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决情定爱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海棠苑内,谢芳华也已经得到了早朝传出来的消息。

  忠勇侯府一门两个侯爷,哥哥暂封太子辅臣,她以公主之礼从皇宫待嫁,这都是天大的荣耀。似乎在今天一个早晨,忠勇侯府一下子又迈了一个天阶,迈上了别人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高位。

  可是这泼天富贵突然袭来,就真的好吗

  她似乎感觉到了忠勇侯府门前的牌匾有堪堪倾落之势。

  谢云澜、谢林溪、言宸三人得到消息全部进了海棠苑的画堂,都看着她,一时间三人也都被今天早朝这一系列如天雷般的圣旨震得措手不及。

  谁也没想到太子是等在这里

  先给忠勇侯府许以门楣高位荣耀,然后让她根本就不能拒绝进宫待嫁。

  说白了,目的还是她,还是这一桩婚事儿。

  “圣旨下达,就要立即准备进宫,最晚也就只能拖到今晚,拖不过明天早上。”谢林溪担忧地开口,“有没有什么办法,让皇上收回圣旨”

  “收回圣旨那就是让皇宫乱,不能住人,芳华自然就没法进宫待嫁了。”谢云澜话落,反问,“可是,皇宫能轻易乱吗如何让皇宫乱皇上和太子既然早有筹谋,那么,皇宫现在就如牢笼,轻易动不得,乱不了。”

  谢林溪有些焦急,“那怎么办难道芳华妹妹真要进宫待嫁这进去容易,出来呢”

  出来怕是就难了

  这谁都能猜得到

  “要不然,换人易容替你进宫吧”言宸思索片刻,试探地建议。

  “这样行吗”谢林溪怀疑地问,“若是被发现,怎么办”

  “芳华的易容术有精妙之处,若是她亲手易容,不会被发现;邪少,非诚勿扰。”言宸看着谢芳华,等她决定,“你若是同意,现在就要赶紧找一个人来易容成你。”

  “不行”谢芳华摇头。

  “为何不行”谢云澜看着她,“我也觉得你还是不入宫的好,不知道太子谋了什么在等着你,你此番进宫待嫁,岂不是危险”

  “他能谋什么无非是让我不能大婚而已,总不能杀了我。”谢芳华冷笑一声,“换人易容成为我进宫,在外人的眼里,那也是我进了宫。那个代替我之人若是不能在皇宫里制衡秦钰,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那么,无论他筹谋什么,也许就真的成了。”

  “这么说来,无论如何,你都只能进宫吗”谢云澜皱眉。

  “目前还能有什么办法圣旨已下,消息已经传扬了出来,多不过一个时辰,怕是满京城人尽皆知。不到今日夜晚,方圆五百里也就都知道了。明日也许就天下皆知了。”谢芳华揉揉眉心,“我进宫后,走一步看一步吧”

  “秦铮这时候应该也能得到消息了。”谢云澜抿了抿唇说。

  谢芳华眉心一动,想起谢云继的信,点点头。

  “我陪你进宫待嫁。”谢云澜想了想,又道。

  谢芳华一怔。

  “圣旨只说你进宫待嫁,并没有说不准有陪同之人。”谢云澜拿定主意。

  “也对”言宸忽然笑了,“进宫就进宫吧没有万全之策下,只能进宫,以不变应万变。我也随你进宫。”

  “既然如此,我也陪你进宫。”谢林溪道。

  谢芳华看着三人,不由笑了,“你们三个这是干什么忠勇侯府是嫁女儿,你们三个传扬出去,让人笑话。”

  “怕什么笑话”谢云澜道,“百姓们不知道这其中阴险关联,可是满朝文武焉能不知道谁爱笑话谁笑话。若是让你自己进宫,我也不放心。”

  谢芳华刚要再说什么,侍书匆匆跑来,说老侯爷请她去荣福堂。她打住话,应了一声。

  其余三人闻言,与她一起出了海棠苑,去了荣福堂。

  刚到荣福堂门口,听言匆匆跑来,气喘吁吁,惊慌失措,见到谢芳华,几乎要哭出来,“芳华小姐,太子和咱们世子不,侯爷一起回府了。说他亲自来接您进宫,侯爷让我提前来传话,您快想想办法吧”

  谢芳华闻言眯起眼睛,“你是说秦钰和哥哥一起来了忠勇侯府”

  听言连连点头,“怎么办啊小王爷不知道得到了消息没有太子一定没打好主意。”

  “我知道了”谢芳华转身进了荣福堂。

  谢云澜、谢林溪、言宸三人随后跟着她也进了荣福堂。

  老侯爷和崔允正在等着谢芳华,见几人都来了,崔允立即急声问,“想到什么对策没有”

  谢芳华摇摇头,“没有”

  “那怎么办”崔允立即问。

  “进宫待嫁就进宫待嫁吧这是皇上给忠勇侯府的荣耀,忠勇侯府怎么也不能不识抬举抗旨不尊。”谢芳华无所谓地道,“更何况,还以着奖赏秦铮的名义,连推脱的理由都没有。”

  “这主意一定是秦钰那小子出的,皇上怎么就答应了他”忠勇侯不解;上错竹马萌妻来袭。

  “皇室里未来能依靠的人也就只秦钰一人了。皇上的病已经让他力不从心处理朝政了,可是这江山不能就这么废了。不答应他怎么行”谢芳华道。

  崔允叹了口气,“没想到你的婚事儿比你娘当初嫁入忠勇侯府还麻烦。”

  “这么说,你是要进宫待嫁了”忠勇侯府捋着胡须,看着谢芳华,“你就不怕出差错”

  “爷爷,皇宫虽然可怕,但是我却不觉得能可怕得过无名山。”谢芳华看着他,“我们忠勇侯府低调了这么多年,皇上和秦钰如今又给加了荣华封赏,就算是现在反了他,不但不占天时地利,连人心都不向着忠勇侯府。更何况我们根本就没有反意。所以,哪怕出错,也要进宫。”

  “也罢皇上和太子这是料定了你推脱不了。”忠勇侯摆摆手,“秦钰那小子对你有心思,自然不会要你的命。也无非是让你不能大婚。去就去吧”

  “可是他若是趁机对你不轨,怎么办”崔允担心。

  忠勇侯冷哼一声,“秦铮在西山大营三十万兵马,这么些日子,他应该也都变成自己能掌控的了。秦钰若是不想血流成河,应该不会闹得太过分难堪。总不能让秦铮抓住把柄。毕竟名义上,她是入宫待嫁的,可不是嫁去皇宫。秦钰若是连这点儿都分不清,也就不配做未来的皇帝。”

  崔允闻言踏实下来,点点头。

  “您放心吧,我打算陪芳华一起入宫。”谢云澜道。

  忠勇侯看向谢云澜。

  “我也陪着一起”谢林溪道。

  “你们两个都要陪她一起”忠勇侯闻言笑了,“虽然多个人入宫陪着她待嫁,能让人踏实一些。但是那可是皇宫,是后宫,外男不得进去,乱了宫闱。”

  谢云澜和谢林溪一愣,情急之下忘了这件事儿了,一时无言。

  “我刚刚也要说这个。”谢芳华好笑地道,“我带着侍画、侍墨等八人去,另外言宸可以再给我调派些人手,我的安全自然是无虞的,况且,我也有自保能力,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你们放心吧。”顿了顿,她又对谢云澜道,“云澜哥哥,你们不跟随我去,也有在外面的好,若是秦钰和皇帝真过分,总也要有人围宫吧”

  谢云澜叹了口气。

  谢林溪也叹了口气。

  言宸并没有言语,似乎在想着什么。

  没过多久,谢墨含和秦钰一起进了忠勇侯府,来了荣福堂。

  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得罪秦钰。所以,忠勇侯想了想,还是亲自迎了出去,崔允等人跟了出去。当然,谢芳华坐着没动,言宸避开了。

  “恭喜老侯爷”秦钰见到忠勇侯,含笑恭喜。

  “承蒙皇上和太子厚爱”忠勇侯胡子翘了翘,直接问,“太子是来接华丫头入宫”

  “是啊,我亲自来接她入宫,能处处照应些,皇宫诸事烦乱,我怕她不适,有什么不妥。”秦钰微笑。

  忠勇侯点点头,请秦钰进画堂,然后对谢芳华道,“既然太子来接,你去收拾一下,带着待嫁的一应事宜,随太子进宫吧”话落,又补充道,“快速些,别让太子久等。”

  “等等到也无碍”秦钰笑看了谢芳华一眼。

  谢芳华神色淡淡,不想与他说话,点点头,出了荣福堂;古神天下。

  忠勇侯见谢芳华走了,对谢墨含、谢云澜、谢林溪等人摆摆手,“你们也都去帮她收拾收拾。太子好不容易来一趟,陪我下一局棋。”

  谢墨含求之不得,对秦钰说了一声,见他没有不满,含笑点头,他也出了荣福堂。

  谢云澜和谢林溪跟在谢墨含之后,也走了出去。

  荣福堂内转眼间就剩下忠勇侯、崔允、秦钰三人。忠勇侯摆上棋,秦钰落座,崔允观棋。

  “妹妹”谢墨含追上谢芳华,对她喊了一声。

  谢芳华停住脚步,等着他,“哥哥。”

  谢墨含满面忧心,“是哥哥无能,没本事,不能护你。我们忠勇侯府只你一个女儿,可是却不能从忠勇侯府出嫁。当年姑姑出嫁,也是从皇宫走的,爷爷便没送上,如今又换做是你”

  “姑姑那是两国联姻,自然要从皇宫出嫁。我如今也算是给忠勇侯府的荣耀。”谢芳华握住他的手,蹙眉,“外公不是将你身子治好了吗怎么如今这个时节手还这么凉。”

  “是治好了,不会犯旧疾了,但是落了些体虚之症。外公让我坚持用药,养二年就不凉了。”谢墨含道,“别管我,我提前让听言过来传信,你可有办法不入宫”

  谢芳华摇摇头,将入宫的决定和分析与他说了一遍。

  谢墨含无奈,“既然如此,只能这样了,皇宫又是重地,而这事情又不能抗旨,时间又太紧迫了。”话落,他低声道,“稍后你随太子进宫,我暗中去找秦铮。”

  “哥哥不用找他,若是有需要,他自会找你。”谢芳华道。

  谢墨含一怔,“他是否有安排”

  “有一些”谢芳华如实以告,“只是就看秦钰的心里是想要这江山,还是想毁这江山了。秦铮的法子,是制衡,但是不能解燃眉之急。”话落,她叹了口气,有些骄傲,却又怅然,“比起秦钰,秦铮毕竟是心软。”

  “人人都说太子温和,铮小王爷狂妄霸道横行无忌难相处。可是了解他们性情的人,还是能从中看到不同的区别。”谢墨含叹了口气,“但愿太子能够看明白,否则,即便心软的人,也有不可碰触的逆鳞。你就是秦铮的逆鳞。他都能狠下心刺你三箭,又怎么会狠不下心让江山染血”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

  “他能将大婚提前到这个地步,这最后一笔,总不能输了,否则实在是”谢墨含不敢想象,从怀中拿出一枚信号弹,递给谢芳华,“若是宫里的情况太糟,你就放这个。哥哥就是拼死,也要进宫救出你。”

  谢芳华接过,收入怀里,“谢谢哥哥”

  “别人家嫁女儿,都是盼着日子晚一些。可是自从你定下婚事儿,我和爷爷就盼着这一日到来。说来也奇怪。恨不得你嫁了一般。”谢墨含说着,也好笑起来,“大约是因为我们谢氏的女儿难嫁吧”

  “等我能顺利大婚后,先给你娶一个。”谢芳华道。

  “你若是能顺利大婚,我就由得你帮我娶一个。”谢墨含也笑起来。

  兄妹二人说笑两句,总算使得心情轻松了几分。

  到了海棠苑后,谢墨含和谢林溪一起去安排谢芳华入宫事宜,尽量地安置妥当。

  谢云澜没立即出去,留在了画堂,显然是要有话要和谢芳华说,谢芳华正好也有话跟他说;重生之别惹豪门千金。

  他们都知道,今日进宫,无论结果如何,在大婚那日之前,都不会再有机会碰面了。而过了那日之后,无论是身份,或者是有些东西,可能都会变了。

  “云澜哥哥,有一样东西,我得给你。”谢芳华沉默片刻,看着他道。

  谢云澜愣了一下,点点头。

  谢芳华走到内室,从床头暗格取出谢氏米粮老夫人离开后,那个妇人给她的事物。然后拿到画堂,推到谢云澜的面前。

  “这是什么”谢云澜只见是一个织锦缝制的袋子,袋子的口紧紧地缝着,疑惑地问。

  “这是老夫人离开后,那一日,我去你府里,碰到了谢氏米粮的当家夫人,是她给我的。”谢芳华将当日的情形重复了一遍,见谢云澜脸色变幻了一瞬,她低头道,“对不起,云澜哥哥,瞒了你这么久,是我一直没想好怎么给你看这个。”

  “如今你这是想好了”谢云澜不看她,盯着拿个袋子问。

  谢芳华点点头,“嗯,想好了。”

  谢云澜一叹,“芳华,我一直没有逼你,也没有迫你,更没有想过强求什么。你既然瞒下我,如今实在不该在这个时候拿出来再乱我。”

  “据说,这个袋子里,装着的东西,事关你我。”谢芳华看着他,“以前,我是有过挣扎,当然也基于一些前因,那些前因太重,几乎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如今我想明白了。所以,逃避、躲开,当做没有,都是不对的。有些事情,它就摆在那里,早晚要正视。”

  谢云澜抬头看她。

  “我想让你和我一起正视这件事情。”谢芳华一字一句地道,“你我的身份,血脉,以及牵扯的未来。”

  谢云澜的手忽然五指并拢,忽然低声问,“哪怕嫁给秦铮,你会死,我会死,芳华,你都不怕吗哪怕忠勇侯府一直是你肩上的重担,你背负了多年,看不到它能完好再撑一代,你也不惧吗哪怕有了你爹娘,我爹娘的前车之鉴,活不了几年,老侯爷白发人再送黑发人,你也无畏吗”

  谢芳华忽然闭了闭眼睛,重新睁开,点点头,“不怕、不惧、无畏。”

  谢云澜忽然偏过头,笑了起来。

  谢芳华看着他,纵横前世今生,她到底在这一日,突破了前情世事,障碍重重,还是选择了。

  她最不想伤害的人

  可是,秦铮给她下了毒,毒了她的脑子,毒了她的心,毒了她的所有,让她再没办法将他的毒从心里剔除。箭拔了,血流了,伤疤结了。也不能不爱他。

  她不是没有想过放弃,可是放弃不了。

  “好,只要是你觉得对的,觉得值得的,觉得想要的,我就答应你。”谢云澜收了笑,伸手拿过了袋子,在打开之前说,“哪怕死,我也陪你。”

  谢芳华忽然不敢看他,她是自私的,为了私情,却置她曾经一直珍视的人于不顾。哪怕与秦铮大婚,是踩在钢丝铁网,刀剑锋芒上,她也在所不惜。

  这就是情了吧一直她不了解的情爱,却能将人心演变到这种如斯的地步

  谢云澜这时已经快速地打开了袋子,里面卷着一个牛皮纸的纸薄掉了出来。他缓缓打开,只看到梅花的小篆写着“云澜芳华”四个字,下方用梵文写着他们二人的庚辰。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三章决情定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