓们山呼万岁,称秦氏为帝,那么,谢氏就是攥住秦氏咽喉的那个人。

  南秦建国后,为何请谢氏辅助,短短时间内,便恢复了国体和国运。她以前只知道若没有的谢氏,就没有如今的南秦富国强兵。可是却也只是泛泛知道个表层,如今却是彻底的明白了,这中间士农工商千丝万缕的联系。

  谢芳华一边看着一边感慨,越是看得多,对庶务深入得多,越是体味了皇室对谢氏为何恐惧。

  矿山、盐运、粮仓、兵器、衣食住行等,凡是国家和百姓民生赖以生存的东西,没有谢氏不插手的,也没有谢氏不曾渗透的地方。

  她最先选择的是与朝廷牵扯的官商皇商。

  幸好谢芳华有着过目不忘的记性,而且一目十行,所以,看得极快。

  虽然给几人分配下去各自要管的事情,但是谢芳华与几人不同,要统管庶务,必须要将全部的情况都摸清楚抓在自己的手里,所以,每一本账本自然不能指望她们看过来禀告,而是自己都要趁着这几天的机会全部看过来的。

  一同又埋进了账本的山海里。

  谢芳华中午休息的时候品竹等人也跟着她休息了一中午,见她回来又进了书房,也一起跟着她进了书房。

  谢芳华一路走回芝兰苑,也不关心谢墨含和秦铮要谈的事情,便径直去了书房。

  谢墨含正在画堂内等着秦铮,见他自己来了,对他打量了一番,请他落座。

  秦铮施施然地进了芝兰苑。

  “我自己的小书房。”谢芳华丢下一句话,向海棠苑走去。

  “不见得有事儿!抓紧机会陪你。”秦铮道。

  “你下午就没事儿?”谢芳华看着他。

  秦铮有些不舍,“你在哪个书房?我完事儿去找你。”

  谢芳华摇摇头,“我下午还要去书房看账本,哥哥找你商量事情,肯定是朝事儿,我去了也没大用处。你去吧!”

  秦铮在芝兰苑门口停下,偏头看着谢芳华,见她没有进去的打算,对她挑眉,“你不进去?”

  回海棠苑自然要路过芝兰苑。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二章龙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