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识破心思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对于旁人来说,好好活着不难,对于谢云澜来说,好好活着却是极难。篮色,..

  这么多年来,他已经忘了除了被焚心咒毒折磨,怎么才算是活着的滋味。随时等待有朝一日焚心控制不住死亡,似乎才是他的解脱。

  如今听谢芳华如此说,他一时间心思百转,但见她眸光清澈纯净,对着他的时候,没有他心里这般百转千回的滋味和复杂,他一时间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能沉默地点点头。

  谢芳华看着他,那一双眸子涌动的东西忽然间让她似乎感应到了某种东西,她一时怔住,见他沉默地点头,她忽然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猛地想起,谢氏米粮老夫人临终的遗言来。

  一时间觉得指尖都凉了。

  屋中的气氛奇异地陷入了一种不为人知的安静。

  “云澜终于醒了吗”谢墨含的声音从院外传来,才打破了屋中的安静。

  “回世子,醒了,小姐刚刚来,正在和云澜公子叙话。”侍画立即道。

  “醒了好”谢墨含说着,抬步迈进门槛,见二人一个躺在床上,一个坐在床前,他微笑,“如今看来,比起我这个哥哥与妹妹的感情,却不如云澜你和妹妹的感情深。”

  谢云澜的身子微微一僵。

  “哥,你说什么呢”谢芳华回头瞪了谢墨含一眼,“同样是哥哥,分什么彼此。”

  谢墨含失笑,“说得是,我不该胡乱说话”话落,来到近前,看着谢云澜苍白的脸色,叹了口气,安慰道,“外公离开了,再回来,一定能找到解焚心的办法。云澜,你一定要忍住,总能摆脱折磨的。”

  “这么多年我都忍过来了,也不差两年,放心吧”谢云澜平静地点点头。

  “你刚醒来,吃些东西,好好养着。”谢墨含说着,拍拍谢芳华肩膀,“你来了许久了吧回去歇着吧我在这里陪云澜。”

  谢芳华点点头,喊侍画、侍墨过来扶她回房。

  谢墨含见谢芳华离开,在她刚坐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谢云澜,许久后,缓缓道,“云澜,你我也算是自小相识了。”

  谢云澜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你与我说句实话,你是不是对妹妹”谢墨含盯着他,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将话说得透白,“对她起了别的心思”

  谢云澜忽然移开眼睛,不答他的话。

  谢墨含见他移开眼睛,面色大变,声音不由得有些激动,“你怎么能对妹妹有了这个心思谢氏可从来没有同姓之好,尤其你还是谢氏米粮的人,虽然多少代血脉淡了,但到底忠勇侯府和谢氏米粮都是谢氏的两大宗族。”

  谢云澜垂下眼睫,依然没说话。

  “云澜”谢墨含清喝一声。

  “若是你不想她知晓我的心思,别喊这么大声。”谢云澜终于开口,面色平静,声音也平静,“两个房间距离得近,想必不太隔音。”

  谢墨含顿时住了口,他这是根本不反驳,直接承认了,他瞪着他,一时无言,“你”

  谢云澜嘲讽一笑,“我虽然是长于谢氏,却不是生于谢氏,血脉什么的,同性什么的,如今听来,却是个笑话了。”

  “你什么意思”谢墨含一惊。

  “你可知道祖母临终遗言是要我娶芳华”谢云澜看着他。

  谢墨含腾地站了起来,一时间惊异莫名,不敢置信,“有这遗言”

  谢云澜笑笑,虽然是笑着,却不见笑意,“当时,我也奇怪,怎么会有这遗言。几日前从秦钰那里知道了一件事儿,却是明白了。可是即便明白了,却也不能做什么”

  “你说明白些”谢墨含瞪着他,“从秦钰那里知道何事儿”

  “你是怎么看出来我对芳华有心思的”谢云澜不答反问。

  谢墨含抿唇,“你不是不守礼之人,若是对妹妹没有心思,你断然不会孤男寡女留她同室照顾你。哪怕都是姓谢。作为亲兄妹,她若是照看的人是我,也罢了,但你们毕竟不是亲兄妹。算堂兄妹,也该避嫌。算芳华不知事儿,在无名山多年,对男女之防无心在意,但你却不同。”

  谢云澜点点头。

  “正因为有这件事儿,才致使秦铮大怒,要和妹妹断情,妹妹闯落梅居,性命攸关之际,你救下她,本来她伤得比你重,毕竟你一箭她三箭,可是你因心底后悔,觉得是你的心思牵累了她,落下心结,发了高热,反而险些二度引发焚心,比她伤得重了。”谢墨含道。

  谢云澜忽然闭上眼睛,承认不讳,“是,我是有些后悔那日留下她陪我,我明知道焚心发作后,那般情形下,我的要求,她是没法拒绝的。”

  “你向来也是理智之人,怎么会做让自己后悔之事到底因为什么若是没有原因,哪怕你有心思,我也不相信你会借由你这心思间接伤害妹妹。”谢墨含还是了解谢云澜的,谢氏这么多人里,同辈中人,论冷静淡薄,心思聪透,恐怕他都不如谢云澜,对谢芳华有求必应,每每照拂,做的比他还像哥哥。

  谢云澜沉默半响,还是不想说,只道,“你若是想知道,去找秦钰。”

  “秦钰”谢墨含回来之日也算是弄明白了他离京后发生这件大事儿的前因后果,起因是谢云澜焚心发作,妹妹才匆匆出宫,他皱眉,“你刚说从秦钰那里知道了一件事儿这件事儿有关芳华所以,你焚心才发作,后来那般行事才进而引发这些事儿”

  谢云澜不答话,不承认,亦不否认。

  “好,你好好休息,我去找秦钰”谢墨含知道再问下去,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的,转身出了房门,走到院中,忽然想起什么,又返了回来,却是去了谢芳华的房间。

  谢芳华从谢云澜的房间回来,便躺回了床上,睁着眼睛望着棚顶。

  谢墨含去而复返,侍画、侍墨刚要往里禀告,谢墨含摆摆手,二人顿时噤声,他推开房门,一眼便看到谢芳华躺在床上,怔怔地望着棚顶,不知在想什么。他推开房门,她都没发现。

  谢墨含在门口看了她片刻,慢慢地关上了房门,转身出了海棠苑。

  侍画、侍墨察觉谢墨含脸色不好,对看一眼,齐齐又看向屋内,想了想,还是没将谢墨含这一番举动告诉谢芳华。

  谢墨含出了海棠苑后,招来侍书,“派人去打听四皇子在何处”

  “是,世子”侍书立即应声去了。

  谢墨含回头看了海棠苑一眼,向芝兰苑走去。

  不多时,侍书便打听出来,对谢墨含道,“世子,四皇子在他新建的府邸里。”

  “你亲自去一趟,说我晚上约他吃饭,地点定在”谢墨含想了想,说道,“隐秘一些,城外的画舫吧”

  “是”侍书立即去了。

  半个时辰后,侍书回来禀告谢墨含,说四皇子应约,酉时见。

  谢墨含看了一眼天色,距离酉时还一个时辰,换了一身衣服,出了忠勇侯府。

  谢芳华在床上躺到天色彻底黑下来,疲乏不已,简略地用了些饭菜,喝了药,便睡了。

  夜半时分,前方忽然传来嘈杂声,谢芳华醒来,静静听了一会儿,对外面喊,“侍画”

  “小姐”侍画立即出现在房间,掌了灯。

  “你去前面看看,出了什么事儿”谢芳华吩咐。

  侍画自然也听到了前面的动静,点点头,立即去了。

  不多时,她匆匆跑了回来,脸色有些发白,“小姐,世子受伤了”

  “怎么回事儿”谢芳华立即坐起身,一时牵动了胳膊的伤口,她顿时抽了一口气。

  “傍晚时候,世子独自一人出了城,如今也是独自一人回来的,奴婢刚刚去查看,只知道世子受了伤,不知道其它。咱们的院子距离芝兰苑近,世子受伤侍书惊了,才闹出了动静,荣福堂那边还不知道呢。”侍画道,“奴婢问侍书,侍书也不知道世子是怎么受的伤,但是据说伤的不重。”

  “你现在立即去喊言宸,让他去给哥哥看看。”侍画点头,冲出了房门。

  “侍墨”谢芳华又对外面喊。

  “小姐”侍墨连忙进了屋。

  “扶我去芝兰苑”谢芳华吩咐。

  侍墨知道小姐担心世子,连忙给她穿戴好衣服,比平时多裹了一层,扶着她出了房门。

  言宸本来住在海棠苑的厢房,侍画说明事情,他立即去了芝兰苑。

  侍画转回来,和侍墨一起,扶着谢芳华落后一步向芝兰苑走去。

  一盏茶后,三人来到芝兰苑。芝兰苑内静悄悄的,已经不像早先闹出动静,主屋内灯火明亮。

  侍书见谢芳华来了,连忙挑开帘幕,请她进屋。

  谢芳华进了房间,一眼便看到谢墨含躺在床上,脸色发青,眉峰隐约怒意翻涌,胸前外衣被人拿剑划了一道口子,血迹斑斑,地上滴了些血迹,但血迹都不太多。这样看来,他是与人交手了。

  “夜深露重,你怎么来了”谢墨含见谢芳华来了,皱眉。

  “听说你受伤了,我如何能睡得着过来看看”谢芳华话落,看向言宸,“他伤势如何”

  “不重”言宸摇头,“是剑划了一道,破了一层外皮,伤势浅,两日好。”

  谢芳华放下心,看着谢墨含,哥哥向来温和,今日看起来是动了大怒。她让侍画、侍墨扶着走到床边坐下,对他询问,“哥哥,怎么回事儿”

  “没事儿”谢墨含摇头。

  “你这副样子,鬼才信没事儿”谢芳华眉头竖起,“你若是不说实话,信不信我派人去查,你做了什么,我相信我手下的人还是能查出来的。”

  谢墨含一噎,但还是不想与谢芳华说,“不是大事儿,你不必管了。”

  谢芳华打量他神色,作为忠勇侯府世子,再加之他身体有隐疾,所以,自小便养成了内敛稳重的性子,如今这般情形,他这样说,她打死也是不信的,没有大事儿才怪。她眯起眼睛,“哥哥不愿意说,那我去查好了。”

  “你不好好养伤,查什么”谢墨含第一次对谢芳华恼怒,“不准你查我”

  谢芳华眉头更是蹙紧,皱眉看着他,“不让我查也可以,那你自己告诉我,谁伤的你”

  谢墨含撇开脸,闭上眼睛,打定主意不说了,“谁伤了我,我也将人伤了,谁也没讨得好处。我说没事儿没事儿,你快回去睡觉”

  “哥哥”谢芳华喊了一声。

  谢墨含睁开眼睛,面上的一切情绪褪去,语气温和,“乖,听话,这事儿不是你操心的事儿,别管了。”

  谢芳华见他像哄小孩子一样哄她,无奈,“那你好好休息吧”

  谢墨含点点头。

  谢芳华示意侍画、侍墨扶着她离开。

  谢墨含的伤不重,言宸简单给他包扎了,自然也随着谢芳华一起离开了。

  走到半路上,谢芳华眉头一直凝着,“言宸,哥哥从来没有这样过,你说我要不要查他”

  言宸看了她一眼,“你若是想查,天机阁是能查得出来的。”

  谢芳华想了想,放弃,“算了,哥哥不想让我知道,必定有不想让我知道的理由。”

  言宸点点头,“他是你哥哥,比你大,应该是不需要你操神的。”

  谢芳华揉揉额头,叹了口气,“他身上隐约沾染了龙檀香的味道,这种味道只有皇宫里熏。另外除了龙檀香外,还隐约有沉香的味道,这个沉香的味道我所熟识的人里,只有秦钰有。他刚刚说也没让伤他的人讨了好,那么依我推断,他应该是今日晚上见了秦钰,让我不太放心。”

  言宸看着她,“这位四皇子不简单,若是他的话,那么”

  “若是他,查的话,只能查他们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但是关于隐秘之事,也查不出来。”谢芳华道,“毕竟一个是哥哥,一个是秦钰,他们若是想瞒住些事情,联手也是能瞒住的,天机阁也难查。”

  言宸想了想,“要不然这样,我吩咐轻歌,暗中多注意四皇子的动静。”

  “也好隐秘些,距离得远些,不要让他察觉。有了七星那件事儿,她对我防备的很。”谢芳华道。

  言宸点点头,“有我在,你放心,不会再出现七星的事情。”

  谢芳华心里顿时一松,笑了笑,“是啊,有你在,我自然是放心的。”

  二人说话间,回了海棠苑。

  一番折腾之下,第二日谢芳华便醒得晚了,他醒来后,天已经大亮。

  隔壁房间有隐约说话声,因她受伤,耳目自然没有受伤前清明,只隐约听到谢墨含的声音,她对侍画询问,“哥哥在和云澜哥哥说话”

  “嗯,世子一早来了,关上房门和云澜公子说话,已经说了一大早上了。”侍画低声道。

  谢芳华蹙眉,揉揉额头,“谢氏旁支族亲那些人,这几日有什么动静”

  侍画摇摇头,“没什么动静,那日云澜公子抱着小姐您回来,大家都惊了,本来被困在府中,那些人外表虽然不说,但是不少人都是有些浮躁,不太满意的。这两日却是没有了,甚是安静,安心地在府中住着呢。”

  谢芳华点点头。

  侍画服侍她梳洗,打理妥当,隔壁房门推开,紧接着,谢墨含来到门口,“妹妹醒了吗”

  “回世子,小姐醒了”侍画立即道。

  谢墨含推开房门进来。

  谢芳华打量他,昨日夜晚的那些情绪早已经一扫而空,似乎没出现在他身上过,气色也不差,她询问,“哥哥怎么大早上跑来找云澜哥哥了”

  “我不能再耽搁了,今日要出京去临汾镇,你睡得沉,我吃过饭后赶路,想着有些事情,交代给他也一样。”谢墨含走过来坐下,“依我看,自从你们俩出事儿,分族分宗这件事儿应该是没人有什么意见了,十有能定下来了。但是,你们二人因为受伤,这个时候,算定下来,也不能公布出去,还得先拖着,等你们伤好了再公布,才能联手应付皇上的发难。”

  谢芳华闻言点头,这样说来,哥哥一大早上来找云澜哥哥说得过去了,本来多想的想法倒是觉得多心了,“你要想入朝,临汾桥必须在既定的时间修好,因我的事儿,你回京这一趟,耽搁了好几日,的确不能再耽搁了,关于分族分宗,回头我和云澜哥哥再商量商量,你放心吧”

  谢墨含点头,看着她,犹豫了一下,“妹妹,事情过去好几日了,秦铮至今不表态,你”

  “等着吧”谢芳华冷静地道,“他总不能在落梅居关一辈子”

  谢墨含闻言不再说什么,摸摸谢芳华的头,叹了口气,眸中闪过一丝无奈怜惜,不知再该说些什么,坐了片刻,嘱咐她不要多思多想,只管好好养伤。之后离开了海棠苑。

  一个时辰后,谢墨含离开了京城,前往临汾镇。

  ------题外话------

  最近被骂的有点儿狠啊,不过各方言论,各有立场,畅所欲言,我还是蛮喜欢的,评论区该如此,这也能激发我写作的某种感觉,不过,亲的们能在评论后甩我一张月票,我更喜欢了。~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八十一章识破心思》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