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大婚将近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浩惊艳怔愣了片刻后,蹙眉,“夫人,你带来的这些陪嫁”

  “嗯”卢雪莹偏头看他。

  秦浩斟酌着用词,一时却找不出妥当的词,只道,“她们放在身边侍候,似乎不太合适。”

  卢雪莹佯装不解,“爷,为何您感觉不合适这些都是我娘挑出来选给我的”

  秦浩一听说左相夫人选的,他仔细地看了卢雪莹一眼,见她眼眸清澈,似乎真不懂这样千娇百媚的丫头们放在爷们跟前转悠有什么不妥的,他一时哑言,呐了片刻,才笑道,“我是觉得,看她们柔弱的模样,干不了粗使的活。”

  卢雪莹更是笑了,“爷说笑呢,既然是我的陪嫁丫头,哪里会让她们干粗使的活是让他们在屋里侍候的。”

  秦浩又是一愣,“放在屋里侍候”

  “是啊,屋中的针头线脑,铺床叠被,我的吃穿打点,梳洗打理,都需要人啊”卢雪莹偏头笑看着他,“还有,爷们身边也不只能是一个女人。如今我进门了,自然要秉持贤良,这些里面,若是有爷看的顺眼的,开了脸就是。我给她们抬了身份。也能帮着我一块儿侍候爷。”

  秦浩见卢雪莹当着这些人的面说得这么直白,枉他闺房之事再狂暴,也不觉得红了脸,“你我刚新婚,夫人说这些过早。有你就够了,我哪里还需要别人”

  “爷这话可真中听,让我听着心里高兴。不过我总有不舒服的日子,你没人侍候怎么行”卢雪莹笑着挽住他手臂,对那八名婢女道,“你们都抬起头来,让爷好好地看看你们,今日谁让爷顺了眼,以后就留房侍候了”

  那八名婢女本来就知道丞相夫人训练他们来当陪嫁的用意,闻言齐齐娇羞地抬起头。

  当真是百媚千香,盈盈婉婉,一个个含苞待放,水嫩嫩的。

  秦浩看了一眼,忽然恼了脸,甩开卢雪莹的手臂,“夫人,你这是做什么第二日就逼着为夫纳妾不成难道你还是喜欢”

  他顿住口,似是气恨,不想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卢雪莹一愣,没想到秦浩突然翻脸,他不是看着这些婢女惊艳吗,有点儿心思吗否则刚刚也不会在她说让他们抬头时看那一眼了。可是为什么变脸

  她一时拿不准他的想法,也板下脸,“爷胡思乱想什么呢我是叫来我带来的陪嫁给你认认,话赶话地谈到了这,咱们这院子以后又不是不进人了早晚有什么区别爷端着做什么这里又没有外人。”

  “你”秦浩一时反驳不得,“你当真不是因为他”

  卢雪莹瞬间寒了脸,冷嗤道,“爷,注意你的身份,我如今是你八抬大轿娶进门的妻子。而别人在我们面前都是外人。我以前是对别人有着心思,但那都是八百年前的事儿了。如今怎么还会有那样的心思爷是对你自己不自信,还是诚心想要污秽我不检点”

  秦浩见卢雪莹闹了,眉眼认真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没看出什么做作的伪装模样来,是真的生气了。他立即凑近,伸手揽住她,语气也和软温柔下来,“是为夫不对,不该怀疑你。以后不会了。可是咱们刚新婚第二日,你就拿你的丫头来为难我,让我怎么舒服经过昨夜,我心里可都是你了”

  卢雪莹羞红了脸,低忿一声,“你少哄我开心”

  “好,我不哄你开心,只让你开心好不好”秦浩忽然拦腰将她抱起,向内室走去。

  卢雪莹大惊,“你要干什么”

  秦浩低头稳住了她惊慌的嘴。

  卢雪莹伸手打他,躲避他的吻,“如今是白天,这些人还等着我安置呢”

  “让他们先退下过两日我上朝后,你再安置,这两日你陪我。”秦浩又吻住她,不容她反抗,进了内室,便将她放在床上,压了下来,挥手同时落下了帷幔,开始脱卢雪莹的衣服。

  卢雪莹又羞又气,她昨日初夜,他折腾了大半夜,虽然极尽温柔,但她到底初经人事,十分不适。今日撑着身子起来去敬茶,回来不得歇息他竟然又要。她伸手打了她几下,他却更来了劲儿,她气得挠他的背,他也不理会,只管吻得她丢盔弃甲,意识迷乱,任他为所欲为,反抗不得。

  卢雪莹和依梦的娇软是不同的,依梦如水做的一般,飘飘渺渺,秦浩在床笫之欢上对依梦是揉虐着她想将她身体的水分蒸干。而卢雪莹因为会些拳脚功夫,骑马射箭,比寻常不练武的闺阁小姐身体柔韧,秦浩对她极其新鲜满意。

  卢雪莹骨子里是个强硬的女子,可是在床笫之欢上,他即便再强硬,也不及男人。尤其是不及秦浩这样惯于会玩到变态地步的男人。

  一个时辰后,她即便身体再好,还是受不住地昏了过去。

  秦浩见她昏过去,碰了碰她鼻息,知道她没事儿,便没有放过她。对于女人在床笫之欢上晕过去,他有经验得很,依梦自从跟了他,那几年,不知道昏过去多少次,数都数不过来。每当这个时候,他却更兴奋。

  不得不说卢雪莹还是低估了秦浩。

  他对她的方法和对依梦的方法天壤之别。一个是花样暴虐,一个是极尽温柔。可是结果却是如出一辙。同样让她们死去活来,又活来死去。

  这一日,秦浩足足折腾了半日,才意犹未尽地散了场。

  不过他还是很有良心地念着这是她的妻子,是左相卢勇的女儿,亲自换了水给她擦洗。

  卢雪莹昏睡了一日未醒。

  紫荆苑的事情自然瞒不住一府的掌家英亲王妃的耳目,她皱了皱眉,低斥,“荒唐”

  春兰捂着嘴笑,“王妃,新婚是三天无大小,新婚前三日如此,也不算荒唐。只是大公子也太不依不饶了些。卢小姐昏过去了,明日醒来,不知道会如何对他。”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这个卢雪莹我看着比以前性情好了不知多少,似乎真是转了性子,看得明白了。可是,明白后的她,配秦浩,到底是可惜了。”

  “您觉得可惜,左相未必觉得可惜”春兰低声道,“如今谁都看明白左相是太子的人了。而大公子和咱们小王爷又不对卯,以后指不定会怎样不省心。”

  英亲王妃伸手点了一下春兰额头,“看你往日跟你家的喜顺一样迷糊,可原来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心里到都清楚着呢”

  春兰脸红,“我哪有您明白您别取笑我了。”

  英亲王妃也笑了,“刘侧妃似是认清了,任命了,安静了下来,也不往王爷跟前凑了。自己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了。可是她这个儿子么”她冷哼一声,“若是再出现九年前那样的事儿我饶不了他左相做老丈人,又管什么我还怕了他不成”

  “王妃,一朝天子一朝臣,虽然如今皇上还在,但到底不是以前了。王爷劝您的对,您以后还是要在太子面前收着点儿。”春兰低声道。

  “我一辈子没憋屈过,若是让我忍气,哪里忍得住就看秦钰以后如何做了。他若是敢做过分的事儿,我无论如何都不干”英亲王妃撂下狠话。

  春兰也清楚她的脾气,不再多劝说。

  第二日,卢雪莹醒来,就见秦浩温柔地守在她身旁,嘘寒问暖,又扶她起身,亲自侍候她穿戴。亲自喂她喝水,她本来有一肚子的火气,可是对着这样的秦浩,却怎么好发作出来

  她也不想新婚两日就打架,回门时让父母担心,尤其还是挑不出他毛病的这种床笫之欢。若说她虐待她,但是她温柔温存跟灌了蜜似的,不能算虐待,可是若说不是虐待,她偏偏几乎昏死得醒不过来。她只能忍了恼怒,任由他侍候着。

  三日回门,一大早,秦浩就带着卢雪莹去见了英亲王和英亲王妃,以及给刘侧妃请了安。

  英亲王妃早已经被他备了礼,他出了正院后,前往左相府陪同卢雪莹回门。

  左相今日特意告了假,没上早朝,就是想看看秦浩如何对她女儿的,虽然他多算计奸猾,但是虎毒不食子。对于这个女儿,他还是疼爱的。

  左相夫人更是提着心担心秦浩荒唐。

  可是当二人见了秦浩和卢雪莹来到左相府,秦浩温柔笑意处处照顾卢雪莹,而卢雪莹除了眉目有些倦色外,面带桃花,二人放了一半的心。

  左相府留二人用饭,饭后,左相喊了秦浩去了书房。

  左相夫人便拉着卢雪莹去了内室说话。

  卢雪莹本来想瞒着,可是回了家,她怎么也瞒不住了,将秦浩这两日如何对待她说了。

  左相夫人听罢后,愣了好一会儿,“爷们新婚,别说三两日,就是一两个月,半年内,荒唐纠缠些也是有的。他这个按理说,到也符合新婚的情形。总比冷着你不喜你不进你房的强。”

  “可是女儿哪里受得住”卢雪莹又羞又愤。

  “你是初为人妇,受不住也是正常,想当年,我也有好些日子不适应你爹。等日子稍微长些,就好了。爷们年轻时,都是血气方刚的。大公子又身强体壮,习文习武。你先忍耐些日子,尽量适应他。若是时间长了,他真如对那个依梦一般对你,娘就告诉你爹。”左相夫人劝道。

  卢雪莹觉得有理,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点点头。

  秦浩休假三日,第四日便去上了早朝。

  他白天不在家,卢雪莹总算松了一口气,好好地歇上了一歇。

  可是每日晚上,秦浩从外面回来,依旧是缠着她哄着她似乎对她的身子十分之着迷,每日都要折腾到深夜方能入睡,甚是有好几个晚上,他畅快完了,已经天明了。他依旧分外精神地去上朝,卢雪莹却不得入睡,挣扎着起身去正院和西院请安。

  英亲王妃自然明白紫荆苑内的事儿,见卢雪莹不精神,疲惫不已,告诉她,以后可以午时过来请安,爷们都不在家,她可以陪着她一起用午饭。

  刘侧妃是亲生母亲,哪里有不了解自己儿子的,更是告诉她,不用日日来请安,三不五时地过来一次就行,好好侍候夫君就是了。

  两个婆婆都如此体贴慈爱,对卢雪莹来说是福气,可是秦浩却如温柔的禽兽,她有苦难言。

  一晃半个月,在卢雪莹煎熬中度过。

  半个月后,秦浩热度依然不减,可是卢雪莹的葵水来了。

  她就如终于解脱了一般地对秦浩说,“爷,我需要七日不能侍候你,你就从这八个丫头中选一个来侍候吧”

  秦浩摇头,说她只管休息,他能忍着。

  卢雪莹起初以为他是抹不开面子,碍于初婚,可是过了三四日后,他真的还跟她同床共枕,虽然不做些什么,但是也不要婢女,她心下真是有些疑惑不解了。

  又过三四日,卢雪莹的葵水过了,也拿秦浩没办法了,只能由了他。

  就这般新婚燕尔地消磨二十多日,英亲王府中渐渐地传着大少爷和大少奶奶恩爱异常,夫妻和睦,情浓意浓的传言。

  传言渐渐地传出了英亲王府,传得京城几乎人尽皆知。

  本来很多人都知道卢雪莹是喜欢秦铮,秦铮厌恶,推给秦浩的。都等着他们大婚后看好戏。可是这样一来,根本就看不到好戏。人家夫妻和美,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日子过得快,转眼已经进了六月。

  临汾桥已经修筑完成,谢墨含向京城递了折子。秦钰批注,代皇上传旨,召他回京。

  旨意转日到临汾镇时,谢墨含算着日子,距离谢芳华和秦铮大婚还有四日。他立即收拾东西,和崔意芝一起回京交差。

  临汾桥距离京城百多里地,所以,二人骑快马,响午时分就回到了京城。

  秦钰派去的人守在城门口等着,见到二人回京,立即请二人前去见太子。据说太子摆宴,要慰劳二人辛苦。

  谢墨含只能派听言先回忠勇侯府报信,自己则跟随崔意芝一起去见秦钰。

  谢芳华早就得了谢墨含提前派人送回来的书信,忠勇侯府的人都等着世子回府,侍书早就带着人两天前就将谢墨含本来每日打扫就无尘土的芝兰苑又彻底地打扫了一遍。忠勇侯、崔允、谢云澜、谢林溪、言宸等都在荣福堂落座,荣福堂摆了宴席,只待他回府给他洗尘。

  他被秦钰的人拦住,去见太子的消息传回府中,众人对看一眼,想着太子动作可真快。

  忠勇侯摆摆手,“他大约要晚上回来,算了,咱们自己吃吧”

  众人只能不等了。

  谢芳华这些日子腿脚已经好利索了,不用侍画、侍墨扶着能自己利落地走动了。除了手臂那处严重的箭伤还略微差些时日才能好干净外,肩膀的伤也痊愈了。但她也不能随意走动,而是窝在屋子里绣嫁衣。

  到了今日,嫁衣总算是还差几下针线就完工了

  她到底是在大婚前赶制了出来

  福婶心疼,日日给她炖汤滋补,侍画、侍墨等八大婢女本来都不会厨艺,这些日子闲来无事儿,插不上手,帮不上她的忙,除了只能帮着她分线外,到纷纷学起了厨艺,帮着福婶一起给她补。

  另外,言宸在一旁看着她的药膳和用药,免得她多思多虑,再加之京城最近太平,除了秦浩和卢雪莹一些传言趣事儿,到没别的大动静。所以,谢芳华也没什么好多思多虑的。

  所以,虽然她缝制了喜服和嫁衣,很累,但因为吃得好,睡得好,不但没瘦,反而红润了。

  众人吃过午饭,便等着谢墨含回府。

  可是一直等到晚上,天色将黒,谢墨含也没回来。

  谢芳华坐不住了,对侍画吩咐,“去问问,怎么这时候了还没回来”

  侍画点点头,匆匆跑出了海棠苑。

  不多时,她转回来回话,“小姐,据说侍书说,他今日下午每隔半个时辰就去问一次,太子备了午宴,请了一众公子作陪,好久都不见世子了。再加之世子身体好了,喝酒就免不了了。所以,世子喝醉了,和很多人一起,休息在了太子外殿的偏阁里,刚刚醒了,可是太子要安排晚膳,暂且还是回不来。”

  谢芳华有些恼怒,“秦钰一直拉着哥哥,不让他回府,想做什么”

  “听言跟在世子身边,很多公子都在,太子总不会当着这么多人,明目张胆将世子如何。应该就是拉着他不想让他回府。”侍画低声道。

  谢芳华沉下脸,“他是冲着我来的,知道我想哥哥了,偏偏不让他回来。可恶”

  “距离您大婚还四日呢,太子拖得了世子一天,总不能拖他四天。小姐,您忍忍吧”侍画只能劝说。

  谢芳华抿起嘴角,如今秦钰是太子,以后哥哥要入朝,老皇帝已经不能理政。他硬要拉住哥哥,谁能硬去把人拽回来她深吸一口气,定下神,是啊,还有四天。他总不能拖着他四天不回府。

  ------题外话------

  3号了,亲爱的们,爬到大婚前夕了,有票么有票么你们懂哒~>

  现代永久免费新文今天十点更新第二章,别忘记等更新哦。么么哒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零四章大婚将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