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采纳之日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昏礼下达,纳采用雁。

  英亲王和英亲王妃见秦铮手里提着一对活雁,阴沉的面色终于舒缓了。

  忠勇侯也面色稍霁,过完礼,对秦铮询问,“铮小子,华丫头在海棠苑,你可去看看她”

  秦铮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英亲王和英亲王妃对看一眼,脸色又轻快了些。

  英亲王妃站起身,凑近秦铮,低声警告,“她身上的箭伤还没好,你既然去看她,届时说话注意些分寸。这等情况下,她还愿意嫁给你,已是很委屈了。你不要在这样的日子再委屈她。”

  秦铮眉目动了动,不摇头,也不点头,转身走了。

  英亲王妃对着他背影瞪眼,见他是去海棠苑的方向,才放下心,转过身,有些恨恨,“若是我,这样的混账东西,才不会”

  “才不会什么”英亲王打住他的话,“儿媳妇儿可是你自己使劲攥着抢回来的”

  英亲王妃一噎。

  “你就别操那么多心了,累不累他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去吧再被你跟着掺和,我也会折寿。”英亲王无奈地道。

  “胡说什么呢你可刚过完寿辰”英亲王妃又走回来坐下。

  秦铮进了忠勇侯府,出了荣福堂,向海棠苑走来。每一段时间,侍画都会对谢芳华禀告一次。

  谢芳华早已经被侍画熟悉妥当,坐在画堂等着他。

  今日这样的日子,知道秦铮要来,谢云澜和言宸自然都不在,避开了。

  秦铮出现在海棠苑门口的时候,谢芳华便从珠帘内看到了他。

  数日不见,他似乎变了一番模样,似乎又没变。

  锦衣玉带,步履轻散,身上的张扬轻狂仍在,可是似乎被什么东西压住了,更多了如雪一般清寒的冷峭。

  “铮二公子好”

  侍画、侍墨、侍蓝、侍晩、品竹、品萱、品青、品妍八大婢女齐齐分成两排,在门口见礼。

  秦铮看了八人一眼,眸光淡淡温凉,没说话。

  “我家小姐在画堂,二公子请”侍画垂首恭谨地做请。

  秦铮又走了两步,站在了门口,隔着珠帘,看向门内。

  谢芳华端坐在正中的主位,与门口正对。所以,在他来到门口,她也正面向他。

  四目相对,不知是不是因为珠帘阻隔,彼此都看不清各自眼底的情绪。

  许久,秦铮自己动手挑开了门帘,抬步踏入了门槛。

  谢芳华收回视线,伸手拿起茶壶,斟了一杯茶,放在了秦铮面前。

  秦铮坐下身,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茶盏,并未出声。

  侍画、侍墨等八人互看一眼,都齐齐退避离开了门口,避远了些。

  屋中一时静静。

  过了片刻,秦铮端起手中的茶,慢慢地喝尽。

  谢芳华拿起茶壶,在他放下茶盏的时候,又给他斟了一杯。

  秦铮又端起来慢慢地喝了。

  谢芳华便又斟了一杯。

  秦铮看着冒着微微热气的茶水,顿了片刻,端起来,忽然痛快地一饮而尽。然后,放下茶盏,站起身,向外走去。

  谢芳华这时忽然开口,“秦铮”

  秦铮脚步一顿。

  “你既然来了这里,一句话不说,就要走吗”谢芳华看着他即将迈出门槛的脚。

  秦铮不语,依旧无言。

  谢芳华目光慢慢抬起,又落在他后背上,“你何时成了哑巴”

  秦铮忽然转过头,眉目肃寂,“你想要我说什么”

  谢芳华对上他的眼睛,那眼底沉沉浓浓的黑不见底,她眯了眯,沉静地看着他,“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秦铮偏过头,复又转过身,“没有”话落,迈出门槛,利落地向外走去。

  “秦铮”谢芳华又喊了一声。

  秦铮脚步丝毫不停顿,如没听见。

  谢芳华忽然恼怒,拿起桌子上的茶盏对着他扔去。

  秦铮轻而易举地接到了即将打到他身上的茶盏,不回身,声音温凉冷峭,“今日是采纳的喜日,不宜摔杯破盏,否则不吉。你身为忠勇侯府的高门闺秀,这个道理应该知晓。”话落,他将杯盏甩手扔给不远处站着的侍画,向外走去。

  侍画一惊,连忙接住杯盏,再抬头,秦铮已经出了海棠苑,走得没了影。

  侍墨等人对看一眼,然后齐齐向屋门口走去。

  谢芳华面色平静地坐在原处,连身子都未挪一下。

  “小姐”侍画将完好的杯盏拿回来,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见她不语,她低声道,“铮二公子说得对,您再怎么恼怒,这采纳的大吉之日,也不能摔杯破盏,否则不吉利。”

  谢芳华深吸一口气,忽然嗤笑,“他可是秦铮”

  侍画一愣。

  “这个秦铮,你们认识吗”谢芳华又问。

  侍画、侍墨等八人相互看了一眼,不由唏嘘,这样的铮二公子跟以往的铮二公子的确是不同。她们不太明白,一个人短时间内,怎么会变了一番性情。

  “小姐,奴婢精于易容,这铮二公子确实是他无疑。不是假的。”品竹咳嗽了一声,小声道。

  “我自然知道他不是假的举南秦,何人敢冒充他秦铮”谢芳华拿起杯盏,又往地下扔,“我今日就摔杯破盏了,他能怎样我”

  八人骇了一跳,侍画又连忙手忙脚乱地接住杯盏,心惊肉跳地攥在手里,“小姐,这喜庆的日子,最怕忌讳,您若是实在生气,不如打奴婢们,可别摔这些物事儿。”

  “是啊”侍墨等人也吓得连忙劝说。

  谢芳华一时有气没处发,看着八人,片刻后,忽然泄了气,无聊地道,“算了”

  八人见此齐齐地松了一口气。

  “快到午时了吧外面谢氏长房可传来消息”谢芳华想起这一桩事儿。

  “铮二公子来之前,还没有消息,奴婢这就再去打探”侍画立即将杯盏小心地放下,转身走了出去。

  “你们都去吧不用在这里守着我。”谢芳华对其余人摆摆手。

  众人见她情绪已经稳住,再无别事儿,一起退了出去。

  不多时,侍画回来,“小姐,谢氏长房还没有动静,午时将到外面的人都在谈论这件事情呢,押送刑场的大街上都挤满了围观的人。”

  谢芳华点点头,“你时刻注意着,一有消息,立即来告诉我。”

  “是”侍画又走了出去。

  谢芳华坐着没动,看着画堂里摆放的沙漏,一点点走向午时。

  午时整,侍画忽然跑了回来,气喘吁吁,“小姐,外面有消息了据说,四皇子向皇上请了圣旨,说昨日皇上在英亲王府喝醉了酒,对于谢氏长房惩罚得过于严重了,四皇子于心不忍。于是在皇上寝宫门口跪了一夜又半日,刚刚皇上答应改了旨意。谢氏长房除谢林溪外,全部流放岭南以南的湿热之地。”

  谢芳华挑眉,“那谢林溪呢”

  “四皇子向皇上讨要了林溪公子,皇上准了,以后林溪公子是四皇子府的人了。”侍画小心地看了谢芳华一眼。

  谢芳华听罢,沉默片刻,忽然一笑,“原来秦钰打的是这个主意”

  “小姐,四皇子打的什么主意”侍画轻声问。

  “现在朝野上下,是不是都在说四皇子贤德”谢芳华问。

  侍画点点头,“更改的圣旨一出,不止是朝野上下,还有京中的百姓们都传开了。大为称赞四皇子。”

  “这就是了三皇子、五皇子辛苦监朝数日,却是不及秦钰这一招。朝野上下称赞,京中百姓为之颂扬。同时还白送给我一个人情,却又扣押了谢林溪在自己身边,让我不能再出手将人暗中谋来自己身边。一箭不止射了三雕。”谢芳华淡笑,“如今我竟是又该多加佩服他几分。”

  “小姐,那怎么办林溪公子就让他得了”侍画有些不忿,“明明就是因为你,他才救的谢氏长房和谢林溪。如今在天下人面前,在谢氏长房面前,甚至整个谢氏面前,都是他得利。也许在林溪公子心里,最感激的是他。”

  “不让他得难道还能要回来人”谢芳华挑眉,“这个时候,他得了名利,却比忠勇侯府被推出来挡刀强。我本来就是要谢氏长房活命,既然目的达到,也就罢了。”

  “四皇子可真是筹谋多算计,也许昨日就等着您请他来呢”侍画道。

  谢芳华抿唇,“我离京八年,回归不过大半年。手中能指望的,也就是目前言宸在京,还有能用天机阁。忠勇侯府的东西,未免落于把柄,都不能用。为了一个谢氏长房,动用我的底牌,不值。求人办事儿,不让人得好处怎么行他自小就在京中,势力覆盖,自然深厚。我被他算计,也是正常。即便离京被贬黜的日子,他除了折损名声外,也没损失什么。如今他也算是从名声上找补回来了。”

  “四皇子可真厉害”侍画也敬佩,须臾,又道,“他真的在皇上的寝宫前跪了一夜又半日”

  “怎么可能他可不是能委屈自己做这样事情的人。谢氏长房还不值得他跪。”谢芳华想起数日前秦铮受伤,她进宫,在灵雀台,秦钰和皇帝下棋,皇帝盛怒之下,秦钰却还能那般泰然处之,显然丝毫不怕皇上,怎么可能委屈自己跪一夜又半日无非是这样传出来让人感激而已。

  就算她知道他不可能跪,一定是用了什么方法,让皇上改了初衷,但别人可不知道他如此。

  侍画叹了口气,“小姐,你累了一上午了,既然如此,去歇着吧”

  谢芳华点点头,她的确需要尽快把伤养好,若是她能好好地走动,未必非要用秦钰,让他从中获利。

  当日,京中众人除了关注谢氏长房这一桩事情外,自然还同时关注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的采纳之礼。当秦铮带着两只活雁去了忠勇侯府时,消息便传开了。可是不过小半个时辰,秦铮便出了忠勇侯府,连午膳也没留,便径直回了西山军营,又让众人觉得,这一桩婚事儿,还是不太美好。

  英亲王和英亲王妃却是留了午膳后,又待了一个时辰,才回了英亲王府。

  傍晚时分,秦钰身边的月落来了海棠苑。

  据说,秦钰这位贴身护卫,从来不轻易派出去,他来海棠苑,是跃墙而来。

  侍画、侍墨等人听到动静,顿时齐齐出现,拦住了主屋门口。

  月落扫了八人一眼,“奉我家四皇子你之命,前来问芳华小姐一句,谢氏长房的林溪公子,芳华小姐可想要人”

  “要人有什么条件不要人他会如何”谢芳华站在窗前询问。

  “要人的话,四皇子自然有条件,您只需答复在下,四皇子自然会奉上条件。若是不要人。那他就将人自己留下安置了。”月落道。

  “既然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大活人。岂能是一句答复就能轻易的这样吧请四皇子将人带我这里来,让我见一面,再做决定。”谢芳华想了一下,回道。

  月落看了她一眼,点点头,飞身跃出了墙外。

  谢云澜在月落离开后,进了画堂,语气温和,“关于林溪,你想怎么做”

  “云澜哥哥以为呢”谢芳华看向他。

  谢云澜笑笑,“谢氏长房的大公子和三公子曾经在你没回京时,与四皇子有些来往。到没听说林溪与他有何来往。这些年,谢氏长房最干净的人非林溪莫属了。如今四皇子却不理会大公子和三公子,偏偏要了林溪留在身边。不知做的是什么打算。”

  “今日他来,问问就知道了。”谢芳华道。

  谢云澜点点头。

  入夜十分,侍书前来禀告,“小姐,四皇子带着谢氏长房的林溪公子来了”

  “请来画堂”谢芳华想着秦钰倒是干脆,没用她等就来了。

  侍书应声而去。

  不多时,秦钰、谢林溪进了海棠苑。谢芳华自然不会出迎,坐在堂前看着二人进来。

  秦钰今日没饮酒,步履比昨日沉稳。谢林溪在谢氏长房被御林军围困关了月余,除了清瘦了些,面色没颓靡黯然之色,一脸平静。显然这一波风浪对他影响不是太大,意料之中。

  二人来到门口,侍画、侍墨见礼,之后挑开了门帘。

  秦钰当先走了进来,见到谢芳华,对她微笑,“今日看你,比昨日气色要好”

  “天已经黑了,灯光昏暗,四皇子还能看出我气色好来真是有一双好眼睛。”谢芳华示意二人请坐。

  “明显态度没有昨日客气,看来你是用人向前,不用人向后。”秦钰坐下来,“昨日喝了你三杯亲自斟满的茶水,今日不知还有没有口福”

  “来者是客我亲自招待,也当得四皇子的身份”谢芳华拿起茶壶,亲自给他斟了一杯,推给他,然后又给谢林溪斟了一杯,看着他问,“林溪哥哥可还好”

  “劳芳华妹妹记挂还好”谢林溪颔首。

  秦钰看着二人微笑,“虽然忠勇侯府小姐多年来不与谢氏各房旁支族亲走动,但显然情分都不错。”

  “四皇子可是在皇上的寝殿外跪得膝盖都紫了”谢芳华看向秦钰。

  秦钰目光微动,摇头,“父皇疼我,自然舍不得我跪。不过是在他的寝室外候了一夜而已。”

  谢芳华看着他,这话他倒也没必要说谎。她点点头,“你白送了我一份礼,让我搭个大人情的同时,自己赚的盘满体钵,心中可是畅快”

  秦钰看着她,“今日是你的采纳之礼,听说秦铮来见了你,这就是你今日气色好的原因”

  “和四皇子说话真是心累”谢芳华自己端起茶盏,脸色微沉。

  “和芳华小姐说话亦不轻松此心对彼心而已你在我的面前一直是浑身沾满了刺,让我觉得扎得慌,难免也只能把自己贴满了刺。”秦钰淡笑。

  谢芳华放下杯盏,正色地看着他,“你留下林溪哥哥,意欲何为”

  “你看重他,我是为你留的。只是,我已经白送了你一礼,不能再白送下去。他自然是大礼后想找你要点儿回礼。”秦钰看了谢林溪一眼,似乎不觉得这话在他面前说得直白有什么不妥。

  “四皇子果然不做亏本的买卖”谢芳华转头看向谢林溪,“林溪哥哥,你可还愿意来我身边”

  谢林溪看着她,“芳华妹妹还觉得我有用”

  “是人就有生存的价值”谢芳华回道。

  “谢氏已经分族分宗了,谢氏长房败了,我若是再来忠勇侯府,怕是不妥。”谢林溪道。

  “我没说你来忠勇侯府,只说我身边”谢芳华顿了顿,看着茶盏道,“我两个月后大婚,是要嫁去英气王府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谢氏以后只是我娘家。你在我身边,自然不算忠勇侯府的人。”

  “四皇子的条件怕是不轻易。”谢林溪沉默片刻,看着她道。

  “只要你同意就行了”谢芳华转向秦钰,看着他,扬眉,“至于条件,四皇子就在这里,一切都好谈不是吗”

  秦钰忽然轻笑,“芳华小姐,我的条件真的不是轻易的。你可想好了。谢林溪一个人,比谢氏长房一群人都有价值。”

  “我想救的,无非是林溪哥哥这个人。因我曾经应他,保谢氏长房性命。”谢芳华道,“四皇子的条件还能开到天边去”

  “只是这个人吗”秦钰笑着摇摇头,“你的心思清透,算计也颇精。若说以前的谢林溪,虽然在谢氏长房才名人品出色,但是在人才济济的谢氏,他也不足为奇,只当得几句夸耀。但是如今的谢林溪可是不同。即便谢氏长房,我是因你而救,可是外面的人都不明缘由。尤其是谢氏的人,都会觉得,忠勇侯府没插手此事。自然私下会有想法,至于什么想法,不用我说,你也懂。但是,谢林溪若是以后跟在你身边,那么,虽然我救了谢氏长房,但是渐渐的,明白的人都能察觉,是因你的原因,我才救了谢氏长房。这谢氏各人的想法,又有多大的不同,不用我说,你也明白。”

  谢芳华闻言沉默。

  “你说,如今的谢林溪,值得什么条件”秦钰笑看着谢芳华反问。

  “四皇子说的不错”谢芳华沉默片刻点头,抬眼看他,“不过,我想问四皇子一个问题。”

  “你说”秦钰颔首。

  “在四皇子的心里,皇权是什么”谢芳华询问。

  “皇权”秦钰笑着摇摇头,“为何有此一问与你我说的事儿有关”

  “自然有关”谢芳华点头。

  “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因为,我还没掌控皇权,如今的皇权,在父皇手里。”秦钰道。

  “既然四皇子回答不了,可否容我就此说两句,四皇子看看对不对”谢芳华看着他,见他点头,一副洗耳恭听样,她沉声道,“至尊者,是否该以天下安平为已任当权者,是否该以百姓和顺为乐道是否不该权谋诡诈盛行不该阴暗算计之风肆虐本不该的杀戮下,四皇子救未来自己的子民,是否本心该站在仁之大义的角度而不是只为了算计我让你如何多获利为目的未来江山的承载者都如此的话。那么,未来的南秦,何以立世”

  秦钰一怔。

  “四皇子可能回答一二”谢芳华盯着他。

  秦钰也回看她,眸光波澜涌涌,久久不语。

  “四皇子回答不出来吗”谢芳华冷笑。

  秦钰忽然长吐了一口气,失笑,“你这一番大义之言,说得我竟无言以对。也罢谢林溪就给你留下了你我之间,来日方长,不争这一时长短。若我是未来江山承载者,未来皇后能有这一番贤德之谏,仁心大义,那么,我该高兴。”话落,他深深地看了谢芳华一眼,起身离开了海棠苑。

  ------题外话------

  月底倒计时了亲爱的们,有月票的,别留着啦~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九十五章采纳之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