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全鱼之宴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闲看花木,碧湖泛舟,平平淡淡过一生

  世间多少人能随手而得的平凡幸福,对于忠勇侯府的小姐来说,却是奢求。,..百度&搜索巫神纪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谢芳华闭上眼睛,本来要推开李沐清的手缓缓地垂落,低声道,“我有些累了,我们回去吧”

  “可是我答应你的烤鱼”李沐清见她不生气了,暗暗松了一口气,嗓音柔和。

  “回府后,你下厨,清蒸啊,红烧啊,水煮啊,在府里烤鱼也行。”谢芳华道,“也可以让爷爷、舅舅、云澜哥哥,言宸都尝尝你的手艺。”

  李沐清顿时笑了,“好”

  侍画、侍墨、李沐清的书童,三人见二人和好了,都齐齐地松了一口气。侍画、侍墨想着李公子哪里不会哄人明明很会哄人,句句都说到了小姐的心里。

  李沐清放开谢芳华,扶着她重新在船上坐好。

  侍画、侍墨、书童三人也连忙过去重新支船。

  两条小船不多时原路返回。

  来的时候是顺风顺水,回去的时候自然是逆风逆水。但是李沐清支船轻松,看不出多费力。

  谢芳华在船上静静地坐着,看着两岸青山绿水,双桨划动,卷起一层层波纹,似乎投到了她的心湖。她想了些什么,又没想什么。

  李沐清一直再未说话。

  一个时辰后,两只小船靠了岸。

  李沐清扔了奖,扶着谢芳华下船,向马车走去。

  二人刚走两步,忽然树林中有一股杀气铺面而来,紧接着,十数黑衣人挥刀向二人砍来。

  李沐清瞬间揽着谢芳华退了三丈,退回了小船上。

  侍画、侍墨、书童三人大惊失色,纷纷抽出剑,拦在了二人面前。

  李沐清在船上站稳后,轻轻地打了个口哨,哨声响起后,从两侧的山峦处,冲出大约有百人之多的护卫。瞬间将这些黑衣人团团围困住。

  侍画、侍墨、书童三人根本再用不到,退出了站圈,立在了一旁。

  谢芳华认出这些黑衣人与分族分宗那日闯入忠勇侯府海棠苑的数百黑衣人气息相同,显然是皇室隐卫死士。不用猜测,自然是来杀她的。

  皇帝可真是锲而不舍,不死心啊

  李沐清这些人显然是一早埋伏在这里,恐怕是这一面青湖四周,都有他的人。

  她偏头去看李沐清。

  李沐清对她微笑,“带你出来玩,自然要护住你的安全。”

  “这些人是皇室隐卫。”谢芳华道。

  李沐清对她眨眨眼睛,“暗杀不敢暴露令牌和身份,拿的是密旨。”顿了顿,又低声道,“算是明旨,我到也不怕。一个不留后毁尸灭迹,皇上也没办法怪罪。”

  谢芳华不再说话,李沐清不怕皇上,帮她从法佛寺捷足先登了皇帝派去要经书的人知道了。

  这一片河岸顿时杀戮和血腥弥漫。

  半个时辰后,十数皇室隐卫死士全被倒在了地上,李沐清的人也折损了二十几人。

  他摆摆手,“都处理了,别留痕迹”

  “是”一人躬身。

  李沐清扶着谢芳华下了船,上了马车,离开了青湖。

  谢芳华上了车后,便懒洋洋地躺下,闭上了眼睛。

  李沐清伸手扯过薄被盖在了她身上,温声道,“累了睡一觉。”

  谢芳华“嗯”了一声。

  马车返回京城,还未进城,宫中的皇帝已经得到了消息。

  今日李沐清和谢芳华出外游青湖的一举一动都禀到了皇帝的面前,最后听说派出的数十隐卫死士都折损在了李沐清的手里,他一怒之下摔了药碗。

  “皇上”吴权看着摔碎的药碗惊呼。

  “去将右相给朕叫来”皇帝恼怒,“朕问问他,他真想让他的儿子娶谢芳华是不是”

  吴权连忙道,“皇上息怒,去忠勇侯府提亲的人是李沐清自己,右相当时不知道。”

  “他的儿子他也管不了了吗不是说三日换庚帖是他应了的吗”皇帝拍床板,“快去给朕喊他来。”

  “是”吴权立即退出了寝殿。

  半个时辰后,右相匆匆进了宫。

  李沐清的马车入了城,便有人对他传消息,说皇上将右相召进宫去了,他点点头,说了声“知道了。”,便继续向忠勇侯府而去。

  刚走不远,有两个人拦住了马车,其中一人恼怒地喊,“李沐清,停车”

  赶车的书童看了挡在马车面前的两人一眼,只能将车停下,对车内道,“公子,是程公子和宋公子拦住了马车。”

  谢芳华折腾一番的确是累了,上了马车还真睡着了,但是进了城后被这一声吵醒了。

  她蹙了蹙眉,睁开了眼睛。

  李沐清见她醒来,伸手挑开车帘幕,面色温和,“程铭兄,宋方兄,寻我所谓何事”

  “你当真要娶谢芳华”程铭脸色十分难看,见李沐清露面,劈头问。

  李沐清点点头,“我提亲,老侯爷应了”

  “你怎么能娶她你不知道秦铮对她的心你这是往他身上捅刀子。”程铭似乎十分激动,“朋友妻不可欺,你这是做什么我们自小白相识一场了你怎么能做这个趁虚而入的小人”

  李沐清眼睛眯了眯,神色淡下来,“众所周知,是他绝情在前,打算悔婚在前。如今她们的婚约已毁,我如何不能求娶程铭,你可知道他的想法来替他打抱不平”

  程铭一噎,“我自然知道他的想法,他怎么会放弃”

  “可是婚约已毁了,我去忠勇侯府提亲之前去西山大营找过他,他对我说,我愿意娶谁,尽管娶,不要去烦他。”李沐清平静地道,“我虽然是趁虚而入,但也算是打过招呼了。他也表了态了。如今你来怨我不顾相识之情,不如去找他问问。”

  程铭面色一变,“他当真这样说”

  “我难道还说虚言不成”李沐清放下了帘幕,不愿再与他说。

  书童见此,立即道,“请两位公子让路”

  程铭看向宋方,宋方对他摇摇头,让开了路,他有些不甘心,又冲上前,抓住他帘幕,“我听说你今日带忠勇侯府的小姐出城游青湖了。如今她可在你的车中”

  李沐清皱眉,“你还想说什么”

  “她在不在我想见见她,问她一句话。”程铭立即道。

  李沐清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坐起身,靠近李沐清,伸手挑开了帘幕,淡然地看着程铭,“程公子,你想对我说什么话”

  程铭见谢芳华真的在李沐清的马车内,而且她明显一副刚睡醒的样子,身上盖着薄被,与李沐清靠得极近,他面色一变,看着她,“你你”

  谢芳华挑眉,等着他说话。

  程铭看着她,一咬牙,“你与秦铮兄在一起时,据说曾同寝同食,如今你当真要嫁李沐清”

  谢芳华脸色忽然一寒。

  李沐清面色也沉了,眉目染上恼怒,“程铭”

  程铭豁出去地看着李沐清。

  谢芳华看着程铭片刻,脸色寒意褪去,忽然笑了,“当初我以为,他灵雀台逼婚,使得皇上圣旨赐婚,对我情深意重,也说过死不放手。我便信了,觉得这一辈子非他不可了。彼时,同寝同食,也算是认定了他是良人。可是他后来断情,弄了一身的伤,我挽回不得,也算是做了我能做的,全了这份情谊。如今,婚约已悔,前情也过去了。李公子求娶,爷爷做主应允婚事,只要他不嫌弃我,我自然要嫁他。”

  “你”程铭一时呐呐,反驳不出什么来,半响道,“你可喜欢他能忘了秦铮兄”

  谢芳华嘲讽一笑,“他能断情毁约,我也能收心忘却。李公子喜欢我,若是换了庚帖,以后数十年,我虽然现在还没喜欢上他,但是有好感够了,我可以慢慢地用时间磨着喜欢上他。一辈子长得很不是吗”

  程铭张了张口,看着谢芳华,再说不出什么来。

  “铮二公子张狂任性,霸道难处,我还以为没人对他真诚相待,均是酒肉朋友,没想到还有两个真心实意的。”谢芳华话落,放下帘幕,隔断了程铭的视线,“程公子,我回答完你的问题了,可以走了吗”

  程铭后退了两步,让开了路。

  书童一挥马鞭,马车向忠勇侯府而去。

  一路再无话,回到忠勇侯府,下了马车,右相府的大管家正好来到,见到李沐清,立即擦着汗道,“公子,老爷请您立即回府”

  “父亲不是进宫了吗”李沐清问。

  “已经从宫中回府了”那大管家立即道。

  “我晚些时候再回去,你回去告诉父亲,若是他等不及我,可以来忠勇侯府。”李沐清摆摆手,扶着谢芳华进了府门。

  那大管家还要再说,书童立即拦住他,低声道,“公子答应给芳华小姐做鱼,你快回去吧”

  大管家无奈,只能匆匆离开回了右相府。

  “右相急着找你,想必有重要的事情。”谢芳华道。

  “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皇上最近屡次受挫,受不住了,无非是叫了父亲进宫训斥一顿。”李沐清不以为意,“父亲也算是老臣了,皇上的脾性他摸得清楚,急急找我,也不是真的有事儿,只不过也要做做样子。”

  谢芳华闻言笑笑,“你心里有数行,将右相府拖下水,实在是非我所愿。”

  “是我甘愿的”李沐清道。

  谢芳华闻言不再说话。

  将谢芳华送回房后,李沐清便如他所说下了厨房。他用的是忠勇侯府的大厨房。

  福婶见他竟然要亲自下厨,惊得哎呦了好几声,“李公子,这怎么可以若是传扬出去,这可笑话忠勇侯府没规矩,竟然让您下厨”

  “是我答应芳华的,传出去也无碍。”李沐清微笑,态度温和,彬彬有礼,“我一个人也做不来,您给我打下手吧”

  福婶听说是小姐答应的,犹豫了一下,见李沐清态度极好,人也和气,不由喜欢,妥协地点了头,帮他打下手,同时也好奇,这位李公子虽然说不上金尊玉贵,但也是出身相府,首屈一指的公子爷。难道真会下厨做菜

  很快她打消了好奇,李沐清不但会做菜,还做得极其利落。

  到后来,福婶都佩服和看着他,更为欢喜了,又想起那日她家小姐受伤,他在府中等了一日等她醒来才离开。还是他请来了言宸公子,保住了小姐的胳膊。

  一顿饭做下来,福婶已经将李沐清当做未来的姑爷了,欢喜得眉开眼笑。

  饭菜摆在了荣福堂,这一顿饭,可当得上全鱼宴。

  正如谢芳华所说的,清蒸鱼,红烧鱼,糖醋鱼,水煮鱼、酸菜鱼、烤全鱼等等。

  谢芳华看到的时候,险些晃花了她的眼睛。

  李沐清看到她惊讶得呆呆的样子,不由失笑,还是第一次看到她一改沉静的表情,这般呆怔。

  “你”谢芳华回过神,“都是你做的”

  福婶不等李沐清开口,在一旁笑呵呵地接话,“是啊,小姐,都是李公子做的呢,奴婢只是给他打下手,李公子这手艺啊,要我说,比皇宫里的御厨也不遑多让,看看这些菜,真是色香味俱全。一般人可真做不出来。若不是奴婢亲眼所见,打死也是不信的。小姐以后有口福了。”

  “这真是”谢芳华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低声道,“辛苦你了。”

  她只不过随意地说了几种鱼而已,他竟然各种都做了。

  “赔礼总不能只拿嘴说说,拿这些菜赔礼吧。”李沐清凑近她,悄声道,“你不生气了”

  谢芳华想笑,无言地点了点头。

  忠勇侯拍拍身边的座位,夸奖道,“李小子啊,我老头子今日也算是开了眼界了。”话落,他对外面喊,“来人,去右相府请李老儿过府用饭。这么好的全鱼宴,我得和亲家喝两杯。”

  “是”侍书立即去了。

  “李延年轻的时候可做不出来这些菜,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崔允也拍拍李沐清的肩膀,喜得紧,“当年我和你父亲相交甚深,他若是拿这么一手追我妹妹,可轮不到谢英了。”

  李沐清脸色微红,“崔舅舅说笑了。”

  “没说笑”崔允叹了口气,看了谢芳华一眼,“丫头啊,过去的让他过去算了,谁年轻的时候,没有几场风月情事儿的话,那都不叫年少轻狂。依我看,沐清还真是最适合你不过。你这丫头性子冷清,脾气执拗,认死理,而沐清脾气温和,性情也温和,能包容你谦让你任由你。这样的性情才最易相处。”

  谢芳华揉揉额头,“舅舅,你们不能被他一顿饭收买了啊”

  崔允哈哈大笑,“这一顿饭可不是谁都能做出来的全鱼宴。至少你舅舅我做不出来。”话落,他看向一旁的谢云澜和言宸,“你们做得出来吗”

  谢云澜看了李沐清和谢芳华一眼,摇摇头。

  言宸微笑地道,“我不会做菜”

  “看看,这是了我们在座的人,可都做不出来。”崔允道,“等李延来了,我也要与他多喝几杯。待成了亲家,我得看着他不准欺负了我外甥女。”

  众人连说带笑等了不多久,侍书请了右相李延匆匆来到了荣福堂。

  进了正堂,李延也被桌子上的全鱼宴给惊了一下,听说是李沐清做的,他睁大眼睛,似乎第一次认识他这个儿子一般,不敢置信地问,“你还会做菜”

  “这可不仅仅会做而是精通。”崔允大笑,“你的儿子自己都不熟悉,该罚酒。”

  李延看着李沐清,李沐清对他微笑点头,李延叹了口气,“这小子自小便有主意,不大点儿年纪的时候,不听我的话了,我说什么虽然不常反驳,但惯于阴奉阳违。你们可不要被他的外表给骗了啊。”

  “有你这么拆自己儿子台的爹”崔允使劲拍了李延一下,“照我看,比你那时候强多了。”

  “他做的好事儿,让他老子挨皇上的骂是比我强,我当年没让父亲给我顶骂声。”李延想起今日被皇上劈头盖脸地训,一肚子憋屈。

  “怎么我孙女嫁你儿子,李老儿你还委屈了”忠勇侯不高兴了。

  李延咳嗽了一声,连忙笑道,“哪里哪里犬子三生有幸只是臣怕皇上”他想说什么,看了谢芳华一眼,摆摆手,“罢了,事已至此,尽力而为吧若是犬子能娶到芳华小姐,右相府定然不会亏待了她。”

  “这还像人话”忠勇侯脸色阴转晴,亲自给李延倒了一杯酒。

  李延吓了一跳,老侯爷给谁满过酒连忙夺过酒壶,给忠勇侯也斟了一杯。

  右相毕竟是右相,圆滑处世,为人谦和,懂得知进退,审时度势,在哪里都吃得开。没有因为刚被皇上骂,便立即与忠勇侯断绝关系不来往。

  所以,这一顿饭没有因为他到来而破坏气氛,众人吃得热闹欢喜,直吃了两个时辰,才作罢。.~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八十九章全鱼之宴》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