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皇宫待嫁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后宫和朝堂经过一时的惊惶动乱后,太子盛名更是空前高涨。

  几乎一夜之间,传遍了京城方圆数百里。

  第二日,天色晴朗,皇帝罕见地又上了早朝。似乎养病多日的他有了起色,群臣更是欢喜,连连叩拜,称太子仁德贤名,说皇上洪福齐天。

  皇上连连笑着点头,对群臣之首站着的太子赞扬,“太子如此,以家国社稷为首,让朕也甚是欣慰,不负朕的教导。甚好”

  秦钰躬身,“多谢父皇夸奖,昨日能够快速地救治朝臣和后宫母后娘娘们的急病,也不全是儿臣之功。还有忠勇侯府派了神医相帮,才能快速地将朝局稳妥,安抚人心。”

  皇上“哦”了一声,扫了群臣一眼,忽然问,“朕记得谢世子回京了,为何早朝不见他”

  群臣齐齐一怔。

  秦钰上前一步,“回父皇,谢世子圆满完成了临汾桥修筑任务,前两日已经和儿臣交了差事儿,可是本身还并未得父皇授予官职,自然不会出现在早朝上。”

  “这样啊”皇上恍然,“来人,传召谢世子上殿,朕要当着群臣封赏他。”

  “是”有人立即跑出了金殿。

  群臣互相对看一眼,齐齐暗想着皇上要给谢墨含一个什么封赏。

  本以为谢墨含在两个月之内不可能修筑好临汾桥那么大的工程,可是他却出乎意料地圆满完成了。普天之下,也就谢氏手下能有这等能工巧匠得用之人。换做第二个人去临汾桥,没有三个月,也修筑不好。

  这样一来,谢墨含怕是要入朝了。

  三年前,忠勇侯退朝后,谢墨含未成年,再加之病弱之身,无人顶班,如今忠勇侯府起复,谢世子身子大好,入朝的话,那么未来朝局不知道还会再有怎样一番变革,谁也拿不准;凤栖流年。

  尤其是太子的态度,明显刻意地将本来归纳到自己名下的功劳偏偏分出去给了忠勇侯府一半。重臣都在猜测太子打的是什么主意,不少人偷看秦钰,但是从他面上丝毫看不出来。

  半个时辰后,谢墨含匆匆进宫,上了早朝的金殿。

  叩拜之后,皇上和蔼地招呼谢墨含起身,“谢世子免礼,你此番前往临汾桥修筑大桥,俩月内完工,解除了万亩良田,数千户百姓之忧。实在是劳苦功高。你想要什么奖赏,只管与朕说。”

  谢墨含起身,摇头,“臣身为南秦子民,理当为国为百姓分忧。不求奖赏。”

  皇帝哈哈大笑,“太子昨日大义之举,已经令朕心甚慰,今日谢世子不求奖赏,也让朕甚是开怀。我南秦贵戚上下一心,为国为民作福,实在是南秦百姓之福,南秦江山之幸事。”

  谢墨含垂下头。

  “不过,该奖还是要奖。”皇帝看着谢墨含,“谢世子只管说,无论你求什么,朕都奖赏你。”

  谢墨含再度摇头,“臣生在南秦,长在南秦,为南秦百姓解忧解难,分内之事。皇上若是奖赏,就奖赏清河崔氏的二公子吧他从旁协助臣,甚是辛劳。”

  “清河崔氏的崔意芝。”皇帝点点头,“朕没有忘了他,你放心,你先说你的奖赏,朕自然少不了他的。”

  谢墨含依旧摇头,“臣不求奖赏。”

  “看看,这才是谢氏的好子孙”皇帝感慨一声,对群臣道,“众位爱卿,谢世子修筑临汾桥,功劳甚大。谢世子虽然不求奖赏,但是朕可不能不给。也是为了给未来朝臣行好事做榜样。你们说,该给什么奖赏好”

  群臣你看我,我看你,都拿不准谢墨含是真推脱,还是假推脱,更拿不准皇上的心思,是真想给奖赏,还是假的做做样子。毕竟这么长时间以来,皇上和谢氏的关系如走在刀刃上,一不小心就要流血。一时间没人说话。

  “嗯都不好说吗”皇上看了一圈,没人答话,他挑眉。

  秦钰向后看了一眼,微微一笑,“父皇,谢世子比儿臣还略长一些,而且能力卓绝,才华过人,用于匡扶社稷,最好不过。儿臣请求父皇准谢世子承袭忠勇侯府的侯爵。暂封太子辅臣,跟随儿臣左右,协助儿臣理政。”

  此言一出,群臣皆惊。

  老侯爷健在,忠勇侯府就要将世子封侯,这以后就是一门两个侯爷,这是贵上加贵

  而且太子还要将他封为太子辅臣。自古以来,太子辅臣都是太子府内臣客卿,从没有富贵王孙封赐太子辅臣的,可是太子这是要开先例

  开不开先例暂且不说,只说着太子辅臣,古来都是待太子登基后,按功劳封的亲贵之人。

  尤其是谢墨含有才华有能力有身份,若是太子真有器重之心的话,那么将来,就是接替如今的左右相辅政职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辅政之臣。

  若是真是这等意思,这样演变的话,那么,忠勇侯府将来不但不会因新旧政权更替,被皇权忌讳铲除衰败,反而荣华还会更高一层楼,等于又登上了一个天梯。

  一时间,满朝文武落针可闻,都震得说不出话来。

  谢墨含也惊了,抬眼看向秦钰,立即跪倒在地,“祖父尚在,忠勇侯府这些年一直承蒙皇上恩宠,不敢再奢求太多。太子之言万万不可采纳。若是皇上实在想给臣奖赏,就给臣一个入朝的资格就够了。臣定尽其所能,为我南秦江山繁荣尽心尽力;太阳下的蔷薇花。”

  皇帝眯着眼睛盯着谢墨含看了片刻,然后看向秦钰,缓缓道,“太子所请有些道理。”

  群臣又是一惊,皇上这是同意了

  皇上为何要同意

  这是放过忠勇侯府了不怕忠勇侯府繁荣太过威胁皇权了忠勇侯府再登一个天阶的话,真的距离皇权只差分毫之遥了。

  这等泼天富贵,传扬出去,别说满朝文武皆惊,就是京城都会晃三晃,天下也是为之震惊吧

  “父皇圣明,既然您也觉得有道理,就请下旨吧”秦钰容色不变,再度恳请。

  “好”皇帝点点头,对吴权道,“拟制,即刻封谢世子承袭爵位,官职暂封太子辅臣。”

  “皇上万万不可”谢墨含看向秦钰,“太子,臣受不起,还请太子”

  “唉,子归兄,你我自小相识,兴趣相投,你有才华能力,也愿为国分忧。就不要推辞了。”秦钰打断他的话,“在我身边辅助我,重担可不轻。难道你是不愿意为我效劳怕辛苦”

  “自然不是”谢墨含猜不透秦钰的心思,但是直觉他若是应允下来,不太好。

  “既然不怕辛苦,父皇金口已开,事情就这样定了。”秦钰笑着对他摆摆手,“子归兄,快谢父皇恩典吧”话落,补充道,“我能得一辅助才华之人,也是要谢父皇的。”

  “不错,谢世子就不必推辞了”皇帝摆摆手,示意下旨。

  立即有拟制官拟圣旨,当朝宣读,这个世袭爵位的封号和太子辅臣的暂代官职算是定了下来。

  谢墨含没法再推辞拒绝,只能谢了恩。

  秦钰也像模像样地谢了恩。

  群臣一时屏息凝神,无人言语。

  皇上此番和太子一起决定了谢墨含的承袭爵位,左右相没出面言语半句,英亲王想了想,也没出声。毕竟两日后他的儿子就要娶忠勇侯府小姐谢芳华,这时候,他说什么都不妥当。

  此番奖赏了谢墨含,皇帝又挥手,“去宣召崔意芝金殿”

  “是”有人立即去了,

  不多时,崔意芝上了金殿。

  拜见皇帝后,皇帝看着他道,“崔意芝,数月前,朕派遣你前去接当初还是四皇子的太子回京。虽然中途波折重重,但是总归是有惊无险,也算是你完成了任务。此番朕又派你随同曾是谢世子的谢侯爷前往临汾桥,你也不负所望。朕深觉你文武兼备,有其能力,能够胜任兵部侍郎一职。”

  崔意芝抬起头,看着皇帝。

  皇帝对身后道,“传旨,封崔意芝为兵部侍郎。”

  有拟制官即刻拟制。

  崔意芝垂下头,叩谢圣恩。

  皇帝处理完这两件事,咳嗽了两声,有些气虚不支地继续道,“朕近来,愈发觉得身体乏力了。太子监国所做甚好,朕也能安心养病。”

  群臣闻言皆呼,“皇上保重龙体”

  皇帝点点头,看向英亲王,“王兄,朕若是没记错,后日就是秦铮和谢芳华大婚的日子吧;重生之云上依依”

  英亲王心神一醒,出列回话,“回皇上,没记错,正是后日。”

  皇上点点头,“这些日子,铮小子在西山军营据说甚是用心,西山军营自从他去了之后,风气已经比以前大有改观。”

  “是有些成效不过他那个性子,也是胡闹,皇上是知道的,不值一提。”英亲王摇头。

  “王兄对铮小子向来就吝啬夸奖。”皇帝闻言笑了,对他道,“既然他做的好,就要该奖。朕给他放七日假,让他回来休沐大婚吧不能临近大婚,还混迹在兵营里,不像话。”

  英亲王觉得有理,点点头。

  “另外这也不算是奖赏,这样吧朕前些日子已经封了他小侯爷,也没什么可再奖赏给他的了。奖赏给他即将要娶进门的媳妇儿也是一样的。”皇帝笑着道,“传朕旨意,谢芳华从皇宫以公主之礼出嫁。”

  谢墨含面色一变,脱口道,“皇上万万不可”

  皇帝看向谢墨含,含笑问,“为何不可谢侯爷可觉得哪里不妥”

  谢墨含立即垂下头,躬身,“皇上对忠勇侯府已经如此恩宠,忠勇侯府再也受之不起。还请皇上收回成命。”

  皇帝大笑,“这奖赏不是给忠勇侯府的,是给秦铮的,跟忠勇侯府无干,谢侯爷不必惶恐。”

  谢墨含一噎,顿时没了反驳之语,看向英亲王。

  英亲王也惊了,直觉不妙,连忙道,“皇上,这于理不合。”

  皇帝叹了口气,“王兄啊,你娶儿媳妇儿,朕这个当弟弟的也跟着高兴。铮小子是我看着他打小长大的。这么多年来,他也算是我半个儿子。更何况,母后虽然已逝去三年有余,但是朕相信,她的灵气还是在这皇宫内保佑这南秦江山的。更何况,她疼爱铮小子,人尽皆知。她若是在的话,定然也不会反对。虽然于理不合,但是也不算框外。”

  “这”皇帝抬出德慈太后来压制,让英亲王一时没了反驳之语。

  “就这样定了谢芳华从太后的德安宫出嫁。圣旨下达之后,便即刻准备进宫待嫁。”皇帝一锤定音,不准许人再反驳。

  谢墨含无奈你地垂下头,想着妹妹进宫待嫁,皇宫一入,那就是龙潭虎穴。进容易,出呢尤其秦钰的心思,怕是难如登天了。

  原来太子一直以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可是如今给予他和忠勇侯府天大的封赏承袭爵位,又许了忠勇侯府荣华鼎盛的未来。而大臣女子从皇宫出嫁,虽然古来少有,但也不是没有先例。这是无上的荣宠。

  能拒绝吗能抗旨不尊吗

  不能

  否则传扬出去,忠勇侯府就是不慕天恩,不识抬举,天下文人士气的口诛笔伐都会指责忠勇侯府,指责谢芳华。说忠勇侯府不识好歹,眼里没有皇权,狂妄太甚。那么,这么多年来,忠勇侯府一直秉持的低调行事博得的好名声就会毁于一旦。

  若是抗旨,那么,就是对皇权有利,对忠勇侯府有害。

  可是不抗旨呢妹妹就要进宫,那么,在皇宫待嫁,等着她的是什么太子还有什么筹谋,实在让人难以衣料。皇宫是皇权的中心,是天子之地,是任何势力也不及皇权势力大而凝聚的地方。

  这一件事情说完,皇帝再也支撑不住,退了早朝。

  “恭喜谢侯爷,恭喜大伯母;重生之花哥逆袭。”秦钰送走皇帝后,笑着对谢墨含和英亲王拱手。

  “多谢太子器重。”谢墨含也只能拱了拱手。

  英亲王也压制住心中的忧心,对秦钰道,“两日后,铮儿大婚,太子要来府中喝喜酒啊。”

  “那是自然”秦钰笑着点头。

  英亲王不再多言,向宫外走去。

  谢墨含也跟随其后,要一同离开。

  秦钰向左右朝臣扫了一眼,有人立即意会,追上谢墨含,“谢侯爷,恭喜啊”

  谢墨含只能停住脚步寒暄,“多谢大人。”

  又有人走上前,“今日天色还早,谢侯爷荣升,以后我等还要仰仗侯爷提携,谢侯爷是否该请客”

  “两日后舍妹大婚,忠勇侯府摆宴,请众位把酒言欢。”谢墨含拱拱手。

  “两日后大婚再喝,今日是庆贺谢世子荣生之喜。怎么无酒”一人又道。

  “舍妹大婚,府中无父母双亲,爷爷年迈,我好不容易从临汾镇回来,一直没为妹妹操持什么。如今她就要入宫待嫁了。我却还喝酒误事儿,那怎么行”谢墨含坚决地摇头推脱,“几位大人的心意我心领了,妹妹大婚后,一定择日请各位尽兴吃酒。”

  “这”众人闻言,都不好再说什么。

  秦钰含笑走过来,伸手拍拍谢墨含肩膀,“你府中有谢云澜和谢林溪在,用不到你什么。”

  谢墨含看着秦钰,郑重地道,“云澜和林溪的确尽心,但是对妹妹来说,到底都替代不了我这个亲哥哥。还请太子见谅。”

  “也罢”秦钰不再阻拦,放下手,慢慢地道,“反正我左右无事,便与你去忠勇侯府接芳华入宫待嫁吧父皇病了多日,今日支撑上朝,回去怕是又要卧床了,母后和后宫的娘娘们昨日都受了惊吓。她入宫的安置安排,若是无人看着,恐怕宫里的奴才们打点得不太妥当。我亲自给她安置一番。你也可以放心。”

  谢墨含心里一梗,心提了起来,理解推脱,“怎能劳烦太子亲自相接还是算了,芳华打点妥当,我将她送进宫待嫁就是。不劳烦太子了。”

  “子归兄,虽然我是储君,是你辅臣。但说起来,我们自小也有着情分。何必见外”秦钰摆摆手,不容他反对,“走吧”

  谢墨含无奈,总不能死活拦着秦钰,他拿什么理由拦太子而秦钰的性情,他也不见得拦得住。只能对不远处的听言看了一眼,任由秦钰跟随一起前往忠勇侯府。

  听言听到消息后,早已经急了,此时得了谢墨含示意,赶紧先一步跑回忠勇侯府报信。

  忠勇侯府内,早已经得到了早朝上的消息。

  “这皇上和太子是要干什么”这回,谢墨含出乎意料地被封侯,连忠勇侯府坐不住了,尤其还暂封太子辅臣。这是何意令谢芳华入宫待嫁。又是什么筹谋

  “泼天富贵之下,若是一个不好,忠勇侯府这一次怕是要面临万丈深渊。”崔允忧心忡忡道,“忠勇侯府一门两个侯爷,这是鲜有之事。”

  忠勇侯在荣福堂内来回走了两圈,对侍书挥手,“快去海棠苑,让华丫头来我这里,我问问她,可有什么主意”

  侍书连忙点头,向海棠苑跑去。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章皇宫待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