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养伤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个月过去三分之一了,亲爱的们,某个女人好像最近有点儿累,手里攒到月票的,给我点儿动力,么么哒~

  ------题外话------

  谢芳华闻言哑然,一时没了话。

  谢墨含想了想,“若是住进忠勇侯府的话,我怕如今在宫里养伤的那人寝食难安。”顿了顿,他微笑道,“算了,我每日早上来忠勇侯府,晚上再回府吧!”

  谢芳华见他对于用她的血克制焚心已经不再忌讳,便露出笑意,“那好吧!我这几日正在看账本,云澜哥哥若是没事儿,便也住进忠勇侯府来吧!与我一起熟悉那些账本,处理庶务。”

  “无碍!”谢云澜摇摇头,见谢芳华不太忍心,为了让她宽心,他笑道,“就算我发作了,不是还有你在吗?有你在,不怕的。”

  “你的身体……”谢芳华犹豫,谢云澜身体的确不能操劳,说白了,他的身体一旦发作的时候,比谢墨含的身体还差的。

  用罢晚膳后,谢云澜道,“我知道你本来用的是云继来整顿整个谢氏,如今云继失踪了,还是没查到下落。你又接手了庶务,身边需要人协助,只你身边那八个婢女,也是不够。以后,我来帮你一起吧!”

  侍画、侍墨端来饭菜,二人一起用膳。

  谢芳华闻言不再说什么。

  谢云澜笑笑,面色寻常,“我出生在谢氏,就是谢氏的子孙,魅族与我远在九天之外。关于这个身上的焚心,能解就解,不能解就算了,说明我们的命数也就那么大,何必强求?”

  如今这一世,到底是不同了。

  想想前世,她与云澜哥哥没有秘密,有什么说什么,相依为命。

  “也许,你去了,对你身上的咒能找到破解之法。”谢芳华咬唇,自从她对秦铮在意得更多了些,在谢云澜面前,却觉得不能像曾经一样什么话都说了,尤其谢氏米粮老夫人离开的话,让他和她之间虽然谁也不提及,但是总归是横了一道坎。

  谢云澜看了她一眼,垂下眼眸,摇摇头,“没有,我不去!”

  谢芳华闻言叹了口气,若不是林太妃身边的嬷嬷弄来药渣,知晓皇上的病,也许爷爷能放心随外公出去,可是如今明显知道皇上的意图,爷爷自然是没法丢下他们走了。她又想到只有魅族王室嫡系一脉才能中王族绝咒,犹豫了一下低声问,“云澜哥哥,你有没有想过跟外公一起去魅族?”

  “我看老侯爷不见得去。”谢云澜摇摇头,“他不放心你和世子。”

  谢芳华颔首,“外公身体硬朗,而且多年前也随紫云道长去过一次魅族。”抿了抿唇,“不知道爷爷有没有想好随他一起去。”

  谢云澜心下微暖,“催老前辈说我身体的毒咒他是没办法解的,但是如今世子的顽疾既然祛除了,他休息几日之后就会离开南秦,前往……”话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前往魅族,有些不解之谜,他想解开,同时,也帮我查查,如何能破解焚心。”

  “你的身体也不好,还是要多注意些。”谢芳华摇头,“如今哥哥好了,接下来,怎么也要将你的咒毒解开。”

  谢云澜坐在椅子上,对她微笑,“不过是从芝兰苑到这里几步路而已,用不着熬姜汤。”

  谢芳华听到人禀告,松了一口气,刚要出海棠苑去看,谢云澜便来了海棠苑,他的脸色看起来有着明显的疲惫,冒着雨来,衣摆处被打湿了,沾染了一身寒气。她立即将他请进了画堂,询问之下,知道他还没用晚饭,便吩咐侍画、侍墨去弄晚饭,同时熬一碗姜汤。

  崔荆也极其疲惫,派人来知会了谢芳华一声,便歇下了。

  天黑下来,谢墨含的顽疾彻底清除了,但是因为解顽疾,对身体甚是损耗,昏睡了过去。

  工程刚刚开工,便天不遂人意,来了这么一场大雨,但是哪怕是下大雨,但是为了不厌恶工期,耽误汛期,也只能冒雨动工,无人敢偷懒。

  左相卢勇和英亲王府大公子秦浩去了临汾镇之后,全力彻查临汾桥之事,可是数日下来,却是连蛛丝马迹也没查出。工部的官员到了临汾桥之后,开始着手动工,修建临汾桥。

  京城距离临汾镇不过百里,京城下如此大的雨,临汾镇自然同样被大雨浇了个稀里哗啦。

  这一日,清晨的细雨渐渐下大,最后几乎演变为倾盆大雨。高坐在金銮殿上的皇帝看着天色,对于临汾桥又添了几分愁怒。

  这一日,崔荆为谢墨含驱除顽疾,谢云澜和崔允一起从旁协助,谢芳华在书房看账本,忠勇侯府内外甚是安静,没发生任何波澜,很是顺利。

  这一日,秦铮依旧在皇宫养伤,据说虽然不高热了,但是依旧不能下床走动。

  不多久,谢墨含便随着侍书来了忠勇侯府。

  谢芳华便又去了自己的书房。

  谢墨含知道后笑笑,也没反对。

  谢芳华对侍书吩咐了下去,侍书立即亲自出了忠勇侯府,去了谢云澜的府邸。

  “也好!”崔荆点点头。

  谢芳华闻言只能作罢,但是想想之后,还是道,“让人去请云澜哥哥来吧!有他看着,我才放心。难保用不到内功祛除。外公您这些日子为了哥哥的病太劳累了,年纪也大了,还是有个人在旁协助为好。”

  崔荆对她道,“给你哥哥清除毒素的方法要脱衣用药浴,即便你是妹妹,也不方便守在身边。不如你去做自己的事情,有什么事情,我派人喊你。”

  第二日一早,谢芳华便去找崔荆,哥哥身上的顽疾积存了这么多年,要解毒,自然是难的。她不放心,想要守在一旁。

  一夜无话。

  谢芳华点点头,谢墨含离开了海棠苑。

  谢墨含在海棠苑用过饭后,便说要去寻崔荆,据说崔荆已经准备妥当了,明日可以清除他体内的毒了。

  谢芳华听罢没说什么,秦铮若是有大事儿,英亲王妃知道她的医术高绝,定然不会用孙太医,肯定会派人来请她,既然她没派人来请她,那么,即便发了高烧,应该也是没大碍的。

  中午,谢墨含来了海棠苑一趟,只说他进宫去看了秦铮,秦铮在受伤那夜发起了高烧,孙太医一夜没敢离开,英亲王妃亲自守着,没敢阖眼。他去的时候,秦铮还在睡着,他不好在皇宫多待,将话传给了玉灼,玉灼说醒来会告诉秦铮。

  八人一起回了海棠苑,换了干松的衣服,外面的雨果然大了起来,小厨房熬了姜汤,几人一起喝了,便撑着伞去了书房。

  几人想想也对,可是以前出的名和如今出的名可是不同,如今是靠一己之力。

  “他何时不出名了?”谢芳华笑笑。

  “听说昨日铮二公子以一敌百破龙门阵,虽然受了重伤,但是无性命之忧。那可是皇室一顶一的隐卫。”侍画唏嘘一声,“一夜之间,外面就已经传遍了。铮二公子这一次是真的名扬天下了。”

  谢芳华摇摇头,“应该是他吧!”若是让她以一敌百破龙门阵,她不见得能活着出来。

  “小姐,您和铮二公子谁武功更高啊!”侍画悄声问。

  “嗯,小姐说得对,我们以后也要少些虚招花样式。”品萱道,“若不是小姐手下留情,我们这八人今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我的招式都是必杀之招,每一招每一式都是用来杀人的,不是花架子。你们与人对打经验不多,每个人又不是只钻营武功一道,所以,这样已经不错了。”谢芳华笑笑,昨夜听说秦铮受伤而积聚在胸腹中的郁气似乎散去了不少。

  品竹兴奋地道,“小姐,去年在您回来之前,世子考验我们武功,我们八人一起和世子交手,那时世子还对我们觉得满意,如今和您交手,我们才知道,我们还差得远。”

  八人与谢芳华一番对打下来,都气息微喘。

  半个时辰后,雨下得大了,谢芳华看了一眼天色,也许雨还会更大,她虽然不怕染风寒,但是这八人却不能陪着她一起,便撤了手。

  谢芳华以一对八,却也能轻松面不改色。

  海棠亭里的动静自然瞒不住海棠苑里的其余几人,品竹等人见谢芳华轻轻松松以二对一,便也渐渐地一个一个地加入了战圈。

  侍画、侍墨对看一眼,犹豫了一下,但都知道小姐的身手,与小姐对打,能提升她们的武功,见她虽然在雨中练了许久,但是脸色红润,没有半点儿寒气,便齐齐提剑,与她打在一起。

  谢芳华却不收手,对二人道,“你们过来,与我对打!”

  侍画、侍墨看着她练了半个时辰,身上都打湿了,却还没有罢休的迹象,便小心地开口,“小姐,虽然雨不大,但是您这样在雨中待久了,也是容易受凉气染上风寒的。”

  顶着细密的雨,她在海棠亭里练剑。

  谢芳华虽然睡得晚,但是醒的却不晚,她醒来之后,在窗边站了片刻,便去了海棠亭。

  雨很细,很轻盈,星星点点落下,几乎仅仅湿了地面。

  第二日,天空阴沉,从清晨开始便飘起了细雨。

  回到海棠苑后,虽然这一日很累,但是直到深夜才睡去。

  谢芳华缓步慢慢地走回了海棠苑。

  谢墨含点点头,觉得有道理,见她再没话,便进了芝兰苑。

  “宫里不同于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人多眼杂,况且暗处盯着的人也不知多少,皇宫不是能让人肆意的地方,有点儿什么话语,都会传到别人的耳朵里。”谢芳华道,“过几天,我接手庶务的消息会传出去,在这之前,还是不要让人注意我了吧!”

  谢墨含笑了一下,“这一句话太短,他怕是不能满足。”

  “没了!”谢芳华道。

  “没了?”谢墨含问。

  谢芳华想了想,对他道,“你告诉他好好养伤。”

  一路上偶尔有两句闲话,到芝兰苑门口,谢墨含停住脚步,对谢芳华道,“你既然明日不进宫,我进宫去看看他,你可有什么话要带给他?”

  饭后,兄妹二人一起从荣福堂出来,往各自的院子走去。

  谢芳华虽然没什么胃口,但还是点点头。

  谢墨含点点头,看了谢芳华一眼,“妹妹,吃饭吧!”

  “能入朝就行!”忠勇侯闻言不再询问,说道,“饭菜都凉了,吃饭吧!”

  “皇上询问了我身体,我如实说了,大约几日之后,清除了余毒,就能好了。若是皇上看重,我就能为皇上效劳。”谢墨含淡淡一笑,“皇上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过几日后,应该会有安排。不过他如此忌惮忠勇侯府,未必是有实权,也不过是虚给个挂名。”

  “没性命危险就让他在宫中好好养伤!华丫头说得对,看了又能怎地?”忠勇侯摆摆手,“含儿,今日你代表整个谢氏,皇上可有说法?”

  谢墨含闻言默然。

  谢芳华笑了笑,“他毕竟是皇帝,只要咱们忠勇侯府不相反,还是要留有三分余地。”

  “反正事已至此,到也不怕给皇上面前上眼药。”谢墨含道。

  “经过今日之事,皇上已经更厌恶你、我和忠勇侯府以及谢氏了吧!”谢芳华摇摇头,“既然他没性命危险,我就不进宫了。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再在皇上面前上眼药了。”

  “这回之后,天下怕是再没人敢说铮二公子只是一个纨绔子弟靠祖荫蒙宠才嚣张无忌。”谢墨含似乎看出了谢芳华的心思,对他温声道,“今日天色已晚了,若是你不放心,明日我陪你进宫去看他。”

  毕竟,谢氏根系太大了,虽然看着是一张大网,但不是处处都细密没空隙的,想要打乱,并不难。

  不过换句话说回来,若没有秦铮这样明目张胆地横在皇上和忠勇侯府之间,也未必会让她如今如此轻松地处理很多事情。毕竟她离京八年,需要了解的事情有很多,需要准备的事情也有很多。若是皇上在她回京之际就用雷霆手腕,不顾忌太多地对忠勇侯府一味地狠打,那么,她此时一定会手忙脚乱。

  她轻轻叹了口气,从她回京这大半年来,秦铮实在是太张狂张扬了,将他和她的事情弄得满城风雨,天下皆知,否则皇上也不会如此下狠手牵制,不惜要他的命。

  可是,一个不敢给,一个非要不可,那么,他破了龙门阵,还能无性命危险,便是最好结果。

  若是秦铮和她没有婚约,皇上相信英亲王府,应该会毫不犹豫地让他去历练,可是和她牵扯上了之后,皇上却不敢给他了。

  西山大营是守护京城的京麓重地。

  毕竟秦铮要的是西山大营。

  谢芳华知道英亲王妃也在宫里,心下踏实下来,她毕竟和秦铮只有婚约,往日来往亲密,皇上没办法阻止,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上一次她冲去了宫里,皇上未必不知道她联合林太妃和两宫宠妃做的那些背后作为,只不过是理亏,没发难,如今她若是再冲进宫里,对秦铮未必是好事儿。

  “你且宽心,当时皇上布置龙门阵,满朝文武都在,英亲王自然也是在的,英亲王没拦住,半途中,英亲王妃得到了消息,冲进了宫里,龙门阵一经开始,不破阵,便退不出来。英亲王妃对皇上大怒了一场,待秦铮破了阵后,她跟着一起安置在了宫里。”谢墨含道,“有王妃在,孙太医也被及时招了去给他看伤,不会有性命危险。”

  谢芳华本来想要去英亲王府,闻言抿了抿唇,“皇上没再动怒?还让他留在宫中养伤?英亲王和王妃呢?可是得到消息了?”

  “伤势太重,皇上说不宜挪动,留在宫中养伤了!”谢墨含道。

  若是往日,谢芳华总会翻个白眼,白忠勇侯一眼,可是今日,她听了实在没什么心情,有些僵硬地问谢墨含,“哥哥,他如今在哪里?”

  忠勇侯点点头,敲了敲桌子,大笑了一声,“不愧是我看中的孙女婿。”

  “从未时到酉时整,两个时辰。”谢墨含又敬又佩,“古往今来,能如此破了龙门阵的人,他是第一个。”

  “铮小子破阵用了多少工夫?”忠勇侯此时开口。

  谢芳华可以想象,若是百名普通高手,以一对百对于秦铮来说,不是难事儿,但是一百皇室一顶一的隐卫高手,她脸色白了白。

  谢墨含抿了抿唇,“他也是胆子比天大,皇上布置的龙门阵,是选了皇室隐卫里面一顶一的高手,就是想要他知难而退,西山大营皇上不可能让他去的,可是他偏偏拿定了注意,硬是要破阵。以一对一百,满朝文武作证。他斩杀皇室隐卫半数之多,出来之后,浑身是伤。”

  谢芳华闻言心下踏实了些,但还是站着没坐下,只盯着谢墨含继续说。

  谢墨含看着谢芳华,想着妹妹果然是在意秦铮的,如此可见,在意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儿。他低声道,“你先稍安勿躁,他虽然伤势很重,但没有性命危险。”

  谢芳华听罢谢墨含说的话一惊,腾地站了起来。

  秦铮受伤了?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三章养伤》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