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姗姗来迟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云澜刚刚离开,侍书便匆匆进了海棠苑。

  “小姐,谢氏族长府邸的云青公子谢氏五房的林炎公子谢氏四房的谢琦小姐谢氏六房的谢伊小姐,一起来了,要见小姐您和云澜公子。”

  谢芳华一怔。

  “您见还是不见?”侍书等了片刻,没听见谢芳华的回应,轻声询问。

  谢芳华站起身,挪步到窗前,看着窗外,目光越过高墙,看向忠勇侯府角门,淡淡道,“你去告诉他们,若是为了谢氏长房而来,我自会尽力想办法搭救,让他们回去吧”

  “是”侍书转身出了海棠苑。

  不多时,侍书又返回来,低声道,“两位公子和两位小姐确实是为了救谢氏长房而来,听完小姐您的话,都回府了。云青公子离开前让我转告小姐一句话,说若是救整个谢氏长房难以施为的话,尽可能地想办法救出林溪公子就成。若是有用得到他的地方,小姐一定要知会他相助。”

  谢芳华点点头。

  与其说是为了谢氏长房而来,不如说这四个人是为了谢林溪而来。谢林溪对于谢氏长房来说,是个易数,与谢氏各房和旁支族亲兄弟姐妹都相交不错。

  半个时辰后,谢云澜和秦钰一起进了海棠苑。

  谢芳华出了内室,来到外面待客的画堂。

  秦钰一身华美锦缎,面容微带酒意,显然是从英亲王府寿宴上刚出来。进了画堂后,看到谢芳华,他一笑,“你第一次特意请我来你这里,真是有些意外。”

  谢芳华看着他,“皇上下旨诛杀谢氏长房满门,你意外不意外?”

  秦钰脚步一顿,不过一瞬,便缓缓地坐下,笑道,“原来是为了这件事儿,怪不得请了我来。”

  谢芳华将两份图纸拿出,放在了他的面前,指着一处院落道,“这一间院子是四皇子的吧我很好奇,四皇子买了这么一间院子,这么多年,是做什么用的?”

  “买了院子,自然是为了偶尔出宫时在外落脚的,以前住在宫里。去年父皇才给我分了府邸,如今府邸才建了一半又搁置了。”秦钰看了一眼那两份图纸,赞道,“绘图纸的人可真是精细,将院中的每一处都绘得清楚。”

  “爷爷这些年一味地后退,几乎在这京城成了半归隐之态,哥哥这些年病弱在身外,也只是费力地支撑谢氏门庭,不做他为。有些事情,他听了爷爷的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皇上和四皇子这些年来暗中筹谋,顺利无比,悄无声息地吞噬了大半谢氏,想必很是得意。”谢芳华声音微冷。

  秦钰偏头看她。

  谢芳华也看着他。

  过了片刻,秦钰哂笑,“我来你这里作客,是否能劳动芳华小姐给我斟一杯茶?这大伯父的府邸,喝了些薄酒,却是一口茶也没喝,如今渴得很。”

  谢芳华撤回视线,拿起茶壶,给他倒了一杯茶。

  秦钰端起来,也不管茶水热不热,一饮而尽,之后又将茶盏推到了谢芳华的面前。

  谢芳华又给他倒了一杯。

  秦钰又端起来,一饮而尽,之后又将茶盏放在远处。

  谢芳华又倒了一杯。

  最后一杯茶只抿了一口,他便将茶盏窝在手里,不再放下,轻轻晃动,“以前,或者确切地说是我从漠北踏入京城之前,的确是有些得意的。可是从再平阳城遇到你之后,便没那么得意了。”

  谢芳华放在茶壶,看着他。

  “如今你既然找我来说这一番话,看来是对父皇和我这么多年的筹谋算计了若指掌了?”秦钰扫了谢云澜一眼,见他坐在一旁,不言不语,他又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不语。

  “不错,多年筹谋,消无声息,只为一朝倾覆谢氏。”秦钰见她不语,径直一笑,“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在我踏入平阳城之前?”话落,他似是回忆,“那时见你,便毫不留情地要杀我。”

  “我若是那时就知道,便不会给你耽搁时间,后来让你躲过了一劫。”谢芳华冷然地看着他,“是在今日,圣旨下达后,要诛杀谢氏长房满门。我忽然想通了。”

  秦钰摇头,“我不相信若是你今日才想通,怎么会提前就做了谢氏分族分宗的大事儿?你可知道,当时父皇听到谢氏分族分宗后,气得晕厥了过去。”

  谢芳华嘲讽地看着他,“分族分宗不过为自保而已。皇上和你的眼里只有皇权至上,超越皇权的存在,便是诛心的乱臣。势必要除去。可是又怎知,谢氏有谢氏的骄傲,忠勇侯府更不白担了这个祖宗传下来的世代簪樱之家的傲骨。是从来就没想过反字。只不过谢氏人才辈出,一代代传下来,依然主弱臣强。当君者,需要天海般的包容之心罢了。但是,显然,当今圣上没有,至于你……”

  “我怎样?”秦钰看着她,“你是想说,我有,还是和父皇一样没有?”

  “问我做什么?四皇子问问自己的心,到底有没有”谢芳华盯着她。

  “外臣坐大,最终导致黄袍加身者,古来很多。否则又哪里有那么多改朝换代。”秦钰道。

  “可是千百年来,谢氏有多少机会能黄袍加身,可是至今没有加身。”谢芳华冷笑,“坐大就意外着稀罕皇权吗?笑话”

  秦钰忽然叹了一口气,“谢氏不仅仅是坐大这么简单,而是太大了。南秦姓秦没错,可是半壁江山都姓谢。忠勇侯府一直没有乱臣之心,不但我知道,父皇也知道。可是,忠勇侯府没有,就代表谢氏族亲中人不会有了吗?放眼天下,你可看看,拿出一个谢氏族亲的门第,都能当得上一个世家大族了。更何况,这么多门户族亲,这么多才华抱负之人。”

  “所以,皇室怕了,皇上怕了。”谢芳华看着他。

  “是啊,谢氏日渐坐大,秦氏皇室里,只有我一人有些才华,秦氏宗亲里,只出一个秦铮。放眼秦家皇族,只我二人而已。可是谢氏有多少人,你自己算算。除去谢世子谢墨含不说,谢氏米粮的谢云澜谢氏盐仓的谢云继谢氏长房的谢林溪,谢氏族长府的谢云青……就连谢氏五房年纪颇小的一个谢林炎都有才骨,更遑论连女儿家也算上的话,不说你谢芳华,谢氏六房拿出一个谢伊,也是弱质骨强。这样的谢氏,皇室如何不怕?”

  “你说错了,云继哥哥是北齐的皇子,云澜哥哥么……”谢芳华看着他,“我不信你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秦钰忽然哂笑,“那又如何?还不是姓谢?只要是姓谢,难道就不是谢氏的人?”

  谢芳华不语。

  “更何况,谢云继是北齐皇子,这岂不是又添了一桩,更让皇室忌惮?谢云澜的身份我自然知道,但也不过是回京之后,不久前知道的。可即便这么多年,父皇对谢氏米粮出手掌控,可也只吞了小半,大半都让他自立门户攥在了自己的手里。”秦钰又看了谢云澜一眼,见他仍一言不发,他笑笑,“说起来,无非是各有立场。”

  “是啊,各有立场。”谢芳华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有理,她自然一早就有这样的认知,只怪谢氏人才济济。她看着秦钰,“如今已然分族分宗,我想问问四皇子,你对于谢氏,想要谢氏再做到哪一步,你才觉得,不会威胁皇权?撤手谢氏头上的锋刃。”

  秦钰挑眉,“我有些明白了,原来芳华小姐今日请我来,不是只为了想救谢氏长房这么简单。”

  “自然”谢芳华也不隐晦,直言道,“忠勇侯府的忠心天地可鉴,但那是我没回京之前。”

  “哦?”秦钰看着她,忽然放下茶盏,“若是我说,我想要你,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撤手。你以为如何?”

  “四皇子似乎忘了自己已经有了赐婚的皇子妃了。”谢芳华冷冷地看着他。

  “赐婚而已未必能嫁给我。”秦钰回看她。

  谢芳华收回视线,倒了一杯茶,递给身边的谢云澜,“其实,我不在乎鱼死网破。”

  “怎样个鱼死网破?”秦钰看了谢云澜一眼。

  谢芳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眉目凉寒,“就是,这个江山若是因秦谢争斗而毁,那么,乱世硝烟再起,北齐长驱而入,南秦不复,北齐归一。于我何干?”

  “看来,你虽然出身忠勇侯府,虽然姓谢,身上却没有半点儿谢氏的忠心和谢氏女儿该有的闺训。”秦钰面色不变,笑看着她,“你这样说法,与通敌卖国何异?”

  “我这样的说法前提之下,还不是取决于秦家是不是还要置谢氏于死地?”谢芳华面无表情,“我是没有学好闺训,所以,一个我,更当不得你多年筹谋毁于一旦的代价。四皇子三思。”

  “若是我就觉得你当得这个代价。就要你呢?”秦钰盯着她。

  “看来,这个事情是谈不成了”谢芳华撇开眼睛,“那就换个条件,救出谢氏长房,四皇子若是帮忙,需要什么条件”

  秦钰也撇开脸,身子靠在椅背上,忽然有些意兴阑珊,“谢氏长房围困月余了,芳华小姐不理不问,我还以为谢氏长房在你眼里没大用。如今这又是为何要救?”

  “我一直不闻不问,不过是想给谢氏长房一个深刻的教训,另外也是为了分族分宗,谢氏长房摆在那里,犹如悬在头上的剑,那些族亲总会多两分思量。再者,法佛寺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至于全门没命。但却是我料错了,皇上心狠,竟要诛杀满门。”

  “父皇的心狠不是一日两日了,当年登基时,他是踏着自己摔碎了的心和别人的血骨趟出来的。至于如今,心狠更甚以往十倍,你也不是不知原因,林太妃让她的人来找你,你不是知道他命不久矣了吗?一个不久命于人世之人,你还能指望他心软?”秦钰似乎有些乏了。

  “四皇子果然不愧是四皇子,看来很少能有事情是你不知道的。”谢芳华看着他,“你只说,谢氏长房,我要救,你有何条件?”

  “你只想要他们活命不是吗?”秦钰忽然一笑,站起身,“刚刚我们说的整个谢氏,我手里攥着的东西,足够等价换你的事情。反正不急。这样吧谢氏长房,就白送你,当做我的诚意了。”话落,他转身向外走去。

  谢芳华看着他痛快地出了门,偏头看向谢云澜。

  “我送四皇子”谢云澜看了她一眼,站起身,跟随秦钰身后,出了房门。

  秦钰也没推脱,二人一前一后出了海棠苑。

  谢芳华忽然端起茶盏,一饮而尽,须臾,放下茶盏,泄气一般地将身子靠在了椅背上。

  不多时,言宸脚步轻浅地走了进来,看到谢芳华脸色昏暗地坐在椅子上,他一愣,“是为谢氏长房的事情?”

  谢芳华睁开眼睛,有些疲惫,“你去了哪里?”

  “轻歌找我”言宸顿了一下,“是谢云继的消息,齐云雪已经将他带到了北齐境内。可是,没看住他,据说还没有进北齐京城,更没有见到皇上和皇后。他从齐云雪的手上逃脱了。”

  “哦?”谢芳华一笑,“云继哥哥竟然从齐云雪手里逃脱了?按理说,他的武功不是齐云雪的对手才是。”

  “谢氏盐仓培养继承人这么多年,焉能没有点儿手段?齐云雪待在情花谷多年,几乎避世,武功媚术她在行,但是手段算计,她却不行。没看住也不太意外。”言宸道。

  “也是”谢芳华心情轻松了些,“总算听到了一件让人高兴点儿的事儿。”

  言宸不置可否,“我看四皇子刚刚离开?”

  “嗯,别人在法佛寺利用谢氏长房,我却也想反利用,所以,才不管不问不搭救让谢氏长房被御林军围困。没想到……”谢芳华顿住不说话。

  “可要我出手?”言宸看着她。

  谢芳华沉默了一下,摇摇头,“算了,秦钰说白送我一个谢氏长房,既然他手里攥着致命的东西,不差这个谢氏长房。我倒要看看,皇上圣旨之下,四皇子怎么做。”

  “那就是不出手了?”言宸蹙眉。

  “嗯”谢芳华点头。

  “也罢听到圣旨后,我研究了一番,谢氏长房在短时间内,想越过四皇子救人,没有营救之法。”言宸道。

  谢芳华揉揉眉心。

  “你回房躺着,一个谢氏长房而已,既然如此,就别再多思多虑了。别忘了,你就是忧思太甚,如今必须养身体。”言宸挥手赶人。

  谢芳华放下揉眉心的手,对他微笑,“好,回房躺着”话落,站起身,“虽然咱们不能出手,但给谢氏长房传个话不难。你给谢林溪传个话吧让他稍安勿躁,会救谢氏长房。”

  “告诉你不要多思,转眼就多思了。”言宸看着她。

  谢芳华无奈地笑笑,听话地回了房。

  言宸见她离开,珠帘随着她进屋轻轻晃荡,他笑着摇了摇头。

  忠勇侯和崔允一个时辰后回了忠勇侯府,二人径直前往海棠苑,走到本路上,碰到谢云澜。

  谢云澜将秦钰和谢芳华的交谈简略地说了一遍,那二人对看一眼,面色都有些凝重,忠勇侯沉默片刻,喊了谢云澜和崔允,折路回了荣福堂商议。

  傍晚,英亲王府送走宾客,收拾妥当,英亲王妃派了春兰前来忠勇侯府询问谢芳华关于谢氏长房之事,同时询问明日采纳之礼,是否照常进行。

  谢芳华也不隐瞒,如实地将秦钰的事情说了,便点头说采纳之礼照常。

  春兰听说秦钰相帮,有些惊异,得了回话,回了英亲王府。

  当日,圣旨查抄谢氏长房满门,既谢氏分族分宗后的第一桩大事儿,在整个谢氏族亲里,惊起了巨浪。荣华平静了多少年多少代的谢氏,第一次,面临头上的血刃。绝大多数人,都惊惧不已。

  京中的百姓们,反而无惊无惧,谈论猜测得最多的是皇室和忠勇侯府的较量。揣测谢氏是否真的会让皇上杀了谢氏长房满门。

  一夜相安无事。

  第二日,一早,英亲王府依照约定前来忠勇侯府行采纳之礼。

  英亲王和英亲王妃携带着礼先到了忠勇侯府,对上忠勇侯探寻的视线,英亲王尽量让脸色不难看,“昨日晚上派人去询问了,他说今日会来过礼。”

  他指的自然是秦铮。

  忠勇侯点点头,没说什么。

  英亲王妃也没看到谢芳华,询问,“华丫头呢?”

  “稍后铮小子来了,他若是愿意见她,就让她出来,若是他不愿意见,那就算了。过礼不一定非要女儿家露面。”忠勇侯道。

  英亲王妃明白忠勇侯府的意思,点点头。

  时间将到午时,英亲王和英亲王妃脸色难看得要滴出水来时,秦铮终于姗姗来迟,手中提着一对活捉的大雁,出现在了忠勇侯府门口。

  ------题外话------

  距离月底没几日了吧?亲爱的们,手里有票的,给了吧,么么么么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九十四章姗姗来迟》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