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琴瑟和美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满腔情意,都付给了她,谢芳华听着那句“我真的很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四目相对,盈盈波光。

  秦铮过了半响,忽然小心翼翼地低声问,“半年……你同意吗?”

  这般的小心,这般的不确定,曾几何时,那轻狂,那张扬,那霸道,那蛮横,似乎都不见了。在她面前,不知何时,他收起了他的骄傲,就像是一个执拗的孩子,执着地追着她药糖吃。

  这是秦铮

  英亲王府横行无忌不羁世俗向来喜欢为所欲为的秦铮

  谢芳华心下忽然软成了一湖温泉,抓住他的手,十指交缠,轻轻地点头,“同意”

  秦铮眸光瞬间璀璨光华,如天空中最亮的那颗星。

  他说半年,她说同意也就是说,半年之后,若是大婚,她是同意的

  他心头只觉得被浓浓的喜色爆满,一时间,喜悦要溢出胸腔,他反手紧紧地抓住她的手,配合着她十指交缠,看着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忽然攸地闭上了眼睛。

  谢芳华一直看着他,她可以感觉到他满腔的喜悦,尤其是那双眸子灼得烫人,照往常来,能得到她点头,他恨不得一把将她拽到怀里,如今这是喜悦太大,反而什么也做不了了吗?她不由得敞开怀笑了。

  “你笑什么?”秦铮似乎还没从喜悦中抽回神,喃喃地问。

  “笑你”谢芳华看着他。

  “笑我什么?很傻吗?”秦铮睁开眼睛,眸光垫上了一层委屈,“还不是因为你才变傻的。”

  谢芳华抽出交缠在一起的手,趴在他耳边,低低说了一句话,立马转身离开了床前。

  秦铮整个身子顿时僵住了。

  谢芳华脸红得似乎要滴血,转过身走到桌案旁,摸到火石,好半响才掌上灯。

  灯点上,整个东暖阁顿时亮了

  秦铮回过神来,腾地坐了起来,直直地看着谢芳华,“你……你刚说什么?”

  谢芳华咳了一声,语调羞恼,“没听见就算了”

  秦铮看着她,即便是背着身子,站在远处,他似乎也能看到她脸上春水如潮的红色,如胭脂一般,眼波似嗔似恼,往日清冷的容颜,多了从来他不曾见过的女儿风情。

  这样的谢芳华,他何曾见到过?

  更遑论她对他说的那一句话了

  若不是他耳目好使,真会觉得,刚刚是他耳花了,听错了

  她说:你如今就这么喜悦,若是大婚那一日,洞房花烛,你该如何?

  他该如何?

  ……

  他不知道

  大概会喜得发狂

  “过来”秦铮感觉自己嗓子都哑了,伸手对她招手。

  谢芳华从来没有这么大胆过,本来她想逗弄秦铮,可是话出口,发现也将自己搭进去了。她哪里有脸面再过去,听到他沙哑至极的声音,身子一颤,立马向外走去,三两步便出了东暖阁,随着她走出,声音不自然地传出来,“我去找王妃,匆忙进宫,我还没用晚饭呢”

  这是落荒而逃

  秦铮哑然地瞅着门帘哗哗而响,忽然哈哈哈地笑了。

  谢芳华听见他的笑声,跺了一下脚,冲出了画堂。

  侍画侍墨等在画堂门口,见谢芳华从里面冲出来,走得很急,若不是听见东暖阁传出秦铮的笑声,她们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立马上前,打量谢芳华脸色,“小姐?”

  谢芳华不答话,匆匆来到门口,推开门,一股冷雨的寒气顿时铺面而来,挥散了她面上几分热度。她看着外面昏暗的天色,大雨如帘,站了半响,才消退了心海里滚动的灼热,平静下来。

  这一平静,才恍然发觉,秦铮在变,她是不是也在变?

  她似乎也有些不像从前的自己了

  若是从前,这样的话,她是断然说不出来的

  “怎么了?”东暖阁的笑声和谢芳华冲出来的动静自然惊动了西暖阁,秦钰从西暖阁走出来,看到在门口站着吹冷风的谢芳华,向东暖阁瞅了一眼,开口询问。

  谢芳华听到秦钰的声音,摇头,“没什么”

  秦钰看着她,冷雨从房檐打下来,她一身清凉,隐约猜到该是秦铮逗她了,她大约面子没受住,跑了出来,他声音低沉了一分,“若是你不想在皇宫留着,我送你出宫”

  谢芳华笑了笑,慢慢地转过头,平静地道,“四皇子,你敢送我,我却不敢抗旨不尊”

  秦钰打量了她一眼,面色平静,看不出什么,他抿了抿唇,没说话。

  “这个臭小子,这两天脸色一直绷着,如今终于听到他笑了。”英亲王妃随后走出来,向东暖阁先瞅了一眼,又看向站在门口的谢芳华和秦钰,笑着道,“钰儿,你回去吧今日有华丫头在,我也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

  秦钰看了英亲王妃一眼,刚要说什么,外面一个小太监打着伞冲进来,见到门口站着的秦钰,松了一口气,“四皇子,可找到您了,皇宫娘娘请您过去。”

  “这个时辰?”秦钰看了一眼天色,“母后可说找我什么事儿?”

  “娘娘没说”小太监摇头,“只说让您快些过去”

  秦钰颔首,从旁拿起一把伞,看了谢芳华一眼,对他温和地道,“既然你住在宫中,若是有什么不方便的事情,尽管派人去喊我,这几日,我也住在宫中。”

  谢芳华没说话。

  秦钰似乎也不用她回答,撑着伞向外走去,不多时,便没了踪影。

  谢芳华转身回了画堂。

  “这个孩子哎”英亲王妃见秦钰离开,叹了口气,伸手拉住谢芳华的手,低声问,“臭小子又欺负你了?”

  谢芳华脸一红,摇头。

  英亲王妃是过来人,哪里有不懂的,两个人相处,不是这个欺负那个,就是那个欺负这个,都是彼此乐在其中的事儿。她顿时挥散了对秦钰不收手的郁气,“只要你们两个感情好,始终如一,任谁也插不进手来。”

  谢芳华点点头。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儿,她也没想让谁插进来。

  “王妃,公子说了几样菜想吃,我去御膳房一趟。”玉灼这时走过来,笑得见鼻子不见眼睛。

  “这个混账,这两日都没胃口,吃不下。如今你来了,他果然有胃口了。”英亲王妃笑着摆摆手,“快去吧多弄几样菜来,华丫头进宫的那个点来说,也是没用晚膳的。”话落,她问谢芳华,“是不是?”

  谢芳华点头。

  玉灼立即应了一声,拿着伞跑了出去。

  英亲王妃拉着谢芳华回了东暖阁。

  秦铮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早已经收了笑意,不知道在想什么,视线凝聚在帷幔一点上。

  “这回见到了人,你高兴了?”英亲王妃走到窗前,拍了秦铮脑袋一下。

  秦铮回过神,看了二人一眼,目光落在谢芳华的脸上,想起那句话,嘴角弯弯地翘起,对英亲王妃低声道,“娘,您该准备聘礼了,半年后,儿子要娶妻。”

  英亲王妃顿时一惊,“半年?”

  秦铮点头,“是啊,半年”

  英亲王妃偏头看向谢芳华,谢芳华侧过身子,她看不到她脸色,咳嗽了一声,低声道,“儿子,半年是不是太急了?我本想着,两年内,或者,一年内,能办妥当你们的事儿,就可以了。这半年,哪里够准备的啊。”

  “我们堂堂英亲王府,凭借娘的本事,半年准备聘礼,有何难?”秦铮弯起的嘴角不落下,“就是三个月,您若是一心准备,也能准备妥当。”

  英亲王妃看着他的样子,顿时被气笑了,挥手又拍了他一巴掌,“你可真会给你娘我戴高帽子。”话落,板起脸,“我若是半年给你准备好,你真能把华丫头给我娶回家?”

  “能”秦铮斩钉截铁。

  “华丫头同意?”英亲王妃偏头去看谢芳华。

  秦铮也看向谢芳华,灼灼地盯着她。

  谢芳华这时候想避也避不开了,这屋中就他们三人,她暗骂秦铮狡诈,这是明摆着在英亲王妃面前敲定此事,不给她反悔的机会,她红着脸转过头,瞪了秦铮一眼,对英亲王妃点点头,“我同意。”

  秦铮大乐。

  英亲王妃顿时也笑了,看着谢芳华像是看心花儿一般,连说了好几个“好”字,又道,“半年就半年,我定然给你们准备得妥妥当当的,风风光光的。”

  谢芳华脸色羞红,不敢再看英亲王妃。

  到底是女儿家,也到底是脸皮子薄,她怎么练都觉得这辈子估计赶不上秦铮的厚脸皮了。“若是半年大婚,要准备的事情就得赶紧抄手了。”英亲王妃拉着谢芳华坐下身,对她道,“王府这边有我,侯府那边呢?谁给你操持?”

  “福婶。”谢芳华想了想,又道,“动作要隐蔽着,我不忙的时候,也与她一起操持吧”

  英亲王妃想了想,摇头道,“福婶虽然不是你们侯府的外人,但是毕竟不是主子,有些事情,她在内宅里,因着身份,也恐怕是难以施展手脚做不来。依我看,你们谢氏六房的明夫人,倒是可用。”

  谢芳华闻言想了一下,笑着点头,“待我出宫后,私下找找六婶母,她若是肯帮忙,自然是好的。”

  “若是想要隐秘些,不如让他们谢氏六房搬回忠勇侯府。”

  谢芳华犹豫了一下,低声将谢氏要分族分宗的事情说了,然后道,“若是分的话,就不好让他们搬了。”

  英亲王妃听罢半响惊得没出声,她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谢氏即将要有这么大的动静。比起清河崔氏范阳卢氏等各大世家,谢氏才是首屈一指,几百上千年的文化底蕴。怎么能一下子就分了?

  这若是分了,谢氏可就是散了

  “分就分,有什么大不了的。”秦铮不以为然,“娘,你该想的是筹备大婚,不是谢氏这些事儿。老侯爷都决定了,谁还会拦着?”

  英亲王妃回过神,挖了秦铮一眼,“我就是觉得惊骇罢了,不敢置信。”话落,她看了谢芳华一眼,“前两日,你哥哥以着谢氏全族的名义给临汾桥捐赠银两,皇上气得砸了御书房,以为谢氏这是都绑在了一根绳上拧成一股了。如今这转眼间,就来一个大翻跟头,要全分了。别说是个人都会觉得难以置信,若是传扬出去,一准惊天动地。皇上也料不到。”

  谢芳华微笑,就是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罢了这虽然对眼前的谢氏来说是坏事儿,对于未来,也许就是好事儿了。”英亲王妃也不是寻常女子,很快就想通了,“谢氏毕竟太大了,分了也好。”

  谢芳华点点头。

  “这样一来,明夫人是不大合适了”英亲王妃有些发愁。

  “半年时间呢,也不一定要找哪一个夫人帮忙。”谢芳华想了想,忽然笑了,“虽然谢氏分了,博陵崔氏总归是我的外租家。舅舅如今就住在忠勇侯府了,她若是有了夫人……”

  英亲王妃眼睛一亮,“对啊”话落,她笑起来,“你放心,我赶紧给他找一个。”话落,又道,“这样就更忙了”

  “有着舅舅的事儿,虽然忙些,但也能掩人耳目”秦铮却是乐了,“挺好”

  “你个臭小子”英亲王妃又忍不住拍他,“赶紧把伤给我养好往后,再不准你这般吓娘了我有九条命,也搁不住你吓。”

  “知道了您怎么能被吓死?您还要等着抱孙子呢”秦铮笑吟吟地道。

  谢芳华顿时又转过身,这样的话,秦铮也真敢当着她的面来说

  英亲王妃却欢喜得连连点头,愈看二人愈高兴,“没错,我还要等着抱孙子呢”

  谢芳华闻言彻底没了话。

  屋中的气氛一时欢喜,英亲王妃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开始说着怎样准备大婚的事儿,又询问谢芳华嫁衣的事儿,听说福婶已经选好了嫁衣的料子,还是秦铮帮着挑的,顿时笑得跟吞了蜜似的。

  小半个时辰后,玉灼带着两名宫女,端来了饭菜。

  秦铮不能下床,但也不愿意自己在床上自用,用一双眼睛看着谢芳华,传递着信息,谢芳华无奈,只能将桌子挪到了床前。

  三人用了晚膳,英亲王妃实在受不住了,便去东暖阁休息了,走前对谢芳华笑着道,“臭小子受伤,也做不了什么,您尽管在他旁边睡,顶多夜晚他要水喝,若是他需要方便,你也不用自己侍候他,就喊玉灼。他虽然脸皮厚,这时候,还拉不下脸面让你侍候他起夜。”

  谢芳华红着脸点头,想着就算他脸皮厚,她打死也不会去如他的意。

  送走英亲王妃,玉灼带着人撤下饭菜。

  谢芳华对玉灼吩咐照看侍画和侍墨,这里毕竟是皇宫。

  玉灼连连答应,“芳华姐姐放心吧她们随王妃的婢女住在东暖阁外间。我呢,为了照顾公子,就住在西暖阁的外间。半夜他需要的话,你就喊我。”

  谢芳华点头,回了房间。

  秦铮半躺在床上,目光追随着她,见她来到床前,伸手拉住她的手,“我听说谢云澜住在忠勇侯府了?”

  “嗯”谢芳华点头。

  秦铮有些委屈,伸手抱住她,“我这两日都没睡好,寝食难安。”

  谢芳华任由他将她抱在怀里,身子贴着他,软软地没有力气,轻声道,“云澜哥哥是帮助我打理庶务而已,你别胡思乱想。”

  秦铮闻言心下踏实了些,双臂抱住她,满足地道,“今夜就能好好睡了。”

  谢芳华听着他心跳,靠在他怀里,不再说话。

  她喜欢上秦铮,从来不是一见倾心,也不是轰天动地,更不是一时兴起。而是,不知不觉中,他一点点地渗透她心房,如今发现,她不仅仅地喜欢他了。

  若是这一世,他的怀里,就是她的避风港的话,这一刻,她是觉得甘之如饴的。

  这一夜,秦铮睡在外侧,谢芳华却依着他的意思睡在了里侧,夜间,秦铮要了一次水,起夜一次,谢芳华想起身,他却拦住她,喊了玉灼进来。

  谢芳华心下感动,她这哪里是侍候人来了?他根本就不用她侍候,只是当抱枕来了。

  一夜无话。

  第二日,醒来,外面的雨终于停了。

  大雨过后,皇宫在威严中多了一丝清爽和泥土的芬芳。

  谢芳华打开窗子,阳光射进来,雨后晴空万里,她笑着道,“我是该说哥哥运气好,还是该说老天爷也懂得照顾人?”

  秦铮勾起嘴角,“这么点儿事儿他都做不好的话,也就枉为忠勇侯府世子了。这么多年,他背后做的事情可是不少。我为了你,盯着忠勇侯府,他别想瞒过我。两个月修好临汾桥,对别人来说是天大的难事,对他来说,没大问题。”

  谢芳华失笑,哥哥的确做了不少的事儿,从她接手庶务上,便能看得出,哥哥和爷爷还是不一样的。从她离开去无名山,他那时候也开始暗中做了些事情,有些事情,也是瞒着爷爷的。

  英亲王妃醒来后,梳洗妥当,来了东暖阁,见秦铮已经被收拾一新,谢芳华盈盈地站在窗前,虽然还没大婚,但这两个孩子却有一种琴瑟和美的模样,她顿时笑逐眼开,“用过饭后,我回府一趟,华丫头,既然皇上不让你出宫,你就安心地在这里陪着他吧”

  谢芳华微笑地颔首,“好”

  英亲王妃更高兴了,用罢饭后,便出了德安宫。

  谢芳华知道若是不出宫的话,忠勇侯府有爷爷和谢云澜,她不插手也没什么,也算是躲了清闲,便对秦铮笑着问,“你不能下床走动,这两日都用看书来打发时间?”话落,挑眉,好笑地问,“还是看才子佳人的市井故事?”

  秦铮摇头,郁郁地道,“那是玉灼给我找来解闷的,我根本就没看进心里去。”

  “那你今日想做什么?”谢芳华笑问。

  “只要你在我身边,干什么都行。”秦铮心情极好,眉眼从昨日就一直弯着。

  谢芳华失笑,想了片刻,对他道,“你一直在床上躺着,也是累,这样吧,我将你移到软榻上,我们下棋吧”

  秦铮欣然点头。

  谢芳华将他移到软榻上,吩咐玉灼拿来棋盘,二人对坐。

  下了两个时辰,三局都是平局,秦铮一推棋盘,“夫纲不振这个不能玩了”

  谢芳华嗔了他一眼,心情也不错,“还没娶我呢,这个身份你现在就用,太早了些吧”

  秦铮咳了一声,忽然眼眸一转,兴致莹然地喊玉灼,“玉灼,你去临画阁,把皇祖母生前的那把琴箫拿来”

  玉灼嘻嘻一笑,似乎知道秦铮要干什么,立即转头去了。

  谢芳华一边往锦盒里收棋子,一边含笑看着他问,“要做什么?琴箫合奏?你会弹琴还是会吹箫?”

  “爷都会”秦铮得意地扬眉。

  谢芳华从没听说秦铮弹琴吹箫,不由得也跟着来了兴致,将棋子装好,帮着他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这时,见玉灼已经抱了长长的匣子回来,她笑着伸手接过打开。

  “烟云琴和灵玉萧?”谢芳华一眼便认出了这一对琴箫,脑中仿佛想起了什么,目光忽然顿住,一时微凝。

  “看着眼熟?”秦铮瞅着她,笑得有些深意。

  谢芳华的确是看着这两件物事儿眼熟,不止是眼熟,她移开视线,看着秦铮,“这一对物事儿,怎么会在这里?”

  “若我说,这是皇祖母曾经给我的,关于你我婚约的信物。你信不信?”秦铮盯着谢芳华。

  谢芳华抿唇,德慈太后离世不过三四年,而她的父母,是在她自小就去了。她伸手摸着琴箫,笑着问,“这有什么缘由吗?你说,我就信。”

  秦铮顿时笑了,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吻了一记,悠然地道,“我娘和你娘曾经说了口头的约定,当时没交换信物,后来你娘就去了。大约在**年前吧皇祖母知道我喜欢你,便暗中亲自去了忠勇侯府,寻了你爷爷,交换信物。”

  谢芳华一怔,竟然有这事儿?

  秦铮似乎想起了德慈太后,叹息一声,“皇祖母对我可真好。你爷爷本来不应,皇祖母不知用什么法子说服了他,他应了,便将你父母生前的这一对琴箫当做信物,给了皇祖母。而皇祖母也回赠了一对鸳鸯灯,是皇祖父生前赠她之物。在离世前,又问明了我的心意,知道我非你不娶,便将这一对事物给我了。我每年都要在宫中住上两日,没带出宫,就留在了这里。”

  ------题外话------

  亲爱的们,中秋节快乐

  今天还念叨月票不太厚道啊,但是呢,看在我今天都没断更的份上,手里有月票的亲,当月饼送我吧么么么么>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九章琴瑟和美》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