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分化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有多少人想见铮二公子,唔,看不见月票,我是不会让他出来哒~

  ------题外话------

  谢芳华冷笑,“由不得他!”

  谢云澜看着那跟没入墙里的簪子,“若是被皇上看破你的打算……”

  谢芳华点点头,“形势比人强!只要还有脑子的人,就知道我这样做是最好的办法。頂點小說,”顿了顿,她拔下头上的一枚朱钗,扔了出去,朱钗顺着房檐如箭一般,飞去了对面的墙上,整根簪子没入墙内,她语调不高,却显露隐约杀意,“没脑子的人,谢氏也不需要,死了就行了。我要做的事儿,不容任何人阻止!”

  “既然这是最好的办法,那么就这样吧!”谢云澜想了片刻,心中慢慢地恢复了平静,“自古,分族分宗,要全族重要的人同意,首先就是族长了。再就是请重要的举足轻重的人来做见证人。你可想好了,怎样说服他们?”

  她不是爷爷,也不允许再手软!

  那么今生,她若是早先还有些犹豫,还想整合谢氏,好的留下,坏的分出去,那么与爷爷三年前退朝后不理会谢氏米粮,让皇帝吞并了大半的手软剪枝又有何区别?只会让皇上以为谢氏不是铁板一块,定能除去。

  “正因为不敢想象,所以,才是保护谢氏最好的办法。”谢芳华想起前世,皇帝拿出忠勇侯府联合北齐姑姑以及戍边的舅舅通敌叛国的罪证,例数忠勇侯府十几宗罪,最后雷霆手腕,诛灭九族,谢氏覆巢之下再无完卵,那时候,南秦几乎再无一个姓谢的人。

  不止会震到皇宫里高坐金銮殿一直对谢氏筹谋除去的那个人,也会震惊天下!

  千百年来,恐怕绝无仅有!

  若是整个谢氏真的让她都分了,那么这一件事儿,就是她接手庶务后,做的最大的事情!

  也许是震惊,也许是震撼,也许是愤怒,也许是不敢置信,也许不止砸了上书房了!

  “你这个想法简直是不敢想象!”谢云澜唏嘘片刻,分族分宗是大事儿,世家大族,最怕的就是分而化之,可是对于根系太大的谢氏来说,这还真是对付皇权最好的反击。皇上就想要偌大的谢氏倾覆,而谢芳华则是不等皇上动手,却自己分了谢氏,那么可想而知,皇上知道后,该是多么的……

  谢芳华点头,“所以,云澜哥哥,你觉得我这个想法如何?”顿了顿,她又问,“若是皇上知晓,我们分得这么彻底,又会如何?”

  谢云澜眸光亮了亮,“你这是分而化之!化整为零?”

  “都分了之后,你可以想想,皇上想要除掉整个谢氏,那么,他得给每一房每一院找多少宗罪才能彻底都根除了姓谢的人?每一房每一院,没了九族,他还诛谁?”谢芳华目光冷毅,“姓谢永远是姓谢,一个祖宗总是跑不了。就算分了之后,一家人又如何不能是一家人了?”

  谢云澜闻言沉默下来。

  谢芳华看着谢云澜,“三年前,爷爷退朝下来,有意低调剪枝,但是老头子还是太手软了,舍不得祖宗留下来这偌大的谢氏。他难道就没有想过,只有分得彻底,那么,以后,一房一院出了事儿,也牵连不到整个谢氏。就比如,皇上就算诛忠勇侯府满门,分宗之后,忠勇侯的罪也只是忠勇侯府的罪,牵连不到别的姓谢的人。同样,别的姓谢的旁支犯了罪亦然。”

  谢云澜面色一变,“恐怕族长首先就不会同意!这样是彻底分化了我们谢氏!”

  “分族,分宗,分房,分人,分钱,分势。”谢芳华一连说了好几个分,之后看着谢云澜,“云澜哥哥,你觉得如何?”

  谢云澜抿唇,“箭往哪里射,才是目的地?你可想好了?”

  “我啊……”谢芳华穿透忠勇侯府的重重楼阁,望向皇宫那对世人来说的九重天阙,隔着厚厚的雨帘,她目光和雨水一般地清冷,“我回京之后,便和云继哥哥出手整合谢氏。如今才做了个开头,云继哥哥离开了。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当然是继续做了。”

  谢云澜点点头,也歪着头看她,“那么你要做什么呢!”

  “不知是紧张,应该说都有些恐慌吧!”谢芳华淡淡一笑,“这么多年,他们都熟悉了哥哥的为人处事风格,却对我没有了解,所以,拿不准我会做什么。”

  谢云澜似笑非笑,“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们谢氏一直以来招皇上最忌讳的地方就是人才太多。聪明人大有人在,很多人都觉得,你接手庶务,怕是会打破以往的规矩,都有些紧张。”

  “我的作为?”谢芳华偏头看着谢云澜。

  谢云澜点点头,“各方各院的重要身份的叔伯兄弟们,应该都已经知道了。”顿了顿,他微笑道,“都等着看你的作为呢!”

  转日,她和谢云澜碰面,便说了第一件事情,“云澜哥哥,谢氏族长,谢氏盐仓,谢氏米粮,以及谢氏各房,如今应该都已经知道我接手庶务了吧!”

  所有账目看完之后,谢芳华到没立即地和谢云澜一起研究以后的策略,而是回了房间后,好好地过滤了一遍,又沉沉地睡了一觉。

  本来还需要再看两日的账本,一日便彻底看完了。

  有了谢云澜在,谢芳华上手便更快了。

  对于忠勇侯府的庶务,谢云澜显然比谢芳华接触得多,显然这些年私下里,谢墨含与他是来往甚密的。只不过世人都不知道罢了。

  在荣福堂用过早饭后,崔允留下陪忠勇侯下棋,谢芳华和谢云澜一起去了谢芳华的小书房。

  于是早早起来,她便去了荣福堂。

  昨日她与谢云澜商定,以后早饭和崔允一起陪着忠勇侯在荣福堂用,以往都是谢墨含陪着忠勇侯用早膳,她在府的时候太少,回来后事情不断,也没怎么在府里待着,更没怎么过去,如今哥哥出门在外,她也会长期在府中,自然不能再和以前一样了。爷爷老了,哪怕她不能每日陪在他身边,但每日早上去用早膳,碰一面,还是可以的。

  歇了一日的谢芳华自然神清气爽,听到侍书禀告昨日夜谢墨含平安到了临汾镇,放下了心。

  第二日,大雨依然不停。

  这一日无话。

  马车一路顺畅地回了忠勇侯府。

  车中安静下来,谢芳华闭目养神,谢云澜翻看着一本黑色的类似于账本累的本子。

  谢芳华点点头。

  “你则两日一直没休息,的确是累了,今日如今刚过午时,时候还早,回府后便好好休息吧。”谢云澜将车中一层薄拿过来展开,给她盖在了身上。

  谢芳华听着谢云澜对她打趣,闭上眼睛,嘟囔道,“累!”

  谢云澜看着她好笑,“好没形样,若是让外人看到,必会说忠勇侯府大家闺秀怎么这样?”

  谢芳华上了马车后,便扯过车中的靠枕枕在头下,身子懒洋洋地躺在了马车里。

  队伍缓缓地向着临汾镇而去。

  崔意芝听到动静,挑开帘幕去看,见谢芳华这次没隐蔽,而是撑着伞走向谢云澜的马车,谢云澜挑着帘幕对她微笑,她也露出笑意,两个人中间自有温和熟稔,他落下了帘幕。

  谢墨含对谢芳华点点头,谢芳华下了马车,撑着伞上了谢云澜的马车。

  兄妹二人又互相嘱咐了片刻,外面听言禀告,“世子,云澜公子的马车来接小姐了。”

  谢芳华点头,“知道了。”

  谢墨含无奈地笑着点头,“知道了,你和爷爷在京中,也要多加小心,出门的时候,多带些人,一定不要自己出行。你的武功虽然不错,但耐不过有人算计。”

  谢芳华笑了笑,“这雨这么大,你要当心身子,一定不能着凉。”

  谢墨含点点头,“妹妹说得极是,我知道如何应对了。”

  “哥哥只管专心修桥,至于崔意芝嘛……”谢芳华用拇指捻着中指,“他是辅助你的人,你可着劲地用。至于皇上,应该是不乐意见到你们交好的。”

  谢芳华从崔意芝马车出来,又回到了谢墨含的马车,将崔意芝手中的空白密旨告诉了他,谢墨含想了片刻,低声问,“妹妹以为如何?”

  他想了许久,也没想出所以然来,便收起了圣旨,重新拿起那卷书,却是许久没翻页。

  她身上似乎有很多的秘密……

  可知她不但会武功,而且还武功极高?

  世人可知她会武功?

  他发现,这短短半年,世人对忠勇侯府小姐揣测的多,但也最是茫然得多。她的名声因为她的身份也因为与秦铮赐婚,传遍天下,但世人却是对她不了解,哪怕了解,也不过是病了多年突然好了,好了的同时,竟然自学医书使得医术惊人。

  他一时间还真猜不出来。

  可是谢芳华如今看完密旨干脆地走了是什么心思?

  若说猜皇上的密旨,也就是猜皇上的心思,其实不难猜。皇上要除去忠勇侯府,给他一道空白密旨,有无数可能,但是万变不离其宗的一个可能,无非是想要他自己站队,也是代表清河崔氏站队。可能,就是在皇上有必要的时候,将这道空白的密旨填上,然后,用来钳制忠勇侯府。

  他慢慢地放下帘幕,看着手中的空白密旨,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若不是这马车内还有着淡淡的海棠香味,是她留下的,他几乎怀疑刚刚是否有人与他坐在马车中说了这么久的话。

  外面雨下得大,可是整个队伍安安静静地走着,半丝动静没露出,雨中只看到谢墨含的马车,看不到谢芳华的丝毫身影。

  他伸手挑开了帘幕。

  他以为她看到空白的密旨会与他说些什么,既然他能拿出密旨,自然是认同了她的话,打算和忠勇侯府结盟了,可是如今,她这般什么也不说地走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崔意芝看着扔回来的密旨,见谢芳华如此干脆地走了,顿时愣住了。

  外面的雨下得大,队伍安静地走着,除了周围谢墨含和崔意芝的亲卫,没惊动出动静。

  她将密旨返回给崔意芝,转身出了车厢,分外地干脆。

  无非就是铲除谢氏,刻不容缓,而崔意芝是跟着谢墨含一起离京的,意思不言而喻。

  而皇帝的心思是什么呢!

  依皇帝的心思,这一道密旨,就是要让崔意芝品味着去做了!

  空白的密旨,有许多个意思。可好可坏。

  崔意芝笑道,“皇上到底是皇上,芳华小姐刚刚夸我聪明,如今看来你是夸错了。至少我猜不出皇上给了我这样一道空白的密旨是什么打算。你可知道?”

  她眯了眯眼睛。

  谢芳华见他甘愿拿出来,看来是同意结盟了,伸手接过密旨展开,里面是一片空白。

  崔意芝见无论是提起谢云澜,还是秦铮,或者还是别的,只要是触及探究谢芳华心里的东西,她都令人看不出究竟来。想着即便再说下去,也是这般了。他从怀中抽出一道密旨,递给谢芳华,“这是皇上在我出皇宫之前给我的。”

  谢芳华瞅着他,不置可否。

  崔意芝一直没放过谢芳华的神色,如今忽然笑了,“人人都传闻铮表哥入了魔,对忠勇侯府小姐痴迷过甚。忠勇侯府小姐却是不甘愿这一桩婚事儿的,如今看来不尽然。”

  谢芳华想起皇宫里的秦铮,想起他酒醉后说的那一句话,眉目笼上了一抹雾色。

  “今日我进宫去看望铮表兄,他伤得的确是很重,恐怕还要歇上七日才能下床走动。”崔意芝深深地看了谢芳华一眼,“他本可以等着皇上哪一日给他世袭的爵位,在合适的机会和时间启用他,根本不必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但是偏偏却付出了。想来是为了你。”

  谢芳华沉默地看着他,知道他还有话说。

  崔意芝手臂僵了僵,须臾,轻轻地笑了,“芳华小姐只派了一个人,悄无声息地躲过了皇室隐卫,郾城救了武卫将军,也算是救了我。临汾桥被毁,柳妃和沈妃以及柳氏和沈氏摘得清白,至今平安无恙。我就想着你什么时候找我。不想等了这么久。”

  谢芳华看着他的手臂挡住她离开的路,声音清凉,“我不太喜欢与太聪明的人转弯弯绕,相反,我喜欢与太聪明的人直言直语。合则融,不合则弃。”

  “不是还有一盏茶吗?芳华小姐何必急?”崔意芝伸手拦住她。

  谢芳华眸光沉了沉,“崔二公子这么想浪费时间,看来是不将清河崔氏看在眼里了。那就算了。”话落,她扬手要挑帘幕离开。

  “谢氏米粮云澜公子,兄弟姐妹的账都不买,却只对芳华小姐和颜悦色,情份深重。”崔意芝道,“谁人都知道,谢氏米粮对于忠勇侯府,其实已经是出了五服了,血缘早已经淡薄了。据说谢氏如今的子孙,偏远五服外的人,两个姓谢的都可以通婚了。”

  “什么传言?”谢芳华看着她。

  崔意芝恍然,仔细地看着谢芳华神色,提起谢云澜,她神态眉目都有着淡淡的温和,他蹙眉,“芳华小姐和云澜公子感情甚笃,看来京中传言也未必不实。”

  谢芳华温和一笑,“云澜哥哥回府去取东西,我们约好了他取完东西来接我。也就是说,我们的谈话还有一盏茶的时间。”

  “什么一盏茶?”崔意芝看着她,这话题转得太快,他一时跟不上。

  “还有一盏茶!”谢芳华道。

  崔意芝薄唇紧紧地抿了起来。

  谢芳华看着他,闲闲散散地道,“护一城容易,毁一城也容易。崔二公子是聪明人,你可以想想,若是没了清河崔氏,皇上可还会重用你?就算重用你,背后没有家族支撑,你能独自一人走多远的路?”

  崔意芝面色微微绷紧。

  “我知道清河崔氏是王妃的母族,所以,我今日才冒雨上了你的马车与你来谈谈。”谢芳华感觉马车晃荡了一下,溅起了水,似乎打在了车轱辘上,她身子纹丝不动,眉目清淡,“我还没嫁入英亲王府,也不算是英亲王府的人。就算我嫁入英亲王府,王妃的母族也不是我的母族。”

  崔意芝聪明,自然明白了谢芳华的意指,面色微微一变,“芳华小姐好大的口气,就算不顾忌皇权,是否也该顾忌一下英亲王府?清河崔氏是王妃的母族。”

  “其实,对于清河崔氏,忠勇侯府也不一定非要它。”谢芳华懒散地靠在车壁上,幽幽淡淡地道,“忠勇侯府目前还不算是瘦死的骆驼,就算是瘦死的骆驼,也是比马大的。要保谁容易,铲除了谁,也不是难事儿。”

  崔意芝沉默片刻,摇摇头,“不能!”

  “郾城刺杀,若是没有人暗中相助,崔二公子觉得你能平安归京吗?”谢芳华询问。

  崔意芝不说话,盯着她,过了片刻,见她还依然不语,知道是在等着他表态,他拿不准她心里的想法,一时间只觉得她深不可测,揣摩半响,才道,“轻歌是你的人?”

  谢芳华瞥了他一眼,不再言语。

  崔意芝身子微僵,“认识!”

  “崔二公子可认识轻歌?”谢芳华淡淡地问。

  崔意芝没料到谢芳华如此直白,他眨了眨眼睛,“既然是密旨,芳华小姐以为,哪怕我心情好坏,便能随便谈吗?”

  谢芳华见他神态松动,也不打算与他磨叽,便开门见山,“上一次你出京,皇上给了你一道明旨,赏的是兵部侍郎。这一次,你出京,皇上应该是给了你一道密旨吧!崔二公子既然有心情,不妨谈谈。”

  崔意芝闻言笑了一声,“不错!”

  谢芳华挑眉,慢慢地收回手,松了车厢的帘幕,坐下身,回看着崔意芝,不置可否,“心情这种东西,的确是时好时坏,时有时无。”

  崔意芝神色忽然一紧,端正颜色看着谢芳华,“若是我说,我突然又有心情了呢!”

  谢芳华手一顿,回头看着崔意芝,眸光攸地一冷,“崔二公子,上一次你奉旨出京去接四皇子,平安回来了,这一次,恐怕没那么幸运了。”

  崔意芝忽然也撤回手中的宝剑,“铮表兄在皇宫伤势很重,芳华小姐看起来并不担心他。”

  “虽然雨下得大,但是也不耽误心情。”谢芳华忽然撤回袖剑,“不过谈事情的确是要讲究心情,崔二公子既然没有心情,就算了。”话落,她挑开帘幕,就要跳下车厢。

  “你也知道,这雨太大了。”崔意芝语调有些漫不经心。

  “哦?”谢芳华看着他。

  崔意芝懒懒地向后靠了靠,有些聊赖地道,“我似乎没什么心情。”

  谢芳华笑了笑,“若是惧怕的话,我今日就不来找你了。”

  “出城没多远,随行的队伍中有皇室隐卫,芳华小姐丝毫不惧暴露吗?”崔意芝轻轻推了推宝剑,但是宝剑纹丝不动,他看了谢芳华纤细的手腕一眼,明明看着娇柔没什么力气的女子手腕,却偏偏像是有万钧之力。

  “崔二公子可否有心情与我谈谈?”谢芳华也看着二人架在一起的剑。

  崔意芝看着架在一起的的剑,眸光动了动,“芳华小姐有事情找在下?”

  谢芳华抬眼看他,淡淡一笑,“难得崔二公子还能认出我,怎么就不能是我?”

  崔意芝没想到自己如此快速的一剑能被来人挡住,他眯起眼眸,一看之下,顿时一愣,“怎么是你?”

  谢芳华没想到崔意芝如此敏锐,她迅捷地甩出袖剑,兵器相交,只听得一声金戈鸣吟。

  崔意芝正坐在车厢内,拿了一本书卷,闲闲散散地看着,突然感觉到外面的动静,见一个人钻进了他的马车,他立即抽出腰间的宝剑,对着这人便是一剑。

  出了南城门后,谢芳华跳出了谢墨含的马车,轻轻地钻进了崔意芝的马车。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五章分化》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