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绣衣待嫁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不知过了多久,谢芳华几欲窒息,秦铮才放开她,头埋在她颈窝。

  谢芳华睁开眼睛,急促地喘息,唇上木木麻麻,她大脑眩晕,几乎不能思考。

  过了片刻,秦铮忽然直起身,放开她,转身向外走去。

  谢芳华一惊,“站住”

  秦铮仿佛没听见,转眼就冲出了画堂。

  “来人,拦住他”谢芳华清喝。

  侍画侍墨守在外面,见秦铮冲出来,再听到谢芳华的话,顿时一惊,齐齐拦住了秦铮。

  “滚开”秦铮挥手打开了侍画侍墨。

  侍画侍墨身子被打退数步,齐齐高喊一声,“来人,拦住小王爷”

  海棠苑四周顿时涌出数名护卫,齐齐围住了秦铮,转眼间,三层之数,百人之多。

  秦铮只能停住脚步,脸色发沉。

  侍画侍墨松了一口气,恭敬地道,“小王爷,我家小姐的吩咐,得罪了。”话落,急急转身走回屋。

  谢芳华还是保持原先的姿势,半躺在软榻上。

  侍画侍墨进来,看到她衣衫凌乱的样子,齐齐面色一变,冲了过来,“小姐”

  一左一右扶起她。

  “我没事儿”谢芳华随着二人搀扶坐起身,拢住散乱的衣襟,系好纽扣,低声道,“扶我出去”

  侍画侍墨点点头,虽然不明白具体情况,但也明白刚刚一定发生了什么。

  二人扶着谢芳华走出内室,闯过画堂,来到门口。

  谢芳华不再往外走,而是倚在门口看着被护卫齐齐围住的秦铮。

  秦铮背着身子,静静地站立,看着围住他的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谢芳华看了他片刻,对侍画道,“去看看言宸在哪里?请他来”

  “是”侍画点头,匆匆跨出门槛,向外走去。

  “你要干什么?”秦铮转回头,夜色下,眉目幽深。

  谢芳华不答话,只静静地看着他。

  秦铮见她不语,碰触到她沉静的目光,薄唇抿成一线。

  过了片刻,言宸进了海棠苑,当看到院中的情形,微愣了一下,缓步走来,对谢芳华问,“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

  “他交给你了”谢芳华丢下一句话,对侍墨道,“扶我回房。”

  侍墨连忙扶着她重新进了屋。

  言宸有些不解,看向秦铮,须臾,了然,抬步走近他,一把扣住他的手腕,他扣住的手势正是给他号脉的手势。

  秦铮想要挥手打开。

  言宸板下脸,低斥,“别动”

  秦铮顿住,脸色发沉,“不用你管”

  “我是不想管你但是有人却看不过去你受这么重的伤竟然还当做没事儿人一样。”言宸冷下脸,“你知道学医的人最厌恶什么人吗?就是你这种讳疾忌医之人。”

  秦铮冷哼一声,“这点儿伤算什么?”

  言宸冷笑,“于你铮小王爷来说是不算什么只不过丢了半条命罢了”顿了顿,他压低声音,“若是不尽快救治,落下病根,你想要她一辈子陪着你就是做梦?你能活下去半辈子就不错了。”

  秦铮闻言闭了嘴,不再说话。

  “跟我走”言宸松开脉,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秦铮站着不动。

  言宸回头看了他一眼,“你若是不想治,那现在就可以走不过你要清楚离开后的后果”

  秦铮袖中的手攥了攥,抬步跟上他。

  言宸对护卫挥手,“都下去吧”

  护卫齐齐退出了墙外。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言宸所住的房间。

  谢芳华回到房间后,重新在软榻上坐下,对侍画侍墨摆手,“你们下去吧”

  侍画侍墨对看一眼,齐齐退了下去,暗暗想着原来铮小王爷受了极重的伤吗?她们一直没看出来。不过言宸公子的医术不凡,他说受了重伤,一定是受了重伤了。

  房门被关上后,谢芳华半躺在软榻上,闭上了眼睛。

  秦铮今日这时候来,还受了一身重伤,明显是新伤,若不是他扣住她的手时,她恰巧按到了他脉搏上,也不能发现。他隐藏的可真是极好。

  凭借他的本事,狩猎两只活鹿,不至于弄得自己一身重伤,一定是遇到什么了

  或者说,他在狩猎前,做了什么

  这样的重伤,显然是内力相拼所为,也就是说,跟他交手的人,一定是武功兼内功的高手。

  一个时辰后,言宸房间的门打开,秦铮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看向谢芳华的房间,她的房门关闭着,里面的灯虽然亮着,但是看不到她的人影。他在门口站了片刻,并没有再来她的房间,而是抬步向外走去。

  侍画侍墨对看一眼,走到门口,小声道,“小姐,铮小王爷要离开了。”

  谢芳华“嗯”了一声,再没别的吩咐。

  侍画侍墨知道小姐这是不再拦了。齐齐又退了下去。

  秦铮顺畅地出了海棠苑,在走过汀兰水榭时,只见上面站了一个人,正是谢云澜,他挑了挑眉,停住脚步。

  谢云澜静静地负手而立,似在等人,听到脚步声,他回转过身,淡淡看着秦铮,“小王爷”

  秦铮扯了一下嘴角,“我给了你这么长时间,你却抓不住机会,以后是不是该放弃了?”

  谢云澜眉目微暗,“小王爷狠心果决,手腕狠厉,迫人迫己。如今成功了,可是得意至极?”

  “得意?”秦铮冷笑,“你哪只眼睛看我得意了?”

  “即便你如此伤她,她至今不能走动,可是对你没有只言片语的怨怼恼恨断情,反而还安心准备大婚,你不是该得意吗?”谢云澜盯着他。

  “谢云澜,你若是爱一个人,你伤了她,可会得意?”秦铮反问。

  谢云澜不语。

  “有什么可得意的”秦铮扬起嘴角,冷冽地嘲弄,“伤人者自伤而已。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从中成全没有你,有些事情,也许还成不了事儿。”

  谢云澜眯起眼睛,忽然冷冷地警告,“你对芳华了解多少?你当真了解她?有些时候,别太自以为是了小心你所认为的坚固壁垒,有一日树倒屋塌。”

  “你什么意思?”秦铮也冷下脸。

  “你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我这话是什么意思”谢云澜转过头,看向海棠苑,声音苍凉,“我放弃又如何?不放弃又如何?天下又不止我谢云澜一人?铮小王爷还是好自为之吧别总是拿她对你的心而使劲地欺负她你要知道,当心磨没了,她还剩什么?”

  秦铮眸光忽然一缩,紧紧地盯住谢云澜。

  谢云澜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海棠苑。

  过了片刻,秦铮忽然沉沉地一笑,有些冷冽,有些轻浅,“多谢你这一番忠告”话落,转身向外走去。

  谢云澜回头,见秦铮已经走远,锦衣玉带,清冽轻狂。他无论是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还是英亲王府的铮小王爷,他还是秦铮,都是秦铮。

  英亲王英亲王妃崔允等人都关注着海棠苑的动静,当听到谢芳华和秦铮又闹崩,海棠苑外的护卫围住了秦铮时,三人都坐不住了,腾地站了起来。

  “走,去看看”崔允向外走去。

  英亲王妃跟着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住脚步,“崔大哥,算了,咱们别去了。总归是两个孩子的事情,我们跟着去掺和做什么。”

  崔允有些意外,“你就不怕这一回铮小子受伤?”

  “他受伤也是活该”英亲王妃道,“若是华丫头对他出手,一定是他又做了什么,气到了她。上一次采纳之礼,她就没做什么,这一回忍不住的话,出出气也是应该。我们年纪大了,受不住他们再来一场了,眼不见心不烦。”

  “反正是你的儿子,既然你说不去,那就不去吧”崔允又重新走回来坐下。

  英亲王闻言觉得有理,也坐下身。

  三人又等了片刻,有人来回话,“海棠苑并没有打起来,言宸公子去了,拽了铮小王爷去屋中谈话。”

  三人闻言心下踏实下来。

  这一等,又是一个时辰,天色彻底地黑了,秦铮才从内院走出来。

  英亲王和英亲王妃出了会客厅,迎向他,“今日天色晚了,你是回府去住?还是去西山大营?”

  “去西山大营”秦铮道。

  英亲王和英亲王妃对看一眼,点点头,也不多问,和崔允告辞。

  崔允见秦铮面色不善,也懒得再多话,送三人出府门。

  出了府门后,秦铮翻身上马,也不等英亲王和英亲王妃,纵马离开了忠勇侯府,向城门而去。

  英亲王和英亲王妃上了马车,在忠勇侯府门前停了一日的马车启程回府。

  车内,英亲王感慨,“总算是太平地过了今日。”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言宸公子能有什么事儿拉着臭小子谈的?他医术高绝,不会是给他看诊吧?什么诊用了一个时辰?”

  英亲王一愣,“我到没想到这一层,你是说他病了?”

  “不一定是病了,怕是受伤了”英亲王妃抿起嘴,“这臭小子到底是我手把手拉扯大的儿子,这么多年,若论了解他,我这个当娘的自然当仁不让。纳征是大礼,他怎么可能不赶着时辰来?一定是被什么事情拖住来不了。两只梅花鹿而已,岂能难得住我儿子的本事?”

  英亲王皱眉,“在这南秦京城,谁敢对他下手?”

  英亲王妃冷笑,“王爷,您这话说的,您忘了九年前的事情了?我儿子被找回来时差点儿丢了命。那时候太后还活着,将他宠到了心尖子上,怎么样?不还是出了那件事儿。”

  英亲王一噎,沉默了一下,“你是说因为铮儿承袭了爵位,浩儿对他动了手?”

  “恐怕不是这么简单秦浩还奈何不了我儿子,哪怕连他那个岳丈左相也算着。”英亲王妃冷哼,“今日纳征,莫不是秦钰那小子从中作梗?”

  “四皇子如今是太子了就算你是他大伯母,以后在储君面前,也要注意称呼。”英亲王揉揉额头,“他筹谋多年,如今皇上早早就交了权,就差退位了。不可小视。”

  “我还怕了他不成?”英亲王妃不以为然。

  英亲王叹了口气,“一朝天子一朝臣。两个孩子自小相互看不顺眼。但君到底是君,臣到底是臣。这将来他们……真能容下?”

  英亲王妃脸色微变,伸手抓住英亲王的衣袖,“那怎么办?”

  英亲王拍拍她的手,“英亲王府以后如何,谁也不知。裕谦王弟进京数日了,皇上没让他离京,似乎把他给忘了。但堂堂封地而来的亲王,谁会忘了他?哪怕皇上病中,也是忘不了吧恐怕是另有安排。”

  英亲王妃也忧愁起来,“我不管这未来如何,只求我儿子平安。顺利娶妻,给我抱孙子。哪怕英亲王府不要这烫手的富贵都行。”

  “这么多年,辛苦你了”英亲王低声道。

  “说什么辛苦?”英亲王妃靠在他怀里,“我们蹉跎了半辈子,但好在都想明白了。也不是太晚。待四皇子登基后,王爷,您就退下来吧”

  “好”英亲王点头,“这么多年,我也累了。以后就让他们折腾去吧”

  第二日一早,福婶便进了海棠苑。

  谢芳华昨夜在秦铮走后不久就睡了,一夜无梦,早上醒来,分外精神。见福婶前来,她笑着道,“这些日子,忙坏您了看着都瘦了。”

  “小姐若是能和小王爷恩爱和美,平安顺遂地过一辈子,我就是忙点儿,累点儿,又算什么?世子和夫人在天之灵欣慰就好。”福婶感慨地道。

  谢芳华笑了笑,“您一大早来,可有什么事儿?”

  福婶看着她,“是为做衣服的事儿,如今纳征之礼过了,距离大婚时日不多了,其余的寻常穿戴的衣服,我和绣娘都能做了,可是这嫁衣,都需要待嫁的姑娘自己绣。我是过来问问,您这嫁衣……”

  “您拿过来吧我自己绣。”谢芳华道。

  “您身体行吗?可吃得消?”福婶担忧,“若不是这嫁衣的针线别人不能轻易代替,我真是不想来打扰您。”

  “这些日子伤养得差不多了,我也精神了。您拿过来就是了我虽然不常做针线活,但是针法却不慢。一个月内能做好了。”谢芳华道,“我自己的嫁衣,自然不能假他人之手。”

  福婶打量她精神确实比前些日子好太多,便点点头,“我稍后就让人拿来。”

  谢芳华忽然问,“秦铮当日穿的衣服,谁给做?”

  福婶一愣,“应该是王妃吧”

  “王妃有时间吗?秦浩还有十来日不就娶卢雪莹过门了吗?”谢芳华想了一下,“她身为王妃,即便秦浩是庶子,但也是长子。她也不能当真撒手不管吧?”

  “这……也是”福婶点头,“英亲王府两位公子的婚期距离得太近了,当初也没想到您和小王爷的婚期会提前到这会儿。英亲王府这些日子有的忙了,今日见王妃又瘦了不少。大公子的衣服可以他亲生母亲做,可是小王爷的衣服,王妃要自己做,还要筹备婚事儿,还真是忙不过来……”

  “这样,您一会儿去英亲王府一趟,问问王妃,若是她忙不过来,秦铮的衣服就送来给我吧”谢芳华道。

  福婶一惊,“小姐?”

  谢芳华看着她,“嗯?”

  “您自己的嫁衣就赶时间,若是再加上一件男袍,岂不是更要挤时间?这怎么行?万一累坏了……”福婶不赞同,“王妃毕竟有办法,您就别管了。胳膊和肩膀的伤还没好利索呢”

  “福婶,你说,人一辈子,是不是只有一次大婚?”谢芳华忽然问。

  福婶一愣,“是啊”

  “只有一次,我想亲手绣我未来夫君的新郎服。”谢芳华看向窗外,心中无限情绪,“但愿,我们能一辈子相濡以沫,携手白头。”顿了顿,她低声呢喃,“若是不能,我也尽力了。您就答应我吧。我针法快,累不坏。”

  福婶忽然心疼,想说的反驳话再也说不出来了,无奈地道,“好好,我的小姐,我答应您了。您真是和夫人一个脾气当年世子的新郎服,也是夫人亲自绣的。”

  谢芳华一愣,“竟有这样的事儿?”

  “是啊”福婶笑了,“当年夫人可真是爱惨了世子。不但新郎服是她亲自绣的,后来一切他的穿戴,从来不假手于人。我侍候在身边,一点儿小针线也不让我碰,宁可她自己累点儿。”

  “爹和娘虽然未相守白头,但同生同死,也是圆满了。”谢芳华道。

  福婶点点头。

  当日,福婶从海棠苑出来后,收拾了一下,便去了英亲王府。

  她从英亲王府出来后不久,英亲王妃便派人隐秘地将一匹大红的锦缎送到了谢芳华的海棠苑。

  两匹大红的并蒂莲缠丝的沉香锻织花纹锦绸摆在了谢芳华的内室,阳光洒下,光华点点。

  谢芳华轻轻地伸手拂过缎面的并蒂莲,久久凝视。

  ------题外话------

  上个月的月票有点儿可怜,这个月呢,要大婚,月票给力点儿,好不好?

  今天十点,免费现代文开篇,亲爱的们,有时间的,捧个人气未来,两本书和大家携手同行啦,群么么~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零二章绣衣待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