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秦浩大婚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纳征之日后,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分别不约而同地忙碌起来。

  最忙碌的自然是英亲王府,十日后大公子秦浩就要迎娶左相府的小姐卢雪莹。从年前懿旨赐婚,到三媒六礼,这个时间段毕竟还是绰绰有余的,左相府和英亲王府这段日子来顺顺利利地都走了过场。接下来就等着大婚之日了。

  左相府的卢小姐的嫁衣早已经绣好了,左相夫人依照卢雪莹的意思,千挑万选了八名千娇百媚的陪嫁婢女调教好了。只等着吉日出嫁。

  英亲王府弥漫着一种浓浓的喜庆气氛中,和英亲王有交情没交情的大臣同僚亲眷们,见面都要提前道上一句“恭喜王爷了”。

  两个儿子都要娶亲,英亲王感慨的同时,自然面上多带了三分笑意。

  但是比起他,英亲王府的两位公子可就恰恰相反。

  因秦铮被圣旨特封了小王爷承袭英亲王府的爵位,彻底地打破了秦浩想要争夺爵位的美梦。他面上虽然不敢表现出来,但心里却嫉妒压抑恼怒得厉害。凭什么秦铮将京城都快闹翻了天,偏偏英亲王府世袭的爵位还会落在他头上皇上莫不是大病之后昏聩了

  有眼睛的人都知道,秦铮去西山大营历练,目的就是冲着那三十万兵马去的皇上竟然也由得他皇上就不怕朝局动荡,江山动摇

  尤其是皇上登基的那一笔旧账,皇上就真能不介意英亲王府恩威震震

  就算皇上如今大病之下,力不从心了。但是秦钰呢

  他如今身为太子,也不介意秦铮掌握了兵权遥控他所在的皇权京都城门

  他不甘心,真的是不甘心

  刘侧妃自从法佛寺失火,似乎吓破了胆,又因听音猝死,依梦自杀,彻底地绝了帮儿子争爵位的心思。她这些日子也看明白了,王爷和王妃愈发地和睦了,王爷已经很久没踏入后院各房侍妾处了。在王爷的心里,还是爱重嫡子更多。有些东西,是争都争不来的。

  她能留下一个儿子,也是因为这些年王妃对王爷无心,仁慈罢了。而且绝了念想后,她退得远了些,更看明白了,秦铮和秦浩的差距不仅仅是身份的差距,还有能力本事的差距。

  她试着劝了秦浩两次,两次他都黑了脸,她便也不劝了。

  自己这个儿子的脾气她比谁都明白,一味地劝知会让他更厌恶看到她这个侧妃母亲。他现在的庶长子身份是来自她的身份,是他最大的痛苦。

  她只盼着他以后别将路走得太绝,没有容身之地。

  秦铮从纳征之日后,连英亲王府的门都没回,又直接回了西山大营。营门关闭,他在里面依旧如常地充着大爷。丝毫不见不久后要大婚的欢喜表情。

  英亲王府两位公子对于大婚异于常人的态度,成了南秦京城一道风景。

  一晃十日而过,京中甚是太平,无风无浪。

  这一日,是左相府卢小姐嫁给英亲王府大公子秦浩的大日子,也是英亲王府秦浩娶左相府卢小姐的大喜之日。

  天色未明,英亲王府和左相府两府便热闹了起来。

  打理妥当,秦浩穿着大红锦袍,出了英亲王府的大门,带着迎亲队伍前往左相府迎亲。

  卢雪莹天未明就起来梳妆,身为新娘子,她也没有丝毫喜色,秦浩不是她想嫁的人,不是她的如意郎君,但是她抗争不了,只能嫁给她。到这个时候,她早已经任命。

  她梳妆妥当后,前去拜别高堂。

  左相是最疼这个女儿的,看到她,他向来锐利冷硬的面容罕见地有些伤感。

  左相夫人更是拿着娟帕擦着泪,分外地不舍。比起左相,她这个当母亲的,更心疼自己的女儿。她也知晓秦浩一些事儿,但是懿旨赐婚,皇上也不反对这桩婚事儿,她又有什么办法她不是英亲王妃,可以大闹特闹。她的女儿也不是谢芳华,秦浩更不是秦铮,所以,这一桩婚事儿,没办法,只能如此。

  卢雪莹见父母双亲如此,也红了眼眶。

  左相招手,将卢雪莹叫到近前,叹了口气,“你尽管踏踏实实地嫁给秦浩,只要有父亲在朝一日,能一直站居左相一职,受皇上器重,受如今太子重用。秦浩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像欺负他一个小小侍妾那样欺辱于你”

  卢雪莹咬了咬唇,低声道,“他若是欺负我呢,爹,您给我做主吗”

  “他若是敢,你就回来告诉我你是我的女儿,是范阳卢氏的女儿,我自然给你做主。”左相冷哼一声,“秦浩有点儿小聪明,有点儿小能耐,自尊自强,可是又自卑心极重。若是引导得好,他的前途也大有可为。虽然说当初皇后赐婚措手不及,但要你许给他,为父也是有一番考量的。”

  卢雪莹看着他。

  左相压低声音,“皇上已经力不从心,太子已经掌控了朝局,未来宝座指日可待。秦铮和太子一直不对付。说是龙虎之斗,不如说两龙相争。这将来谁又说得准呢”

  卢雪莹一惊,“爹,您是说”

  “你嫁给他后,只管做好自己身为人妻的分内之事就好,别的你不用管。太子善于用谋,若是秦浩得用,凭着他英亲王府庶长子的身份,又恨不得秦铮趴下,他一定不会不用的。”左相又道。

  卢雪莹垂下头,“女儿知道了”

  左相看着她,忽然道,“你不会如今还想着秦铮吧”

  卢雪莹摇头,盖着盖头的脸色漠然,“嫁给秦浩,非我所愿,就是他将我推进火坑的,我怎么还会想着他”

  “嗯,你明白就好爹是太子的人,只要太子不倒,我们荣华富贵自然有。”左相话落,摆摆手,“吉时就要到了,走吧让你弟弟背你出去”

  他话落,管家来报喜,“姑爷的迎亲队伍上门了”

  左相府的小公子背卢雪莹出门。

  秦浩上门迎娶,左相府并没有怎么难为,很顺利地就让她接了人前往英亲王府。

  一路上吹吹打打,京中看热闹的百姓颇多,十分之热闹。秦浩一身大红新郎服,本就长得不错,自然也是引起一片赞美声。

  一对新人拜天地,入洞房。

  左相府、英亲王府两府各自宴请宾客。

  因为英亲王府毕竟是庶长子娶妻,所以,宾客很多都是去走一个过场,就去了左相府吃喜酒。

  这时候很多人都想明白了,去年四皇子火烧宫闱,左相一力主张贬黜,可是四皇子回京后,没找左相麻烦不说,待册封太子,监朝之后,对左相重用。也就说明,左相是太子的人。

  相对来说,左相府虽然是嫁女,但是宾朋满座,热闹更甚于英亲王府。

  忠勇侯并没有去英亲王府喝喜酒,崔允和谢林溪代表忠勇侯府去了英亲王府。

  秦浩大婚,秦铮依旧待在军营,并没有回去。所有人都知道英亲王府两位公子不和,尤其卢雪莹昔日追着秦铮,后来被秦铮恼怒推给了秦浩,这一桩旧日恩怨,他不出现,也没什么奇怪,更无人给予话柄。

  裕谦王和他的两个儿子,秦毅和钦佩,自然前往英亲王府祝贺。

  宫中皇上病在龙榻,皇后也不会轻易出宫,太子秦钰倒是极其给面子地来了英亲王府坐席,与他同来的还有几位年幼的兄弟,包括秦倾在内。

  谢芳华自从那日英亲王妃送过来大红喜服的布匹,便窝在海棠苑缝制喜服。

  她今生虽然很少碰触针线,有限碰触针线的日子就是在英亲王府落梅居做听音时,但刻在骨子里的东西想拾起来容易,所以,尺寸、裁剪、缝制、绣工,一通做下来,并不觉得多难。

  十日的时间,她便将秦铮的喜服给做好了。

  侍画、侍墨这些天一直守着谢芳华,看着她做喜服,心下赞叹,小姐真是天资聪颖,在英亲王府学那么几日,就能有如此的绣工。

  谢芳华对于她们的敬佩、赞叹、夸奖,只笑笑不语,也不点破。她们自小学练武、不学绣工,自然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绣工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

  福婶看到的时候,自然是极其惊异的,她的绣活极好,自小学绣工,自然能看得出来,这样的绣工,没有长年累月的练习,是做不成的。

  谢芳华笑着对她解释,“在无名山的时候,我也没敢丢了琴棋书画、针织女红,拿剑当针练。”

  福婶顿时打消了疑惑,连连说,“怪不得呢”她不懂怎样拿剑当针练,于是再不疑有他。

  谢云澜来海棠苑的时候,正看到谢芳华将给秦铮缝制好的大红喜服做好手工。他面色微黯,站在门口,看了半响,才缓步跨入门内。

  “云澜哥哥”谢芳华还如以前一般对他眉目含笑。

  谢云澜看着她,似乎从上一次大病之后,她似乎有什么转变了。那一段时间不敢看他,不敢跟他待在一处,小心翼翼地对他的感觉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又是曾经那见到他就扬起的笑脸,温和而亲近。

  这样的转变,别人感觉不出来,但谢云澜是当事人,他心思又细腻,自然感觉得清楚。

  他心中难受,却又觉得,这样的谢芳华才是真正的她。一旦她决定了某种事情,就绝无更改,一心一意地向前走,不管前方是荆棘还是悬崖。

  哪怕重如性命

  她看来都要嫁给秦铮不可了

  无论是他的身份,还是她的身份,哪怕她一身是伤,几乎动了筋骨,累累痕迹,她依旧坚定地在迈着这一步。

  这一刻,他忽然嫉妒起秦铮来他凭什么能得到她如此的深爱

  或者说,目前的谢芳华对秦铮,不仅仅是深爱,怕是重若了性命。他永远不会忘记落梅居内布满的箭羽腥风,她浑身是血地倒在他怀里,那时候,她可还有忠勇侯府真是将性命交付了

  可是如今,她似乎丝毫不在意那些伤害

  不但不在意,反而还一心待嫁,一心要嫁给他

  能够娶他的男人,何等的幸福秦铮可知道

  他想到秦铮,忽然升起的嫉妒之意又渐渐地淡了去,他自然是知道的就因为他知道,他清楚得很,手才攥得牢,才让他连伸手争夺的力气都抬不起来。

  心中的无力和刺目的鲜红交织在一起,让他很久后,才轻声道,“做完了”

  谢芳华仿佛没看到谢云澜变幻的表情和沉默的态度,笑着点头,“做完了”

  “累吗”谢云澜问。

  谢芳华摇摇头,“不累”

  是因为心中有爱,亲手给他缝制喜服,所以才不累吧谢云澜坐下身,对她温和地道,“虽然你不觉得累,但是一口气忙了这十日,还是要休息两日,毕竟你身上的伤还没全好。”

  “嗯,我也准备休息两日,然后再开始缝制嫁衣。”谢芳华笑着道。

  “世子离京也有近四十天了吧”谢云澜转移话题,“不知道你大婚时,他能不能提前完工赶回来较差参加你大婚喜宴”

  “哥哥昨日来信,说差不多。”谢芳华想了想道,“如今朝局毕竟在秦钰手中掌控着,他虽然是皇上的儿子,但到底还不太像皇上,有着为君的风度。若是以天下子民为重的话,他是不会阻碍哥哥修筑临汾桥的,只要无人阻碍,哥哥定然能提前完工赶回来。”

  “秦钰真会是个以天下子民为重的储君吗”谢云澜想着这些年秦钰的筹谋,以及他从漠北回京后的桩桩件件事情,十分之善谋。君主善谋,不见得是好事儿。谋着谋着,就谋没了心。如当今皇上一般。

  “也许会”谢芳华笑了笑,“谁又说得准呢他若是仁德贤明,那么,南秦的百姓们就有福了。他若是反之,那么,早晚有一日这个南秦要交到别人的手上。”

  “距离大婚的日子不多了,你也更要谨慎着些。”谢云澜叹了口气。

  谢芳华点点头。

  秦钰和李如碧的圣旨赐婚似乎被人遗忘了,宫中帝后不提起,秦钰不提起,右相府同样不提起。当初的两道圣旨同样是三月完婚,可是如今他和秦铮的大婚快近了,而秦钰的丝毫没动静。

  他是真的无心娶李如碧,当然,李如碧显然也无心嫁他。右相不止明白太子的意思,也明白自己女儿的心思。所以,一直忽略得彻底。似乎将那一道赐婚的圣旨给忽略了。

  秦钰能让她和秦铮顺顺利利大婚吗

  依照他的脾性,自然不会的

  可是秦铮呢

  这么久,历经千辛万险,坎坷荆棘,匆匆障碍,层层纱网,已经杀出了一条路来了。他会如何对秦钰,或者对要破坏他们婚事儿的任何人,没有丝毫的设防吗

  当日,卢雪莹和秦浩大婚没起丝毫波澜,顺利地成了礼。

  转日,秦浩带着卢雪莹给英亲王和英亲王妃以及刘侧妃敬茶。

  身为新郎官的秦浩,还是带着两分春风的,而卢雪莹面上也有着点儿初为人妇的娇羞风情。

  英亲王和英亲王妃、刘侧妃纷纷露出笑脸,喝了新妇茶后,送了长辈的礼,便心疼新媳妇儿辛苦,让秦浩带卢雪莹去歇着了。

  走出正院一段距离后,在无人处,卢雪莹便笑着对秦浩道,“爷去忙吧,我自己回去就好。”

  秦浩摇头,“夫人昨日辛苦,为夫送你回去。太子给了我三日的假,这三日我陪着你。”

  卢雪莹笑着点头,十分温顺,“既然如此,就劳烦爷了”

  “你我夫妻,本是一体。从今往后,我荣你荣,我衰你败。理当齐心共力,和美相处。夫人不要太客气,那样就见外了。”秦浩道。

  “嗯,你说得对”卢雪莹颔首。

  秦浩虽然曾经愤怒秦铮自己不要卢雪莹,却推给他。可是后来经了些事情,再加之明白左相是秦钰的人,自然对卢雪莹又另眼相看了。放眼这南秦京城,他忽然觉得,还真没有家室好,长相好,性格也好的女子比卢雪莹更好地来配他这个庶长子。

  所以,卢雪莹温顺地对他,他自然也温柔待她。

  他将从依梦身上施展的那些花样,虽然也在昨日用到了卢雪莹身上不少,但都是极尽温柔,和曾经的暴虐不同,几乎如捧在手中的珍宝,一寸寸地抚慰她,诱哄她,分外有耐心地在床笫之欢的洞房花烛夜讨好这位妻子。

  卢雪莹毕竟没经历过这种床笫之事儿,所以,几乎陷在秦浩的柔情里。

  但她身为左相的女儿,还是明白,他如今对她,有一大半的原因,是因为她爹。而这个人将他的紫荆苑收拾得丝毫没有了依梦的痕迹,婢女们全部换了新的,只留一个贴身小厮。显然不想有谁嚼舌头根子,暴露他曾经所做的那些荒唐事儿。但是,却更让卢雪莹明白,秦浩面皮下压抑的性情和伪装之深。

  所以,回到紫荆苑,秦浩将紫荆苑的掌家之权和账目都交给她时,她也当着他的面将她的陪嫁都叫到了面前。容貌秀美,身段娇媚,各有风情的八名婢女搁那一站,秦浩惊艳得怔了怔时,卢雪莹便彻底地清醒了。

  ------题外话------

  感谢亲爱的们给现代新文捧场,最幸福的事儿,莫过于我写你追随。群么么

  新文留言区有很多很美很有感觉的文名,我从第一个留言往后逐一翻阅,感觉美好的,都会拿笔将会员号和对应的看重的文名记录下来。所以,获奖的人就从这些里面出。也许你觉得自己的文名不可能被选中奖,但是没准意外就真的中了。起名字活动是三天,所以,有好的名字,一定要留言,不要错过。还有,留言后,一定要收藏,方便阅读。我们一起期待吧么么哒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零三章秦浩大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