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顺利成事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做了决定之后,便让侍画、侍墨扶着去找谢云澜商议。篮色,..

  宫中的消息自然瞒不过谢云澜,风梨也早对他禀告了,他听了谢芳华的决定,沉默许久,才低声开口,“芳华,你对秦铮”

  “云澜哥哥,婚约一日未毁,我总归是他的未婚妻。”谢芳华轻声道。

  谢云澜抬眼凝视她。

  谢芳华不躲不避,对上他的眼睛。

  过了片刻,谢云澜偏开头,淡淡一笑,那笑容有些微苦意,他垂下眼睫,“你知道,只要你做了决定,主张的事情,我是不会说不字的。”

  谢芳华心下一痛,一时没了言语。

  “你何其聪明,让我”谢云澜看着地面,声音极轻,“实在是”

  谢芳华身子几乎坐不稳,若不是腿上的伤不能动,她几乎想夺门而出。

  谢云澜忽然抬起头,看着谢芳华,浅浅地笑了,“芳华,你突然怕我做什么”

  谢芳华一时不敢看他,但又不能不看他,身子僵硬地坐在椅子上,好半响才暗哑地开口,“云澜哥哥,我不曾想到你你本来不会我”

  她从来说话没有过如此语调断续,一时攥紧衣袖,脑中纷乱。

  “我也以为我本来不会”谢云澜看着她,神色微嘲,“可是却没想到不由自主了。”

  谢芳华垂下头。

  谢云澜忽然叹气,面上冷静了些,低声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只要你婚约在一日,或者,你不想对我我不会强你所难。祖母临终之言,你若不做真,当她没说过。”

  谢芳华一时眼眶发酸,想起上一世,伸手捂住心口,想说什么,却发现说不出口,只能点头。

  谢云澜看着她,半响后,温和宠溺地失笑,“傻丫头”

  谢芳华一时更是难受,终于抬起头看他,“云澜哥哥”

  “世间最难掌控的便是人心,有时候,自己的心自己不能做主,但自己也能做主,心也有两面的,只看你怎么做主了。”谢云澜听到院外有脚步声走来,他撤回手,看向窗外,神色如常地道,“你答应我,若是这一把火烧过了,烧没了这一桩婚约,你收回心,换一面,将它给我吧”

  谢芳华的身子再度僵住。

  “是老侯爷和崔舅舅从宫里回来了。”谢云澜收回视线,凝视着她,“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伤己伤人,若是还不能成事儿的话,以后更难说了。芳华,收放之间,给我没那么难吧”

  谢芳华的心咚咚地跳了两声,听到那两人的脚步声到了门口,马上要推门进来,她闭了闭眼睛,“若是不能我”

  门咣当一声,被从外面推开,忠勇侯、崔允大步走了进来。

  谢芳华猛地转头看向门口。

  “臭丫头,你那是什么表情知道了今日宫中秦铮那个混账说的话你伤心了”忠勇侯进来,便见谢芳华脸色不对,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我老头子求了多次,皇上也不开口取消婚约。你放心,明日一早,我还进宫去见皇上,求他收回赐婚。”

  谢芳华没说话。

  崔允叹了口气,不解地道,“皇上不是一直不喜欢这桩婚约吗一直想方设法要拆散,按理说,今日正是个好时候,他该同意才是,不明白为何不同意。”

  “还能为何这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秦铮那个混账以前一味地想强行求娶,如今突然要悔婚,他措手不及,生怕有诈。”忠勇侯道。

  “还如何有诈华丫头这一身的伤可不是作假。”崔允揉揉额头,“我多年没回京,发现皇上真是和以前不一样了。比以前更深沉狠辣了。”

  忠勇侯哼了一声,“他是命不久矣了,能抓住机会,死活不会放手。”

  崔允面色一变。

  “爷爷,我刚刚和云澜哥哥商议,现在召集在咱们府中的那些族亲,若是都没有异议的话,今日分族分宗。”谢芳华对忠勇侯道。

  忠勇侯一愣,“今日”

  谢芳华点点头。

  忠勇侯思索一番,正色地看着谢芳华,“华丫头,如今正说着你们这一桩婚事儿,若是一个不小心,可无法挽回了啊”

  “我知道”谢芳华抿唇。

  “那好,这样吧”忠勇侯摆摆手,“你们俩人收拾一下,我现在去找族长。”

  谢芳华颔首,忠勇侯和崔允一起走了出去,她让侍画、侍墨扶着回了自己的房间。

  风梨进屋帮助谢云澜重新束了发,换了衣服。

  二人打点妥当后,侍书前来禀告,老侯爷和族长召集了众人,如今在议事厅,请二人过去。

  谢云澜伤在后背,如今七日过去,能自己缓步行走,不用人扶着,只是不能快走。

  谢芳华由侍画、侍墨扶着,也不能快走,但因为失血过多,算是慢走,来到议事厅,这一路,她身上也出了薄薄的一层汗。

  他们二人一到来,几百人的目光都落在二人的身上。

  有很多人从来没有见过谢芳华,不由对她仔细地打量,这位忠勇侯府唯一的小姐,以前数年,悄无声息地病着,这大半年来,关于她的传言实在多得数不过来。如今得见,她一袭锦绣绫罗尾曳逶地长裙,身段纤细,容貌清绝,虽然受伤由婢女左右扶着,却不失端庄优雅,尤其是面色神情,如碧湖清水,平静至极。那一双眸子扫过来,似乎将每个人都看了一遍,虽然只是一眼,但让人觉得自己的底细似乎都被她所知一般。

  本来还有些人觉得让一个刚及笄的女儿家来执掌谢氏的庶务,参与这么大的事儿,心下不快,碍于老侯爷和谢世子鼎力扶持她,才无人多言多语,可是如今见了她,顿时压下了轻视之心。

  再想到今日宫中传出的传言,从她面上丝毫看不出伤心之色,众人又提起了心。

  谢芳华来到忠勇侯身边,给谢氏族长等这些人见礼。

  “贤侄女有伤在身,快别多礼”谢氏族长连忙道。

  谢芳华笑了笑,侍画、侍墨扶着她坐在了忠勇侯身边的椅子上,谢云澜走过来,坐在了她旁边,在他身后,风梨和侍书一人抱了一大摞账本。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那些账本上,一时间面色都凝重起来。

  忠勇侯摆摆手,让众人都坐下,然后缓缓开口,“已经过了这么多天,你们可都想好了今日华丫头在这里,分族分宗是她提议出来的,你们有什么问题,现在尽管问她,她会回答,我们今日便将这个事情定下来,不要再拖延了。”

  “不错,各位叔伯兄弟若是有什么不解之题,为难之处,都可以对我说。”谢芳华看着众人,“我虽然是女儿家,但生在谢氏,生在忠勇侯府,一日未踏出这个门,一日是谢氏的人,算以后踏出门了,也不会忘记自己姓谢。”

  她话落,众人互相对看,然后都看向谢氏族长。

  谢氏族长想了想,开口道,“这几日,我已经与众位私下都交谈过了。除了各别几位宗亲家中目前无继承人,后继无子,分宗后,脱离了族中依仗,恐怕不好立足,其余人,大体没什么意见。都同意分族分宗。”

  “这各别几位都是哪几个”谢芳华问。

  “你们都出来”谢氏族长招呼了一声。

  有四五个人应声而出。

  谢芳华打量了他们一遍,想了想道,“几位叔伯可以选择宗亲依傍。在座众位,可有愿意接纳他们的”

  众人一愣,也是说,大分之下,小处愿意合并的还是可以合为一家人了。

  一时间又思量起来利弊。

  “利处是收纳合并之后,是一家人了,要去官衙盖印,自此后,财产也是一体,子嗣继承一说,自然不必忧心了,自家人过继,总是容易。弊处是相互的,多了照应,也多了负担。”谢芳华分析利弊之后,对那几个人道,“也可以不选择依傍,我早先说过,我们谢氏虽然分了,但还是都姓一谢,谁家有了难处,最起码,忠勇侯府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几位叔伯若是看得起云澜,可以记在我名下,倒不必去官衙盖印,各位的财产还是自主好。云澜虽然不才,各位一旦有事情,我护住几位叔伯是没问题的。”谢云澜此时开口,“另外,我亲口允诺,有生之年,一定照料,一旦我出了事情,也不会牵扯众位,还会托付人安顿好各位。”

  几人一听,对看一眼,这完全是没有弊处只有利处的好事儿,犹豫了片刻,齐齐点头。

  “这样解决了,云澜以后费心了。”谢氏族长道。

  “还有谁有问题吗”谢芳华看向众人。

  众人又互相对看,片刻后,都摇摇,分宗分族虽然突然,但是自从那日开了祠堂,转日,谢云澜将财产等一系列分配之事列了一张单子,人手一份,注明了哪门哪户分得多少,同时注明了缘由,十分仔细和醒目,也合情合理,让任何人也挑不出一反驳的错处来。自然是没有异议。

  “既然没有异议,这件事情这样定了”忠勇侯一锤定音。

  “总要有见证人爷爷,让人去请李右相、郑御史和永康侯前来做个见证人吧”谢芳华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但想想有觉得她和谢云澜那日那般浑身是血地回来,他们想必都看到了,也该这么顺利。是人有弱点,都喜欢和乐顺遂,不喜欢腥风血雨,如今忠勇侯府虽然繁荣,但是飘在风口浪尖上。

  忠勇侯点点头,吩咐侍书去请人。

  侍书离开后,谢芳华吩咐侍画。侍墨将分好的账目都分了下去。

  有的人一本,有的人两本,有的人几本,握在手中的时候,很多人脸上神情是又喜又悲。

  喜的是,这些年,忠勇侯府一脉一直攥着整个谢氏命脉,虽然谢氏富贵滔天,但顶尖的富贵是忠勇侯府的,说白了,旁支族亲哪怕吃山珍海味,也是忠勇侯府分下来的。如今分了,脱离了忠勇侯府的钳制,自己吃的山珍海味,以后不再看忠勇侯府脸色。

  悲的是,自此与忠勇侯府一脉脱离了,忠勇侯以后再荣光,也不是他们的荣光,忠勇侯府受难,也牵连不到他们。这个谢字,到底不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千年大族,再不复了。

  半个时辰后,李右相、郑御史、永康侯三人一起来了忠勇侯府。

  侍书请三人的时候,并没有说明原因,只说老侯爷有请。三人自然没耽搁功夫,一路揣测着忠勇侯请他们做什么,直到进了议事厅,忠勇侯说明了请三人的来意,三人才惊立当地。

  分族分宗

  这是何等大事儿

  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这等事情会出现在谢氏身上,一时间怀疑自己听错了。直到忠勇侯肯定地点头,他们又看向众人都对二人见礼点头,才回过神来。

  三人毕竟都是朝中忠臣,大半辈子纵横朝堂,也算是经历了许多风雨,虽然这件事情太过惊骇,但不久后,他们三人还是镇定了下来。

  永康侯忍不住道,“老侯爷,皇上可知晓这件事儿”

  忠勇侯摇头,“这是谢氏族内之事,不牵扯皇室,不必禀告皇上。有三位大人做个见证人,然后报了府衙做了印信手续,也行了。”

  “这虽然不牵扯皇室,但是这么大的事儿,会牵动南秦的命脉啊”永康侯惊道,“怎么能不禀告皇上自作主张”

  “永康侯啊,你夫人前些日子险些一人两命,将你吓到了吧”忠勇侯拍拍永康侯肩膀,他比他年纪大一轮,像对待小辈一样,“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胆小,不经事儿,如今退步了,年纪轻轻,还不如我这个老头子了。”

  永康侯忽然想起谢芳华救了她夫人,顿时呐呐地白着脸没了声。

  “李廷,你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向来圆滑稳妥,你觉得我老头子说得对不对”忠勇侯堵住了永康侯的嘴,又看向右相。

  右相想着这事情可不是突然,看来忠勇侯府早下定决心了,只等着今日了。算他反对,也不可能不做。他若是想去给皇上请示,看来也不可能。他暗暗一叹,不知道皇上知道会如何震惊,点点头,“老侯爷说得有理这的确是谢氏族内之事。”

  忠勇侯点点头,看向郑御史。

  郑御史见右相李廷都表态了,他自然也得表态,点点头,“老侯爷说得是。”

  “那好,有劳你们三人作个见证了”忠勇侯照着右相和郑御史的肩膀又各拍了一下,感慨道,“祖宗的基业,我也不舍啊但是你们知道,忠勇侯府如今风口浪尖,能保住族人性命,基业罢了。待我九泉之下,去向列祖列宗请罪。”

  永康侯、右相、郑御史三人闻言,一时觉得忠勇侯这话凭地心酸,想到忠勇侯府如今的处境,做这等大事儿,也不奇怪了。

  有了三人作证,分别签了字,盖个私印,这一桩分族分宗算做完了。

  事罢,忠勇侯留三人在府中设宴款待,三人哪里有心情留宴,都齐齐推脱了。忠勇侯也知道三人是急着进宫,也不强留,送了三人出了府。

  三人出府后,果然一起急急向皇宫而去。

  三人离开后,忠勇侯吩咐摆宴,各旁支族亲集体吃一顿分宗分族的晚宴。晚宴之后,除了大家同姓一谢,以后各自支撑门庭了。

  众人都齐齐点头,一时间,分外地珍惜这一顿晚宴。

  永康侯、右相、郑御史三人被请去忠勇侯府时,皇帝便得到了消息,一时间沉着脸揣测,“忠勇侯府想要做什么”

  “老奴正派人去查”吴权立即道,“除了请去了这三人外,忠勇侯府再没别的动静,想来出不了事儿,皇上稍安勿躁。”

  皇帝在御书房踱了两圈,“四皇子呢”

  “在皇后娘娘处”吴权道。

  “去将他给朕找来”皇帝烦躁地挥手。

  吴权应了一声“是”,立即去了凤鸾宫。

  皇后正拉着秦钰猜测皇上会如何决定秦铮和谢芳华这一桩婚事儿,见吴权来请,她试探地询问,“吴公公,皇上找钰儿去所为何事”

  “回皇后娘娘,永康侯、右相、郑御史三人被请去忠勇侯府了,皇上听说后,派老奴来请四皇子。”吴权也不相瞒。

  皇后疑惑,看向秦钰。

  “母后歇着吧我去父皇那里。”秦钰闻言,思量片刻,站起身跟着吴权出了凤鸾宫。

  秦钰刚到御书房,还没与皇帝说上话,那三人已经进了宫,听到外面的通报,皇帝没想到三人这么快出了忠勇侯府进宫了,立即道,“让他们三人进来”

  ------题外话------

  唔,我在风雨中颠簸,不见票票,实在伤感~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八十四章顺利成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