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多年筹谋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吴权领旨踏出英亲王府的大门,忠勇侯府海棠苑自然得到了消息。

  谢芳华的脸瞬间沉了下来,握着茶杯的手猛地攥紧,唇瓣紧紧地抿起。皇上这是因了谢氏分族分宗,积攒了数日的怒气爆发了出来,趁机给忠勇侯府好大一个巴掌。

  若是忠勇侯府誓死反对,那么谢氏分族分宗就是一个笑话。若是忠勇侯府不管,那么谢氏长房一门就会满门诛杀。这也算是给整个谢氏提个醒,分了就是分了,忠勇侯府以后再不管他们死活,那么分族时暗中所说的相互照料就是一句空话,以后整个谢氏就是唇齿相寒,真正的分崩离析了。

  对于谢氏长房,谢芳华虽然一直没好感,但也不至于想要他们断绝血脉。

  谢氏长房在法佛寺趁机害她,只是一颗别人的棋子,背后那人利用了谢氏长房对忠勇侯府尊荣的不满妒心,不过是略施手段,想拉出整个谢氏而已。

  因为当日有英亲王妃和秦铮在,所以,便不单单是谋害谢氏自己人的事儿了。

  皇帝给谢氏长房按上了一个谋害同族宗亲,谋害王族宗室的罪名,算是大罪,满门抄斩,的确也让人反驳不出来。但满门抄斩,在谢氏分族分宗后,对于整个谢氏,便是一个雷霆的大震慑了。

  不得不说,病了数日之后,皇上这一招可谓是利刃封喉。

  “明日午时行刑的话,时间太紧了。想让皇上反口收回圣旨不可能。但若是想要救人,数千御林军围困着谢氏长房,不好救。若是劫法场,那就更难了。皇上想要谢氏长房死,就不会不在法场上严防死守。”谢云澜看着谢芳华,见她久久不语,他沉声开口。

  “谢氏长房不能就这么全部被杀。”谢芳华放下杯子,看着谢云澜,“我曾经答应,林溪哥哥若是与我合作,我保谢氏长房,虽然他后来没起太大作用就出了法佛寺之事,但是也尽力做了些事儿,一定程度上制衡了当初的谢氏长房。更何况,如今全天下都看着谢氏分族分宗后皇室和谢氏如何。若是这一局让皇上胜了,那么,谢氏真就分崩离析了,保不准,有的门户就会自此惧怕皇权刀刃,被皇上趁机收买,反过来对付忠勇侯府。知谢氏甚深的人,还是谢氏自己人。若是分族分宗后,同谢操戈,那么千古书册记载下,谢氏因此而亡,就是个大笑话了。”

  “是啊皇上这一招可谓真狠。”谢云澜颔首,“若是救的话,只能在这一日夜间,找出个法子。幸好皇上下的命令不是今日就斩首。还有些微薄时间。”

  “今日是英亲王寿辰,皇帝若是让今日见血灾,便是不顾兄弟情分。”谢芳华冷嘲。

  “明日虽然是采纳之礼,但也是你和秦铮的第一个礼。皇上这也是一箭双雕。”谢云澜抿唇道,“谢氏长房被灭门,忠勇侯府却行喜庆之事,这传扬出去”

  “我记得法佛寺失火,那个叫无忘的尸体凭空消失。若是谢氏长房那些人凭空消失呢云澜哥哥,你说会如何”谢芳华忽然问。

  谢云澜一惊,“如何让他们凭空消失”

  谢芳华不说话,似乎在思索。

  谢云澜看着她,“法佛寺失火,那个无忘大师的事情我知道一些。但他毕竟是一个人,而谢氏长房里,算起来,长房的大伯父、大伯母、三个兄弟,两个姐妹。一共七口人。在数千御林军看守下,不是说能凭空消失就能凭空消失的。”

  谢芳华思索片刻后,忽然问,“言宸呢”

  “今日一早便没见他。”谢云澜摇头。

  谢芳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叹了口气,“幸好他在京城。”

  “你是想让他去救”谢云澜看着谢芳华。

  “我受伤不能动,云澜哥哥你伤也未好,也避不开御林军。”谢芳华捻着手指,“况且,皇上一直监视着忠勇侯府的动静,以前也许不会十分监视你,但自从你回京,协助我处理庶务,皇上便也盯紧你了。我们动手,都不方便,筹谋个办法,只能言宸出手了。”

  “就算让他出手,你想怎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救出谢氏长房的人让他们凭空消失”谢云澜看着他。

  “谢氏长房是因为法佛寺大火而有难,那么如今,谢氏长房也可以借火而遁。”谢芳华打着思量,“不如就让这件事情败在火,成也在火。”

  谢云澜有些想不透,“在我看来,这就是一个死局,如何从火中逃生难道有暗道密道不成”话落,他思索,眼睛忽然一亮,“很多大家贵府建造府邸时,都留了密道出城。谢氏长房若是有密道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谢氏长房没有密道”谢芳华摇头,“云继哥哥在京城时,我令他助我查整个谢氏。除了忠勇侯府、谢氏盐仓、谢氏米粮、谢氏族长,这几个谢氏主脉,其余人家,多不过是修筑了几间暗室,也有几家是有密道,但无非是内院私通苟且之事而已,不抵作用。”

  “既然如此,你打算怎么办”谢云澜皱眉。

  “没有密道,就挖一条密道出来。”谢芳华眯起眼睛,“一日夜时间虽短,但也不是不能完成。”

  谢云澜一惊。

  “云澜哥哥,你现在就找人拿一份谢氏长房四邻的图纸来。”谢芳华看着他。

  “你认为真的可行”谢云澜眉头皱紧,“就算能这样救出人,让人凭空消失,但真若是成功了,那么,就是一件大事儿,恐怕会吵得沸沸扬扬,皇上必然知道是忠勇侯府做的。”

  “那他也要抓住把柄才行抓不住把柄,那么只能作罢”谢芳华冷笑,“他想诛杀谁,一句话,就诛杀吗就算是天子,也不能视人命如草芥。”

  “既然如此,就试试吧的确不能看着谢氏长房一门被诛杀。”谢云澜颔首,站起身,对她道,“你等一下,我去拿地形图纸。”话落,转身走了出去。

  谢芳华见他出门,将侍画喊来,对她吩咐,“去看看言宸去了哪里让他立即回来。”

  “是,小姐”侍画应声而去。

  不多时,谢云澜拿了两份地形图回来,一份是谢氏长房的地形图,一份是四邻的地形方位图。

  谢芳华将两份图纸放在一起,看了片刻,锁定在谢氏长房后方的一个院落上,问道,“这是谁家的院子”

  谢云澜看着那个院落叹了口气,“是四皇子的。”

  “怎么是他的”谢芳华凝眉。

  “不知道为什么是他的。”谢云澜摇头,“可是这出院子的的确确就是在四皇子名下。”

  谢芳华忽然嗤笑,“谢氏长房左右两面挨着那两家院落都临湖,前门则是御林军把守的正门,不可取。唯有后面,可偏偏竟然是秦钰的院子。”

  “皇室早就已经将谢氏长房当做是突破口,早有准备。这间院子归在四皇子名下多年了。若不是因你回京后,做了很多一连串的动作。没让皇上抢得先机,才一直奈何不得谢氏。再加上四皇子回京后似乎没对谢氏做什么。所以,谢氏才一直安然无恙到现在。”谢云澜也觉得这一招怕是行不通了。

  “谢氏长房”谢芳华眼底昏沉,“为了荣华,暗中投诚皇室,想要拉忠勇侯府下马。如今获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也不冤屈。”

  谢云澜点头,“四皇子火烧宫闱贬去漠北之前,对谢氏汲营的颇多。谢氏长房恋慕虚荣,被皇室所用反而吞噬自家族人,并不奇怪。四皇子这座宅子没刻意隐秘,一查就查出来了。只是多年来,老侯爷与皇室心照不宣,一个退,一个进而已。”

  “若论忠心,谢氏世代先辈,可谓第一。”谢芳华想起前世忠勇侯府满门抄斩,九族株连、大厦倾塌,后来回天乏力,何尝不跟爷爷一味地退让,总想着皇室不会太狠,总会留有余地。可是他不知道,这个当今皇上没有以前的皇上仁慈,竟然一点儿生机也不给谢氏,连根拔起,悔之晚矣。

  “若不然,不救就是了谢氏长房,也算是咎由自取。”谢云澜感觉谢芳华气息波动浊重,想到谢氏长房的敏夫人若不是想害她,不至于有今日之难。

  “分族分宗后出来这样的事情,谢氏长房虽然该死,却是不能不救不救的后果太严重,虽然不是同族亲属了,但也不能演变成以后姓谢的人和姓谢的人是敌人,同谢操戈。”谢芳华道。

  “若是照你的方法,在四皇子面前动土,一定会惊动他的。”谢云澜道,“皇上自小便培养秦钰,对于除去谢氏,他最得用的,还是秦钰。”

  谢芳华忽然站起身,“我明白了。”

  “明白了什么”谢云澜看着她,见她脸色一瞬间极其难看,他不由担忧。

  谢芳华紧紧地攥住桌沿,“云澜哥哥,你将刚你那句话再说一遍。”

  “哪句”谢云澜看着她,疑惑。

  “就是刚刚,你说除去谢氏,秦钰”谢芳华盯着他。

  谢云澜点头,“我说,皇上自小便培养秦钰,对于除去谢氏,他最得用的,还是秦钰。”

  “是了就是这个。”谢芳华身子忽然剧烈地颤了起来,“我一直不解,今天终于明白了。”

  “芳华,可有什么不妥”谢云澜从来不曾见过谢芳华这个样子,生怕她一不留神栽倒,不由起身要伸手扶她。

  谢芳华避开她的手,忽然闭上了眼睛。

  谢云澜看着她。

  好半响,谢芳华才睁开眼睛,眼底尽是浓浓的黑色,“我明白秦钰纵火烧宫闱,被贬去漠北的原因,他要的,不仅仅是漠北舅舅掌控的三十万兵马。而是找出舅舅、姑姑、北齐、忠勇侯府联系甚密的证据,意图制造忠勇侯府勾结北齐,谋反的证据。然后,他回京后,在收了舅舅兵权的情况下,出手置忠勇侯府于死地。”

  谢云澜一怔。

  谢芳华继续道,“法佛寺那一场大火,虽然他没在京中,但是一定是他指使人做的。因为那时,他已经在赶回京城的途中。他自小长在京城,就算去了漠北,又岂能与京中的势力断绝联系查出谢氏长房迫害我,拿住一个谢氏长房,然后,由谢氏长房串起整个谢氏,谢氏长房背后指不定做了多少不容律法的事儿,其余谢氏背后也不干净。那么,寻个时机,将这些都捅出来,有忠勇侯府勾结别国叛乱在前,谢氏危害南秦基业在后,这样一连串下来,株连九族,覆巢无完卵。皇室便有理由一举铲除整个谢氏,连根拔起了。

  谢云澜听罢,面色大变。

  ”四皇子秦钰,真是不能让人小看啊“谢芳华一口气说了常常一段话,忽然坐下身,怒极而笑,”好一个才华满腹的四皇子,好一个皇上最出息最器重的儿子。若是照他这般,谢氏何存“

  ”若是照你这般说法,秦钰背后筹谋这些,皇上定然知道。所以,你突然分宗分族后,将整个谢氏瓜分得七零八落,一举打碎了这早就筹备了多年的算盘,保住了整个谢氏,皇上才大怒得病倒卧床不起。“谢云澜好半响才缓和住情绪,心惊地道。

  谢芳华点头。

  谢云澜抿唇,”这么多年,谢氏一族,各个旁支,他定然都打得通透了,准备万全了,所以,才去了漠北,还以那么大的罪被贬黜去了漠北军营夺兵权。待他回京后,那么,就是谢氏倾覆灭族时。真是好筹谋,好手段,世子和我这么多年,也算盯着皇室的动静,可是竟然一直没发觉。“

  ”没警觉那是因为没出大事儿。一个谢氏长房,一个谢氏盐仓,还有其余被皇室掌控的谢氏旁支,都是悄无声息用了多年一点点的渗透。动作不声不响。而火烧宫闱,天下瞩目,也只瞩目到突然被贬黜的四皇子和皇后的境遇身上,也瞩目不到谢氏的身上。“谢芳华深吸一口气,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我回京这么久,也竟然没发觉,若不是”

  她说着,顿住口。

  若不是凭着上一世的记忆,知道忠勇侯府被灭门,谢氏被株连九族的惨烈,知道皇上除去谢氏的铁心,为了制衡,她才想出分族分宗的法子。那么,只要整个谢氏还是连在一起,秦钰手中攥着的东西,一定是顷刻间就会瓦解诛杀谢氏的一柄连抵挡都怕是来不及的利剑。

  “还有齐言轻和玉云水。”言宸忽然道,“他们来南秦的目的,恐怕不单单是为了云继。”

  谢芳华点点头,心底发寒,肯定地道,“他们和秦钰一定认识,也许,比认识还要深。”

  谢云澜点头,“照你刚刚推断,皇上和四皇子筹谋多年,忠勇侯府一直忠心为国,别无二话。即便姑姑嫁去北齐,也是为了代替大长公主。这么多年来,姑姑和忠勇侯府几乎断绝来往,一年多不过一封信。皇室想将忠勇侯府和整个谢氏连根拔起,自然要这种通敌叛国的大罪。谢氏蛀虫颇多,筹谋这么多年,准备妥当之后,前去漠北,一为军权,二位制造证据。可是,什么证据,也不如两个证人。若是有了证据,再有证人,那么,株连之罪,忠勇侯府和谢氏还如何自保何人还敢作保”

  谢芳华这时连冷笑忽然都发不出了,只觉得遍体生寒,原来上一世,谢氏竟然是这样倾覆的。怪不得那么快,快得让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世家大族连还手的余地也无。

  “幸好谢氏分族分宗了,如今只不过推出个谢氏长房。”谢云澜倒了一杯热水,递给谢芳华,“比起整个谢氏株连,如今算是险险躲过一劫。”

  “我是否该感谢秦钰回京后动作慢了还是该问问他心软了才没动作太快或者说,他是徒然良心发现北齐能容下玉家,南秦为何不能容下谢氏”谢芳华声音沉冷,“怪不得那日他连夜从临汾桥回来半路拦齐言轻和玉云水。后来被秦铮劫了人之后,第二日一早,皇上和秦钰便急匆匆去要人。”

  “那二人那日幸好被秦铮拦下。”谢云澜道,“后来他将人给了我。”顿了顿,他忽然想到什么,又看着谢芳华道,“可是就在世子去了临汾桥,你接管庶务,让我帮你后,我又将那二人转手给了秦铮。如今那二人在他手上”

  “你后来又转给了他”谢芳华一怔。

  谢云澜点点头。

  谢芳华沉默片刻,忽然一笑,“在他那就在他那,比起秦钰,他总归是不会对谢氏如何。”顿了顿,她沉声道,“云澜哥哥,你去请秦钰来一趟这里。”

  “你是要”谢云澜看着她。

  “我想看看秦钰手里的底牌,够不够我不救谢氏长房的后果。”谢芳华道。

  谢云澜蹙眉,沉默片刻,点点头,出了海棠苑。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九十三章多年筹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