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秦铮之谋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钰带着初迟进了皇宫后,谢云澜和言宸救好了永康侯。

  永康侯醒来后立即抓住谢云澜急急地问,“怎么样是你们来救的我,谢芳华的计划可是成功了”

  谢云澜摇摇头,“没有成功,被太子给破了。”

  “什么”永康侯大惊,“太太子给破了怎么破的他身边有会解这种要命毒药之人”

  谢云澜点点头,念他费心尽力毁了自己十几年的暗桩帮助了谢芳华一场,便简单地将事情经过告诉了他。

  永康侯听罢,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色惨白,“怎么会这样这可怎么办成事了我还能有些底气,如今不但没成事,反而太子一定会找我算账的。”

  谢云澜摇头,“你放心,太子不会找你算账的,你就当这件事情没发生过。”

  永康侯立即问,“谢芳华是怎么在太子面前保的我真的能保证太子不找我算账”

  “你毁了十几年的暗桩,对太子来说,对你就少了戒心,永康侯府以后踏踏实实帮政,他这笔账算不得你头上。要算也是算给芳华,所以,侯爷你只管安心。”谢云澜看着他。

  永康侯闻言想了想,他也不是个傻人,很快就想明白了。永康侯府一直依靠当今皇上扶持,背后自然有些势力,如今因为谢芳华,折损了出去,对太子来说,他也不希望他防一个忠勇侯府,还要再防永康侯府,对于这样的永康侯府,以后没什么可再依仗的,他才更放心。

  他想明白了,也不怕了,站起身,也不怕谢云澜看到他刚刚失态而笑话,对他拱了拱手,“劳烦你回去告诉谢芳华,因此一事儿,我永康侯府为她折损太大,我夫人的生产难关,她既然答应,就一定要谨记。”

  “芳华答应的事情,自然会做到,侯爷放心吧”谢云澜颔首,“不过夫人临产还要有些时日,侯爷在这段时间里,还是要好好地照顾夫人,保她平安顺利到生产才是,否则芳华也不是神仙。”

  “老夫省得。”永康侯点点头。

  谢云澜和言宸告辞,出了永康侯府;极品村姑修仙史。

  待二人远去,永康侯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燕亭不在府中,也是好事儿,避开了太子和铮小王爷的明争暗斗,这恐怕才只是刚刚开始。以后这日子,还早着呢。难保不演变成硝烟弥漫。”

  “侯爷说得是”幕僚也叹了口气,“小侯爷和铮小王爷交好,难保不卷入进去,到了铮小王爷的阵营。就算铮小王爷有本事,张狂,但他毕竟也是个小王爷。如何能和太子比”

  永康侯向外看了一眼,摇头,“你怎么能忘了先皇和先太后只有英亲王一个嫡子呢又怎么能忘了当今皇上这个皇位是怎么坐上的呢论起来,铮小王爷虽然是小王爷,但是揪其身份,他的身份可不比太子的身份差,反而还更高贵些。”

  幕僚心神一醒,压低声音,“是啊,这样说来,岂不是也许将来更会乱”

  永康侯点头,“以着这二人的性情,难保不是个不死不休的局面。”

  “很多人还庆幸这一代的南秦没有夺嫡之争,就算三皇子、五皇子夺嫡,虽然闹了些大动静,但到底没有见血灾。如今三皇子、五皇子去守皇陵了。四皇子在皇上子嗣里一枝独秀。可是偏偏,还有个铮小王爷。”幕僚又是忧心又是庆幸,“以后咱们府,也没什么可让太子和芳华小姐看得上的价值了,京城各府暗桩剔除了十之六七,也算是斩尽了最有价值的东西。剩余的那些小朝臣府邸的暗桩,也没多大意义。这也未必是坏事儿。反而没准夹缝中能保了平安。”

  “嗯”永康侯点头,“谢芳华怕是早料到了,才会说太子不会将我如何。但今日她让谢云澜带着言宸来挡住了太子进府,也算是让我不至于在太子面前丢脸害怕,还算是说到做到。一个女子,有如此心智手段,实在是祸。”

  幕僚认同地点点头,“天色晚了,侯爷从昨日就没睡好,早点儿歇着吧。”

  永康侯颔首,“本侯懦弱,胆子小,不禁折腾,从明日起,对外就说我病了吧告假几日,在家养病。忠勇侯府和英亲王府大婚,太子想做什么,他们想斗什么,这个热闹我可不掺和着去看了。”

  幕僚好笑,“侯爷说得是”

  这一晚,太子从狩猎的行宫回来,快速地找到了神医,救好了朝中的大半忠臣,之后才救后宫亲生母后和妃嫔娘娘。此举一经传出,瞬间就稳住了恐慌的京中各府,也稳住了惶惶然的百姓。

  当日夜,太子仁心仁德,先国后家,先社稷,后至亲。此举令朝臣分外感动,一片颂扬。

  如此为江山社稷,为朝局稳定,为百姓子民的太子,才是好太子。

  当日夜,这股颂扬的风就刮出了京都。

  西山大营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秦铮站着窗前,负手而立,浓郁的夜色下,屋中没掌灯,他脸色看不出什么表情。

  青岩站着他身后,如黑夜的影子。

  “她如今在做什么”秦铮低沉的声音响起。

  “芳华小姐早早就睡下了。”青岩知道她问的是谢芳华。

  秦铮挑了挑眉,“早早睡下了”

  青岩点头,“没错,是早早就睡下了。海棠苑早早就熄了灯。”

  秦铮看着夜色,沉默片刻,忽然一笑,“她输了一局,还能踏实地去早早睡下。秦钰若是听闻,不知是什么表情。”

  “愈加的敬佩欣赏吧”青岩回道。

  秦铮冷哼一声,“人心不足蛇吞象;太子殿下独宠冷妃他要了漠北三十万兵马,我丝毫没出手阻拦,就为了留在京中要她。他要他的江山,我要我的女人,各有所需。如今他得了兵马,却反过来夺我的人我的人是那么好夺的吗”

  青岩不搭话。

  “齐言轻和玉云水如今已经到了漠北了吧”秦铮手指轻叩了窗棂一下,“他们离开京城已经二十日了,若是连漠北都到不了,他还想做北齐的王”

  “若是平安隐秘地到了南秦和北齐边境的话,不到明日,应该就能有消息。”青岩道。

  秦铮点点头,“希望齐言轻不让我失望。”

  青岩看着秦铮后背,犹豫了一下,“这位北齐的皇子,他可信吗毕竟他是为了和太子合作而来的南秦,是为了谢氏倒塌,也是为了铲除谢云继。如今离开,却是为了”

  “齐言轻和秦钰一样,虽然距离皇位只有一步之遥,但是这一步也得跨出去,才是皇帝。不跨出去,那么就不是。无论是皇子,还是太子,头上都还有一人在压制。若是齐言轻想要北齐皇位,想要那把椅子,那么,他如今就得舍了秦钰,听我的。”秦钰冷笑,“利弊得失,他是聪明人。”

  “若是这件事情成了,还是要多谢云继公子。”青岩道。

  “也不枉我助他从齐云雪的手里脱身。”秦铮不置可否。

  “过去今夜,还有明日,后日两日了。希望来得及。否则,真怕是要动血了。”青岩道。

  “即便动血,也是秦钰自找的。”秦铮转回身,摆摆手,“你盯好沿路的信使,不要出错。”

  “是”青岩身影一闪,退出了房中。

  秦铮转身走到床前,脱了外衣,躺去了床上,也睡了。

  三更十分,青岩出现在窗外,“公子,信”

  “拿进来”秦铮腾地坐起身。

  言宸推开门走进来,先走到桌前,将灯掌上,然后,将信递给了秦铮,“两封信一起。”

  秦铮接过信,看了一眼,只见一封信是齐言轻来的,一封信自然是谢云继来的。

  他先打开了谢云继的信,长长三大页纸,秦铮直接看了信的末尾,上面写了两个字,“事成。”,他这才从头读。

  只见这位云继公子拉拉杂杂地说着他想念南秦了,北齐一点儿也不好玩,北齐的美人太开放了,在大街上拉着他要让他去当夫君入赘。还是南秦的女子好,矜持秀美,当然,在他心里芳华妹妹最好云云。

  又说了希望他大婚顺利,可别被秦钰得逞,他还是看好他和他的芳华妹妹的,虽然听说她被他射了三箭,险些丢了一半小命,不过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射得好云云。

  秦铮看着看着,越看脸越沉,但还是耐心地看完了,之后,将信放在灯火上,刚烧了一个角,忽然又撤回手,递给青岩,“你去,将这封信,送去忠勇侯府给她。”

  青岩立即接过,心想忍了这么久,他家公子今天终于要跟芳华小姐通话了。他克制着紧张问,“除了送这封信,您还有话要转交吗”

  秦铮本来要打开齐言轻的信,闻言蹙眉,回头看向青岩。

  青岩看着他。

  秦铮看了他片刻,转回头,不满,“青岩,我发现你最近话太多了。”

  青岩闻言转身出了房间;海公主。

  秦铮笑了一下,也难为了这个自小跟在他身边惜字如金的隐卫,以前他无论怎么逗他说话,他都寡言少语。后来他渐渐长大,也不逗他说话了,习惯了他的沉默如今。但是,自从落梅居那一件事儿之后,他在他面前的话就多了。

  他打开看了齐言轻的信,相比较谢云继的信,齐言轻的信很简短,寥寥几语。但已经足够。他看完信之后,毫不犹豫地放在灯火里烧成了灰。之后,又转身上了床。

  谢芳华在秦钰离开忠勇侯府,前往英亲王府、左右相府、监察御史府,翰林大学生府等各府邸之后,传出果真朝中重臣被初迟治好的消息。她沉默了半响,对众人道,“既然这一局败了,今日怕是没什么好的办法了。回头再想想。”

  “还有两日了啊,再想什么筹谋,时间也怕是来不及了。”崔允急道。

  “还有秦铮呢”谢芳华面色平静,“他这么长时间,如何能没做什么况且,时间虽然紧迫,但是两日也是时间。过了今夜再说。”

  崔允蹙眉,“这些日子那个臭小子都猫在西山军营,没见他做什么。他能做什么”

  “舅舅,若是能表面看出来做什么,那还有什么用就像秦钰,他背后做了什么,至今我们也不知道。”谢芳华道,“您就别忧心了,忧心也没用。”

  “好吧”崔允闻言只能作罢,“希望秦铮这个混账小子别让人失望。”

  谢芳华点点头,回了海棠苑,早早歇下了。

  三更十分,墙外轻无声息地跃进来一个人影,几乎踏足无声。

  转眼间,那个人影便来到了窗前。

  谢芳华睁开了眼睛,看向窗外,侍画、侍墨都没惊动,这个人显然武功极其高绝。

  “芳华小姐,我是青岩”青岩低声开口。

  “谁”随着他开口,侍画、侍墨等人从隔壁房间冲了出来。

  对面西厢房,言宸再窗前看了一眼,没说话,也没有出来。

  谢芳华从床上起身,下了地,来到窗前,打开窗子,看着青岩,“何事”

  青岩从怀中拿出一封信,递给他,“公子给您的信。”

  谢芳华愣了一下,伸手接过。

  “您现在看吧,我在这里等着您,若有回话,我能传回去。”青岩道。

  谢芳华又愣了一下,她隐隐地觉得这位秦铮身边的第一隐卫话似乎比以往多了,她点点头,对侍画、侍墨等人摆摆手,“你们都退下吧”

  侍画、侍墨等人心中震撼青岩的武功,想着他的武功应该和铮二公子的武功一般高深,上一次铮二公子来,是因为她们在小姐的房间守夜,人进屋了才知道。这一次,若是他不开口,她们肯定发现不了。齐齐看了青岩几眼,退回了房间。

  谢芳华掌上灯,打开信,发现是谢云继写给秦铮的信,她又愣了一下,这才酌字酌句地看了起来。半盏茶后,一封信看完,她有些好笑,合上信纸,对青岩道,“你就他回话,就说我看了信。”

  青岩微微皱眉,“还有吗”

  谢芳华讶异地瞅了他一眼,“没了。”

  青岩站着不动,那模样,似乎在等着她再说两句什么;凤凰涅槃之豪门女神医。

  谢芳华更是讶异了,又多瞅了青岩两眼,似乎明白了什么,笑了笑,“他是告诉我,他有准备,让我安心待嫁。我明白了。”

  青岩点点头,但还是没离开。

  谢芳华无语地看着他,以前他的主子粘人,如今这是换了护卫来粘人了她想了想,忽然道,“是有一件事情,你稍等一下,稍一件东西回去给他。”

  青岩立即重重地点点头。

  谢芳华转身,离开了窗前,来到衣柜前,打开柜门,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包裹,摸了两下,重新来到窗前,递出窗外,“这是他的。”

  青岩疑惑地接了包裹,摸了摸,摸出是衣服,似乎露出一丝笑意,“多谢芳华小姐,在下告退了。”

  谢芳华好笑地点点头。

  青岩再不耽搁,轻而无声地抱着包裹跃出了海棠苑的高墙,不多时,就出了忠勇侯府。

  谢芳华见到言宸屋中的窗前站着熟悉的人影,对他隔着窗子招手。

  言宸点点头,转身离开窗前,推开门向正屋走来,来到画堂,谢芳华也披好衣服从里屋出来,将谢云继的信递给他,“你看看。”

  言宸接过信,很快就看完了,然后一笑,“怪不得这么多时日没动静,原来是这一桩事儿。西山军营三十万兵马,漠北三十万兵马,若是太子不想丟了江山,这一局,看来他就先要退一步了。”

  谢芳华点头。

  “比起太子,铮小王爷果然也不是善茬,难怪争斗这么多年。有这样的对手,谁都忍不住想斗吧。也不怪太子不放手了。”言宸叹息一声,将信递给谢芳华,“你这未来还真是让人担忧。”

  “既然有这封信,我就安心待嫁吧”谢芳华笑了一下,“本来我已经想到再做点儿什么,如今就算了。以后再给秦钰留着用吧。”

  言宸失笑,点点头。

  青岩在四更天回到了西山军营,径直地冲进了秦铮的房间,然后,将手中的包裹扔进了帷幔内,打在了他脸上,声音罕见地兴奋,“快起来,她给你的。”

  秦铮并没睡着,睁开眼睛,眼前黑软软一团盖住了他的脸,他伸手拿开,问,“什么”

  “衣服”

  “什么衣服”秦铮坐起身,奇怪。

  “你的衣服”青岩转身去掌灯。

  秦铮盯着包裹就着灯光沉思了一会儿,慢慢地打开包裹,当看到里面的大婚喜服,一针一线出自熟悉的针法绣工,他的手顿住,整个人顿时一动不动了。

  青岩欢喜,“是芳华小姐亲自给您绣的。”

  秦铮过了好半响,才点点头,将衣服拿起,慢慢地抬高,然后,将脸埋在了喜服上。

  ------题外话------

  感谢亲爱的们昨天热情捧场,我当时一直在回复,恨不得长一百只手。可是还是不够快,很多很多很多楼层没回复上。没得到我回复互动的亲别伤心哦,留言已经记录在了那里被保存,都是记忆。我们期待下一次还能有这样的活动。群么么。

  啊,昨天虽然累坏了,但是紧赶慢赶,还是赶上更新了。亲爱的们,我给力不给力,有没有月票~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章秦铮之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