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惊闻秘事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钰说走就走,不多时,便出了海棠苑。

  谢芳华轻吐了一口气,能让秦钰让步,实在不易。如今他一再让步,可一可二,但未来若是有三,恐怕再想他让步,就难如登天了。

  可是即便如此,这一局,她也必须要稳住,谢林溪必须要跟在她身边。

  正如秦钰所说,现在他的价值,不止是一个谢氏长房被救的价值,而是整个谢氏风向的价值。

  谢林溪在她身边,就是安定谢氏人心的风向标。

  “多谢芳华妹妹救我”谢林溪站起身,对谢芳华说深鞠一躬。

  谢芳华抬手将他托起,淡淡微笑,“林溪哥哥是明白人,何必言谢。别说我们身上流着一样的血,为了谢这个字,我也必须要救你。更何况我们结盟在前,你归顺于我,我自然要相护于你。”

  谢林溪看着她,有些忧心,“听四皇子话中意思,以后你怕是”

  “我的身份本就是麻烦,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谢芳华明白他的意思,打住他的话,“你累了吧我让侍画安排你去休息。昨日谢云青、谢林炎、谢伊、谢琦前来找我,对你很是担心。明日若是无事儿,我派人去请他们四人过府看你。”

  “已经分宗分族,再走动好吗”谢林溪有些犹豫。

  “分宗分族,只不过是各立门户而已,断的是经脉利益牵扯,但断的却不是情分。不当族亲走动,只当寻常朋友来往,谁还能来阻挡不成”谢芳华不在意,“林溪哥哥且宽心,行事不必畏首畏尾。我们谢氏的人,即便分了,世族大家不在,但骨气也要挺起来。不是吗”

  “是为兄愚昧了芳华妹妹说得是”谢林溪点头,腰板不由硬朗了几分。

  “云澜哥哥伤好的差不多后,便住去了晴雪斋,它的左边是听雨阁,右边是观月楼。如今听雨阁是舅舅在住,你就住去观月楼吧”谢芳华想了想,又道,“距离他们近,闲来无事,可以找他们说话,你也不会闷。”

  “仅凭芳华妹妹安排”谢林溪点头,并无异议。

  谢芳华不再多言,喊了侍画进来,吩咐她带着谢林溪去观月楼。

  谢林溪离开后,谢芳华又喊来侍墨,吩咐她找两个人去侍候谢林溪,一应衣物用品都按照他的喜好安置,比照谢云澜的安置,不得怠慢。

  侍墨应声,转身去了。

  这时,言宸回来,见谢芳华还坐在画堂,他叹了口气,“事事操神费心,不听大夫的话,你的伤打算什么时候才能养好”

  谢芳华揉揉眉心,“我也不想事事操神,可是难道将这些事情推给爷爷他年岁大了,受不住。能享清福就享清福吧谢氏虽然分族分宗了,但是忠勇侯府危难还在,还是难立于京。你也不是不知。我也没办法。”

  “不是有谢云澜在吗你交给他就是了。”言宸坐下身。

  谢芳华给他倒了一杯茶,低声道,“云澜哥哥要安排我的大婚事宜,一应琐碎采办,都交给了他。另外府中庶务,最近也都是他在打理。他的伤也还没好,况且身体还有焚心咒毒。操劳太甚,于他的身体更是有损。这些已经够他累的了。又怎么能再给他添事儿。”

  “可惜我的身份原因,有些事情不能代替你做。”言宸也叹了口气。

  “有你在身边,我已经知足了。至少除了不必自己费心医治外,府中的安全也不劳我费心。”谢芳华笑看了他一眼。

  言宸点点头,忽然压低声音,“这两日,我查了一些古籍,关于魅族的记载。虽然寥寥无几,记载所言甚微,但是还是有些有用的东西。”

  谢芳华看着他,“你都查到了什么”

  言宸抿了抿唇,看着她,“关于魅族的咒术,王室和圣女两脉的传承,关于焚心咒毒。虽然记载不多,有的仅是几语,但细究之下,还是能揣测出一些关联。”

  谢芳华面色忽然端凝,“你与我说说。”

  言宸看着她,有些犹豫,“其实,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谢芳华一怔,“不是好事儿”

  言宸点点头,“对目前的你来说,不算是好事儿。”

  谢芳华沉默片刻,笑了笑,“我知道你,若没有查到确切的关联,十有定准了的消息,你是不会说与我听的。这些事情是事实不是吗既然是事实,无论我知道还是不知道,它都摆在那里,消失不了。早知道与晚知道,又有什么区别”

  言宸看着她,“可是,晚知道,少受些心里的折磨。”

  “晚知道也会让我有朝一日措手不及。不如该知道的时候就知道。”谢芳华看着他,“从来没见过你如此吞吐犹豫不决的样子。看来这件事情,事关我,很是重要了。”

  言宸点点头,叹了口气,“也罢既然被我查出来了,若是再瞒着你,我也难以做到。”

  谢芳华看着他,等着他解惑。

  “古籍有言,魅族王室和圣女,本是一体,一阴一阳,天命之合。合则生万物,活天地之灵,传承魅族基业。分则魂破散,同灭同死。”言宸低声道,“这句话,你可明白意思”

  谢芳华默念两遍,似是明了,似又不太明白。

  “我看到这句话时,也是参悟两天,才想明白了。”言宸也不卖关子,对她道,“焚心是魅族的王族绝咒,古来又不是没有魅族王室子嗣中过,为何没死这是关键所在。”

  谢芳华忽然灵光一闪,面色霎时变了,“你是说”

  “是啊,因为,魅族王室继承人和圣女继承人在一起了。所以,焚心之术,不攻自破。”言宸怜惜地看着她。

  谢芳华血液一瞬间似乎僵住了,整个身体化成了冰雕,忽然觉得寒冷刺骨。

  “万千年来,从没有变数。可是就在上一代,出了变数。你爹娘在一起了,魅族国不再复,衰落了。”言宸拍拍她肩膀,“也许,到你这一代,还会再有什么变数,也未可知。未必魅族的焚心之术,只有这一种解法。”

  谢芳华僵住的身子松了松,但脸色还是白得渗人,她想起上一世,云澜哥哥和她相依为命,但到底是没突破那一层,没在一起,云澜哥哥被焚心折磨,心血耗尽而亡。而她悲伤之下,喂他饮血,他却再不吸收,她最终也血尽而死。

  也就是说,她的血在焚心再也压制不住的时候,救不了他的命。

  若是不能在一起,难道他要看着他心血耗尽而亡吗

  那一世,她到死也不知道只要他们在一起,就能解了焚心之毒。云澜哥哥呢那一世他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你两个月后大婚。”言宸不忍地看着她,“所以,你该知道”

  谢芳华身子忽然剧烈地颤了起来。

  言宸握住她的手,尽量用自己的手温暖她,可是她的手却越来越冰,他有些后悔不该告诉她,轻声道,“也许不是没有办法,再多查些典籍,寻到魅族的人仔细盘问”

  谢芳华忽然闭上眼睛,“谢氏米粮老夫人临终前所说,要我必须和他在一起,原来是因为”她撤出手,捂住额头,“云澜哥哥从那日焚心发作后,十分不对,可能他知道了。他知道却不说,心中指不定多苦”

  言宸不再说话,不知道该再说什么来劝慰他。

  “是我想装聋作哑,潜意识里想遗忘谢氏米粮老夫人临终之言,云澜哥哥何等聪明,他定然是明白我的心思,我心有秦铮,自然不想负他,所以,他即便知道,也闭口不说。若不是你查出这各中因由,我还蒙在鼓里”谢芳华眼泪湿了手心,“怎么会是这样”

  “你先别急,也许不是没有办法。”言宸第一次看她落泪,一时间有些无措。

  “办法”谢芳华放下手,心中难受,语调喃喃,“能有什么办法呢我若是只拿血救他,他还是会死的我已经看着他死了一次,又怎么能眼看着他再死第二次”

  言宸一愣,“什么死一次死第二次”

  谢芳华身子一僵,回过些神来,摇摇头,“言宸,你不懂,我不能让云澜哥哥死。”

  言宸看着她,“我知你对他不同,却也想不明白,你离京这么多年,与他的感情何来难道是因为你们牵连甚深的血液”

  谢芳华摇摇头,复又闭上眼睛。是上一世,天地之大,却只能他们两人相依为命,陪床伴榻,病痛折磨,那种苦,如今背负在记忆深处的,也就她一人而已

  言宸见她不说,虽然不解,但也不再言语。

  谢芳华沉浸在自己的记忆里,许久,直到外面侍画、侍墨安置好谢林溪返回,她才稳住了情绪。对言宸道,“言宸,谢谢你告诉了我,让我不至于蒙在鼓里。”

  “会有办法的。”言宸拿出娟帕,给她擦了擦眼角的湿润,又自然地将娟帕收起,“就算上一代,你爹与你娘不也活了几年,过了几年日子而谢云澜的父亲,也娶妻生子了。你们两个虽然传承了血脉,但到底是又相隔了一代,也许不会有事儿。”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不会有事儿为何云澜哥哥上一世最后还是焚心发作死了可是她不愿再让言宸担心,点点头。

  “天色晚了,别想那么多,依我给谢云澜诊脉,他的焚心短时间内要不了他的命。”言宸道,“我虽然不好瞒你这样的事情,但也不是想加重你的负担,让你多思多虑。你当下就是尽快养好身体。你要知道,养好身体,才能着手去查很多事情,想办法去做很多事情。有些事情,我即便在你身边,也帮不了你。”

  “嗯”谢芳华点点头,“你也累了,去歇着吧我没事儿,放心。”

  言宸见她真的平静下来,虽然这么大的事儿,她心里受的冲击让她第一次在他面前失去镇定,以致失态。但这么短时间能镇定下来,果然还是他认识的谢芳华。他不再多言,起身走了出去。

  因谢芳华受伤,谢云澜伤好的差不多能走动之后就移出了海棠苑,言宸却一直留在海棠苑,以防宫中皇帝忽然派隐卫再度发难,以护她的安全。

  言宸离开后,侍画、侍墨进来,扶着谢芳华起身回了房。

  这一夜,谢芳华梦到了许多场景,凌乱而繁杂,让她如被时光错乱,不知今昔是何时。

  早上醒来时,感觉头痛欲裂,挣扎着才睁开眼睛。

  侍画听到动静知道谢芳华醒来了,进屋便见她似是十分难受的样子,她一惊,快步来到近前,“小姐,您怎么了”

  “头疼”谢芳华有些虚弱地道。

  侍画连忙将手放在她额头上,手触到的地方,极其灼热,她手一缩,惊道,“小姐,您好像是发热了我去喊言宸公子”话落,匆匆跑了出去。

  言宸闻声而来,进了屋,给谢芳华号脉。

  片刻后,他自责又无奈地道,“的确是发热了,而且来势汹汹,都是我的错明明你伤还没好,又喜多思,我真不该让你知道”他有些恼,“我现在就开方子,你继续躺着,稍后赶紧煎好药服下。”

  “怎么能怪你,比起在无名山的时候,回京后的我,的确是被养得娇气虚弱的很。”谢芳华又躺了回去,只觉得浑身乏力,头像要炸开一般。

  言宸不再说话,走到桌案前,铺开宣纸,提笔写药方。

  侍画、侍墨焦急地守在床前,“小姐,你若是难受的厉害,用冷水蘸湿了帕子,给您敷一下降温怎样”

  谢芳华点点头。

  侍画连忙去蘸水,侍墨将谢芳华散落的青丝拢在耳后,将额头露出来。

  敷上帕子,谢芳华好受了些,这时,言宸也已经开完药方,侍墨连忙接过,快步出了房门。

  言宸来到床前,看着她,“你说得对,的确是比以前娇气了回京了就是不一样,即便多思多虑。你也是千金小姐。”话落,他想起什么,又笑道,“你化名听音的时候,秦铮也丝毫没委屈你,将一个婢女宠得比小姐还金贵。果然娇弱的毛病,都是被人宠出来的。”

  “你就不要笑话我了。”谢芳华闭上眼睛。

  “还知道我在笑话你,证明脑子还清醒。稍后谢云澜得到你发热的消息,定然会赶来。你应该不会说胡话,我就不守着你了。去给你煎药,你突然发热,比较猛,这个药方我开的也有些猛。怕是她们煎药,有一味药的火候掌握不准。我就不陪着你了。”言宸站起身。

  “你去吧”谢芳华点点头。

  言宸走了出去。

  果然言宸说得不多,他刚离开后不久,谢云澜便匆匆进了海棠苑,来到房间,见谢芳华躺在床上,他急声问,“怎么会突然发了热”

  “昨夜半夜的时候感觉有些热,掀了被子,着凉了。”谢芳华强自支撑着,“有言宸在,云澜哥哥不必担心。”

  谢云澜闻言松了一口气,“那你喝了药,就好好躺着。本来旧伤未愈,再发热生病,身体怎么吃得消”

  谢芳华点点头,想了想,又道,“我昨日跟林溪哥哥说,今日让谢云青、谢林炎、谢伊、谢琦四人过来看他。我却病了。但幸好你在。云澜哥哥,你给林溪哥哥安排他们来见,顺便陪陪吧”

  “这等事情你就别操神了怪不得言宸要日日看着你。”谢云澜无奈,温声道,“我稍后就去安排,你就别多想了。”

  谢芳华点点头。

  “药估计要一个时辰才好。你眼睛都睁不开,睡吧待药煎好了,会有人喊你。”谢云澜给她掖了掖被子。

  谢芳华实在难受,迷迷糊糊又睡去。

  谢云澜在窗前坐了半响,给她又换了两次娟帕,直到侍画走了进来,他才嘱咐了两句,离开了海棠苑。

  他离开后不久,便让侍书派人去请谢云青四人。

  一个时辰后,言宸煎好药让谢芳华喝下,谢云青等四人也一起到了忠勇侯府。

  侍书将四人请到会客厅,谢云澜陪同谢林溪已经等在那里。

  四人见到果真是谢林溪,顿时惊喜得连连上前询问可好,一番热闹后,谢伊忍不住问,“芳华姐姐呢”

  “她昨日半夜着了凉,染了寒气,今早发了高热。”谢云澜道。

  谢伊一惊,“我好不容易来一趟忠勇侯府,前日她不便见,今日却又发了热。我都好久没见到她了,我去看看她。”

  谢云澜拦住她,“她如今昏睡着,也不能与你说话,改日你再看吧”

  谢伊嘟嘴,“我都想她了。”

  “也不差这一日,她好些了,你再过府。”谢云澜依旧阻拦,“病人最忌打扰。”

  谢林溪也开口,“是啊,伊妹妹,还是别去打扰她了,我听说后,都未曾过去看她。据说言宸公子正在给她医治。有他在,退了热休息两日就好。”

  “那好吧”谢伊只能作罢。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九十六章惊闻秘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