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三旨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亲爱的们,快月底啦,月票追追呗~

  ------题外话------

  崔意芝挑开帘幕看了一眼,和谢墨含打了一声招呼,马车一起出了南城门。∈↗頂點小說,

  马车很顺利地到了南城门,崔意芝的马车已经等在了那里。

  马车使离忠勇侯府,向南城门而去,随着谢墨含一起离开的人,只有听言一人。

  谢芳华本想自己去送,谢云澜说要出城回府取些随身所用的东西,毕竟未来至少谢墨含离京这两个月他是要住在忠勇侯府了,于是,二人一起送谢墨含和崔荆出城。

  忠勇侯、崔荆、崔允、谢墨含、谢云澜、谢芳华一起用午膳,这一顿饭吃了足足一个时辰,饭后,谢墨含和崔荆一起启程,前往临汾镇。

  谢墨含心思剔透,知道她怕是想见崔意芝,点点头,“也好!”

  谢芳华想了想,“一会儿我送你和外公出城!”

  “跟我一起走!”谢墨含道。

  谢芳华脸色微冷,想起崔意芝明面上奉旨接秦钰,可是背后却有李沐清拿了密旨去迎接。皇室最会的看来就是明旨暗旨一起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道,“哥哥,崔意芝跟不跟你一起走?”

  “也不见得私下没有密旨。”忠勇侯胡子翘了翘,“毕竟皇上最会这一招。”

  谢芳华蹙眉,“他这是将崔意芝推给了忠勇侯府?”

  “你不了解皇上,他不过是还没看明白崔小子,这小子是个心思深的主,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说他向着皇室吧,不是。说他向着忠勇侯府吧,看不出来。一时不敢用罢了。于是,让他跟着你哥哥一起放了出去。”忠勇侯道,“这么一放的话,兵部侍郎的职位暂时还不是他的。”

  谢芳华对他询问了进宫之事,皇上将崔意芝派给了他,给他做副手。她听罢讶异了片刻,问道,“皇上这是又打什么主意?”

  响午时分,谢墨含从宫中回来,三人一起去了荣福堂。

  这半日,谢芳华便陪着崔荆待着,与崔允一起,三人说说笑笑,叙些别话,一晃而过。

  崔允看着谢芳华嘴角抽搐,也忍不住好笑。

  谢芳华面色抽了抽,若是说大婚她还觉得可能,若是生孩子……还是算了吧!

  崔荆看着她的模样,哈哈大笑,“最好是抱了娃了!我也能有曾外孙了。”

  谢芳华脸一红。

  崔荆点点头,“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和铮小子已经大婚了!”

  “那您可一定要注意身体,多多保重。”谢芳华道。

  “用不着!”崔荆摆手,“自从紫云道长离开雾黎山,这些年我一个人独来独往也惯了。况且,也不全是独来独往,这一路上,我也会探访名山大川,会些道友。你派了人跟着我还嫌麻烦累赘。就算了。”

  “没有人陪您,这一路该有多难!”谢芳华嘟囔,“这样吧!我派两个人一路与您作陪!”

  “少则一年半,多则两年吧!”崔荆道,“云澜身上的焚心之毒,我好好花花时间,看看有没有什么解决之道。”

  谢芳华无语,从他怀中退出来,哪怕他打趣,她心情也有些不好,“您什么时候能再回来?”

  崔荆失笑,“你个小丫头!若是让秦铮那臭小子看见,怕是连我的醋也要吃了。”

  谢芳华进了屋,放下伞,不舍地走过去抱住崔荆,“外公,舍不得你。”

  她找到崔荆的时候,崔荆正和崔允在说话,见她来了,二人都笑着招呼。

  谢芳华也觉得今日自己没什么心情,转身出了荣福堂,前去寻崔荆。

  谢云澜笑着点点头。

  谢芳华看向谢云澜。

  “臭丫头,你去找你外公待半日,你哥哥要启程,也要下午了。云澜就留在这里陪我下棋,你们打理庶务也不差这一日看账本,明日再说吧!”忠勇侯道。

  谢芳华对他摆摆手,他下去准备谢墨含出行的行囊了,这一走要两月之久,虽然京城距离临汾桥不远,百里而已,但是谢墨含也是必须要监督工程,没办法回京的。

  侍书点点头。

  谢芳华闻言作罢,“既然哥哥都安排妥当了,那就算了,还是让听言跟着吧!”

  侍书摇摇头,“小姐,世子早先吩咐了,让我留在府里,就是这府里的管家,听言他带着就行。”话落,见谢芳华不放心,他低声道,“世子除了给小姐您训练的八大婢女,他自己有八大暗卫,都是一等一的。而且咱们府中也有两支隐卫,世子带走一支,一支留下。都安排妥当了。”

  谢芳华在谢墨含走后想了想,将侍书喊来,对他道,“你还是跟随哥哥去临汾镇吧!你在他身边侍候了多年,比听言得他的心。”

  饭后,谢墨含当即进了宫。

  四人坐下来用饭。

  谢墨含点头。

  “哪里有那么多不放心?你爷爷我还没老的不能动弹!”忠勇侯摆摆手,“吃饭吧!饭后你就进宫,问问皇上还有什么嘱咐的,他若是没有,你就启程去临汾镇吧。”

  谢墨含摇摇头,“应该是够了。我离京之后,你好好守好府,接好庶务就行了。”话落,又道,“本来我不放心,既然云澜在,有他帮你,我就放心了。”

  谢芳华见谢墨含都安置妥当了,看起来就是打算今日就走了。她也不能再说什么了,只道,“哥哥,你手里的人手够不够?若是不够的话,我还有人手调去给你用!”

  谢云澜笑笑,看了谢芳华一眼,点点头,“也好!”

  “云澜以后就搬来忠勇侯府吧!你不必顾忌秦铮,他伤好后要去军营,只妹妹和爷爷在府里,他也是不放心的,有你在,他总比对宫里那人的算计要放心些。”谢墨含隐晦地道。

  谢芳华点点头。

  “舅舅本来要回博陵崔氏,但是皇上不准呢。虽然免了他武卫将军的职位,但他如今也还是朝中之人,皇上没吐口之前,他也不能说走就走。舅舅的意思先在忠勇侯府待着,如今我去临汾桥,有舅舅在,有云澜在,我也不放心。”

  谢芳华虽然见忠勇侯对她吹胡子瞪眼,但他说的是事实,心中的不舍消散了些,笑了笑,“也是。”又问,“舅舅呢?有什么打算?”

  “混账丫头,你从回京,你也没好好陪我不是吗?你的事情每日都多得很。即便他留在忠勇侯府,你能陪几日?”忠勇侯看不惯谢芳华的脸色,挖了她一眼,“只不过是去魅族一样,虽然万里之遥,他腿脚硬朗,多不过两年也能返回来。”

  谢芳华不舍更甚,“从外公回京,我其实还没好好地陪外公。”

  谢墨含点头,“嗯,外公是这样打算的。”

  谢芳华闻言松了一口气,“那这样我放心了。”话落,她有些不舍地道,“可是外公是不是从临汾桥顺道就要离开了?”

  谢墨含点点头,见她不太满意,他温和地道,“外公说一起跟着我走,帮我看着点儿身体的同时,他正巧也懂些桥梁方面的事情,也能帮帮我。”

  谢芳华蹙眉,“你想今日就启程?”

  谢墨含微笑,“已经无碍了,妹妹放心,即便今日就启程,也是不怕的。”

  谢芳华没心情地对他撇撇嘴,看向谢墨含,见他面色虽然有些白,气息有些虚,但眉目间并不见忧愁,知道他已经有了应对之法,心下微松,走过去问,“哥哥,你觉得身子怎么样?”

  “臭丫头!这么粗鲁的话你也敢说!”忠勇侯闻言抬起头,看向门口,瞪了谢芳华一眼,“也不怕云澜笑话你!”

  谢芳华闻言冷哼一声,“狗改不了吃屎!”

  谢芳华和谢云澜迈进门槛时,只听忠勇侯感慨地道,“咱们忠勇侯府的子孙在初入朝堂的时候,都会由皇上出一个大难题给咱们,多少年多少代帝王,多少规矩都改了,可是这个不成文的规矩却是没改。”

  来到荣福堂,谢墨含已经接了圣旨到了荣福堂,忠勇侯正坐在桌前看圣旨。

  二人撑着伞一起去了荣福堂。

  谢芳华点点头。

  “按理说,应该要多休息些时日,可是皇上显然不给他休息的时间。”谢云澜叹了一口气,“我与你一起去荣福堂。”

  谢芳华点点头,“哥哥接了圣旨,应该去荣福堂,修建临汾桥之事不容耽误,恐怕哥哥这一两日就要启程,我去看看,他的身体不知怎样了,是否受得住。”

  不多时,她来到芝兰苑,见谢云澜正撑着伞从芝兰苑西侧的一条路走出来,看到她,对她微微一笑,“要去荣福堂?”

  谢芳华走过,裙摆处有些微湿而已。

  忠勇侯府有排水沟,所以,即便雨下得大,但因为房舍道路修建的时候都顾虑到了下雨下雪的天气,所以,天青色的石砖地面并没有积聚多少水。

  她梳洗妥当后,前方的热闹隐约地消散了,她才在画堂里拿了一把伞,打着出了房门。

  谢芳华又站在窗前看了片刻,听到前方府门口隐隐透过雨声传来,“圣旨到!”的声音,才转回身去梳洗。

  侍画应了一声,连忙撑着伞出了海棠苑。

  “嗯,我不笑话你了!”谢芳华转过头,看着窗外,对她道,“你去给哥哥回话,就说我知道了。”顿了顿,又补充,“他接了圣旨后,应该先去爷爷的荣福堂,告诉他,我稍后就去。”

  侍画话落,见谢芳华对着她笑,她脸一红,“小姐,奴婢说的可是真的,你笑话我!”

  谢芳华抬眼看了侍画一眼,见她鼓着腮帮子,眼神坚定,顿时笑了。她倒是没发现侍画也有这么可爱的时候。她们也正是活泼心气高的年纪,被哥哥自小训练压制的东西,只要她慢慢地释放她们的个性,总会露出来。

  侍画闻言挺了挺胸脯,心中有一股气地道,“小姐说得是!奴婢等人一定好好地护住小姐和老王爷。”

  “就怕他不对付我!”谢芳华面色清凉,眉目冷然中染上一抹淡淡的嘲讽,“别以为老弱妇孺就好欺负!”

  侍画松了一口气,“可是世子调离出京,铮二公子若是也不在城内的话,皇上若是趁机对付您和老侯爷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谢芳华不以为然,“临汾桥虽然难修筑,但是两个月内也不是没有办法完工,毕竟这南秦的经络,士农工商的确是把在我们谢氏。好的桥梁工匠,朝廷别人请不来,哥哥也能有办法请来。日夜兼修,不出事情的话,也是可行。”

  侍画一听更紧张了,“那……小姐,怎么办啊!”

  谢芳华听罢后,沉思片刻,笑了笑,“皇上到底是皇上,能把南秦江山握在手中这么多年,不愧是诡略谋深。秦铮要去了西山大营,他便给了秦钰参政,而将哥哥支使去了临汾桥,一走便是两个月。若是他不授命,除了抗旨不尊外,还有一点,就是以后休想再入朝了。只要哥哥想入朝,就必须要应下这道圣旨,忠勇侯府在他走后,就剩下爷爷和我了。爷爷老了,而我总归是个女子。秦铮去西山大营不能三天两头回来,哥哥又不在,算起来,也是在架空忠勇侯府,真是好算计。”

  “给铮二公子的那道圣旨是命他伤好后去西山大营历练,未授官职,只说磨砺他的脾性。给四皇子的那道圣旨也未授官职,让他跟着右相学参政。”侍画不满道,“到底是皇上的儿子,铮二公子破了龙门阵,受了那么重的伤,才得了这个,而咱们世子,整合整个谢氏上交了那么多修筑银两,反正给了个大难题。反观四皇子,什么也不用做,跟着右相学参政,这是最简单的了。”

  过了片刻,谢芳华又问,“另外两道圣旨说了什么?”

  侍画见小姐沉默,想着应该是在想应对之策,噤了声不敢打扰她。

  谢芳华沉默不语。

  “可是也没有这样的啊!两个月如何能完工?”侍画急道。

  “圣旨既然已经下了,宫里已经传出了消息,早朝上当着文武百官下的圣旨如何能说收回就收回?这会儿不止是咱们府里得到了消息,京城各府邸应该也都得到消息了。”谢芳华道,“只能接着了。忠勇侯府不能公然抗旨不尊。”

  侍画面色一变,紧张地问,“小姐,圣旨马上就要到了,那怎么办?有没有办法让世子不接受这个旨意?”

  谢芳华冷笑一声,“事成封官加赏,事不成那就是要受罚了。”

  “没说如何!”侍画提了一口气道。

  “若是事不成呢?”谢芳华问。

  “据说给世子下了圣命,授工部侍郎之职,命世子前去临汾镇,两个月内修好临汾桥。事成皇上再封官加赏。”侍画看了谢芳华一眼,语气有些忿忿,“皇上这是给咱们世子一个大难题。如今雨下得这么大,谁都知道临汾桥要延误工期了。可是皇上偏偏这时候让世子去。”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都什么圣旨?”

  侍画点点头,“据说一道圣旨是给世子的,一道圣旨是给铮二公子的,还有一道圣旨是给四皇子的。”

  “三道圣旨?”谢芳华回转头,看着侍画。

  侍画推开门进屋,放下伞,对谢芳华道,“刚刚宫里传出消息,皇上早朝上下了三道圣旨,其中一道圣旨是给咱们忠勇侯府的,传旨的人应该不久后就会来咱们府了。世子让听言刚刚来传话,说这么大的雨,哪怕稍后圣旨来,您也不必出去了。”

  谢芳华应了一声。

  “小姐起了?”侍画撑着伞站在房檐下轻声询问。

  不知道皇上的怒意会使得朝野怎样一番震动。

  为了杀秦钰,他们下了大血本,谢氏为了牵制秦钰,抹平了他们犯的错误,但是皇上焉能不怒?若是早先还不会太怒的话,今日看到这样的雨势,也会怒了。

  柳妃和沈妃,柳家和沈家,如今看了这样的雨势,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而临汾桥附近那数千亩土地延误不起,万户人家延误不起。

  一旦不齐全,就会延误工期。

  连续下上三日的话,那么,最着急的就是宫里的皇上了,大雨过后,临汾桥再动工的话,也会因这三日的雨而费上一番功夫,早先准备妥当的东西,也许会被大雨冲刷得不齐全了。

  这样的大雨,昨日已经下了一日,若是继续下下去的话,临汾桥根本无法再冒雨修筑,只能停工了。很明显,这样的天色,这样的雨势,看起来最少还会下上两日。

  谢芳华起床后,站在窗前看着天色,眉心也不由地跟着天色一样昏暗。

  雨下了一日夜,第二日依然天色昏沉,大雨未停,颇有些缠缠绵绵地下下去之意。

  对此谢云澜没有异议。

  虽然谢云澜拒绝一直住在忠勇侯府,但谢芳华想了想,还是将芳草斋派人清扫出来,给谢云澜作为有天色太晚,雨雪太大,类似于今日这种不方便赶回府的时候,也好偶尔住在那里。

  忠勇侯府大,人少,院落多,芝兰苑附近有一处芳草斋。

  当日雨下得太大,谢云澜虽然和谢芳华商量妥当,但当日夜还是安置在了忠勇侯府。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四章三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