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取消婚约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右相、郑御史、永康侯三人进了御书房,给皇上和四皇子秦钰见礼。

  “你们去忠勇侯府,所为何事”皇帝摆手让三人起来,开门见山地询问。

  三人对看一眼,右相开口,“回皇上,谢氏决定了在今日分族分宗,请我三人前去做个见证人。”

  “什么”皇帝大惊。

  秦钰也惊了,原来谢氏旁支族亲招进忠勇侯府,就是为了这件事儿

  “皇上,是真的,老臣也不相信,谢氏真的分了。”永康侯连忙道,“老臣听到的时候,也以为听错了,谁知道是真分。”

  “忠勇侯怎么突然要分族分宗”皇帝好半响才回过神来。

  “老臣也不晓得,听忠勇侯的意思,这事情是芳华小姐提出来的。”永康侯道,“谢世子前往了临汾镇,谢氏的庶务不是都交给芳华小姐了吗老臣猜测,她估计是女儿家,打点不来,所以,干脆分了。”

  “可是谢氏是世家大族,怎么能是她一个女子提议分就会同意分的。”皇帝摇头,“就算她打点不来庶务,谢氏也不是没有别的有才华之人。”

  “这”永康侯小心地道,“谢氏莫不是有什么阴谋了”

  “有什么阴谋”皇帝立即问。

  永康侯身子一颤,顿时冒汗,“老臣也就是猜测,猜测”

  皇帝冷哼一声,看向一直没言语的秦钰,“你怎么看”

  秦钰看向三人,“已经分了”

  郑御史叹息地点头,“之前未闻到风声,我们三人既然去了,老侯爷和谢氏诸人一口咬定这是谢氏族内的事情,只需要我三人作个见证,我三人也只能给做了见证。”

  “也就是说刚做见证完,分完了,你们就进宫了”秦钰又问。

  郑御史点点头。

  “好个忠勇侯,好个谢氏,竟然将消息瞒得这么紧,这是故意隐瞒朕呢”皇帝挥手打翻了玉案,奏折噼里啪啦地落了一地。

  右相、郑御史、永康侯顿时避开了些,不敢抬头。

  “父皇何必动怒,谢氏分宗分族,这又不是坏事儿。”秦钰思索片刻,面色寻常地劝了一句。

  “你给朕说说,谢氏分族分宗,如何不是坏事儿谢氏把握了南秦的多少命脉。分了岂不是会动摇江山”皇帝恼怒,“南秦都是朕的,可是就在朕的眼皮子底下,谢氏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竟然都不禀明朕一声,谢氏这是欺君罔上”

  秦钰顿时笑了,“父皇说的话未免太强词夺理,普天之下,的确是莫非王土。可是天皇也未必处处的事情都要管,尤其这分族分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起来的话,的确是人家的家务事儿。禀明您知道与否,也是两可。”

  皇帝更是恼怒,“谢氏分族分宗,滑天下之大稽。别人家分不奇怪,谢氏分怎么可能”

  秦钰一叹,“谁都觉得不可能,可是谢氏就是分了。难道三位大人跑来和父皇说笑不成”

  “老臣三人自然不是说笑”右相三人齐齐惶然地表态,心想四皇子不惧皇上,能与皇上这般说笑,已经超越了父子君臣了。其他皇子见到皇上跟老鼠见到猫一般,难怪皇上中意四皇子。

  “依儿臣看,父皇大可不必恼怒,谢氏这般分了,也就是说明,谢氏没有不臣之心。”秦钰缓缓道,“若是有不臣之心,恨不得壮大谢氏,将谢氏扭成一根绳,与父皇对抗。如今看来,千年大族分了个彻底,以后再无谢氏举族之说,无论从哪方面来看,于父皇都是有利。于南秦,也是有利的。”

  “有不臣之心能叫你看得清楚明白”皇帝依然气怒不减,“若谢氏没有不臣之心,为何瞒着藏着掖着不让朕知晓本来是一颗千疮百孔的大树,蝼蚁都能伐了它。可是如今谢氏自己就砍了个七零八落,让朕还如何动手可恨这是摆明了和朕作对你敢说不是对抗皇权”

  秦钰摇摇头,眼底深处看着皇帝有着失望之色,“父皇,谢氏自己砍了个七零八落,不用你动手,难道不好为何非要除去谢氏动摇江山根本您要知道,经济命脉,一旦动摇,后果就难以预料。”

  “你少与朕说这种话谢氏是蛀虫,南秦江山谢氏盘踞一半,朕还没动手,它就分了,以后每一门每一户都成精了。一棵千疮百孔的大树和一千棵冉冉新生的新树,怎可比拟谢氏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届时,还了得”皇帝说着,便胆寒起来。

  秦钰扶额,“父皇,您为何只看到害处,看不到溢处南秦江山若想千秋永固,不是靠日日防着臣子如何,而是要靠君主富国强兵。您别忘了,还有一个北齐在虎视眈眈。”

  “不用你来教训朕朕活了大半辈子了,还不如你你给朕滚”皇帝勃然大怒,抬脚将地上的奏折踢向秦钰。

  奏折噼里啪啦被踢得稀烂。

  秦钰见此,转身就出了御书房。

  “你们看看看看,这就是朕的好儿子他从回京后,不知怎地,就被谢芳华给迷住了一心要护着谢氏”皇帝气得身子哆嗦,指着御书房秦钰离开的房门。

  右相、郑御史、永康侯三人都不敢吱声。

  “难道你们也觉得他说得有理让朕忍下这口气”皇帝收回视线,狠狠地瞪着三人。

  “皇上息怒”右相连忙道。

  “你让朕息怒,谢氏这样了,你让朕如何息怒”皇帝说着,猛地咳嗽起来。

  吴权立即从外面窜进来,扶住皇帝,给他拍背。

  “皇上保重龙体要紧”三人听着皇上似乎要将胸腔咳出来,齐齐惶恐。

  皇帝一时咳得喘不上来气。

  吴权拿着娟帕给皇上,见娟帕上有血,顿时骇然,“快,来人,快去请御医”

  因为吴权挡住了皇上的半边身子,所以,三人并没有看到血,此时闻言,永康侯连忙出去喊,“快去请孙太医”

  有人立即领命去了。

  “你们,你们都给朕出去”皇帝挣扎着吐出一句话。

  三人对看一眼,这个时候都觉得皇帝气大过劲了,不敢多言,连忙退出了御书房。

  不多时,孙太医提着药箱子匆匆来到御书房,进了里面。

  右相三人虽然被皇帝赶出御书房,但是没有皇帝的指示,却是不敢离开出宫,只等在御书房外。齐齐想着,谢氏真是皇上的一块心病,一日不除去,一日便加重心病,难受得不行。

  其实他们这些跟随皇帝为臣这么多年的人心里多少都明白皇上的心思,这个江山到他手中不易,他是用多少东西换来的,恐怕自己百年之后,毁在后续儿孙手里,那么,他九泉之下,也难安稳。究其原因,还是英亲王妃使得他落下的病根。

  孙太医进去许久才提着药箱子抹着汗出来。

  三人立即围上前,悄悄问,“皇上如何了”

  孙太医摇摇头,给三人拱了拱手,提着药箱离开了御书房。

  三人对看一眼,知道孙太医既然不说,他们为臣子的就不能打探皇上的状况。

  不多时,吴权从里面走出来,对三人道,“皇上吩咐了,三位大人请回吧”

  三人一怔,右相立即低声问,“那谢氏之事”

  “皇上没说,只说三位大人回去吧。”吴权道。

  三人对看一眼,点点头,离开了御书房,一同出了皇宫。

  到了宫门外,永康侯才憋不住开口,“你们说皇上会如何处理这件事儿”

  “这件事儿,谢氏做得干脆,做完了皇上才得到消息,已经回天乏力。恐怕皇上如今心中正呕得慌,也不知道如何处理。咱们三人偏偏还是谢氏的见证人。”右相叹了口气,“忠勇侯实在是老谋深算啊”

  “忠勇侯确实是老谋深算,但是这件事儿既然是芳华小姐一力主张,女儿家做这等大事儿,才是了不起。”郑御史叹道,“怪不得我家那小子说芳华小姐不同于一般女儿家。”

  右相和永康侯闻言齐齐想起自家的儿子,都叹了口气,南秦有这种女子,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三人站在宫门口叹息半天,各自回了府。

  皇帝病了消息在当日便传出了皇宫,据说皇后和一众妃嫔纷纷探望,都被挡在了外面。

  忠勇侯府内,谢芳华听说后顿时笑了,皇上定然是气的,这等事情,他若是不气个半死,就不是皇上了。

  当日晚,忠勇侯府设宴,旁支族亲人人喝得大醉。

  谢氏分族分宗的消息如雪花一般地传出了忠勇侯府,京城一时间炸开了锅。

  正如谢芳华所说,这件事情,震惊了所有人

  京城各大府邸,各百姓院落,茶楼酒肆,沿街商铺,来往行人,都无一不是在谈论这件事儿。

  一时间,纷纷揣测,千年的世家大族,怎么突然说分就分了

  在天下人的心目中,谢氏不知道繁衍了多少代,即便是皇朝易主,江山换代,谢氏也会一直存在。谢氏是多少代人心中不可磨灭的世家神话。

  可是突然间,世家大族就这么没了别说各大府邸勋贵世家,就是贫民百姓,也觉得难以置信,接受不了。

  这一夜,多少人夜不能寐。

  谢芳华却破天荒地睡了个好觉,这是这么多天来,第一次夜晚没做梦地好眠了一宿。

  第二日一早,宫中便传出了皇上病体欠安,罢朝的消息。

  早上吃过饭后,旁支族亲陆续地离开了忠勇侯府。

  忠勇侯在众人离开后,便以进宫探望皇帝为由,同时请求皇帝退了英亲王府的婚事儿。

  忠勇侯刚进宫,英亲王和英亲王妃也匆匆地离开了英亲王府进了皇宫。

  秦钰却在这时来到了忠勇侯府。

  侍书禀告秦钰来了,要见她的时候,谢芳华正躺窗下的躺椅上晒太阳,如今已经四月,春日正暖。院中有些微风丝,不冷却也不太热,正是晒太阳的好时候。

  谢芳华的身上盖了一层薄被,手中捧了一卷闲书,懒洋洋地翻看着,听说秦钰要见她,她头也不抬地道,“不见”

  侍书转身出去了,他刚走到门口,一惊,“四皇子,您怎么进来了”

  谢芳华抬起头,果然见秦钰进了海棠苑,她蹙了蹙眉。

  “若是我不自作主张不请自入,又怎么能见到你家小姐。”秦钰对侍书摆摆手,“她虽然说不见我,但我来了,她总不能赶我走,你让开吧”

  侍书看向谢芳华,见她没发作,便让开了路。

  秦钰缓步走近谢芳华,不紧不慢地来到她面前,上下打量她一眼,微笑,“看来你养伤的日子过得不错”

  “四皇子的日子看来过得也不错”谢芳华不咸不淡地收回视线,继续看书。

  秦钰也不在意她冷淡,在她身边坐下,温和地问,“看的什么书”

  谢芳华不答话。

  “不会是堂兄曾经养伤期间捧着的才子佳人的戏本子吧”秦钰见封皮被牛皮纸包着,看不到名字,笑着问。

  他提到秦铮,谢芳华想起数日前在皇宫养病的秦铮,眸光暗了暗,“不是”

  “给我看看”秦钰对她伸出手。

  谢芳华扫了他一眼,合上手中的书卷,淡漠地看着他,“四皇子屈尊下榻,有事儿直说。”

  “没什么事儿,就是想来看看你。”秦钰见她不给书,慢慢地撤回手。

  “看过了,你可以走了”谢芳华冷下脸色。

  “我如今倒是后悔,若是不那么自负,当你派七星去找我合作,我就该抓住机会。”秦钰身子向后靠了靠,没有走的打算,“至少,不会到如今与你一见面你就冷眼相向的地步。”

  谢芳华不看他,重新拿起书卷看了起来。

  “其实,皇室和宗室,皇宫和英亲王府,也没多大的区别。只不过,一个执掌南秦的江山,一个守护南秦的江山而已。同是姓秦,你对秦铮和对我,却是天大的不同。我当真让你如此讨厌”秦钰幽幽地看着她。

  谢芳华不答话,听而不闻。

  秦钰笑了笑,“记得第一面,你便用匕首对着我,若没有月落,你险些杀了我。对秦铮,你从来不曾这样吧不太公平的。”

  谢芳华翻了一页书,神色都不变一下。

  “我也不觉得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之事,有些事情,我做了,但都是既定的事实而已,不过是借由我手翻了出来,有些事情,我却一点儿也不想做的,只不过,我不做,没人来做而已。”秦钰似乎叹了口气。

  “我哥哥从未与人当面动过手,你做了什么,让他大怒”谢芳华忽然问。

  秦钰本来以为她不会开口了,没想到她忽然询问,他抬眼看了她一眼,见她眼神平静,他闭上眼睛,靠在藤椅上,“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谢芳华眯起眼睛。

  “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的。”秦钰又补充道。

  谢芳华看着他,他总共见秦钰不过几面,对他实在说不上了解,可是今日的秦钰,又与她往常见那些面不同,他今日身上有一种隐隐的疲惫和无奈,情绪似乎十分低沉落寞。她移开眼睛,不再问他。

  秦钰也不再说话。

  谢芳华继续看书,不多时,身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她偏过头,发现他竟然睡着了,不由一愣,和着他是为了跑她这里来睡觉了

  她看了片刻,发现他的确是睡着了,且睡得熟,面容在树影下有些许酣然。她收回视线,将书摊开盖在脸上,闭上了眼睛。

  不多时,又有脚步声走进来,步履清浅,但进来的人呼吸却微微浊重,显然,这是身上有伤。

  “四皇子”谢云澜的声音响起。

  谢芳华拿掉盖在脸上的书,即便谢云澜进来,秦钰也没醒,她问,“云澜哥哥,那些族亲都送走了”

  谢云澜点点头,“他怎么睡在这里”

  谢芳华摇摇头。

  谢云澜坐到她身边,看着她问,“你似乎也不太反感他”

  谢芳华想着她反感秦钰吗自然是反感的。因何反感也是有因由的,最让她恨不得杀了他的时候不是因为她是夺了舅舅兵权的四皇子,其实是因为他算计她中同心咒,后来秦铮为她挡了。自此,她便看到他就想绕道走。但是现在

  她对谢云澜笑笑,刚要说什么,外面侍书忽然急匆匆走过来,“小姐,宫里传出消息”顿了顿,见谢芳华和谢云澜同时看向他,他看了一旁依然睡着的秦钰一眼,低声道,“皇上答应了老侯爷的请求,取消了您和铮二公子的婚约。”

  ------题外话------

  最近评论区实在不忍直视

  画圈圈,再不见票票,某作者要造反了啊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八十五章取消婚约》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