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同榻而眠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云澜身子一僵,拿着空碗,沉默不语。

  谢芳华伸手接过他手中的空碗,递了一块娟帕给他,见他还僵着身子不动,她抬手,拿着娟帕轻轻地给他试掉唇角的药,收了娟帕,见他目光有些怔然地瞅着他,她暗暗一叹,起身,将空药碗放去了桌案上。

  这时,风梨端着托盘走来,站在门口,悄声问,“芳华小姐,饭菜……”

  “端进来吧”谢芳华对他道。

  风梨立即端着饭菜进来,一边摆放在桌案上,一边悄悄地打量坐在床上的谢云澜,都摆放妥当后,他悄悄地退出了门外,同时,将房门给关上了。

  “云澜哥哥,吃饭了”谢芳华猜测他这副样子,定然有什么难言之隐,也不逼迫他。

  谢云澜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谢芳华无奈,抬步走过来,伸手拉他,“云澜哥哥,就算出了什么事儿,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算天塌下来,也能有办法解决是不是?你焚心发作,折磨了一番,心绪不稳,吃完饭,好好休息,睡一觉就就好了。”

  谢云澜闻言闭了闭眼,任她拉到了桌前。

  风梨知晓谢云澜受一番折腾,身体受损,所以,吩咐厨房做的都是些汤补之菜。

  但是谢云澜哪怕折磨这一番,显然也没什么胃口,吃了几下,便不想再吃了。

  谢芳华皱眉,盯着他。

  谢云澜只能又拿起了筷子。

  两人谁也不交谈,安静地吃完一顿饭,风梨进来,将饭菜撤下去,同时,不放心地低声问谢芳华,“芳华小姐,今日天色晚了,您是留在这府里,还是……”

  谢芳华向外看了一眼,天色已经漆黑,若是离开的话,谢云澜这副样子,实在让她不放心。她道,“我就留在这里了”

  风梨一喜,“公子这屋子宽敞,我就不另外给您收拾了。”话落,立即出了门。

  谢芳华愣了愣,四下打量这屋子一眼,东西横向三个隔间,她占用一间,到也没什么。前世的时候,她不放心谢云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焚心会发作,也就是在他屋子的外间守着。她回头看谢云澜,见他坐在椅子上,眉目昏暗,不知道想些什么,不想他再这副样子,便催促道,“云澜哥哥,我扶你去床上休息”

  谢云澜抬眼看她。

  谢芳华不容他反对,站起身,将他拽回了床上,扯了他早先因焚心发作有些残破的外衣,按着他躺下,展开被子,给他盖在身上。

  她做这一切,自然而然,前一世,做的太多了。

  将他安置妥当,谢芳华并没有立即走,而是坐在他身旁,对他温声道,“云澜哥哥,你睡吧我守着你,你睡得安稳了,我再去睡。”

  像是哄小孩子

  若是往日,谢云澜定然会失笑,可是今日,他只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谢芳华见他乖觉,不由得露出笑意,静静地靠着床头,等他入眠。

  屋中甚是安静。

  过了一个时辰,谢芳华几乎都要昏昏欲睡了,可是还没听到谢云澜进入均匀的睡意,她转过头,看着他,无奈地道,“云澜哥哥,不要想了,快睡”

  谢云澜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谢芳华怔了怔。

  谢云澜紧紧地握住,声音低哑,“我一时半会儿睡不着,你陪我躺着吧”

  谢芳华心思微动,面色有些僵,但见谢云澜闭着眼睛,睫毛轻轻颤动,神色在熏光下极其孱弱,她面色渐渐放松,忍不住对他打趣,“小孩子睡觉才需要陪,云澜哥哥,你多大了?”

  谢云澜握着她的手颤了颤。

  谢芳华点头,“好,你睡,我就在旁边陪着你,我不走”话落,合衣躺在了他身边。

  谢云澜握着她的手并没有松开,大约实在太累了,半个时辰后,均匀的呼吸声传出,睡着了。

  谢芳华感觉他睡着,手指动了动,想要抽出,却又被他紧紧攥住。她又试了两次,无奈之下,不再强求,挥手熄了灯。

  这一日,她也极累。

  吴权派出的人很快就查明了谢芳华出宫的原因,他斟酌一番,对皇帝禀告,“皇上,已经查明,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本来在德安宫里待得好好的,可是芳华小姐突然要出宫,铮二公子派青岩护送她离开,芳华小姐出了皇宫之后,骑了马,穿街而过,匆匆出了城,去了谢云澜的府邸。”

  皇帝闻言皱眉,“她出了城急急去了谢云澜的府邸?所谓何事?”

  吴权摇摇头,“谢云澜的府邸守卫极严,几乎三步一岗,都是高手护卫。探查不出来。只是知道,她自从进入了谢云澜的府邸后,至今没出来。”

  皇帝没得到想要的确实消息,面色难看,“查了半天,就查出这些东西来?朕手下的人,何时这么废物了?”

  吴权生怕皇帝怪罪他,谨慎地揣测,“依照老奴的猜测,芳华小姐出宫,一定是关于谢云澜。否则不可能丝毫不隐秘,径直奔去谢云澜的府邸了。也许,是谢云澜那里出了什么事儿,才使得芳华小姐不顾闯宫门也要出宫。”

  皇帝一听闯宫门,怒火又来了,“谢云澜能出什么事儿?”

  吴权犹豫了片刻,猜测道,“云澜公子有隐疾,而且据说发作的时候极其厉害。芳华小姐会医术,而且,连太医院的孙太医都说她的医术比他高一筹,所以,也许是为了救他。”

  “她自己都病了多年,能有什么好医术”皇帝冷嗤。

  吴权叹了口气,“八皇子的毒蝎子之毒,确确实实是她解的,这是八皇子亲口说的,不能作假。前几日,永康侯夫人险些滑胎,差点儿一人两命,也是她给保住的。芳华小姐的医术,的确厉害些。”

  “若是这样,这么说,不是为了谢氏的事情了?”皇帝一直觉得谢氏目前召集这么些族亲的事情仿佛悬在他头上的刀,让他总提着心,却偏偏还推不开那刀。

  “应该不是为了谢氏的事情,云澜公子府邸没什么动静。况且,若是为了谢氏的事情,他们应该在忠勇侯府才对。”吴权给皇帝吃了一颗定心丸。

  “不是谢氏的事情就好那就不用管他们了。”皇帝疲惫地摆摆手,“下去吧”

  吴权退了下去。

  夜深十分,秦钰回了皇宫,便没有回自己的住处,则是去了德安宫。

  德安宫的东暖阁内亮着灯,显然里面的人不曾入睡。

  秦钰站在德安宫门口看了片刻,忽然抬步走了进去。

  玉灼正在哀怨,好不容易芳华姐姐进宫了,他的日子好过了,可是转日芳华姐姐就急着出宫了,表哥心情不好,他的日子也跟着难过,如今大晚上的他不睡觉,他也没法睡觉,困的上眼皮和下眼皮打架。

  这时见秦钰竟然半夜来了,玉灼见到秦钰,顿时打起了精神,一点儿也不困了,迎上前,拦住他,“四皇子,这半夜三更的,您怎么来了?”

  秦钰看了玉灼一眼,淡淡道,“我见德安宫里没熄灯,想着他还没睡,过来和他叙叙话。”

  玉灼顿时警惕,他可不觉得秦钰三更半夜来会安什么好心,尤其今日芳华姐姐还出宫了,他咳了一声,劝道,“四皇子,我家公子睡下了,没熄灯是因为他没让熄灯,说点着灯睡。”

  秦钰笑了一声,眸光凌厉,“你就算是他的人,可知道说谎骗我的下场?”

  玉灼立即后退了一步。

  “你还拦不住我”秦钰挥手,玉灼自然不是他的对手,被打了个跟头,他缓步进了东暖阁。

  玉灼瞪眼,四下看了一眼,不见青岩出来拦着,泄气,连忙跟在秦钰身后走了进去。

  东暖阁内,秦铮捧了一本书,坐在床头,没有睡意,百无聊赖地看着。

  外面的动静他自然听闻了,但是也并没有阻止秦钰进来。

  秦钰挑开帘幕,便看到了秦铮,室内只他自己,有些冷清,他踏进门槛,微笑地开口,“堂哥这是长夜漫漫,无人作陪,无心睡眠吗?”

  秦铮头也不抬,冷然道,“我的确是无人作陪,这不你来了吗?”

  秦钰走到床前,低头看了一眼秦铮手中的书,失笑,“才子佳人的戏本子,你不是向来最不屑这种东西吗?如今怎么却看得津津有味?”

  秦铮翻了一页,勾唇一笑,“这种东西我的确以前最不屑,可是如今发现,里面有许多有用的东西。”顿了顿,他扬眉,“尤其是讨好心爱的女子。”

  秦钰了然,眸光涌了涌,忽然离开床前,走到桌前坐下,对他慢吞吞地道,“你要讨好的女子,今夜住在了谢云澜的府邸,此时夜已经深了,正与他同床共枕。”

  秦铮面色攸地一寒,眸光射出利剑,“秦钰”

  秦钰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面色神情有些难言的深暗意味,“她和谢云澜的牵扯,你知道多少?若是你知道的多的话,就该知道,我说的不是假话了”话落,他笑了一声,看着秦铮,“我也没必要拿这件事儿对你说假话,你知道,我也喜欢她。”

  秦铮眉心跳了跳,一张脸发青地看着秦钰。

  秦钰目光坦然以对。

  秦铮心口犹如被刺猬滚了一圈,撕扯得他生疼,用极大的力气才抑制住不对秦钰动手,他刚养了几日的伤,不能因此毁于一旦,否则,他忍不住动手的话,又会不知道多躺上多少日子。他寒着脸冷笑,“你三更半夜来找我,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儿?”

  “嗯,有这样的事情,不能我一个人知道,自然要告诉你。”秦钰道。

  秦铮死死地盯着他,过了片刻,忽然嗤了一声,“就算这样又如何?只要不是和你躺在一起,爷都能接受”

  秦钰端着茶盏的手一僵,须臾,慢慢地放下,嘲笑道,“她是你的未婚妻,又不是我的。堂兄好宽大的胸怀”

  “你也知道她不是你的,又跑来操哪门子的心”秦铮嘲笑回去。

  秦钰沉默了一下,笑意收回,“我今天做了一件事情,本来觉得,这件事情以我的立场做出来,是没错的。可是做完了,我发现,并不开心。”

  秦铮看着他,忽然问,“谢云澜焚心发作,是因为你?”

  秦钰点头。

  “你做了什么?”秦铮凌厉地瞅着他。

  秦钰摇摇头,答非所问,“我本来觉得,你我从小斗到大,喜欢她,是因为你。”话落,他叹了口气,有些难受,“如今我发觉,似乎不是。”说着,他放下茶盏,站起身,向外走去。

  虽然短短几句话,秦铮却是明白了秦钰的意思,脸色一时间阴沉如雨,见他离开,他也没拦着,更没逼着他询问。

  珠帘响动,秦钰出了东暖阁,不多时,离开了德安宫。

  秦铮扔了手中的书卷,同时挥手把一旁矮榻上玉灼为了方便他喝而摆放的茶盏拂到了地上。

  杯盏“啪”地一声破碎,响声极大。

  这一声,惊醒了西暖阁已经休息的英亲王妃,她披衣起身,匆匆地向东暖阁走来。

  来到东暖阁,见门口立着玉灼,探头探脑,却不敢进去的样子,她低声问,“怎么了?这么大的动静,出了什么事儿?”

  玉灼唏嘘一声,悄声道,“四皇子来了,刚走”

  “这个秦钰,一时也不让人省心”英亲王妃骂了一句,挑开帘幕,进了房间。

  秦铮脸色青紫地坐在床上,地上破碎着杯盏,可见是他刚刚发怒摔碎的,她看了一眼,走过去,“怎么了?发这么大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秦钰的性子,自小到大,你们斗过多少次,还能让他把你气着?”

  秦铮一言不发。

  英亲王妃纳闷,她的儿子她清楚,秦钰是她看着长大的,她也清楚,这两个孩子虽然从小就不和,互相看不顺眼,斗着长大,可是谁也占不着谁的便宜。秦铮发这么大的怒火,因为秦钰,还是第一次。这样一想,她又觉得不对,她蹙眉,“华丫头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

  秦铮忽然闭上眼睛,烦闷地道,“她没事儿,娘,你去休息吧不用管我。”

  “她真的没事儿?”英亲王妃不太信,能让他儿子怒成这样,定然是有关谢芳华。

  秦铮面色的怒气渐渐退去,有些疲惫地道,“她真的没事儿。”话落,见英亲王妃不信,他又道,“谢云澜发病了,起因是秦钰做了手脚,才将她引出宫去。”

  这也算是解释了他恼怒的原因。

  英亲王妃松了一口气,果然是因为谢芳华,她瞪了秦铮一眼,“只要有关华丫头,屁大点儿事儿,到你这里,也是大事儿了。幸好钰小子也喜欢华丫头,否则,若是他不喜欢她的话,华丫头就是他对付你的弱点,你以后啊,这一辈就等着被他欺负吧”

  秦铮眸光动了动。

  “都深夜了,快睡吧华丫头出宫后,能让她的两个婢女去英亲王府给我送信,让我立即进宫陪你,心里是在意你的。你们若是在一起,大婚后,来日方长。”英亲王妃拍拍秦铮的脑袋。

  秦铮轻吐了一口气,点点头。

  英亲王妃喊玉灼吩咐人打扫,又将秦铮按着躺下,见他闭上了眼睛,她才又回了西暖阁。

  东暖阁的灯虽然熄了,秦铮虽然闭着眼睛,却是没有困意,脑中反复地想着秦钰的话。

  天明十分,谢芳华在一双眼睛的凝视下醒来,她缓缓睁开眼睛,便对上了谢云澜看着她的眸光,她微微一愣。

  这样的目光,里面蕴含的东西太多,一时让她看不透。

  见她醒来,谢云澜垂下眼睫,慢慢地收回视线,轻声问,“醒了?”

  谢芳华回过神,见自己身上盖着被子,正是昨晚她给谢云澜盖的那床被子,记得昨夜,她是合衣睡的,并没有盖被子,如今,与他盖一床被子,显然在她睡熟的时候,他醒来过,借了一半的被子给她,她向外看了一眼,天刚微微亮,点头,“云澜哥哥,你什么时候醒的?”

  “比你早醒一会儿。”谢云澜道。

  谢芳华见他面上不见了昨日脆弱的状态,但仿佛又增添了一层别的什么,总之和以往不太一样。她坐起身,“你感觉身体怎么样?还难不难受?”

  谢云澜摇摇头,“不难受了。”

  谢芳华松了一口气,“不难受就好”话落,她下了床,问他,“天色还早,你是再睡一会儿,还是随我起来?”

  谢云澜似乎想了一下,目光落在她刚刚睡的地方,那里已经空了,他坐起身,“起来吧”

  谢芳华点头,走到窗前,打开窗子,清晨微凉的风扑面而来,带着夜里没散去的凉意。

  窗子刚打开,两个人影忽然从墙外跃进来,他们刚一出现,四周的护卫齐齐现身,挥剑围住了那两个人影。

  谢芳华看清楚那两个人影一怔,“秦铮?”

  ------题外话------

  我这么快就放人出来了,有没有表扬==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七十五章同榻而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