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碧湖泛舟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精心打扮后的谢芳华,如明珠翠玉一般地炫目。

  李沐清呆了片刻后,回过神来,咳嗽一声,不自然地道,“今日湖里的鱼一定好打捞。”

  “为什么?”谢芳华看着他。

  “小姐,李公子的意思您还没明白吗?就是鱼儿看到您都不会游了。”侍画捂着嘴笑。

  “是啊”侍墨笑着附和。

  谢芳华一愣之后,也忍不住好笑。

  李沐清走过来,对她伸出手。

  谢芳华看着伸来的手,犹豫了一下,将手放在了他的手里。

  李沐清微笑,扶着她向外走去。

  侍画侍墨各自退后一步,跟在二人身后,出了海棠苑。

  二人离开后,言宸忽然对谢云澜道,“若是她真能嫁给李沐清,我觉得是一桩好姻缘。云澜兄,你说呢”

  谢云澜看了言宸一眼,没答话,起身去了书房。

  言宸见他离开,笑笑,闲闲散散地坐在椅子上,摆弄桌子上的棋子,不是自己与自己对弈,而是在研究阵法。

  李沐清扶着谢芳华出了内院,来到忠勇侯府角门处,又扶着她上了马车,他也跟着坐了进去。

  天色转暖,车厢四周围着的厚重帘幕已经换成轻薄的娟帘。

  车厢内布置舒适,靠枕薄被,里面茶品果点一应俱全。

  谢芳华上了车后,便懒洋洋地靠在靠枕上,她那三箭还是失血过多了,虽然养了半个月,可是从内院走到门口这么几步路,她就出了一身薄汗。

  “喝水吗?”李沐清看着她,轻声问。

  谢芳华摇摇头,掏出娟帕,擦了擦额角的汗。

  “也许我今日不该带你出府游玩,要不就算了。”李沐清问。

  “我的确也闷得慌了。”谢芳华摇头,“若是不走动一下,连我都觉得自己成了废人了。”

  李沐清看了她蜷着的小腿一眼,眸光微微心疼,撇开眼,对车外吩咐了一声。

  车夫立即一挥马鞭,离开了忠勇侯府门前。

  今日天气好,街上人潮哄哄。马车顺利地出了城,向城外的青湖而去。

  南秦京城有两处山水景色为人乐道,一处就是玉女河,一处就是青湖。玉女河集中了画舫,是歌舞升平的红袖招展飘香之地,青湖比玉女河距离得远,要走十几里的路,两旁青山依傍,鲜少有人前去,十分清幽,故名青湖。

  十几里的路虽然不远,但也不近,李沐清对谢芳华询问,“下棋打发一下时间?”

  谢芳华摇头,“不想下。”

  “那看书?”李沐清又问。

  “不想看。”谢芳华摇头。

  “那……”李沐清头疼,“你想做什么?”

  “什么也不想做。”谢芳华摇头。

  李沐清看着她,长叹一声,“可真是难侍候我得考量一下,娶了你后,怎样悦你。”

  谢芳华闭上眼睛,“你真能娶了我时再说吧也许那时,不用你悦我,我便要费心思悦你。”

  李沐清愕然一下,失笑,“也对。这世上大多女子,都是要取悦夫君的。”话落,不再找事情做,便和她一起靠在了靠枕上,“若是依我自己的意思,今日便要换庚帖,可是父亲不同意,在我争取下,才定了三日后。”

  谢芳华默然地点点头。

  李沐清不再说话,与她一样,静静地躺着。

  一个半时辰后,马车停下,车夫在外面道,“公子,到了”

  李沐清坐起身,先下了车,之后扶谢芳华下车。

  谢芳华抬眼看去,这一处是一片湖的岸边,停着两只小船,湖水清澈,两旁青山葱翠。

  那船极小,一只船上只能容下两三个人坐。

  “我们做那只,另外一只留给你的婢女。”李沐清笑着道,“你不晕水吧?”

  “不晕”谢芳华摇头。

  李沐清扶着她向那只船走去,先扶她上了小船,然后解开绳索,自己也跳了上去,对侍画侍墨道,“你们若是不会划船,我的书童可以给你们划船。”

  侍画侍墨看向给李沐清充当车夫的书童,那书童连忙点头,二人松了一口气,跳上了船。心想着李公子也真是的,只弄了这么两只小船,看着一点儿也不舒适,偏偏小姐没意见。她们也只能跟着了。

  小船内早已经铺了软绒绒的毛毯,谢芳华上了船后,一点儿也不觉得不舒适,反而觉得这样靠水很近,似乎就坐在水上一般,淡淡的水气从湖中飘上来,伴随着青山草木的清气,别有一番滋味。是她从来没感受到的,她笑着对李沐清道,“坐这个小船比大的画舫好。”

  “自然”李沐清见她没有不喜,眉眼笑意多了些,划动船桨,“坐稳了,开船了。”

  谢芳华笑着点点头。

  李沐清轻轻划动船桨,小船离开了岸边,向前驶去。

  谢芳华见他指挥着小船往哪里走,小船就往哪里走,不由赞扬,“你划船的技术不错,特意学的?”

  “几年前,我去南方巡查商铺,那时初涉商事,尽管小心谨慎,还是被人害了,掉进了水里,幸好有一个老农夫救了我,也算是吃了一个大亏,从那后,我便学了浮水和划船。”李沐清道。

  谢芳华挑眉,“难得你这么聪明,还被人给耍了。”

  “世人都说奸商,商人多狡诈,这话是不错的。我即便聪明……”李沐清说到这,不由好笑地看了谢芳华一眼,“难得你夸我聪明。”顿了顿,又道,“可是聪明人也有被聪明误的时候,吃一堑长一智。”

  “可惜我有伤,否则我也能帮你划船。”谢芳华笑着道,“今日只能累你了。”

  “你也会划船?”李沐清讶异。

  谢芳华点头,“除了会划船,我也会浮水。”

  李沐清见她不似说假,沉默了一下,“女子太聪明,太有才华,懂得太多,会得太多,不是好事儿。”

  谢芳华想起上一世她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只能看着举族倾覆,什么也做不了。她摇摇头,“怎么不是好事儿?可以靠自己,护住想护的东西,保住想保的人。”

  “你一心想要护住忠勇侯府,可是你自己呢?你将自己放在什么位置?”李沐清看着她。

  “我自己啊……”谢芳华看着前方,湖水清澈,澄净,但是四周笼着淡淡的水雾,她摇摇头,“我自己是小事儿,没有位置也无所谓。”

  李沐清忽然放下双桨,踏进舱内,与她并肩坐着。

  “怎么不划了?”谢芳华偏头问。

  “这是顺风顺水,让它顺着水飘吧飘到下游,我们就上山去烤鱼。”李沐清道。

  谢芳华点点头。

  李沐清不再说话,陪着她静静地坐着。

  两岸青山葱翠,碧湖幽幽,风景宜人,身边的人不烦躁,温文有礼,令人舒适。

  侍画侍墨所乘的小船始终保持着与李沐清谢芳华那条船不远不近的距离,二人听不见前面俩人交谈,不由窃窃私语。

  “李公子和小姐都不怎么说话?”侍画低声道。

  侍墨点点头,“是啊。”

  “不过即便不怎么说话,但是却相得益彰,令人看着舒服。”侍画道。

  侍墨又点点头。

  “你觉得,小姐真会嫁给李公子吗?”侍画低声问。

  侍墨想起秦铮,又想到谢芳华的伤,再想到两人如今连婚约都取消了,闹到这个地步,还如何挽回?即便小姐心中还有他,也不可能挽回了吧她点点头,“老侯爷都答应了,小姐也不反对,再过两日换了庚帖,就定下了。真会吧”

  “我看李公子真的挺好的。”侍画看着那二人,“跟他在一处,小姐平平淡淡,不用揪扯太深,也就不会受伤了。也挺般配的。”

  侍墨又点点头。

  “喂,你们两个别乱说话了你家小姐虽然受了伤,耳目不太聪颖,但是我家公子耳目可是极好。能听得见的。”那书童低声提醒二人。

  侍画侍墨闻言立即住了嘴。

  恰在这时,李沐清笑着回头看了二人一眼,没说什么,又转回了头去。

  侍画侍墨对看一眼,想着李公子也不可小视,事情还没成,她们真不能乱说话。

  坐了片刻,李沐清从船头拿了两个渔网做的打捞鱼兜,一个留在手里,一个递给谢芳华,“看我们谁一兜打捞上来的鱼多。”

  “行啊”谢芳华用自己那只好手臂接过来,先将渔网兜放进了水里。

  李沐清失笑,“你倒是会抢得先机”

  谢芳华丝毫不脸红,“我是受伤的人。”

  李沐清扫了她一眼,见她气色不错,笑着点点头。

  船顺水而行,不多时,谢芳华便感觉自己的网兜里沉了一下,但她不动声色,也不拿出来。

  李沐清忽然偏头看了她一眼。

  谢芳华也看了他一眼。

  “看来遇到捕鱼的高手了。”李沐清微笑,“打个赌吧”

  “怎么赌?”谢芳华也笑着问。

  李沐清想了想,“输的人答应赢的人一个条件,换句话说,就是可以为赢的人做一件事情,只要是能做到的事情,不准食言。期限是……一辈子。”

  谢芳华眸光动了动,“你就那么确定你能赢?”

  “我不怕输。”李沐清微笑看着她。

  谢芳华低头看了一眼湖面,忽然笑了,“既然你不怕输,我又有什么怕的。赌了。”

  “痛快”李沐清轻笑。

  谢芳华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船走,她和李沐清的网兜都一动不动地在水中。

  一个时辰后,小船转过了这一面青山,飘到了一处山峦处,不走了。

  “提网?”李沐清笑问。

  谢芳华点点头,“好”

  二人一起抬手,两个网兜哗啦一下子破水而出。

  后面的小船上传来侍画侍墨和李沐清书童齐齐的惊呼声。

  只见两个网兜,不仅兜内网的都是鱼,兜外的丝网处挂的也都是鱼,满满当当的两兜雨,看不出谁多谁少来。

  “你猜,我们谁网的多。”李沐清笑问。

  “数数就知道了。”谢芳华也被带出了兴趣。

  李沐清点点头,先拿过谢芳华的渔网,将她网兜里的鱼都倒向一旁的一个小仓子里。开始数起来,“一条,两条……”

  谢芳华看着他。

  不多一会儿,数完了,李沐清笑着道,“大鱼五条,小鱼十条。”

  谢芳华点点头。

  李沐清又将自己网的那兜鱼倒到了另一个小仓子里,开始数。

  后面的小船靠近,侍画三人也好奇地盯着他数鱼。

  “大鱼同样五条,小鱼……唔,十一条。”李沐清数完后,用手捏起一个极小的如拇指般大的鱼看向谢芳华,“这个,也是鱼,不是吗?”

  谢芳华终于忍不住乐了,“不错,是鱼,我输了。”

  “那赌约?”李沐清看着她,眸光粲然。

  “自然作数”谢芳华愿赌服输,“不管你以后提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做到,自当履行。”

  李沐清颔首,“即便为你烤鱼,今日也不虚此行。”话落,他扫了身后三人一眼,“我们几个人,有这几条大鱼就够吃了,小鱼就放生吧”

  谢芳华没意见。

  李沐清对那书童招招手,那书童立即跳上了这只船,捡了大鱼放在早已经备好的木桶里提着,其余的小鱼都放回了湖里。

  “这面山上去,有一座亭子,石桌石椅俱全,我背你上山吧”李沐清扶着谢芳华到了岸边,对她道,“又不是没背过你。”

  谢芳华站着不动,看着这座山,“这是西山吧?”

  李沐清点头,“不错,正是西山。”

  “上这山顶上,往下看去,岂不就是西山大营了?”谢芳华虽然是问句,但语气肯定。

  李沐清抿了一下唇,“是西山大营。”

  谢芳华又看了片刻,回转身看着李沐清,“你带我游湖,又要背我爬山,兜了这么一个大圈子,只是为了让我来看西山大营?”

  李沐清忽然抿起唇角。

  谢芳华看着他,“李沐清,你不是向我爷爷求亲了吗?如今这是做什么?”

  “我以为……也许……”李沐清看着她,斟酌着用词,片刻后,见她静静的眸光看着他,他忽然叹了口气,“也许我做错了不该乱插一脚。”

  谢芳华忽然冷下脸,“既然你觉得做错了,你现在就可以回去,跟我爷爷说,我谢芳华不是嫁不出去,用不着谁来怜悯好心接收。”

  “我不是这个意思。”李沐清面色一变,立即上前一步,对她解释,“在你还是听音的时候,我遇到后,识出你的身份,我便已然心动,有了心思想求娶你。但是他先了一步,没给我机会。那日我去西山大营找他。他竟然说谁爱娶你就娶你,与他无关,说我若是愿意娶你,只管娶,别来烦他,我一气之下,便去忠勇侯府,没想到老侯爷答应了……”

  “所以,你如今这是后悔了?”谢芳华看着他。

  “不是后悔,只是你的心……”李沐清看着她,“万一庚帖真的换了,我不想你后悔。我这样做,何谈是君子?岂不真成了趁虚而入的小人?我不怕他,但是怕你将来恼我怒我恨我……”

  谢芳华静静地看着他,眸光清冷,不说话。

  李沐清说不下去了,也看着她。

  过了片刻,谢芳华沉声对侍画侍墨道,“扶我回去”

  侍画侍墨没想到这一路都好好的两个人,竟然说翻脸就翻脸了,二人不敢言声,过来扶谢芳华。

  李沐清忽然先两人一步上前,一把抱住谢芳华,苦笑道,“对不起,你这么聪明,我不该自作聪明伤你,我……对不起,你别恼,我……不会哄人,但我保证,再没下次了。就算枉做小人,趁虚而入,我也认了。若是真的能换了庚帖,那么别人就是别人放弃了,我又如何不能娶你?对你好?我会对你好一辈子。”

  侍画侍墨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打开李沐清,都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身子僵硬,听着李沐清的话,一言不发。

  “除夕夜翻城墙,法佛寺盗经书,以及那些压在我心中多年,从来不说的我娘的那些事情。还有,这么久以来,你做的那几件大事儿,我都跟你参与了。那日教你编的草蚂蚱,我还留着……”李沐清抱着谢芳华的手微微轻颤,“你们有婚约,两情相悦时,我中了媚术,死门关走一遭后,虽然想通放弃过,但如今,此一时彼一时。我还想再要个机会……你原谅我今日糊涂好不好?”

  谢芳华依旧不言声。

  “若是,庚帖换了,以后,谁夺,我也誓不放手,若是庚帖换不成,我就彻底死心了。”李沐清声音渐低,“闲看花木,碧湖泛舟,就像这般,我愿与你一起护你在意的人,也愿与你这般平平淡淡地过一生……”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八十八章碧湖泛舟》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