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神医公子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英亲王和程铭等一行人来到落梅居,见落梅居的门此时大开着,里面一地碎箭,乱红纷飞,梅花飘落,也盖不住地上密密麻麻的碎箭和鲜血。

  众人齐齐骇立当地。

  英亲王虽然活了大半辈子,可是也从来没见过这等情形,即便没有在门口看到那两个浑身是血的人,只看着一地的打斗痕迹和碎箭,也可以想象早先这里发生了多么惨烈的赦杀。

  落梅居是秦铮的地方,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会让落梅居变成这样。

  哪怕是他不在落梅居的日子里,没有他的准许,这里也是铜墙铁壁,一只苍蝇也难飞进来。

  皇上为何拿秦铮无可奈何,是因为,他手中攥着几股势力,有这些势力在,他想做什么,任性而为,这几股势力只听他一人吩咐。

  英亲王府内,最牢固的地方,是落梅居。

  可是从秦铮出生到现在,虽然脾性不少,时阴时晴,但也从来没对谁下过如此的狠手。

  “这这个孽子”英亲王一时喘不过气来,站立半响,才快步冲了进去。

  踩着一地的碎箭,黑亮的箭头无数,连避开脚的地方都没有。

  程铭见英亲王进去,也随后要跟进去。

  王芜一把拽住他,“咱们还是别进去了毕竟这等大事儿,王妃和王爷都进去了,咱们虽然和秦铮兄交好,但总归是外人。”

  程铭顿住脚步,见主屋门外站在几名婢女,显然是英亲王妃先一步来了。他点点头,“那咱们”

  “咱们先出去”郑译道。

  “不错,别进去了出去吧秦铮兄这时候肯定也不乐意见咱们。”宋方道。

  四人达成一致,齐齐离开,往回走。

  一直出了英亲王府,这四人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在平阳城,他们可都是亲眼看到秦铮如何在意谢芳华的,哪怕闹了矛盾,也是念着想着。算是怒极气急,要断情,也没必要真要将她杀了

  别说她的身份,是任何一个女子,也是不能随意说不喜欢杀的。

  “李沐清哪里去了”程铭这时才发现少了一人。

  王芜四下看了一眼,摇头,猜测道,“他对芳华小姐似乎也不一般,大约是跟去忠勇侯府了。据说上次在临汾镇,他染了病,十分惊险,是芳华小姐的医术把他救好的。”

  程铭点点头,“咱们去哪里”

  “去茶楼吧”宋方道。

  其他人闻言没有什么异议,他们的确是需要找个地方,将这一早上发生的事儿消化消化。

  四人一路走到茶楼,路上隐隐便听到有人在说铮二公子射杀芳华小姐的事儿,他们对看一眼,想着消息传的可真快,不过谢云澜带着浑身是血的谢芳华出英亲王府,一路回忠勇侯府,除了这一路的婢女,小厮,还有大门口看到的路人,这样的大事儿,自然是瞒不住的。早晚都会传开。

  看来,曾经他们认为的羡慕不已的美好姻缘,恐怕是彻底地完了。

  四人心底不由得齐齐叹息一声,不知道是为秦铮,还是为谢芳华。

  虽然都不太理解,不敢置信,但是心底却又觉得,这样的事情,只有秦铮才会做得出来,他自小便轻狂张扬,脾气古怪,任何事情,搁在他的身上,似乎都理所当然了。

  喜顺腿脚快,到了太医院,二话不说,拖了孙太医走。

  孙太医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是能劳动英亲王府的大管家来请,而且还是这般急,他也来不得多问,知道肯定是有人有危急了,所以,拿着药箱子,一路被他拖着往英亲王府。

  走到半路上,春兰截住二人,急迫地道,“快,孙太医,快去忠勇侯府,是芳华小姐”

  孙太医“哎呦”了一声,“芳华小姐医术比老臣好。”

  “可是她中了三箭,比你医术再好,也是不能自救,您快去吧可不能耽搁,这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儿,指望您了。”春兰道。

  孙太医一惊骇了一跳,急忙向忠勇侯府而去。

  喜顺想了想,打发春兰回府报信,自己则跟着送太医一起去忠勇侯府。

  谢云澜和谢芳华乘坐的马车很快回到了忠勇侯府,忠勇侯内早得到了信。

  忠勇侯和崔允一到早上惊动了,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惊得谁也坐不住了,都急急地赶到了大门口。

  谢云澜抱着谢芳华下马车后,忠勇侯的老脸唰地一下子白了。

  “快,快去请太医”福婶哆嗦得差点儿晕过去,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哭着道,“铮二公子怎么这么狠的心,我家小姐做了什么让他如此要人命,小姐”

  “快,将华丫头送回海棠苑”忠勇侯毕竟戎马大半生,定了定神,连忙道。

  谢云澜点点头,抱着谢芳华疾步向海棠苑走去。

  忠勇侯、崔允、福婶连忙跟在身后,侍书则是骑马出府狂奔去太医院了。

  忠勇侯府内,谢氏旁支族亲那些人都安置在忠勇侯府,昨日响午从祖祀出来,这些人昨夜大多数都一夜没睡,拿不定主意,要说分了舍不得,若是不分,又觉得如今的谢氏,实在不知怎样往前走以后的路。

  清早,有很多人都出来散步遛弯,除了不能出忠勇侯府外,内院随便走动,是不会限制自由。

  谢云澜抱着谢芳华一路走向海棠苑,二人这般样子,自然被很多人看到了,谢氏旁支的族亲都一个个惊得睁大了眼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

  昨晚,据说谢云澜回了自己的府邸,他们隐约知道他犯了隐疾,谢芳华出宫救他了,二人谁也没回来,今日一大早,便出现了这么一幕。

  谢氏族长和谢氏盐仓的掌家人反应最快,立即迎上前询问。

  “都是秦铮那个混账”忠勇侯气得打骂。

  谢氏族长和谢氏盐仓的掌家人对看一眼,也知道这时不是该问缘由的时候,二人对看一眼,谢氏族长毕竟是一族之长,立即道,“咱们各自府内谁家有好的大夫,快去请来,芳华丫头这样重的伤,怕太医院的孙太医也救不了。”

  “对我家有一个大夫,医术不输于孙太医。”谢氏盐仓掌家人立即道,“让人去请”

  谢氏族长点头,“那快去”

  谢氏盐仓的掌家人立即挥手招来府中一名护卫,吩咐了下去。

  那命护卫应命,立即去了。

  崔允见谢云澜后背也中了一箭,还如此一路抱着谢芳华,便邀接过来,谢云澜摇摇头。

  不多时,一行人来到海棠苑。

  谢云澜将谢芳华平放着躺在了床上,她的三箭,有一箭中在肩膀,一箭中在手臂,一箭中在小腿,幸好都不影响她躺着。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昏迷了过去,被谢云澜放下,便无声无息地躺在床上。

  “造孽”忠勇侯到底是年纪大了,几乎老泪纵横,“若是我家的丫头出点儿什么事儿,他英亲王府别想好过”

  谢云澜放下谢芳华后,身子趔趄了一下,跌坐在床边。

  “云澜,这怎么回事儿,我们只知道些微,你仔细说说。”崔允靠近谢云澜。

  谢云澜似乎失了全部的力气,简略地将经过说了一遍。

  “这个秦铮”崔允听罢,也许气得够呛,大怒道,“我这去找他”

  “站住”忠勇侯也十分恼怒,“找他做什么难道你现在拿箭再射他三箭没听到落梅居除了他爹娘,进入的人都杀无赦吗这也是华丫头自己活该谁叫她非要进去了”

  “可她算进去了,依照这两个孩子的关系,他也不该真下杀手啊”崔允眼眶也红了。

  忠勇侯不说话。

  “太医,孙太医来了”侍书跟在谢墨含身边多年,早已经被培养得一副沉稳的性子,可是今日,他的声音却是鲜有的慌慌张张。

  崔允立即道,“快请进来”

  福婶连忙挑开门帘。

  孙太医走得急,满头大汗,一路踉踉跄跄地被请进屋。当看到床上的谢芳华,他差点儿晕过去,三两步走到床前,颤抖着手去查看谢芳华的伤势。

  忠勇侯、崔允等人都不敢打扰他。

  好半响,孙太医哆嗦地道,“老侯爷,芳华小姐这三箭虽然都不是伤在致命处,但是其中有一箭几乎力穿透骨,老臣能保证拔了这两箭,不敢拔了那一箭啊,若是一个不好,那可要了芳华小姐的命了。”

  “哪一箭不好拔了”忠勇侯勉强镇定地问。

  “手臂的这一箭。”孙太医汗珠子往下滚,“拔不好,这一条手臂废了。”

  “你有几成把握”忠勇侯问。

  “这一箭,一成把握都没有。”孙太医快哭了,“这是九死一生啊,老侯爷,老臣可不敢虚言,有一是一,有二是二。”

  “你先给她拔那两箭,这一箭”忠勇侯拿不定主意,咬牙道,“等等看看,能不能再请来把握更大一点儿的大夫。”

  孙太医点点头,翻动药箱,这时才主意到床边底下坐着的谢云澜,他一惊,“云澜公子这一箭也是太深,和芳华小姐手臂这一箭相差无几,老臣”

  “不用管我,先救芳华”谢云澜冷静地道。

  孙太医连忙点头。

  他毕竟是太医院出类拔萃溺医术的老太医,很快稳定了情绪,开始给谢芳华拔肩膀上那一箭和小腿上那一箭。

  凭借孙太医的医术,这两箭对他来说自然是十拿九稳的。

  于是,两盏茶的功夫,他便拔出了那两箭,额头上的汗珠子滴滴答答,他擦了擦额头的汗,回头看忠勇侯,“老侯爷,另一箭必须尽快拔出来,可有大夫来了”

  忠勇侯对崔允道,“快出去看看,可有人来”

  崔允立即出了房门,这时,正看到一个护卫携着一个打扮成郎中模样的人人来到,他一喜,“这是哪里招来的大夫”

  “是谢氏盐仓的家用大夫。”那侍卫立即道。

  “好,你快进来”崔允连忙将人请进屋。

  那大夫大约四十多岁,比孙太医年轻许多,他走进来,看到谢芳华手臂那一箭,打量半响,惶然地摇头,“这样的箭我不曾拔过。”

  “若是要你拔,有几成把握”忠勇侯立即问。

  “顶多两成。”那大夫道。

  忠勇侯一时不语。

  “这可怎么办”崔允急了,“小丫头一只手臂难道这么废了”

  “这位公子的箭也是极深,和这位小姐的箭相差无几。”那大夫又看向谢云澜,“若是拔不好,这位小姐顶多没了一只手臂,可是这位公子的箭若是拔不好,恐怕牵连心,丢命也说不准。”

  忠勇侯和崔允齐齐面色大变。都没想到谢云澜这一箭竟然更严重。

  “云澜,一直跟在你身边的那位大夫吗叫赵柯的那人。”谢氏盐仓的掌家人此时跟进屋,他对谢云澜了解得更多些。

  谢云澜抿唇,“在平阳城。”

  “这派人去请,来不来得及”崔允道。

  “飞鸽传书的话,他最快赶来,也要响午了。耽误不起。”孙太医此时摇头,“平阳城虽然不远,但也不近啊”

  “那可怎么办小姐不能出事儿啊,女儿家,身体发肤,都是极精细的,这若是少了一只胳膊”福婶的眼泪一直没断过,“云澜公子也不能出事儿”

  “你说你有两成把握,那拔吧”忠勇侯一咬牙,“这南秦京城,除了你们,恐怕再也找不来医术更高绝的了。”

  “老侯爷”福婶惊呼。

  “若是不拔,耽搁下去,等到午时,他们两个血流而死,命都会没了。”忠勇侯喝道。

  福婶立即噤了声,捂住嘴,不停地流泪。

  那大夫额头也爬上汗珠,鼓起勇气,上前试着开口拔箭。

  这时,外面侍书急声道,“老侯爷,右相府的李公子带了一位大夫来,说这位大夫医术高绝。”

  忠勇侯还没开口,崔允立即大喊,“快请进来”

  侍书连忙请人。

  本来要动手拔箭的那位大夫立即停了手,短短时间,他已经汗流浃背。

  不多时,门帘挑开,外面的人也顾不得这里是不是闺房,李沐清领着一位年轻男子冲了进来。

  李沐清进来后,对忠勇侯、崔允见礼。

  忠勇侯对他摆摆手,然后打量这位跟他一起来的年轻男子,年轻极轻,容貌极俊,丝毫不像是大夫,身上没有任何大夫的痕迹,他不由问,“李家小子,你是从哪里请来的这位小子他的医术当真厉害”

  李沐清点点头,“他的医术厉害,老侯爷,我不会害芳华小姐的。事不宜迟,快让他救人吧”

  忠勇侯点点头,让开路。

  言宸来到床前,看了一眼谢芳华,打量了片刻她中箭的手臂,又看向旁边谢云澜的后背,片刻后,他镇定平静地道,“我能救他们,除了他们外,留一个人在这里帮我,其余人都出去。”

  崔允一惊,“你当真能救”

  孙太医和那位大夫也是惊异,齐齐道,“这位公子,这么重的伤,你当真能有办法”

  言宸点头,毫不犹豫,“有办法”

  忠勇侯见他说得肯定,而且气度沉稳,虽然年轻,但是一眼所见,便让人觉得他言出必行,他点点头,“福婶留下侍候,其余人都跟我出去。”

  福婶喜极而泣,连忙点头,看向言宸的目光像是救世主,不管公子有多么的年轻,只要能救谢芳华和谢云澜,她感激不尽。

  “老侯爷,福婶不懂医术,在旁边怕是手忙脚乱,这样吧老臣留下,在旁边帮助这位公子。”孙太医对医术求知若渴,这等机会,他自然也想亲眼看看这位年轻公子如何施救。

  “老侯爷,我也留下相助,这位公子虽然说留下一人,但是我和孙太医在这里,多个人手,多个帮忙的人。”那位大夫也立即道。

  忠勇侯见言宸没说话,似乎没什么意见,点头,“那好,你二人留下吧”

  话落,忠勇侯带着一行人出了房门。

  房门关上,言宸和那两位大夫一起留在了屋内。

  “在下来得及,没带药箱,用这位大人的药箱吧”言宸对孙太医道。

  “公子尽管用”孙太医连连点头。

  言宸再不耽搁,一手按住谢芳华的手臂手骨,一手找准方位,稳稳地握在箭上。

  孙太医和那位大夫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言宸握着箭待了片刻,面色端凝,忽然,他手指微动,慢慢地用力,几乎刺如骨里的箭随着他用力,一寸寸向外逼出。

  孙太医和那位大夫眼睛睁得大如铜铃,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这样拔箭的,一般医者,如他们,都是拔,而他用的却是仿佛,让箭自己一寸寸地退出来。

  虽然动作极其的缓慢,细微,但他们看得清楚,的确是往外退。

  正如这样,箭出来,丝毫牵连不到别处。

  两人大气也不敢喘,想着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虽然他们看得清楚,但也知道,这种方法,他们做不到,显然这样做是需要内功的,可见这位年轻公子的内功极其高强,内力在他握住谢芳华手骨的那只手上,那只手虽然从握住牢牢地没动,但是他们却知道,那只手才是最关键的,比握箭的那只手还关键。

  大约用了半盏茶,箭头全部地拔了出来。

  孙太医立即接过箭头,放在一处,将药箱摆放到他面前。

  那位大夫立即将清水端来。

  言宸开始利落地给谢芳华的伤口清洗、去毒、包扎。他面色平静,不见丝毫异常,手上的动作毫不拖泥带水,干净、快速。

  别说拔箭了,只这一手包扎的手法,让孙太医和那位大夫见了,都暗暗地敬佩。

  果然是天下能人异士居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处理好谢芳华的箭,言宸回头看向谢云澜,对他道,“去榻上做好。”

  谢云澜点点头,从地上站起身,走到榻上坐下。

  言宸开口给他拔箭,使用的方法和给谢芳华拔箭的方法一样。

  虽然看过一遍了,孙太医和那位大夫还是跟着过去继续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

  谢云澜的箭和谢芳华的箭中的深度相差无几,但是谢云澜的箭耽搁的时候略长,再加上从英亲王府的落梅居,回来忠勇侯府后的海棠苑,这一路上都是他抱着谢芳华,未免牵动了箭伤,加重了伤势,他的后背血肉模糊一片,更难拔些。

  当一寸寸箭从他后背退出来,已经过了两盏茶。

  孙太医立即接过箭,那位大夫连忙端来清水。

  言宸给谢云澜包扎伤口,手法一样的干净、利落。

  待将谢云澜的伤口包扎好,言宸看了他一眼,开口道,“你不宜再走动了,在这里先歇着。”

  “多谢”谢云澜点点头道谢。

  言宸走到桌前,桌案上铺着宣纸,他提笔写了两张药方,男人和女人用药自然是不同的,两张药方标注好名字后,他拿着,走出了房间。

  孙太医和那位大夫对看一眼,齐齐用袖子抹了抹汗,拿着药箱子跟在他身后走了出去。

  忠勇侯等人都等在门外,从出来后,一直注意着房中的动静,无人说话。

  这时见三人出来,众人立即问,“怎么样”

  言宸面色平静地点点头,“芳华需要养两个月,谢云澜要养一个月。这是药方,给他们分别煎药。必须提前控制,不能让他们身体发热。”

  侍书立即上前接过药方,连忙去了。

  “谢天谢地这位公子真是神医”福婶大喜。

  忠勇侯点点头,“辛苦你了,你叫什么名字”

  “言宸”

  忠勇侯一愣,仔细地打量了言宸一眼,这个名字他自然知道,不但他知道,他的孙子谢云澜也知道。更知道他和谢芳华是何关系,只是从来没踏入忠勇侯府过,没想到这么年轻。他点点头,说道,“从今日起,你住在忠勇侯府吧他们刚拔除了箭,需要有大夫看着,总要脱离危险。”

  言宸也不推辞,颔首,“好”

  ------题外话------

  唔,今天有给票的亲么浏览器搜“篮色書吧”,醉新章節即可阅读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七十八章神医公子》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