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陪嫁入宫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云澜怔了片刻,然后缓缓将纸薄打开,上面空白一片。

  “用火烧,里面应该会有东西掉出来。”谢芳华看着他,解惑,“我摸过了,里面应该是封存了一张金纸,真金不怕火炼。”

  “你没有打开过?”谢云澜抬头看她。

  谢芳华摇摇头,“没有,我一直没想明白该怎么做,如今才想清楚了,决定了。既然事关你我,一起看比较好。”

  谢云澜点点头。

  谢芳华抬手挪过罩灯,将灯点燃。

  谢云澜将牛皮纸薄放在了火上烧,片刻后,纸薄烧破了角,果然有金边露出,他又烧了片刻,将整卷的边都烧破,然后放下手,熄了火,从中抽出两张薄薄的金纸来。

  两张金纸上都分为正反两面地写满了梵文。

  谢云澜对谢芳华招招手,“你坐过来,我们一起看。”

  谢芳华点点头,挪了过去,坐在了他身边。

  谢云澜将金纸放在桌子上,两人一起看向内容。

  第一张金纸上记载了魅族的繁衍和所在地,以及魅族血统传承的血脉关联,还有魅族的咒术施法和解法。里面特意提到了王族绝咒焚心,心头血和处子之血。

  第二张金纸上记载了魅族繁衍万年来发生的大事,以及几十年前发生了惊天动地的覆灭之劫。然后再详细地叙述了谢云澜和谢芳华的身世。

  留这两张纸的人是谢云澜的父亲,根据日期记载,那时候,谢云澜和谢芳华应该都是才刚出生不久,显然,他预料到自己快死了。怕他死后,魅族无以传承,希望放在了他们的身上。

  二人看完,都久久不说话。

  虽然薄薄的两页金纸,虽然是两个庚辰,却是承载了整个魅族一族的兴盛存亡。

  换句话说,若是谢芳华不能和谢云澜在一起,魅族自此以后可能就真的消亡在这世间了。

  谢芳华这时才明白,为何谢氏老夫人临终时紧紧地攥住她的手,对她说一定要他们在一起。

  可是,她和她娘一样,都有了选择。

  魅族对她来说,只存在于传说中,只知道天地间有这么一个神秘的种族,她从出生起,就生在南秦,长在南秦,忠勇侯府才是她的家。

  她对于魅族,除了因为血脉觉得麻烦外,生不起半丝的守护的责任和感情。

  除了对谢云澜

  她看着谢云澜,他微抿着唇,目光没从两页金纸上收回,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她想着,她私自做了决定,对他其实是不公平的。他因为血脉原因,受了这么多苦,如今,还要因为她爱上秦铮,而无法与他在一起,而为她放弃生命。

  她低低喊了一声,“云澜哥哥”

  谢云澜慢慢地抬起头,看着她。

  谢芳华动了动嘴角,想再说对不起,可是触到他的目光,却是怎么也说不出了。

  谢云澜忽然对她笑笑,“我生在南秦,长在南秦,生在谢氏,长在谢氏。你我都一样。魅族对你我来说,无非是血脉里这一点儿牵连而已。我们早已经习惯了南秦,魅族反而觉得神秘陌生遥远。我知你心中生不起向对忠勇侯府,对谢氏这样的责任。其实,我也生不出。”

  谢芳华看着他。

  “我虽然喜欢你,但是喜欢不一定要白头偕老,耳鬓厮磨,日夜相对。拿不到你的心,因血脉牵连,强行在一起,反而是贬低了你我的情分,也许在以后日积月累中,情分都会消磨殆尽。”谢云澜温和地道,“就这样吧哪怕我们会步父母的后尘,活不了几年,但也能保留下一些珍贵的东西,这已经足够。”

  谢芳华闻言眼眶微湿。

  谢云澜莞尔,“这么长时间,我也想明白了,你一直遵从自己的本心而活,做什么决定,都是心之所向。依着你的性情,你也该是这样的选择,这才是我认识的芳华。”

  “云澜哥哥……”谢芳华看着他,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

  “我知你的心思,不用再说了。”谢云澜怅然,“稍后你就要进皇宫,若是秦铮能有办法,你们能顺利大婚的话,一切都好说。若是你们不能顺利大婚,你既选择他,还是要面对太子为难。以后的路怕是艰难得超乎想象。我们之间的身份牵扯,血脉关联,就到此为止吧,你不要再多思多想了。入宫后,一定要护住自己平安。”

  谢芳华点点头。

  谢云澜伸手摸摸她的头,低声道,“芳华,我们不能在一起,但我也是你的亲人。你要记住这一点。可能上辈子,或者上上辈子,我们就十分亲近了。所以,这一辈子,才没相处多少时日,就觉得比旁人亲近妥帖。”

  谢芳华身子震了震,忽然想要脱口而出告诉他,他们上辈子的确十分亲近,相依为命。

  谢云澜撤回手,拿起桌子上的两张金纸,“既然是父亲留下的唯一纪念,这个我就收起来了。”话落,他慢慢地站起身,“我去看看他们收拾得如何了别有什么落下。”

  谢芳华紧抿住嘴角,点点头,干涩地吐出一个“好”字。

  谢云澜走了出去。

  谢芳华看着他身影出了房门,身子泄了全部的力气,伏在桌子上,本已经做了决定,可是如今事情已经说开,说完,她却如刀割般地难受。

  谢云澜

  云澜哥哥

  她曾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只要能救他的性命,让她做什么都行,可是到头来,她自己却先放弃他了。当然,也放弃了自己。

  秦铮

  秦铮

  秦铮

  ……

  她用力地默念了好半响这个名字,心底的疼痛和难受渐渐地消失,她才站起了身,回了房间。

  响午,秦钰在荣福堂用的午饭。

  响午后,谢墨含谢云澜谢林溪三人拾掇好谢芳华出嫁的一应事宜,又对她嘱咐了一番,但还是不放心,三人的脸上都有些郁郁的忧色。

  相比较三人,谢芳华心里平静,神色清淡,没有什么紧张。

  谢芳华没有见到言宸,知道他应该去暗中安排了,她出了海棠苑,去了荣福堂。

  秦钰和忠勇侯正喝着茶等着她到来。

  谢芳华进了画堂,径直走到忠勇侯面前,慢慢地跪了下去。

  忠勇侯板起脸,“你这孩子,好好的跪什么?”

  “我从皇宫出嫁,那天不能拜别您给您磕头,今天就先磕了吧”谢芳华道。

  忠勇侯眼眶一红,没说什么。

  谢芳华着着实实地磕了三个头,抬起,见老侯爷老眼含泪,她也不禁红了眼眶。

  “出嫁了,你就不是忠勇侯府的女儿了,就要随夫姓,以夫家为己任,到底是不同了。”忠勇侯伸手扶起她,“你这丫头,起来吧真是让人操心。”

  谢芳华站起身,低声说,“我永远是忠勇侯府的女儿即便嫁人也是。”

  忠勇侯摸摸她的头,想说什么,但碍于秦钰,终是作罢,只对她摆手,“走吧太子已经等了半日了。出嫁那日,即便秦铮去接你,你哥哥也是要背你送一段路的,一早他就会进宫去背你。你进宫后只管踏踏实实地等着待嫁就是。”

  谢芳华点点头。

  秦钰站起身,微笑,“老侯爷放心,不会出了错的。”

  忠勇侯颔首,“入宫后,这丫头就靠太子来照看了。”话落,他老眼精光地看着秦钰,“太子是未来储君,应心系社稷,少牵扯些儿女情长。待你坐上那把椅子,就会知道,女人情事儿,不过是千秋功业的点缀,有无都行。”

  秦钰眸光微闪,“父皇还健在,将来如何说不准。没坐上那把椅子,我也体会不了那么深。”顿了顿,他意味颇深地道,“不过老侯爷放心,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维护芳华就是了。”

  忠勇侯暗暗叹息一声,不再多言,摆摆手。

  秦钰告辞。

  谢芳华随着他出了荣福堂。

  侍画侍墨侍蓝侍晩品青品竹品萱品妍等八大陪嫁婢女跟随在她身后。

  从荣福堂出来,二人都没说话。

  秦钰走在前面,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言不发。

  谢芳华也没心情跟他说话,她不知道自此踏出忠勇侯府的门她能不能顺利大婚,但是知道,从今往后,正如爷爷所说,到底是不同了。顺利的话,以后再回忠勇侯府,就是她的娘家了。

  忠勇侯府门口,十几辆大车载满了陪嫁等东西,浩浩汤汤一群人候在那里。既然从皇宫出嫁,这些东西和人都是要随着她从皇宫进英亲王府的。

  秦钰扫了一眼,到没什么表示,对谢墨含温和地道,“子归兄放心,皇宫都打点妥当了。”

  谢墨含自然不能再说什么,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其实谁都心知肚明。他点点头,“劳烦太子了若是芳华有什么不妥,还请太子派人送消息给我。”

  秦钰颔首。

  谢云澜走上前,看着秦钰,“太子行事之前,还望三思而后行”

  秦钰挑眉,随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云澜,今日看你和以往不同。”

  “我看太子,也有所不同。”谢云澜道。

  秦钰笑笑,转身上了车。

  谢芳华目光一一扫过谢墨含谢云澜谢林溪等人,然后也转身上了秦钰后面的马车。

  队伍浩浩汤汤地向皇宫而去。

  一路上顺畅无阻,很快就到了皇宫。

  宫门口,有两辆马车等在那里,一辆是大长公主府的马车,一辆是永康侯府的马车。两辆马车挨在一起,似乎是相约而来。

  有人禀告秦钰,秦钰下了车,看了那两辆车一眼,眉目微动。

  两辆马车帘幕挑开,同时下来两个人,正是大长公主府的金燕郡主和永康侯府的小郡主燕岚。

  二人缓步走上前,对秦钰齐齐一福,“给太子请安”

  秦钰负手而立,温润含笑,“表妹和小郡主免礼”

  二人直起身。

  “你们两位是要进宫看母后和各宫娘娘?”秦钰问。

  金燕和燕岚对看一眼,摇摇头,“我们知道皇后娘娘和各宫娘娘有惊无险,并不担心。我们相约而来,是请求太子准许,我二人想入宫陪芳华小姐待嫁。”

  秦钰一怔,看着二人,“你们……陪她一起待嫁?”

  金燕点头,“我和芳华妹妹交好,她对皇宫并不熟悉,女儿出嫁之前,都要有姐妹们陪床闲话的讲究。芳华妹妹无姐无妹,忠勇侯府就她一人。我就自荐肯请,做她一个姐妹。”

  燕岚也点头,“我和金燕郡主的想法一样。”

  秦钰笑了一声,“我到是不晓得还有这样的讲究。”话落,他看向谢芳华的马车,“这样吧芳华小姐稍后下了车,你们二人亲自问问她,若是她需要,同意的话,我就准了你们。若是她不同意,那就罢了。”

  二人点点头。

  谢芳华这时挑开帘幕,向这边看来,一眼便看到了金燕和燕岚。

  金燕似乎比上次见又瘦了许多,像是经受了寒霜的腊梅,周身有一种收敛的浮躁和冷清。对着秦钰,她不脸红,不扭捏,似乎收敛了以往的所有情意,泰然处之,极大的不同。

  燕岚还和上次在忠勇侯府海棠苑小聚时的模样一样,精神似乎还不错。

  侍画凑近谢芳华耳边,低声将听到二人和秦钰的谈话对她重复了一遍。

  谢芳华讶异,没想到这二人是进宫来陪她待嫁的,她看着二人,拿不准二人的想法。对于京城中的这些闺秀们,她与她们的交情都平平常常,虽然金燕和燕岚和她打交道多些,但到底也没到手帕交的地步。

  她想了想,下了车,走向她们。

  金燕见她来到,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芳华妹妹,我陪你入宫待嫁。”

  谢芳华感觉她攥住她的手指尖冰凉,在这样已经即将入夏的日子里,按理说她不该冷才是。她身上穿的衣服并不太薄。可见这手还是反应了她的内心,只不过如今已经很会在秦钰面前掩饰了。

  她看着她,笑了笑,“陪秦铮养伤的时候,太后的德安宫我住过,也不会不习惯。”

  “我陪你入宫待嫁。”金燕又重复了一句,手用力地握住她的手,眼神坚定地看着她。

  谢芳华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好,谢谢你。”

  金燕松了一口气,也同时松了手。

  燕岚走过来,对谢芳华道,“既然你留下一个,将我也留下吧多一个人说话,也热闹。”

  “侯夫人身边不需要人照看吗?”谢芳华疑惑地看着燕岚。

  “有父亲在。”燕岚道。

  “你来入宫陪我待嫁,侯爷可知道?”谢芳华又问,按理说,若是永康侯知道,应该是不会同意燕岚入宫搅这趟混水的才是。

  燕岚摇摇头,“他不知道。”话落,她坚定地道,“但是我想陪你待嫁,也算是谢你救我母亲。”顿了顿,又低声道,“我想亲眼看着铮小王爷将你迎娶进英亲王府。你不知道,我如今虽然对他没想法了,可还是想看他如意大婚。”

  谢芳华本来想反对,闻言作罢,“好吧”

  燕岚对她笑了笑,然后转头对秦钰道,“太子,她答应了,我们可以跟着一起入宫了吧?”

  秦钰站在不远处点点头,“自然。”

  “走”燕岚伸手拽住她。

  金燕看了秦钰一眼,也拉住谢芳华另一只手,三人真如好姐妹一般,走进宫门。

  秦钰看着三人联袂入了皇宫,静静在宫门口站了片刻,也缓缓地走了进去。

  经过昨日皇后和各宫的娘娘们都发了急病,再加之皇上病体一直不见好,所以,皇宫有些冷清沉闷,不见半点儿鲜活之气。

  一路顺畅地到了德安宫。

  德安宫内的宫女太监嬷嬷等人早已经得到秦钰的吩咐,打点妥当。

  谢芳华三人来到,顺利地住了进来,并没有遇到任何不妥和麻烦的事情。随着她一起入宫的陪嫁人员和东西,也都很快地安置了下来。

  安置好后,三人坐在东暖阁的画堂喝茶。

  秦钰在一切安顿好之后才进了德安宫,进来看了一眼后,对谢芳华道,“明日还有一日,母后今日身体不适,就不过来了,你且安心住着。明日母后身体好些,大约要请你去fèng鸾宫用膳。”

  谢芳华点头,入了皇宫,自然要听他的安排。

  “月落这两日就在外面守着,有什么事情,只管喊他。”秦钰又道。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又点点头。

  秦钰不再多言,转身出了德安宫。

  ------题外话------

  双11了,剁手别太狠哈~

  今天10点,《青春制暖》更新第六章,别忘看啊。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章陪嫁入宫》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