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皇后宴请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在林太妃的内室里足足坐了半个时辰,天色见黑了,她才将匣子收进怀里,走了出去。,..

  林太妃和金燕、燕岚正在外面的画堂闲话聊天,见她出来,笑得和蔼,“贺礼清点妥当了”

  谢芳华点点头,顺应着她道,“清点妥当了,德慈太后厚,芳华铭记于心,多谢太妃。”

  林太妃笑着摆摆手,“既然妥当了,天色晚了,不留你们了,回去歇着吧”

  谢芳华点点头。

  金燕、燕岚起身告辞。

  那位林太妃跟前侍候的老嬷嬷送三人出了寝宫,折返了回去,三人一路向德安宫走去。

  走到半路,有两名宫女拦住了路,给三人见礼。

  谢芳华看了这两名宫女一眼,见二人身上挂着玉芙宫和倚翠宫的宫牌,认出是柳妃和沈妃宫里的人。

  “芳华小姐,这是我家娘娘送您的大婚之礼。”挂着玉芙宫宫牌的宫女上前一步,递上一个匣子,“我家娘娘说,今日有太妃相请,明日有皇后相请,我家娘娘不请您了。您别嫌弃礼薄。”

  “多谢沈妃娘娘”谢芳华接过匣子。

  另一名宫女也走上前,同样递上一个匣子,“芳华小姐,我家娘娘说礼轻情意重,芳华小姐千万别嫌弃。本该亲自给您送来,但天色晚了,不太方便,便遣奴婢来了。”

  谢芳华又伸手接过,“多谢柳妃娘娘”

  两名婢女见她收下,一起恭敬地告退,转身离开了。

  谢芳华拿着这两个匣子,比德慈太后给她的匣子还要轻一些。她放入怀里,继续向前走。

  金燕唏嘘,“入宫一趟也不错,能收礼。”

  燕岚捂着嘴笑,对金燕道,“等你大婚时,也能收礼,别羡慕。”

  金燕瞪了燕岚一眼,“哪壶不开你提哪壶,我倒是盼着我也大婚呢,可惜,这辈子能不能嫁出去,嫁的是不是我想的那个人,眼前连个道都没的走。”

  “你如今是在坛子里困着呢,等你跳出坛子,会觉得天地高远,男人算什么。”燕岚道。

  “你到豪气,不该在永康侯府困着,应该去江湖上当个女侠客。”金燕闻言顿时笑了。

  “我到想呢这辈子没戏了,我只有三脚猫的功夫,小时候哥哥练武,我也跟着学了一阵子,后来受不了苦,不学了,也荒废了。如今连一个蹩脚大汉都打不过,别说去江湖当女侠了。”燕岚有些后悔,“若是早知道,算受苦,我也要学好武。”

  金燕失笑,“江湖上的日子哪里有你想象的好据说刀口舔血,风餐露宿,你这水嫩嫩的小脸被风一吹,几天干吧皮了。”

  燕岚哆嗦了一下,“我本来没了念想,想找一个侠客,嫁去江湖什么庄啊什么门啊什么阁啊什么山啊什么派啊的,照你这么说,还是算了。”

  金燕大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有意思”

  “你也有意思”燕岚也跟着笑。

  谢芳华听着二人这样聊天,也觉得好笑,看着燕岚,“你虽然武功不好,是三脚猫,但是骑射不错。”

  “咦你怎么知道的”燕岚看着她。

  谢芳华想起回京后秦铮拉着是听音的她去狩猎,自然见识了她的骑射,不过她是听音的身份已经随着一把火烧了,没人再记起,知道的人也寥寥无几,她笑笑,“我虽然没亲眼见到,但是亲耳听说了。”

  燕岚顿时得意,“嗯,我骑射可是下了一番狠功夫的,那时候是和卢雪莹比着学的。”说到卢雪莹,她忽然道,“自从卢雪莹嫁给秦浩,再也没见着她。”

  金燕闻言嗤笑,“秦浩是皇室里的败类,看着外表人模人样,私底下尽做折磨女人的事儿。她怕是天天下不来床,出不了房门。”

  “外面传言是真的啊”燕岚立即问。

  “空不来风,假不了。”金燕道,“可惜了卢雪莹那个要强刚硬的性子,落在秦浩的手里,怕是早给折磨软了。”

  燕岚有些可惜地道,“她人其实还是很不错的。那时候喜欢秦铮,喜欢的跟什么似的,都要疯魔了,可是知道我也喜欢她,也没过于嫉妒,将我当做死敌。若不是那个叫听音的”她说到这,话语猛地顿住,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不以为意,“接着说啊”

  燕岚纳闷地看了谢芳华一眼,“你对秦铮身边曾经有那个捧上天的婢女听音,当真一点儿也不在意”

  “在意有什么用”谢芳华道,“人都死了。”

  “也是真是福气薄。”燕岚可惜,不过她说着,忽然觉得不对味,“不对啊,她死的太突然了。”话落,看着她,小声问,“是不是你对她下的手”

  谢芳华好笑,反问,“你觉得呢”

  燕岚摇摇头,“你懂医术,想要人死,还不是神不知鬼不觉。”

  谢芳华闻言点点头,真诚地对她道,“是啊,是我弄死她的,你可不要告诉秦铮。”

  燕岚立即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金燕伸手推了燕岚一把,“你别听她胡说,孙太医诊了脉,说是猝死,是心跳忽然停止。这种病虽然少有,但也不是没有。算是奇闻怪症了。她忠勇侯府小姐的身份,没必要对一个婢女下手。更何况”她看着谢芳华,“有一种人,是不屑做这种对付女人的事儿的,她是这种。她要的是男人的心。”

  “你倒是了解我”谢芳华失笑。

  燕岚松了一口气,不满地瞪了谢芳华一眼,“逗我很好玩吗”

  谢芳华无奈,她说的是真的,听音的确是她弄死的,只不过听音是她罢了。

  三人说着话,回到了德安宫。

  天色已晚,德安宫的灯火亮着,春兰站在门口,见三人回来,连忙上前见礼。

  “兰姨你怎么进宫了”谢芳华看到春兰一愣。

  “是王妃让我进宫一趟,看看您,给你捎一句话。”春兰见谢芳华气色不错,一切安好,放下了心,凑近她,压低声音,“王妃说,小王爷今日回府了,王府婚礼事宜一切准备绪。让您安心在宫里待嫁。后日早上,赶着吉时,小王爷来宫里接您。”

  谢芳华知道王妃是派春兰来给她吃定心丸的,笑着点头,“好,我知道了。也让王妃放心,我在宫里一切都好。”顿了顿,她也压低声音补充,“德慈太后托付林太妃给了我贺礼,柳妃和沈妃也送了礼给我。”

  春兰惊异,“太后竟然留了贺礼给您”

  谢芳华点点头,想着太后托付给林太妃给她的东西,怕是除了林太妃外,再无第二个人知道。

  春兰收起惊异,踏实下来,“奴婢一定原话回去转告给王妃,王妃一直担心您,这两日寝食难安。盼着别出事儿。”

  谢芳华点点头。

  春兰不再多逗留,离开了德安宫。

  金燕见春兰走了,对谢芳华道,“你真是好福气,人还没过门,婆婆拿你当闺女看了。”

  谢芳华笑看了她一眼,点头,“是啊,有王妃这样的婆婆,我也觉得好福气。”

  “有铮小王爷这样的夫君,更有福气”燕岚用胳膊撞她一下,“铮小王爷大婚,后日你若是顺利出嫁,多少女子都会哭湿了枕巾。”

  “与我何干”谢芳华说着,进了东暖阁。

  燕岚不忿地跟在她身后,“我哥哥现在不知道在哪里,若是知道,怕是也会哭。”

  谢芳华脚步一顿,对燕岚道,“他不会哭的。”

  “你怎么知道”燕岚看着她,“我哥哥那么喜欢你。”

  “我是知道”谢芳华想起燕亭离开时的模样,觉得,他的情意,在那一日,消耗尽了。

  燕岚仔细地瞧着她,忽然说,“我特别奇怪,皇上派出皇室隐卫,我爹派出永康侯府的护卫,哥哥仅仅是离开半日而已,可是竟然一去无踪。你如实告诉我,是不是跟你有关”

  谢芳华没说话,走过去铺床。

  燕岚跟到床前,“我觉得你有本事帮助我哥哥离开,若没有忠勇侯府帮忙,如何能躲过皇室隐卫和我爹派出的人再说了,这南秦,在每一处土地上根植最深的,不是谢氏吗”

  “你们确定要和我睡一张床”谢芳华不答反问。

  “确定”金燕道。

  “我问你呢,都这时候了,你告诉我吧我真的担心我哥哥。”燕岚抓住谢芳华的手。

  谢芳华只能停下,对她承认,“不错,你哥哥是我帮着护送离开南秦的。”

  “真的啊你没骗我”燕岚立即追问。

  “是真的,没骗你。”谢芳华点头。

  燕岚抓住他的手紧了些,本来她只是猜测,觉得跟她有关,可是如今她亲口承认,她还是惊了一跳,“我哥哥如今在哪里”

  “在北齐”谢芳华回答他。

  “原来真的在北齐”燕岚追问,“他过得好不好在北齐哪里”

  “他过的应该不错至少,不会比在南秦的日子差。”谢芳华正色地看着他,“你哥哥是受不了你娘的逼迫,太过压抑,再加上我不能给他所要的感情,他才离开南秦。算我告诉你在哪里,我觉得,为了他好,为了永康侯府好,你也不要将消息透出去,找回他。”

  燕岚一愣。

  “他在北齐小国舅的府邸”谢芳华告知了她下落,“不过,他离开南秦,对于如今南秦和未来南秦的局势来说,不见得是坏事儿。你哥哥自小和秦铮交好不是吗”

  燕岚聪明,很快明白了谢芳华的意思,点点头,低声道,“我明白了,谢谢你。”

  谢芳华笑笑,“谢我什么,你爹娘不恨我好了。”

  “我爹这些时日,提起哥哥,已经不暴跳如雷了。我娘一心扑在肚子里的孩子上,其实我知道,我娘是因为太看重我哥哥了,我哥哥离开后,肚子里的孩子是她抓住的稻草,她怕我哥哥不回来。”燕岚叹了口气,“我更不怪你了,这些日子,我也想通了很多事儿,我其实羡慕哥哥,他说走走,这一番出去,若是他能再回来,眼界一定比以前宽了。不是坏事儿。”

  谢芳华点点头,“能这样想最好。”

  “我知道你虽然不能给哥哥要的感情,但是尽努力让他离开南秦,定然费了一番心力。”燕岚长吐一口气,似乎彻底轻松了。

  谢芳华看着她,没有了负担、压力、心思的燕岚,眉眼轻快生动,十分耐看,她笑笑,对二人招手,“过来睡吧”

  二人点点头。

  三人卸了朱钗首饰,并排地躺到了大床上。

  燕岚觉得十分有趣,“我从来没和别人同榻而眠过,这样的感觉好新鲜啊”

  金燕也觉得有趣,点头,“我也是,很好玩。”

  谢芳华也没有过这样的经历,赞同地点点头。

  三人一时没困意,又杂七杂八地闲聊了一个时辰,天色已晚,才熄了灯火,睡下了。

  德安宫的夜晚,分外的寂静、平静。

  皇后的凤鸾宫却是很晚才熄了灯。宫外,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的灯火也是很晚才熄灭。

  东宫的灯火却是早早熄了,落梅居的灯火也在天一黑熄灭了。

  第二日,三人起得很晚,大约是从来没有与人同床睡过,所以,三人都不约而同地不适应。虽然睡下的不晚,但是夜里却是睡的不怎么好,再加之今日是阴天,天空一早飘起了细细的小雨,室内略显昏暗。

  三人醒来后,互相看了一眼,都不由得笑了。

  “今天晚上适应了”金燕说着,下了床。

  燕岚揉着脖子,“果然是娇贵的命,我一动不敢动,好累。”

  谢芳华比起二人稍微好些,毕竟那些年那些日子,她踩着白骨活过来,比起那些,这样睡一晚,实在算得上轻松。

  吃过早饭,皇后身边的如意来了德安宫请三人。

  宫人递上早已经给三人备上的油纸伞。三人打着油纸伞,跟随如意去了凤鸾宫。

  “看着今天这样的天气,不知道明天是一个什么样的天气。”燕岚撑着伞说,“这雨虽然下得不大,但也让人心生烦闷。”

  金燕看着巍巍宫墙,“是啊,心生烦闷。”

  谢芳华不置可否。

  一行人很快来到了凤鸾宫。

  皇后亲自迎了出来,谢芳华愣了一下,三人一起给皇后见礼。

  皇后伸手托起谢芳华,笑得温和亲切,“都快免礼昨日睡得可好”

  “还好”谢芳华见皇后气色虽然不太好,但是人很精神,微笑,想撤出手。

  皇后握住她的手,不让她抽出,拉着她向殿内走,“两位郡主陪你进宫待嫁,我听说的时候,还诧异了一下,没想到芳华小姐和她们二人关系如此之好。”

  谢芳华笑笑,随她进了殿内,没见到秦钰的身影,也无别人的身影。

  “是我们俩人厚着脸皮想沾沾芳华妹妹的福气,也好早些将自己嫁出去。”金燕笑着道。

  皇后拉着谢芳华入座,才放开她的手,嗔了金燕一眼,“你们二人堂堂郡主,还能愁嫁”

  金燕垂下头。她的心思,别说放眼整个南秦京城,怕是无人不知了,皇后又岂能不知

  燕岚笑着搭话,“自然是愁嫁的,娘娘不知,铮小王爷要大婚了,太子殿下也有未来的太子妃。这南秦两大好儿郎都定了终身,我们怎么能不愁还上哪里去找好的”

  皇后闻言顿时笑了,指着燕岚,“你这话也敢在本宫面前说,不怕本宫给你们指一个好的”

  “那感情好了,待芳华嫁入英亲王府,皇后娘娘您一定要想着我,给我指个如意郎君。算比不上铮小王爷和太子,但也不要太差。”

  “怕本宫应了你,给你指了,你反而不如意。本宫可不做这不讨喜的事儿。”皇后笑开,“不过你若是哪日有看中的郡马,来求本宫,本宫给你指婚。”

  “那我先多谢娘娘了。”燕岚道谢。

  因她这一番逗趣说笑,内殿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许多。

  距离开午膳还早,几人在凤鸾宫里你一言我一语地聊天。大部分都是皇后和燕岚在说话,谢芳华和金燕偶尔搭一两句,气氛倒也融洽热闹和气欢愉。

  临近午时,有人来禀告,“娘娘,右相府的李小姐入宫了”

  “来的还不晚,快去请进来。”皇后笑着摆手,然后回头对三人道,“李小姐也不是外人,今日我没叫别人来作陪,想着好些日子没见她了,将她喊来了。”

  三人先是一愣,随即都笑着点点头。

  不多时,如意请了李如碧进来,她穿了一身碧绿如湖水的裙子,在这样的雨天,看着也清新明丽。乍一进来,让人眼睛一亮。

  ------题外话------

  大家不要急,一个完整的故事,是由各个部分组成的,少了哪部分,都贯穿不了全文,缺了哪部分,便拓展不了最想看到的。希望你们明白。不要拿妾本惊华和纨绔世子妃来比较京门风月。文风不同,笔法不同,背景和情景不同,自然有不一样的故事和所体现的感觉。京门风月是这样背景下这样的笔锋和这样的故事。~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章皇后宴请》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