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关于婚约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和谢云澜能够性命无忧,众人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孙太医和那位大夫虽然没帮上大忙,但也辛苦跑了一趟,由崔允亲自送二人出府。二人都分外敬佩言宸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医术,他们亲眼目睹他施救拔箭的过程,觉得不枉来这一趟。

  谢氏族长和谢氏盐仓掌家人见二人平安,也不好再在海棠苑多逗留,一同走出海棠苑,刚到水榭,便被一众谢氏旁支族亲的众人围住,纷纷询问原因,那二人将原因简单地说了一遍,众人一时间分外惊异。

  谁也没想到,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竟然转眼间就到了这个死杀的地步。

  本来关于谢氏分族分宗的事情他们权衡不下,觉得谢氏目前的形势没有严重到需要分的地步,如今却不那么想了。都隐隐地觉得,这天怕是真要变了。

  李沐清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对言宸询问,“她多久会醒来”

  言宸看了李沐清一眼,摇头,“说不准若是不发热,应该不会昏迷太久。”

  李沐清点点头,对忠勇侯道,“老侯爷,芳华小姐和云澜受伤之事,我觉得,您还是尽快修书一封给子归兄递个信去,告诉他二人平安,临汾镇距离京城不远,他若是从旁处得到消息,心急之下,一定会赶回来。本来修筑临汾桥两个月的时间就紧张,不能让他那里出岔子。”

  “嗯,你说得对”忠勇侯颔首,“我这就去给他传信。”话落,向外走去,“李小子,今日多亏了你带人来,你随我去荣福堂喝杯茶吧这里就辛苦这位懂医术的公子照看了。”

  李沐清点点头,也不推脱,跟随忠勇侯一起出了海棠苑。

  在海棠苑门口,二人恰巧遇到送走孙太医和那位大夫回来的崔允,他依旧是一脸怒气,“老侯爷,当初我在漠北,听说他灵雀台逼婚,才迫使皇上下旨,我就觉得这婚事儿定然会不顺,可也不曾想到他会这么混账我还是忍不住,我要去英亲王府。”

  “你去英亲王府,又能做什么”忠勇侯摇头。

  “自然是找他算账我的外甥女,怎么能让他这么欺负”崔允怒道。

  “账自然是要算的,但一切等华丫头醒了再说”忠勇侯疲惫地摆摆手。

  “丫头什么时候醒”崔允向里面看了一眼。

  “言宸说若是不发热,应该不会昏迷太久。”李沐清道。

  崔允点点头,咬了咬牙,“那就等她醒来再去算账。”话落,跟着忠勇侯和李沐清向海棠苑走去。

  三人走在半路上,有一名守门人前来禀告,“老侯爷,英亲王和王妃前来拜见”

  “他们来干什么”崔允闻言刚压下的怒意又窜了上来。

  那守门人摇摇头。

  “不见”忠勇侯摆手,“你去告诉他们,华丫头和云澜小子已经无性命之忧,他们若是看望,就不必了。若是有别的事儿,一切等华丫头醒了再说。”

  那人点点头,连忙去了。

  崔允本来想冲出去质问英亲王和英亲王妃,但想着这事儿是秦铮做下的,他们虽然为人父母,但也不曾指使什么,只能压下怒气。

  众人都离开海棠苑后,言宸重新进了房间。

  谢芳华依旧昏迷不醒地躺在床上,谢云澜侧卧在软榻上,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

  侍画、侍墨、侍蓝、侍晩等八名婢女此时陆续走进屋,一个个红着眼圈打扫房中的血迹,将地面收拾妥当后,几人看着床上谢芳华染血的衣服,又看向谢云澜染血的衣服,犹豫了一下,走过去,对谢云澜轻声道,“云澜公子,您还能动吗奴婢们将您移去隔壁的厢房如何”

  谢云澜没动静。

  言宸坐在窗前的桌上,看了几人一眼,“一个时辰后你们再移动他,如今还不能动他。”

  侍画等人立即点头,留下两人在房间,其余人都退了出去。

  一个时辰后,福婶带着人端了两碗汤药进来,侍画、侍墨立即迎过去,她将药碗分别给二人,嘱咐道,“一碗是小姐的,一碗是云澜公子的。”

  侍画、侍墨应声,一人端着汤药给谢芳华灌下,一人端去给谢云澜。

  侍墨喊了两声,谢云澜都没动静,她端着药碗要给他灌下,忽然发现他面色潮红,她一惊,“言宸公子,云澜公子似乎是发热昏迷过去了”

  言宸看了一眼,走过来,给谢云澜把脉,片刻后,蹙眉,“将汤药给他灌下,然后移到隔壁的厢房去。我再重新开一副药,煎好后,再给他灌下。”

  侍墨点头,连忙将一碗汤药给谢云澜灌下,又将外面候着的风梨喊进来,将昏迷的谢云澜移动到了隔壁的厢房。

  风梨安顿好昏迷的谢云澜,又跑回来,对言宸红着眼睛道,“我家公子身上有焚心咒毒,昨日才发作过,这位公子,您可斟酌着给我家公子用药啊。”

  言宸闻言眉头微拧,“我稍后去给他施针。”

  风梨点点头。

  言宸又坐了片刻,提笔写了一张纸,递给侍画,“按照这张纸所写,你去这个地方,将上面我要的东西带过来。”

  侍画接过这张纸,看了一眼,点点头,出了房门。

  言宸又提笔写了张药方,递给侍墨,“按照这个药方,再给谢云澜煎药。”

  侍墨连忙去了。

  半个时辰后,另一副药煎好,给谢云澜灌下,侍画也拿了言宸需要的东西回来,言宸便去了隔壁的房间。

  屋中再无人,侍画、侍墨连忙动手给谢芳华擦洗身上的血迹,小心的换了干净的衣服和被褥。看她没像谢云澜一般发热,心下放心下来,喂了她一些水,守在一旁,不敢离开。

  秦铮在自己的落梅居射杀谢芳华这件事儿如风一般,一早上就传遍了整个京城。

  各大府邸,满朝文武,所有人听到这件事情,都是惊异,震惊,不敢置信。

  皇宫自然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皇帝那时还没早朝,听到吴权禀告,好半响才怀疑地问,“此事当真”

  吴权点头,“千真万确,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此时都炸开了锅。”

  “谢芳华当真伤得极重”皇帝皱眉,“秦铮那小子会舍得伤谢芳华他又闹什么幺蛾子”

  吴权叹息一声,“芳华小姐身中三箭,云澜公子身中一箭,据说当时若不是云澜公子去的及时,芳华小姐就没命了。毕竟是乱箭齐发,落梅居那一地的碎箭,不是闹着玩的。”

  “既然是一地碎箭,谢芳华怎么才中了三箭”皇帝百思不得其解。

  “老奴打听了,据说芳华小姐自小因为缠绵病榻,这些年,私下里,跟谢世子学了些武功,又自学了医术,若不是这样,她那身子板,早就完了,哪里能好起来”吴权道。

  “朕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谢芳华有武功”皇帝闻言冷哼一声,“这些年,忠勇侯府背地里不知道藏了什么秘密,谢芳华有没有病,还是两说。”

  吴权一惊,“皇上,这不可能吧当初可是太医院的太医都给芳华小姐把过脉。若说一个太医被忠勇侯府收买还说得过去,整个太医院的太医全部被收买不太可能。”

  皇帝闻言到没了反驳之语,算是默认了吴权的话,暂且搁下了这茬,又问,“查清楚了吗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儿,他们弄成这个样子”

  “虽然没从忠勇侯府和谢云澜的府邸查出什么来,但是从英亲王府流传出了些言语。说昨日夜晚,芳华小姐急急出宫后,住在了谢云澜的府邸,毕竟谢云澜已经自立门户,脱离了谢氏米粮。他府中可是只他自己,没什么长辈在的。今日一大早,铮二公子出宫后直接去了谢云澜府邸,然后回英亲王府后就大怒。想来”吴权说到这,顿住,看了皇上一眼,揣测地道,“应该是芳华小姐和云澜公子发生了什么,才使得铮二公子大怒之下挥刀断情”

  皇帝闻言忽然大怒,“谢芳华难道在和铮小子有婚约下,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儿”

  吴权只能道,“这个不好说,拿不准”

  “秦铮呢谢芳华和谢云澜受伤离开后,他在干什么”皇帝又问。

  “王爷和王妃闯入落梅居,没待多大一会儿,两个人都一脸怒气地出来,直接去了忠勇侯府,可是忠勇侯没见他们。不知道铮二公子如何了。”吴权道。

  皇帝冷着脸道,“传旨下去,今日免朝了,你去宣英亲王进宫朕要见他”

  吴权垂首应声,立即去了。

  从宫外传进皇宫的消息,在皇宫内,也是传得极快的,所以,皇帝得到消息后,皇后和各宫的妃嫔亦得到了消息。

  秦钰正在皇后宫中给他请安,他虽然跟着右相学习理政,但是并没有参与早朝。

  皇后听罢后同样不敢置信,扭头看秦钰。

  秦钰也愣了,看着如意,“此事当真”

  “奴婢是从吴公公身边的小篮子那里得来的消息,据说这是刚刚发生的事儿,错不了。”如意也觉得难以置信,她当时听到的时候,还反复地确认了好几遍。根本就想不到铮二公子会对芳华小姐如此下狠手。

  “为了什么”皇宫问。

  如意将外面传出的只言片语谨慎地说了一遍。

  皇后听罢,冷下脸,“怪不得秦铮怒,这谢芳华还是忠勇侯府的大家闺秀呢,怎么如此”

  “母后”秦钰忽然截住皇后未出口的话,站起身,平淡地道,“母后执掌后宫,自从儿子回来,您的身体也无大碍了,总要将后宫治理起来,皇宫若是流言满天飞,奴才们个个都碎嘴,就是您的失职了。儿臣出宫一趟,先告退了。”

  皇后话语戛然而止,想说什么,见秦钰脸色极淡,她到底将话吞了回去,脸色不好地点点头。

  秦钰出了凤鸾宫。

  秦钰离开后,皇后沉默半响,对如意道,“传本宫懿旨,吩咐下去,三宫六院,出现哪个嚼舌头根子的人,不安分的人,杖毙”

  如意领命去了。

  皇宫内关于这件事儿的传言刚刚掀起,皇后的懿旨下达后,瞬间就将火苗浇灭了。

  但是整个京城的传言却是没有人控制,疯狂地滋长,半日的功夫,便散出了京城方圆百里。

  忠勇侯府内,谢云澜发起了高热,两剂猛药外加言宸施针,响午时分,才堪堪控制住了热度。但是并没有退烧,只是维持在一个温度上。

  他虽然只中一箭,但是病情之汹涌,反而比谢芳华来得险。

  谢芳华并没有发烧,可是直到午时,依然昏迷不醒。

  响午后,皇宫大总管吴权带着人送来了皇上给的补品和药材。紧接着,皇后、林太妃以及两宫宠妃沈妃和柳妃也分别派近身之人送来了补品和药材。

  皇宫内有了动静后,各府邸以大长公主府,右相府,永康侯府为首,也陆续地派了人送来了补品和药材。

  其中,英亲王和英亲王妃没有见到忠勇侯,离开后,打发喜顺送来的药材等物例外地被挡在了门口,拒了回去。

  下午,未时三刻,一阵马蹄声从城外冲进了城门,忠勇侯府世子谢墨含得到了消息后,扔下了临汾桥之事,马不停蹄地回了京。

  左相和秦浩在两日前得到皇上的圣旨召回京城,并没有急着赶路,反而赶在了今日回京。二人刚到城门口,便看到了纵马疾驰而归的谢墨含,都齐齐地愣了愣。

  谢墨含脸色青白,在城门口遇见二人后,不理会秦浩打招呼,冲进了城门。

  “看来这件事儿是真的了。”左相见谢墨含都赶回京了,对秦浩道。

  秦浩目露精光,“若这件事儿是真的,那么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的联姻算是完了,无论谢芳华做了什么,秦铮差点儿杀人,总是不对。”话落,他毫不掩饰语气中的喜色,“忠勇侯府肯定找他算账”

  左相皱眉,看了秦浩一眼,提点地训示道,“皇上一直不喜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联姻,这件事儿出了,虽然忠勇侯府不干,但是皇上没准是欢喜得不行,事情还需观察,总要解决,你也别高兴得太早,是好是坏,还要再看。”

  “岳父大人说得极是。”秦浩心神一醒,收了喜意。

  谢墨含纵马回到忠勇侯府,翻身下马,向海棠苑冲去。

  侍书见谢墨含回来了,一惊,连忙迎上前,“公子”

  “芳华和云澜怎么样”谢墨含疾步往里走,一边走一边问。

  “公子没接到老侯爷给您的传书吗有言宸公子在,他医术高超,救了小姐和云澜公子,他们没有性命之忧。”侍书连忙道。

  “接到了,我知道没有性命之忧,我问的是如今是什么情形”谢墨含不回来一趟,总归不放心。

  侍书立即道,“都昏迷着,云澜公子发了高热,半日了,才稳定下来,却不退热。小姐虽然没发热,却至今一直昏迷着。”

  谢墨含抿了抿唇,不再询问,不多时,到了海棠苑。

  侍画、侍墨等人见他回来,连忙迎上前。

  谢墨含冲进了主屋,一眼便看到谢芳华躺在床上,面上全无血色,苍白得几近透明,无声无息地躺着,他颤着手握住她的手,喊了两声,无人作答。

  “世子您别担心,言宸公子说小姐没大碍,只是不知什么时候会醒来。”侍画轻声道。

  谢墨含点点头,坐在床边,握着谢芳华的手不放开。

  侍画等人见此,知道世子心中难受,都退了下去,不敢打扰。

  谢墨含陪着谢芳华坐了半个时辰,才站起身,出了房间,询问,“云澜呢”

  “在隔壁的厢房”侍画伸手一指旁边的一间屋子。

  谢墨含抬步走了进去。

  言宸半日的时间便给谢云澜施了三次针,才将高热稳住,第三次针刚施完,见谢墨含走进来,他对谢墨含点了点头。

  “这位仁兄就是妹妹口中的言宸”谢墨含此时平静了许多,打量言宸。

  言宸颔首,“谢世子”

  “多亏了你”谢墨含来到床前,谢云澜的脸色比谢芳华的脸色还更差些,眉心隐隐气息浮动,似乎有什么要发作,他看了片刻,对言宸道,“他自小中有魅族的焚心毒咒,看这样子,怕是要发作出来。”

  言宸点点头,“据说昨日发作了一回,如今只是细微的牵引,我施针帮他稳住,今日再施针两次,只要能让他彻底退热,应该就发作不出来了。”

  谢墨含闻言宽了些心,“只能辛苦你了。”

  言宸摇摇头。

  二人闲话几句,侍书便来禀告,“老侯爷听说世子回府了,让您看完小姐和云澜公子后去荣福堂。”

  谢墨含应了一声,出了海棠苑。

  傍晚时分,谢芳华醒了,睁开眼睛,便看到了言宸,她张了张口,没发出声音。

  虽然她没发出声音,言宸却第一时间感觉到她醒来了,立即来到床前,轻声温和地询问,“怎么样可有哪里不适”

  谢芳华摇摇头,声音沙哑,“以为你离京了。”

  “本来是打算今日走的,想走时再见你一面,可是还没动身,你就出事儿了。”言宸道。

  谢芳华看了一眼天色,已经晚上,她低声问,“云澜哥哥呢他可有事儿”

  言宸摇头,“他在隔壁房间,有我在,多凶险,也没大碍。”

  谢芳华点点头,放心下来,“是我牵累了他。”

  言宸看着她,见她眉眼里情绪昏暗,他转身给他倒了一杯水,扶着她喝了两口,对他道,“你先躺着,你爷爷和舅舅、哥哥都急坏了,这便将你醒来的消息传去。”

  谢芳华点点头。

  侍画、侍墨等知道谢芳华醒了,顿时欢喜,连忙去荣福堂报信。

  听说她醒来,在忠勇侯府等了一日的李沐清顿时舒了一口气,“既然她醒了,我就回府了。”

  “我送你出府”谢墨含站起身。

  李沐清摇头拒绝,“你匆匆赶回来,本就奔波,不必送了,你我之间,不必客气。”

  谢墨含摇摇头,“我有话要与你说。”

  李沐清闻言便不再推拒,二人一起离开了荣福堂。

  崔允看着谢墨含送李沐清离开,和忠勇侯一起走向海棠苑,距离得远了,他才道,“这李家小子不错,对华丫头显然极在意,否则也不会在府内等她醒来等了一日。”

  忠勇侯点点头,没说什么。

  谢墨含和李沐清向外走,无人之处,他缓缓开口,“沐清兄,你觉得秦铮是会对我妹妹下狠手的人吗”

  李沐清想了想,“我也在想他为何会如此人人都觉得他不该如此也不会如此,可是他偏偏做了。”顿了顿,见谢墨含没说话,似乎在想着什么,他叹了口气,“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咱们一起长大,他自小脾性就让人猜不透,有时候,觉得他一定不会做某件事儿,可是偏偏他却做了。有时候觉得他一定会做某件事儿,可是偏偏他不会去做。总之,从来就拿不准。”

  “是啊,从来就拿不准”谢墨含看向英亲王府方向,“我以为,他一辈子不会伤妹妹的。”

  李沐清闻言沉默,他也觉得,他一辈子都不会伤谢芳华,可是偏偏,真的伤了,毫不留情。

  “我就是有些想不透,看来想不透的,也不是我一个人。”谢墨含道。

  “大概如今整个南秦京城的人都想不透吧”李沐清叹息,“不过他素来行事张狂,怒极的话,也确实是他会做出的事儿。”

  “妹妹既然醒了,这事情总要解决,依着妹妹的性子,她骨子里其实是极倔的。未来如何,到不好说了。”谢墨含见已经来到门口,点点头,停住脚步,“无论是秦铮,还是秦钰,我如今反而觉得,都不适合妹妹。”话落,他看着李沐清,拱拱手,“沐清兄,慢走”

  李沐清点点头,也拱拱手,离开了忠勇侯府。

  忠勇侯和崔允没多久便进了海棠苑,见谢芳华果然醒来,忠勇侯劈头就骂,“死丫头,老头子和你哥哥日日提醒吊胆,好不容易盼了你活着回来,谁准许你拿命开玩笑的”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喊了一声“爷爷”

  这一声爷爷极轻,极其虚弱,让忠勇侯一肚子骂人的话反而骂不出来了。他狠狠地挖了她一眼,“没死算你命大,你得谢云澜小子和与你有交情的言宸小子。”

  谢芳华点点头。

  “没事儿就好”崔允舍不得骂谢芳华,“下次不可这么任性胡来了,天大的事情,也没有性命要紧,你若是出了什么事儿,可叫我们长辈白发人送黑发人,尤其是老侯爷,怎么了得”

  谢芳华点点头,“舅舅说得是,以后不会了。”

  这声音也是极轻,极虚弱,却是极平静,让还想说什么的崔允只能叹息一声,住了口。

  谢墨含进了屋,便感觉屋中气氛沉默,他走到床前,心疼地喊,“妹妹,你感觉怎样”

  谢芳华知道得到消息哥哥一定不放心会快马赶回来,她摇摇头,“养些天就好了。”

  “养些天说的轻巧,言宸说你最短也要养两个月。”忠勇侯胡子翘起,“谈个情,说个爱,到了你们这地步,生杀死活,我老头子活了一把年纪,第一次见到”

  谢芳华闻言垂下眼睫,沉默不语。

  “你既然醒来了,现在就说,这件事儿,你打算如何处理”忠勇侯看着她询问。

  谢芳华不言声,沉默着。

  “丫头刚醒来,经受了这么大的事儿,总该让她冷静冷静再做打算。”崔允这一日已经冷静下来,此时看着谢芳华的模样,无奈地开口。

  谢墨含点点头,“爷爷,让妹妹休息吧”

  “没出息”忠勇侯骂了一句,算是默认了,向外走去。

  他刚走了两步,谢芳华忽然开口,“爷爷,明日你去一趟英亲王府,问问秦铮,若是他同意,这婚事儿就让他去皇上那里退了吧。”

  忠勇侯脚步猛地一顿,“凭什么是他同意才退就算是退婚,只要我老头子去皇上那里,你伤成这个样子,一句话,皇上就得把婚给退了。”

  崔允忍不住开口,“丫头,事情都到这地步了,你怎么还”他看着谢芳华,“还问他做什么若是他不退婚,难道你还继续跟他有婚约还继续等着大婚”

  谢芳华闭上眼睛,“说起来,这一桩婚约,因他而起,若是结的话,让他来做,也没什么。”她抿了抿微干的唇,轻声道,“若是他不退婚”她沉默许久,“我自然也不退。”

  “什么”忠勇侯闻言眉头立了起来。

  ------题外话------

  哎,你们怎么能不给票越是这个时候,越要给我鼓励嘛,是不是~><>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七十九章关于婚约》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