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争执不下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铮答复之后,忠勇侯大怒请旨取消婚约,满堂震惊,一时无声。

  众人都将视线定在上座的皇帝身上,明显秦铮无意再娶谢芳华,英亲王妃逼迫下,他说了个先娶后休。忠勇侯怎么肯让自己的孙女如此受辱,理所当然请求退婚。

  这赐婚圣旨是皇帝下的,如今想要取消婚约,自然要皇帝首肯。

  皇帝目光扫了一圈,从昏迷的英亲王妃身上,移到气急的英亲王身上,再移到不以为然的秦铮身上,最后移到压制着怒意的忠勇侯身上,沉默不语。

  “皇上,老臣就一个孙女求皇上念在老臣死去的儿子儿媳身上,收回赐婚。”忠勇侯说着,几乎老泪纵横。

  大殿众人一时被他情绪感染,想起英才陨落的谢英夫妇,都有些戚戚焉。

  皇帝似在考虑,依旧沉默。

  “父皇,既然堂兄无意再求娶芳华小姐,老侯爷也无意再将孙女嫁给他,不如您就准了。这世上人人都向往夫妻和睦,百年佳偶,总好过痴男怨女,夫妻如仇人。”秦钰缓缓开口,“他们到了这般境地,自然不是天作之合了。”

  皇帝忽然看向秦钰。

  秦钰对他挑了挑眉。

  皇帝脸色蓦地一沉,想起秦钰心喜谢芳华来,他脸色顿时难看。

  “求皇上做主四皇子说得极是,这般境地,老臣再不能将孙女嫁给秦铮。”忠勇侯又求道。

  “皇上,既然如此,依臣妾看,不如就应了老侯爷吧老侯爷一把年纪了。”皇后犹豫了片刻,看了一眼秦钰,咬了咬牙,开口,“芳华小姐中了三箭,女儿家金贵,这以后难免不落疤痕。”

  皇帝偏过头,看向皇后。

  皇后压住心底的想法,对皇帝端庄地微笑,“铮二公子自小性情古怪,时阴时晴,行事张狂随意。这是我们都知道的事儿,毕竟他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孩子。彼时,他对忠勇侯府小姐一见钟情,自然是捧在手心里,此时,他对忠勇侯府小姐绝情了,自然看她如何都不好了。这事情幸好出来得早,他们还未大婚,及时取消婚约,也不至于以后出现更大的乱子。”

  “老臣求皇上做主”忠勇侯一求再求。

  皇帝终于打破沉默,缓缓开口,“老侯爷,这一桩婚事儿,朕本来也觉得不合适,是不同意的,奈何铮小子非礼芳华丫头,女儿家的闺誉要紧,朕无奈才圣旨赐婚。赐婚后,朕还是觉得他们性情南辕北辙,恐怕出乱子,数日前,临汾桥塌后,芳华丫头回京,朕在灵雀台召见了她,有意给她退婚,她却推拒了,朕看在早逝的谢英夫妇和老侯爷的面子上也没为难她。如今,朕觉得,是否将芳华丫头请上大殿,朕再问问她的意思,比较妥当”

  “皇上,孙女如今在床上养伤。”老侯爷摇头,“我老头子就能给她做主了,求皇上退婚,不必询问她。”

  “朕听闻自从谢世子离京去临汾镇修桥,忠勇侯府的庶务都交给她了。朕看芳华丫头也是个有主见的人,否则也打理不来忠勇侯府偌大的庶务。”皇帝似乎打定主意,“朕知晓芳华丫头中了三箭,一箭在肩膀,一箭在手臂,一箭在小腿。如今养伤七日,虽然不能自己走动,但若是抬的话,也能将她抬上这大殿。”

  忠勇侯府闻言还是摇头,“皇上”

  “老侯爷,这可是大事儿,朕不想耽搁了芳华丫头的一生,还是问问她的好,您年纪大了,朕年纪也不小了,孩子们的想法和咱们的想法未必一样。”皇帝打断忠勇侯的话。

  忠勇侯闻言住了口。

  “吴权,你去忠勇侯府,请芳华小姐即刻进宫”皇帝对吴权吩咐。

  “是,皇上”吴权立即去了。

  “来人,扶老侯爷起身入座。”皇帝对身后又摆了摆手吩咐。

  有两名内侍立即走到忠勇侯身边,一左一右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去传孙太医给王嫂看诊”皇帝又看向昏迷不醒的英亲王妃吩咐。

  “是”有人立即去了。

  每次适逢宫宴,以防宴席上出现事情,太医院的太医一般都会在不远处的偏殿候着。所以,内侍下去后,不多时,孙太医便被请进了大殿。

  孙太医进了大殿后,给皇帝见了礼,连忙走到英亲王妃近前,英亲王让开了些许,孙太医给她号脉。

  片刻后,孙太医抬头对英亲王道,“回王爷,王妃急火攻心,老臣给她施一针,她很快就会醒来。”

  “那好,你施针吧”英亲王松了一口气。

  孙太医拿出金针,给英亲王妃扎了一针,针刚扎上,英亲王妃便醒来了,她睁开眼睛,一眼便看到了秦铮,怒道,“你给我滚”

  秦铮闲闲散散地坐在那里,闻言漫不经心地道,“娘,儿子也想滚,可是皇叔派人去请谢芳华了。您确定让我现在就滚”

  英亲王妃一惊,立即看向皇帝,“请华丫头来做什么”

  “铮小子说娶了再休,老侯爷请求退婚,朕觉得该问问芳华丫头的意思,便派人去请她了。”皇帝见英亲王妃脸色苍白,气怒交加,有些不忍,温和了语气,“你先稍安勿躁,等人来了再做定夺”

  “你个混账”英亲王妃劈手去打秦铮。

  秦铮躲过,“你若是再打,我可就走了”

  英亲王妃气急,眼睛发红,忍不住抓住英亲王衣角哭出了眼泪,“王爷,我不该不听你的,不该对他纵容,这么多年来,我实在是错了”

  王爷立即抓住她的手,叹了口气,“儿子是我们俩的,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你有错,我也有。快别哭了。他这么混账,我们只当没有这个儿子就是了。”

  英亲王妃哭得伤心,不再说话。

  英亲王扶着她坐在座位上,拿出帕子帮她擦眼泪。

  众人看着英亲王和英亲王妃,不由想起当年那一桩事情来,都偷偷地看皇帝。皇帝撇开脸,不看那二人。

  大殿内气氛一时沉闷,只听到英亲王妃的哭声。

  “先开宴吧芳华小姐进宫的话,怕是也得等个功夫,皇上您说呢”皇后轻声询问皇帝。

  皇帝点点头,对身后摆摆手。

  不多时,菜品果点,珍馐佳肴,一盘盘地端上了桌。一时间大殿气味飘香。

  过了片刻,裕谦王和挨着他坐的右相以及崔允闲聊起来,三人开了头,众人也纷纷各找对得上眼的说起话来。气氛才打破了僵硬。

  忠勇侯府,谢芳华知道忠勇侯和崔允进宫了,她拿了一本账本,倚靠在床上翻看。

  言宸正在她房间,坐在窗前,手里同样拿了一本账本,但与她手里的账本不同。

  屋中甚是安静,谁也不说话,但气氛却平和宁静。

  谢芳华手中的账本看了一半时,侍画推开门冲了进来,“小姐”

  谢芳华被惊了一下,抬头看向侍画,见她一脸怒气,神色激动,询问,“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了”

  “刚刚宫里传出消息,说”侍画想冲口而出,却又顿住。

  “照实说”谢芳华正了神色。

  侍画看着她,又见言宸放下了账本,也看着她,她咬牙,气愤地道,“铮二公子实在欺人太甚”话落,将宫里传出忠勇侯如何要秦铮一句答复,秦铮如何答复的话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谢芳华听罢,脸色变换,没说话。

  言宸沉默片刻,对侍画询问,“这是刚刚发生的事儿”

  侍画点头,“咱们府中在宫中有眼线,世子虽然离开了,但是侍书在,消息递出宫后,侍书立即就收到了来告诉奴婢。确切无疑。”

  “老侯爷如何说”言宸又问。

  “老侯爷请求皇上退婚”侍画看着谢芳华,见她拿着账本,一动不动,她忍不住开口,“小姐”

  “知道了”谢芳华重新拿起账本,翻了一页。

  侍画还想再说什么,见谢芳华神色,闭上嘴,退出了房门。

  言宸看了谢芳华片刻,也重新拿起账本看了起来。

  过了大约两盏茶,侍书匆匆进了海棠苑,“小姐,皇上派吴公公前来请您进宫”

  谢芳华眼皮也不抬,“我养伤呢”

  “吴公公说,关于婚约一事,请您立即进宫,老侯爷退婚,皇上没准,说要询问您的意见。”侍书顿了一下,“铮二公子也在皇宫。”

  谢芳华闻言沉默片刻,“你去回话,就说”顿了顿,她沉静地道,“我无法进宫,也不想再见铮二公子,请吴公公带话回去,我请求皇上退婚”

  侍书点点头,转身去了。

  谢芳华重新又看向账本。

  言宸抬头看了谢芳华一眼,见她还保持原来的姿势半躺在床上,一缕青丝垂在耳畔,脸色在帷幔下,明暗不清,他收回视线,也继续看账本。

  过了片刻,侍书去而复返,领着吴权进了海棠苑。

  来到门口,侍书禀告,“小姐,吴公公说奉旨前来请您进宫,您若是不想被抬着进宫,刚刚那话要当面与他说,他得见到您的人,知道确定是您自己的意思,才好回去回话。”

  谢芳华闻言,对言宸道,“扶我到窗前。”

  言宸放下账本,走过来,扶着谢芳华来到窗前。

  窗子打开,谢芳华便看到了站在院外的吴权,她平静地道,“吴公公,刚刚那些话,是我本人的意思。你尽管回宫回复皇上”

  吴权顺着敞开的窗子,自然看到了谢芳华,闻言躬身,“既然如此,老奴就回宫复旨了。”话落,他转身出了海棠苑。

  言宸见吴权走了,偏头看向谢芳华,“你真要退婚”

  “退了也没什么不好,总不能让他第一天娶了我,第二天就休了我。”谢芳华道。

  “也不见得是真休。”言宸想了想道。

  谢芳华笑了笑,“就算如此,我不在乎,但是忠勇侯府的名声呢谢氏的名声呢传扬出去,这样我都同意嫁的话,让天下人如何看待谢氏的女儿置于何地我一人不能连累所有谢氏的女儿都不值钱吧多少人还要等着嫁人的,有我受辱在前,以后其她姐妹们还如何能许得好人家”

  言宸点点头,“你的确不必如此委曲求全”

  “是啊,我何必委曲求全”谢芳华看着窗外,清风吹起,几瓣海棠花瓣飘飞,“就算我不懂何为爱,何为情,但也知道爱情本是两情相悦之事。若是不能两情相悦,互相痛苦,那又何必”

  “回床上躺着吧”言宸不再多言。

  谢芳华点点头,亦不再多说,任由言宸扶着她上床。

  吴权很快就回了皇宫,进了大殿,向皇帝禀明了谢芳华的意思。

  众人都齐齐噤了声,有的人看皇帝,有的人看秦铮,有的人看忠勇侯,有的人看英亲王和英亲王妃。一时间,都觉得谢芳华不进宫,只回复了一句话,也是合乎情理,毕竟,她是女儿家,这事情拿在这么多人面前来说,她总会觉得难堪,不来,就不用难堪了。

  皇帝闻言没有怪罪,但是并没有表态。

  忠勇侯又离席跪地请求,“皇上,既然孙女也是此意,就请皇上收回赐婚吧”

  崔允此时也起身与忠勇侯一同跪地请求,“皇上,臣虽然是芳华丫头的舅舅,但娘亲舅大,对她来说,也不是外人,这等事情,臣也不能置之不理。芳华丫头既然也同意取消婚约,沉也肯请皇上收回赐婚”

  “皇上,我不同意”英亲王妃立即站起身,“我早就将华丫头当做我的儿媳妇儿了,这个儿子即便不要,我也要这个儿媳妇儿”

  “崔家丫头,你不要胡闹你儿子都不要了,如何要得来儿媳妇儿”忠勇侯沉下脸。

  “老侯爷,只要皇上将这个混账除名,我就从宗室中再选个儿子过继到我名下,一定要选个懂事儿乖巧听话的,让他来娶华丫头,她还是我的儿媳妇”英亲王妃似乎口不择言了。

  忠勇侯闻言更沉下脸,“我家的孙女不是非要嫁入你家”

  “老侯爷说得是王妃还是不要打这个主意了。”崔允附和,“芳华丫头不是非你的儿子不能嫁。”

  “秦铮你现在就给我说,你不悔婚你说啊”英亲王妃转过头,狠狠地瞪着秦铮。

  “她要退婚正合我意,我为何不同意”秦铮扫了英亲王妃一眼,站起身,向外走去。

  “你要去哪里给我站住”英亲王妃见他要走,立即喝问。

  “皇叔早先答应过我,说我伤好了,就让我去西山军营。是要将我除名,还是要退婚,你们随便。”秦铮丢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出了大殿。

  “来人,给我拦住他”英亲王妃大怒。

  守卫殿门口的人刚要上前拦阻,可是触到秦铮凌厉的眼神,哪里还动得了脚。

  不多时,秦铮就出了大殿,走没了影。

  英亲王妃追到大殿门口,气恨地看着殿外,半响,忽然扶着门框咳嗽起来。

  英亲王立即到了英亲王妃面前,扶住她,恼怒地道,“他就是个混账,他这副样子,你还如何能硬霸着芳华丫头,还是算了吧我们不能毁了人家的女儿。”

  “可是我喜欢华丫头”英亲王妃气得又哭起来,“我当初就和玉婉有指腹为婚的约定。”

  “她在天之灵也会谅解你的。”英亲王沉默片刻,劝道,“你喜欢也不一定要娶回来,依照我看,他们的性格也不合适,如今既然两方都有意,就算了吧若是强行捆在一起,指不定以后会出更大的事儿。”

  英亲王妃一时哭得伤心,再也说不出话来。

  “皇上,下旨吧”忠勇侯再度开口请求。

  “不行,我还是不能答应”英亲王妃摇头,“皇上,你若是收回赐婚,我就不活了。”

  皇帝闻言看向英亲王妃,脸色发沉,“你儿子都想退婚了,芳华丫头也想退婚,你一个为人父母的,执着什么”

  “我就喜欢华丫头,你要么就选择给那个混账除名,要么就不取消赐婚。只要你选择给他除名了,他不是我儿子了,取消婚约我也不管了。若不然,他总归是我儿子,只要是我儿子,我就要让他娶玉婉的女儿。”英亲王妃咬牙道。

  大殿众人都看着她,她连儿子都不要了,宁可要谢芳华,实在惊骇。

  “你儿子胡闹,你也胡闹朕若是偏要取消婚约呢”皇帝似乎也怒了。

  “你若是取消婚约”英亲王妃发狠地道,“臣妾就自请下堂,离开英亲王府,以后再不是秦氏的人,都与我没关系了我也省心了。”

  “你”皇帝没想到她会如此,顿时怒不可止。

  “你在胡说什么”英亲王也怒了,“那个混账胡闹,你也胡闹这话你也说得出来”

  “我怎么就说不出来了儿子是我生的,是我养的,是我教的,我没生好,没养好,没教好。责任全在我,我自请下堂怎么了”英亲王妃甩开英亲王的手,“皇上看着办吧”丢下一句话,气怒地出了大殿。

  英亲王站在门口,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半响后,还是追了出去。

  “真是岂有此理”皇帝大怒,伸手猛地一拍桌子,桌案顿时“砰”地一声巨响。

  众人心下都颤了颤,一时间觉得今日这宴席吃的可真是心惊肉跳,百年难遇。

  “皇兄,依臣弟看,这件事儿还是先缓缓再说吧”裕谦王叹了口气,没想到他回京,便赶上了这么一件大事儿,给他摆的这宴席被弄得一团糟。

  “是啊,王弟说得不错皇上先缓缓吧”皇后此时也开口。

  众人也觉得今日这事儿没法了结,若是皇上同意退婚,英亲王妃死活不干,不同意退婚,忠勇侯不干。双方争执不下,这可真是一个难题。事情到了这地步,反而秦铮和谢芳华这两个当事人倒是没大干系了。

  皇帝深吸了一口气,离开席面,走到忠勇侯面前,亲自伸手扶他,“老侯爷,你先起来,这事儿回头再议。”

  “皇上若是不答应,老臣跪地不起”忠勇侯避开皇帝。

  皇帝一叹,无奈地道,“今日是裕谦王弟回京的宫宴,这等事情这般麻烦,如今不好再谈了。你让朕再想想,朕总归不亏待你和芳华丫头就是了。”话落,再度伸手扶他。

  忠勇侯躲不过皇帝的手,大庭广众之下,也不能一而再地避开皇帝,只能不甘地站起身。

  “崔爱卿请起”皇帝又伸手去扶崔允。

  崔允避开皇帝,无奈地叹了口气,自己站起了身。

  “虽然他们走了,但是这宴席不能就此作罢”皇帝走回座位,“我们继续”

  众人无异议。

  宴席走了英亲王一家,虽然忠勇侯和崔允留下了,但到底失了心情,这一顿宫宴众人都吃得索然无味,草草就结束了。

  宴席结束后,裕谦王带着秦毅、钦佩回了早先自己留在京中的裕谦王府。

  忠勇侯等人也陆续出了皇宫。

  宫中的消息自然没等忠勇侯和崔允回府便传回了忠勇侯府,传到了谢芳华的耳里。

  谢芳华听罢后,久久不语,眼睛盯着账本最后一页,看了许久,方才将账本合上,抬起头,对言宸道,“等爷爷回府,便将谢氏旁支族亲那些人召集在一起,集体表态。若是他们同意,我想今日就将谢氏分族分宗的消息放出去。”

  言宸放下账本,看着她,“这么急不等你伤好了”

  “如今正是时候”谢芳华道,“皇上此时心中定然有火,我不如加一把干柴,看他烧到什么程度。”

  言宸看着她,见她眸光深深,他想着,烧到什么程度目前来说,无非是将这一桩婚约烧到必然决定的地步,不容再拖延。他想了片刻,点点头,“也好有我在,即便这把干柴烧大了劲,也能护得住你。”

  ------题外话------

  碎碎念,票啊票啊票啊,亲爱的们,票呢票呢~><>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八十三章争执不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