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太后贺礼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钰离开后,金燕怔怔地坐着,似乎是失了魂魄。

  谢芳华看着金燕,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秦钰对她的心思和作为,金燕喜欢秦钰,喜欢一个人最是敏感,会时刻关注他的动向,她怕是了然于胸。心中应该是难受极了。

  燕岚明白地对她说了,是因为对秦铮没了念想,但还是想看着她和秦铮如意大婚,才进的宫。

  那么金燕是为了什么

  “芳华妹妹,你一定奇怪我为何要执着地陪你进宫待嫁对不对”金燕忽然抬头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点点头。

  “我”金燕闭了闭眼睛,“我想看着,或者说,我怕他这两日对你”

  谢芳华顿时明白了,她原来是怕秦钰对她如何,才这般进宫陪着她,估计是打定主意跟她形影不离了。她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即便她不来,秦钰应该也不会对她如何的,诚如爷爷所说,毕竟她是进宫待嫁,不是嫁进皇宫。他若是这个时期敢做什么那么辛苦博得的名声就会毁于一旦。那么忠勇侯府和英亲王府都会饶不了他,那么满朝文武也无法扶持这样德行亏空的在她要嫁人之际对她行不轨之事的太子。

  况且,秦钰他没疯,不但没疯,头脑明明就清醒的很;穿书女配不做病娇好几年

  他要做的,只是不让她顺利大婚而已。

  金燕喃喃道,“当初秦铮表哥求娶你,对你在意的不行,秦钰表哥在漠北,我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觉得也许普云大师算错了,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共同的情劫,可是从他回京所作所为,让我再清楚不过,他的确是在和秦铮表哥争夺你。”

  谢芳华不说话。

  “这事儿不怪你,你放心,我只是难受罢了,不会将自己的难受怨怼给你,我知道你喜欢的不是他,而是秦铮表哥。”金燕低声道,“你别害怕。”

  谢芳华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她害怕什么看她这样子,她为她难受罢了。以前不知道喜欢一个人能到什么地步,如今知道了,她也能理解她几分。比起她和秦铮之间的困难重重,可是两颗心在一起来说,比金燕对秦钰的无忘好了不知道多少。

  她摇摇头,“他只是不想让我和秦铮顺利大婚,不会对我行如何事儿,你放心吧”

  金燕见她语气笃定,她惨淡一笑,“你说得这么肯定,我姑且相信。”话落,她更是难受,“我也觉得秦钰表哥不是那样的人,当是不会对你做那样的事儿,可是事关他,我却是丝毫都不敢赌。我这样子,他更加不看一眼了。”

  谢芳华无言,喜欢不是能强求的,正如秦钰对她,一让再让,在她面前,一退再退,若说没心,她也不信。可是有心又如何喜欢一个人,甘愿被他圈牢,被他伤害,不喜欢一个人,他如何做,都打动不了她的心。

  所以,诚如秦钰对金燕,金燕如何做,秦钰也不能对她半点动心。

  燕岚用胳膊撞撞金燕,扁扁嘴,“男人而已,你可以学学我,放下得了。”

  金燕转头看燕岚,见她一副无所谓的神情,她怀疑地道,“你真放下了哪那么容易若是能放下,我早就放下了,还用你说”

  燕岚对谢芳华呶呶嘴,“若是遇到她,不放下也得放下。况且我自小就跟随哥哥一起认识秦铮。多少年了,卢雪莹追着他不说,我屁股后面也跟着,又能如何他还不是正眼不看一眼。我以为天下女子在他面前都一样的时候,他说喜欢她就喜欢她了谁又能如何”

  金燕看了一眼谢芳华,见她不说话,她摇头,“秦钰表哥和秦铮表哥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我看他们从小斗到大,性情虽然不同,但是骨子里的秉性没什么不一样。”燕岚道,“眼里都容不得沙子。他们不喜欢谁,谁就是沙子。总要从手心里漏出去,踩进土里。”

  金燕垂下头,“你是怎么放下的”

  燕岚哼了一声,看了一眼谢芳华,“当然是她让我死的心。”顿了顿,她道,“当你知道哪怕自己赌上所有,在人家的眼里都一文不值的时候,就该死心了。况且,我的确不如她。”

  “我大约还没到死心的时候。”金燕捂住心口,“若是能死心也就好了。”话落,她看着燕岚,“我倒是很羡慕你现在,竟然连这话都不避讳地当着芳华妹妹的面来说,看来是真的放下了。”

  燕岚顿时笑了,“自然放下了,所谓不打不成交。没准以后我们还真能成为好姐妹呢。”

  谢芳华闻言也对她笑笑,燕岚其实骨子里的性情还是和燕亭一样,有着爽直真挚的一面。

  金燕叹了口气,似乎是在叹燕岚的放下,似乎又是在叹自己前路茫茫,割不舍,放不下。

  三人在画厅坐了片刻,便一起进了东暖阁休息。

  既然说是来陪嫁的,金燕和燕岚二人都没另外安排房间,打定了注意和谢芳华一起挤在东暖阁的房间;穿越之名媛贵族。

  这间芳华很大,住三个人自然也没问题。

  这三人里,属燕岚没负担,心情最好,哪怕知道自己进宫是来趟浑水的,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时间太早,三人或窝在软榻上,或躺在贵妃椅上,或坐在床上,各占据一个位置闲话。

  闲闲聊了一个小时,外面侍画忽然禀告,“小姐,八皇子来了”

  谢芳华一怔。

  金燕和燕岚也纳闷,一起问,“秦倾他来做什么”

  侍画在门外摇摇头,“八皇子向这边走来,是要来德安宫。”

  “秦倾这些日子协助钰表哥在朝堂上学习理政,据说做的像模像样的,我都好些日子没见着他了。今天突然来了这里,真是奇怪。”金燕看了谢芳华一眼。

  谢芳华对侍画吩咐,“你出去看着,若是真来德安宫,问问什么事儿”

  侍画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三人在房间内都不再说话,凝神静听着外面。

  过了不大一会儿,秦倾果然进了德安宫,侍画迎出去给他请安,他还未脱去少年稚气的声音说,“太妃听说芳华姐姐进宫待嫁了,让我来问问,芳华姐姐累不累不累的话,今晚上去太妃宫里用膳。让我来请芳华姐姐。”

  侍画闻言恭谨地道,“奴婢去问问我家小姐。”话落,她又道,“除了我家小姐,金燕郡主和燕小郡主也跟我家小姐一起在这宫里作陪。”

  “太妃知道,自然是一起请去。”秦倾道。

  侍画点点头,转身进了东暖阁。

  谢芳华在暖阁房间听得清楚,闻言到不意外,她进宫后,明天皇后请宴席,后天是出嫁的大日子,林太妃要请,自然就赶在今天了。

  林太妃在宫中多少年,根基极深,这宫里的风吹草动,自然瞒不过她。

  不止风吹草动,她还很不一般。否则先皇的那些妃嫔,为何到如今,只有她一人屹立不倒地在宫中无子无女,是个太妃,可是却落了个八皇子来教养

  如今八皇子入朝,以着秦倾和秦钰、秦铮都不错的关系,将来,稳稳是个王爷。

  林太妃可谓是晚年有了依仗。

  谢芳华也想今天晚上见见林太妃,于是,她对侍画道,“你去告诉八皇子,就说我稍后就过去。”话落,她看向金燕和燕岚。

  金燕点头。

  燕岚也点头,“我们是赔你进宫待嫁,自然要陪着你。”

  谢芳华颔首。

  侍画走出去告知秦倾,秦倾连忙说,“既然这样,我就在这里等一会儿,接上芳华姐姐、表姐和小郡主。”

  谢芳华三人自然不可能让秦倾久等,三人简略地梳洗一下,换了衣服,出了暖阁。

  秦倾在院外等着,见三人出来,他顿时笑了,“我还是第一次见着如表姐和燕小郡主这般特意陪嫁的,若是不知道,还以为你们俩也要跟着芳华姐姐一起嫁给铮哥哥;重生坑了凤凰女。”

  “还以为你入朝懂事儿了,却还是浑言浑语,再说撕烂你的嘴”金燕瞪了秦倾一眼。

  “我倒是想嫁呢,也得有人愿意娶。”燕岚倒是不着脑。

  谢芳华没说什么,神色淡淡,对秦倾的话不以为意。

  秦倾挠挠头,连忙给金燕作了一揖,然后转向谢芳华,悄声说,“芳华姐姐,我今天在宫外见到铮哥哥了。”

  谢芳华脚步一顿,秦铮从西山大营回来了

  “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刚刚从西山大营回来,我跟他说话,他也不理我,我问他我一会儿回宫,他有什么话要捎给你吗他跟没听见似的,就回英亲王府了。”秦倾不满。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芳华姐姐,你的”秦倾又看向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关心地低声问,“伤好了吗”

  “好了”谢芳华点头。

  秦倾又小声说,“我一直想去看你,但是太妃拦着,不让我去,说不让我和你走得太近。再说你受伤,谁也不见,我去了也白去。”

  谢芳华“嗯”了一声。

  “秦铮哥哥真心狠。”秦倾嘟囔一声,又四下看了一眼,悄声道,“不过,芳华姐姐,你可能不知道,据说,伤你那日,秦铮哥哥自己也受伤了,吐血昏迷了好几日。”

  谢芳华看着他,“你如何知道的”

  “是太妃说的。”秦倾道。

  谢芳华眸光动了动,“太妃那些日子,太妃一直在宫中吧”

  秦倾又挠挠脑袋,“是我和太妃闲聊的时候,聊起来了,我为你抱怨了几句铮哥哥太绝情心狠,太妃说我不了解他,她是自小看着铮哥哥长大的,昔日太后还在的时候,他无论是碰着了,还是伤着了,都藏着掖着,不让人知道。这回没准又伤着了。说他本来就养伤还没好,如今怕是更严重了,说他是个倔驴。”

  谢芳华没说话。

  秦倾又道,“后来,我私下悄悄地去跟林七打听了,林七愁眉苦脸的,说那日吓死人了。偏偏他昏过去前,还死活不让人请大夫,就那样硬挺了几日。”

  谢芳华轻轻吐了一口气,看着秦倾,“怎么突然跟我说起了这个”

  秦倾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摇头,“芳华姐姐,你别误会,我就是想找话和你聊聊天,不知道聊什么,只能说起这个了,没别的意思。”

  谢芳华笑笑,不再说话。

  秦倾被她这样一说,也不好再言语说什么了。

  金燕和燕岚见秦倾对谢芳华有话要说时,都退后了几步,此时见他们说完,又走上前。金燕瞪了秦倾一眼,“你对芳华妹妹嘀咕什么是不是又有什么坏主意”

  秦倾顿时大喊冤枉,“表姐,你可不能冤枉我,芳华姐姐在平阳城救过我的命,我有什么坏主意也不能害她啊岂不是恩将仇报。”

  “你知道就好”金燕道,“否则我饶不了你,”

  秦倾闻言立即距离她远了些,生怕她找事儿再发作他。他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也是人精,该知道的事情知道得一点儿也不少。尤其是跟着林太妃长大。

  燕岚笑着看了秦倾一眼,没说话;重生之学渣系统。

  一行人走向林太妃的寝宫。

  一路上无话,顺畅地来到了太妃寝宫。林太妃跟前最得用最有脸面的老嬷嬷等在门口,见人来了,顿时笑呵呵地将人请了进去。

  林太妃正等在内殿,气色不错。见三人对她见礼,连连笑着摆手,请三人落座。

  三人落座后,林太妃拉着三人闲聊起来。

  林太妃对人向来和蔼和气,聊的话题也轻松,就连心情不好的金燕也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

  眼看天色将晚,林太妃吩咐宫里的人摆宴。

  一顿饭吃的也是和乐融融。

  饭后,林太妃对谢芳华说,“当年德慈太后搁我这儿留了东西,对我说,哪一日铮哥儿娶媳妇儿,就让我保存着交给他媳妇儿,是她的贺礼。如今你就要嫁给他了,我这就趁此机会给你吧”

  谢芳华愣了一下。

  林太妃又道,“原想着这两日派人出宫送给你,没想到你进宫待嫁了,这正巧,也不用我的人跑一趟了。”话落,她拉着谢芳华,“你跟我来。”

  谢芳华点头,随着林太妃站起身。

  林太妃拉着她进了内室,松开她的手,钻进了大床的床板下。

  谢芳华看着她,尊贵的太妃,自己屈身去床底下取东西,如此隐秘,一定是极其重要了。

  不多时,林太妃在床榻下捣鼓了一阵,拿出一个小小的檀木匣子来,拍拍尘土,递给谢芳华,“就是这个,你拿着吧”

  谢芳华慢慢地伸手接过,感觉匣子很轻,不压手,她看着林太妃。

  林太妃对她笑笑,然后看着匣子感慨,“我能有今日,能平平安安地在这宫中过活,都是仰仗德慈太后。而铮哥儿是她的亲孙子,最疼爱的孩子。太子在她面前和心里,终究是差了一截。”

  谢芳华不说话,静静地听着。

  “我虽然老了,但是并不糊涂,铮哥儿射了你三箭,你依然愿意嫁给她,我就知道,你是心智坚韧的女子,不管后日如何,你想必都会始终如一。”林太妃看着她,慈爱地微笑,“秦铮这孩子是个有福气的孩子。但也因为他的福气,会受很多的苦。上天对待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有得有失。”

  谢芳华看着她,想着德慈太后虽然去了,但是林太妃能替她保存东西多年,今日交给她,说这一番话。还是为了秦铮。有这样的皇祖母,秦铮的确是有福气。

  依稀记得上一世见过她的模样,这一世她自小抵触皇宫,似乎没进两次宫,不记得了。

  “这里没人,你可以在这里看看太后给你的是什么东西。”林太妃拍拍她的手,“那两个丫头陪你进宫待嫁,无论是心意,还是为别的,到底都有勇气,值得一交。不过她们在你身边,也多有不便。我先出去,你在我这里待一会儿。”

  谢芳华想了想,点点头,“多谢太妃”

  林太妃转身走了出去。

  谢芳华走到桌前,打开了檀木匣子,看到里面放着的东西愣了一下,然后慢慢地将东西拿出来,仔细地看了片刻,然后,又慢慢地地放回了里面。

  重新盖上匣子,她并没有立即出去,而是看着匣子,久久地看着。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章太后贺礼》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