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背后深意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她睡梦中,总觉得有人握着自己的手,那个人熟悉至极,让她以为做梦。

  原来是他

  竟然真的是他

  她静静地坐着,回想昨日夜间发生了什么,可是好半响,脑中空空,除了隐约有些感觉外,便没有丝毫印象。她叹了口气,“他来这里,除了你们知道,可惊动了什么人”

  侍画、侍墨摇摇头,“铮二公子推开门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他。他走时是跃墙走的,悄无声息的,没有惊动什么人。”

  “言宸呢他既然住在这海棠苑,他也不知”谢芳华低声问。

  侍画、侍墨对看一眼,不太确定,“不晓得言宸公子知不知道,今日见了他,不曾听他提过这件事儿。”

  谢芳华点点头,“我睡这两日,可发生了什么事儿”

  “发生了一件大事儿”侍画立即道,“今日早朝,皇上下旨,三皇子、五皇子去看守皇陵。柳氏和沈氏两族迁移出京城,返回故里。族中所有人,一律免官。”

  谢芳华一怔,“皇上怎么会下了这样的圣旨”

  “据说是昨日午时,左相进宫了一趟,然后皇上便传旨三皇子、五皇子闭门反省。今日便在早朝上下了这样一道旨意。”侍墨道。

  “原来是因为临汾桥之事。”谢芳华笑了一下。

  “小姐,临汾桥之事,不是被您和世子、云澜公子联手抹平了吗怎么如今查出来了”侍画不解,“难道哪里走漏了消息”

  谢芳华摇头,“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天衣无缝的事儿,而这件事情的本人还是四皇子秦钰。查不出主要大罪,但是蛛丝马迹他还是能摸到一些的。他回京数日了,用三皇子、五皇子监朝政绩平平而踩着二人和谢氏长房全了自己的名声威望。如今那二人用途没了,自然不能再挡他的道了。所以,这时候时机正好。”

  “四皇子真是厉害”二人闻言唏嘘。

  “他是皇室唯一的有才华头脑聪明的皇子,而又经过了皇帝的悉心培养,能有这番谋略算计,也是应当。”谢芳华不以为然,“接下来,皇上应该是要立太子了。”

  “据说,今日皇上下完圣旨后,命四皇子监朝,被搀扶回了宫。可见病得厉害。”侍画道。

  谢芳华闻言沉思。

  “记得年前,皇上还生龙活虎,这才多长时间,怎么一下子就病得这么厉害了”侍墨不解,“难道是因为这些时日发生的事情太多,皇上呕心的事儿太多,才加重了病情”

  “也许是这样,有病的人最忌讳诸事烦扰。”侍画道。

  谢芳华眉头微皱,“云澜哥哥呢”

  “已经有两日不见云澜公子了从那日您发热,午时他过来一趟外,再没过来。”侍画道。

  “他在做什么”谢芳华问。

  侍画摇摇头。

  侍墨道,“应该是筹备大婚采办东西吧有言宸公子在,自然不必太担心您的。”

  谢芳华点点头。

  “小姐,您饿了吧奴婢二人侍候您梳洗用饭吧”侍画给谢芳华揉了半响肩膀,感觉她身子骨不太僵硬了。

  谢芳华点点头。

  二人扶着她下床,侍候她梳洗。一切打理妥当。言宸也端着药碗走了进来。

  “醒了”言宸将药碗放在桌子上,“感觉如何”

  谢芳华颔首,“好多了这两日辛苦你了。”

  “你尽快好起来,才让我少些辛苦。”言宸坐下身。

  谢芳华笑着点点头。

  侍画、侍墨端上来饭菜,言宸陪着谢芳华一起用了。

  饭后,谢芳华看着言宸,低声道,“我忽然觉得,我可能忽视了一件什么事儿。”

  “嗯”言宸看着她,“什么事儿”

  “数日前,林太妃拿来那个布包,包了药渣,你我探查,根据用药的阶段,皇上还有两年寿命。可是如今,皇上都病得快起不来榻了,如此严重,你觉得,他能撑两年吗一年怕是都难吧”谢芳华道。

  言宸点点头,“你是说那药包,有问题”

  “依着你我的医术,当时的结果肯定是没错的。”谢芳华寻思着,“可是,能活两年的病人,和能活数月的病人,总归是不同的。问题不是出在药包上,就是出在别的事情上。”

  言宸点点头,“的确。”

  “年前,皇帝还生龙活虎,难道真因为事情太多,谢氏分族分宗,他盛怒呕心下,加重了病情这虽然也说得过去。但不至于一下子突然病得这么厉害。”谢芳华又道,“侍画、侍墨刚刚的话语,却是提醒了我。这件事情岂不是不对劲”

  “你说得有理,表面上是没什么问题,可是细究下来,却禁不住推敲。”言宸正色道,“你别多想了,我在京中,既然有这个疑惑,我尽快查明原因。”

  谢芳华点点头。

  “你就是多思多虑刚醒来,一刻也不闲着。”言宸叹息地摇摇头,“这样下去,不行你必须安心养病。稍后我嘱咐侍画、侍墨,不准她们再拿这些事情烦你操神。”

  谢芳华无奈,“我答应你,尽量不想就是了。你总不能封闭我的耳目,让我做一个盲哑之人吧不用你嘱咐她们,我注意就是了。”

  “也罢”言宸也觉得让她什么都不知道不可能。

  谢芳华醒来后不久,忠勇侯府各院落都得到了消息。

  忠勇侯、崔允、谢林溪三人前后来看她,半日一晃就过去了。

  傍晚时分,谢云澜来了海棠苑。

  谢芳华看到他的时候,惊了一下,她发热昏睡这两日,他竟然瘦了一大圈,也不是很有精神,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他发热了,她蹙眉,“云澜哥哥,怎么回事儿你怎么”

  谢云澜对她笑笑,“这两日忙了些,毕竟是开始准备,我也不太入手,要安排的事情有些多。你无大碍就好,好好养着,我没事儿。”

  “你这样子,看着可不是没事儿”谢芳华对外面喊,“侍画,去请言宸,让他来给云澜哥哥看看。”

  “不用去”谢云澜道。

  “听我的还是听你的你若是身子夸了,哥哥又不在京城,这些事情,谁帮我做”谢芳华瞪了他一眼。

  谢云澜只能住了嘴。

  不多时,言宸便来了,见到谢云澜,他也愣了一下,依言上前给他把脉。

  片刻后,他摇摇头,“操劳太甚,郁结于心,失眠多梦,休息不好,不是好事儿。”

  “还说没事儿”谢芳华闻言脸色有些不好,想了想,忽然道,“正巧林溪哥哥在,我怎么忘了他。让他来帮着处理那些事儿。你就先歇歇”

  谢云澜摇头,“他才来府中,怕是”

  “林溪哥哥又不是不通事务的公子哥,他会的也不少,这些事情,开始他可能手生,但是入手后,就好了。”谢芳华打断他,“再说,他不懂的,不是还有你在吗两个人总比一个人能分担些。听我的,再这样下去,我好了,你却病了,得不偿失,我于心何忍”

  “好吧”谢云澜笑了一下,“听你的。”

  谢芳华见他答应,暗暗松了一口气。

  第二日一早,谢芳华便派人将谢林溪请来海棠苑,在画堂里,和他谈了关于筹备婚事儿请他帮忙一事。谢林溪自然痛快地答应了。

  谢芳华想起谢氏长房发配岭南以南的湿热之地,对他询问,“林溪哥哥,谢氏长房的人离京了吧”

  “圣旨下达的当日,便遣送离京了。”谢林溪点头。

  “你心中可否难受”谢芳华看着他,“我没办法让他们再留在京中。”

  “有些难受,但是我知道这是对于谢氏长房来说最好的结果。毕竟这么多年来,谢氏长房背地里做的那些事儿,若不是你请求了四皇子,网开一面,恐怕现在早已经是青塚白骨。”谢林溪诚挚地看着谢芳华,“别人我不担心,只是谢茵这个妹妹,她后来性情该了许多,也明了事理。可是这一生,怕是也毁了。”

  谢芳华想起谢茵,那个被明夫人宠坏了的女儿,可是在她是听音的时候,那一日,为了躲避皇上,跳进她和卢雪妍的马车,她却也有天真可爱的一面。若真是改了性情的话,的确是可惜了。

  “当初她处处看不惯你针对你,芳华妹妹,你现在不会再怪她了吧”谢林溪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笑笑,“林溪哥哥多虑了,我岂能是那等不容人的人。”顿了顿,她道,“这样吧我安排人沿途照应一下,让官差对他们客气些,少受点儿苦。平安到了岭南以南的湿热之地后”

  谢林溪看着她。

  谢芳华话语打住,想了想,“岭南是裕谦王的地盘,岭南以南的湿热之地,若是只派人照应,怕是不足以安顿生活,只能保住活命,怕是会受苦。裕谦王在岭南近二十年,天高皇帝远,早已经扎根深厚。此次能如此乖顺的奉诏进京给英亲王贺寿,而且两个儿子都带来了,不怕皇帝除之后快,必有依仗。谢氏长房的诸人若是得岭南裕谦王的照应,那自然不会受苦。”

  “芳华妹妹,你是说求裕谦王”谢林溪犹豫,“裕谦王会答应吗”

  “裕谦王这么多年避京城,封地为王。虽然看似早已经不掺和了京城朝事和政事,但背地里,那岂能那么简单。如今时节,给英亲王贺寿之后,他还没走,安安稳稳地待在京中,岂能没有所求或者说,岂能没有依凭”

  谢林溪沉思,“如今皇上大病,四皇子监朝,未来朝局已经明朗,皇权宝座,非四皇子莫属。裕谦王进京给英亲王贺寿,寿辰之后,安然留在京中。你这样一说,岂不是他所依仗的人是四皇子”

  谢芳华点点头,“他和秦钰暗中必有某种交涉联系。”

  “为了谢氏长房活命,你已经欠了四皇子两个人情,若是再为了谢氏长房,去求裕谦王,裕谦王也不是好相与之辈。还是算了。只要你能派人在岭南以南照应些,不让他们有性命之忧。我觉得就足矣了。”谢林溪虽然动心,但还是摇摇头。

  “为人子女者,岂能看着自己父母亲人受苦而心中不难受林溪哥哥,我想让你踏实下来,跟在我身边,成为我的助力,没有后顾之忧。自然要解了你的心中忧烦,才能安你的心。”谢芳华笑看着他,“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过两日,让云澜哥哥去请裕谦王府的大公子喝酒,探探他的口风。只要拿住他进京的目的和留在京城的目的,这一桩事情,对裕谦王来说是小事儿,他没有不应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多谢芳华妹妹了为我一人,你实在是费了心思。”谢林溪有些愧疚,“到目前为止,我反而还没为你做什么。”

  “以后时日多的是,林溪哥哥,你要知道,谢氏多少人,不是哪个人都如你一般,能让我费尽心思的。”谢芳华微笑,“此事就这样定了。”

  谢林溪点点头,也真心地笑了,眉心隐隐的担忧和郁色经此一番言语,一扫而空。

  两日后,谢云澜歇过来些精神,便依照谢芳华的意思,下了拜帖,相邀裕谦王长子秦毅喝酒。

  秦毅到是没拿乔,很痛快地就答应了。

  谢云澜和他约在百年老字号的桂鱼坊,席间不转弯,直接请求裕谦王照顾谢氏长房。

  秦毅似乎没料到是这个目的,愣了一下,微笑,“我还当是什么事儿,原来是这件事儿。按理说,云澜兄亲自拜托,这等小事儿,我该痛快应你。只是你知道,历来官府发配的要犯,都是要去做苦力。有官衙记录,每日看着督促。就算是在我家的封地,也不好明摆着庇护。否则有心人弹劾,皇上就会雷霆震怒。”

  “那依大公子的意思,可有别的办法”谢云澜询问。

  秦毅笑着道,“别的办法自然有,那就是朝中能有命令的文书赦免服苦力。交给裕谦王府酌情安排。裕谦王府再庇护,就容易了。”

  谢云澜点点头,“我晓得了”

  只这一句话,便不再谈此事,与秦毅闲聊些别的话,吃起酒来。

  一顿饭吃罢,酒水喝了不少,散席之后,二人出了桂鱼坊,辞别之际,谢云澜再未提起。

  还是秦毅忍不住开口,“云澜兄,对于谢氏长房照应,是你本人的意思,还是”

  谢云澜笑了笑,“是芳华的意思。四皇子将林溪送与了她,她为了不想他心中挂念难受,便要对谢氏长房照应一二,保其衣食性命。所以,才想要请裕谦王帮忙,不过既然裕谦王府也不好插手,那就算了。让她再想办法吧凭着她的本事,自然能想出一个周全之法的,也不必让裕谦王府作难。”

  这最后一句,他说得别有深意

  秦毅心神一凛,虽然他入京时间不长,但是对于这个芳华小姐行的那些事情,私下里的手段,可是耳闻不少。尤其四皇子秦钰竟然为了她放过了谢氏长房,又将谢林溪给了她。虽然说,他成全了贤德的名声,人人称颂,但是谢林溪攥在他手里的价值,可比给谢芳华有用多了。可是他竟然轻而易举地给了。不得不说,能让秦钰如此,谢芳华自然有她的特别。

  若是此事不应,得罪了她,那么她目前的确是不能拿裕谦王府如何,他拿出的推挡理由也光面堂皇,可是都是聪明人,这里面的事儿,不用说,都知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裕谦王府又远在岭南,距离京城天地高远,暗中伸伸手,也就能保谢氏长房无忧。而她将来要嫁入英亲王府,未来暂且不说,英亲王府也暂且不说,只说这四皇子对其的态度

  他想了片刻,不敢再往深里想,左右看了一眼,见无人走过,他凑近谢云澜,低声道,“谢氏长房是四皇子保下的,谢林溪是四皇子给芳华小姐的,想必芳华小姐再向他请求这一桩事儿,也极其容易。只要四皇子一句话,裕谦王府自然能保了谢氏长房诸人在岭南以南的湿热之地安安稳稳。”

  谢云澜闻言含笑点头,拱手道谢,“多谢大公子指点。”

  “指点说不上所谓,如今皇上老了,将来嘛,一朝天子一朝臣。裕谦王府,也不太好过。尽量不让御史台揪住把柄弹劾。不能痛快应允此事儿,还望云澜兄和芳华小姐谅解海涵。”秦毅感叹一声,也拱了拱手。

  “好说”谢云澜颔首。

  二人彼此将话语都隐晦地过了明路,辞别各自回府。

  谢云澜回府后,便去了海棠苑,将事情原原本本原话说与了谢芳华听。

  谢芳华听罢,了然,“原来裕谦王真的是暗中归顺了秦钰只要秦钰一句话,裕谦王府就毫不犹豫。看来此次进京,明面上是给英亲王贺寿,其实是为了以后留在京中帮助秦钰。”话落,她忽然眯起眼睛,“裕谦王以后留在京城为其所用,那么,英亲王府以后在秦钰的心里,是个什么安置”

  ------题外话------

  月底倒计时了,手里还有票的亲们,甩甩吧,一定不要浪费啊么么么~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九十九章背后深意》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