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十里红妆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李沐清在青岩带着谢芳华离开后,面上的笑容缓缓地收了起来。

  即便,不是嫁给他,他今日第一个看到了她穿上fèng冠霞帔的模样,也算是圆满了。

  “那我们……”侍画侍墨等人对看一眼,青岩如此轻功,她们即便追出去也追不上,齐齐回头看向李沐清。

  李沐清收回视线,面色没什么表情,对八人道,“铮小王爷从皇宫接了新娘子,为了请南秦京城所有百姓为他观礼,他会绕着东西南北四城走一个来回。队伍很快就会走到这条街,你家小姐和花轿里的人换过来后,你们可以……”顿了顿,他摇摇头,“算了,免得再出现变故,你们还是暂且别露面了,就在这里待着吧”

  侍画侍墨等人想了想,明白过来,她们八人这样出去太显眼了,若是被太子的人看到,小姐不再皇宫的消息肯定会暴露。万一太子一计不成,再来一计怎么办?只要小姐能顺利嫁给铮小王爷,她们不去观礼也行。

  燕岚和金燕呆呆地站着,觉得有点儿明白什么了,但又不太明白。

  燕岚终于忍不住开口,“李公子,这是……”

  “若是太子知道他费尽心机偷梁换柱,却被铮小王爷来了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不知道会如何。”李沐清叹了口气,失笑,“大婚像是打仗,古来少有了”

  “我们怎么办?”燕岚明白了。

  秦钰换新娘,秦铮一定是受了他威胁,从皇宫明里接了新娘。可是半路上又再给暗中换回来。她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正如李沐清所说,大婚像是打仗,尤其她跟金燕还陪着走了这一遭,说出去,都令人难以置信。

  “你们?”李沐清看着二人,“你们也先在这里待半日吧等英亲王府拜了堂,你们就可以离开了。毕竟你们陪她入宫待嫁,如今一起被困在德安宫里,你们出去若是被发现,也是麻烦。”

  “只要谢芳华能嫁给秦铮,我就豁出去在这里干坐一日也没关系。”燕岚点点头,看向金燕。

  金燕一言不发,一脸土色,但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

  李沐清看着二人,不再说话,一众人各自找了地方坐下。

  侍画等人打量这间屋子,只见院落外杂草荒芜,像是许久无人居住。

  “这是哪里?”燕岚好奇地问。

  “是一处寻常的百姓家的后院,只不过多年前,被太后派人买下来了,但是地契还是挂着那百姓家主人的名字。”李沐清道。

  燕岚点点头,瞅着李沐清,忽然问,“你不是也喜欢谢芳华吗?为什么这样帮着秦铮娶她?”

  李沐清垂下眼睫,淡淡道,“你也喜欢秦铮,为什么如今放开了?”

  燕岚一噎,瞪了李沐清一眼,“没想到李如碧那么没趣,却有你这么一个有趣的哥哥。真是让人想不到。”

  李沐清不再说话。

  金燕抬起头,看了二人一眼,忽然道,“也许你们做的是对的,这天下间,没什么是放不下的。再爱一个人,那个人不爱自己,也是枉然。我今天算是看透了。”

  “你早就该看透了”燕岚对她道。

  金燕不再说话。

  燕岚知道她心里难受,也不再言语,侍画侍墨等人也都不出声。

  这时,外面街道忽然传来哄哄的热闹声,似乎是迎亲队伍来了。

  燕岚坐不住了站起身,出了房门,踮着脚往外看,可惜这家院墙太高,什么也看不到,她回头问李沐清,“是迎亲的队伍来了吧”

  “嗯”李沐清点头。

  二人话音刚落,青岩带着一个一身红衣打扮的女子从墙外无声无息地跳了进来,直奔这间房间。转眼就来到门前。

  燕岚吓了一跳,立即后退了两步。

  “给你”青岩看到李沐清,将怀中的女子毫不客气地扔给她。

  李沐清厌恶地皱了一下眉,但还是伸手接过,对他点点头。

  青岩脚也不站,转身飞快地离开,转眼就跃墙而去,没了踪影。

  “卢雪妍?”燕岚忽然尖叫了一声。

  “怎么是她?”金燕也惊了。

  侍画侍墨等人也看清了李沐清怀里的女子,她昏迷不醒,脑袋上没有盖头,让人一眼就能看清她的容貌,不是卢雪妍是谁?她们也惊了一下,没想到竟然是她。

  “她……竟然是她……”燕岚指着卢雪莹,好半响还回不过神来。

  “你们好生在这里待着,我将他送回皇宫。”李沐清丢下一句话,带着卢雪妍进了密道。

  “等等”侍画侍墨对看一眼,齐齐跟上前,“李公子,我们跟您一起去。万一太子已经发现,您自己一个人很危险。”

  李沐清笑了一下,摆摆手,“即便他发现,只能是这一局技不如人,也不会奈何我。”

  侍画侍墨闻言停住了脚步。

  密道的门关闭,挡住了李沐清的身影。

  “竟然是卢雪妍,真想不到”金燕见李沐清带着她离开后,她看向燕岚,“你们两家的婚事儿退了吗?”

  燕岚摇摇头,“还没退。”

  “本来以为是李如碧,没想到不是她。不过是卢雪妍也不奇怪,毕竟左相是钰表哥的人,左相背后的范阳卢氏就理所当然的是钰表哥的人了。而你哥哥不要卢雪妍,范阳卢氏也看透了,与永康侯府这门亲结不成了。而当初卢雪莹是被秦铮推给秦浩的,左相肯定记恨在心,正好趁此机会,将卢雪妍推给秦铮,若是成功了,也就报了卢雪莹的仇了。”金燕道。

  燕岚点点头,“是啊,你这样说的确很有道理,左相这样帮太子,不但表了忠心,还用他的侄女打了秦铮的脸,报了仇,一举两得。”

  “可惜,注定是输了。”金燕忽然一笑,“他输了,我这心突然就畅快了。”

  燕岚看着她,“放下吧你的性情被大长公主保护得太好了,不适合皇宫,也不适合太子。再执拗下去,万一他心狠起来,向秦铮对待卢雪莹那样,你就什么都完了。”

  金燕闭了闭眼,点点头,“我娘劝我多少次,几乎苦口婆心,我却听不进去,不撞南墙心不死。如今看他如此,我也算是死心了。”

  燕岚见她真正冷静下来,有了松动的念头,是好事儿。她知道爱一个人多年,被迫放下是艰难。但是这一条路若是不走出来,这一生怕是就完了。幸好她看清楚,放下了。金燕若是也能放下,她到时候就能体会到跟她一样的轻松的感觉了。

  迎亲队伍路过接到,外面整个世界似乎都喧哗了。

  燕岚想着青岩既然送来了卢雪妍,谢芳华应该是进了秦铮的花轿了吧她很想看看他娶亲是什么样的盛景。立即转过头,对侍画等人道,“你们都会武功对不对?能不能带我上房顶去看看?”

  侍画等人愣了一下。

  “我也想看看”金燕也站了起来,看着八人,见八人有些犹豫,她道,“上房顶而已,京城多少房舍,重重叠叠,我们看一眼就下来,不会有事儿。”

  侍画等人也想看,闻言点点头。

  侍画带上燕岚,侍墨带上金燕,二人当先出了屋门,轻轻提力,上了房顶。

  品竹等六人也随后一起上了房顶。

  这一处房顶虽然不高,但是该看的景观却是能看个七七八八。

  入眼处,整个京城都被铺上了红绸,点缀得十分喜庆红火。最近的几条街道都涌满了人,人头攒动,人山人海。

  迎亲队伍正从这一条街走过,当前一人骑着高头大马,笔直地端坐着,正是秦铮。

  只见他身穿一身鲜红喜袍,衣袖轻扬,袍带如焰,身姿俊逸,贵气滟华,丰姿无双。他身后,一台花轿稳稳地缓缓地走着,再之后,一台一台地嫁妆如流水一般地铺开了一条红线。

  十里红妆,盛世风景。

  燕岚金燕等人静静地看着,她们二人眼中露出羡慕之色,侍画等八大婢女露出欢喜的笑容。

  “大舅舅和大舅母怎么办?”金燕忽然说。

  “秦铮从宫中接出来的人是卢雪妍,既然满足了太子的要求,太子自然不会将英亲王和王妃如何。没准此时已经回府了。”燕岚道。

  金燕点点头,看着满目红妆,她感慨,“短短时间,英亲王府就将大婚准备得如此盛华,实在是让人佩服。”

  燕岚欷歔,“这样的十里红妆,可不是短短时间就能准备的,看来英亲王府暗中准备很久了。只不过是一直没传出动静而已。”

  “不知道你我的未来在哪里?”金燕感觉心口木木的。

  “无论我们的未来的哪里,总不会有这般盛景。”燕岚羡慕地道,“天下不是谁都能有这样的大婚排场的。这可是英亲王府嫡子娶亲,忠勇侯府嫁嫡女。”话落,她又道,“也许将来太子大婚可能会再有这样的排场,别人却不可比了。”

  提到秦钰,金燕不再说话。

  “祈求小姐和铮小王爷顺利拜堂。”侍画双手合十,十分虔诚地祈求。

  “只祈求拜堂不行,要祈求拜堂后顺利入洞房。”品竹也双手合十,说道。

  侍墨等人觉得有理,连忙跟着一起祈求。

  “你家小姐若是听见,耳根子估计都热了。”燕岚回头看了一眼八人,好笑地道。

  侍画等人放下手,也笑出了声,小姐坐在小王爷的花轿里,已经足够她们高兴的了。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剩下的,一定会顺顺利利。

  谢芳华这时坐在花轿内,并没有燕岚所说的耳根子热,自从青岩将她塞进花轿,她哪怕掀开盖头,入眼处,还是红彤彤的一片。过了好一会儿,她还心神恍惚。

  她这样就是嫁给秦铮了吗?

  这样的上了花轿?

  这样的被他的迎亲队伍抬着进英亲王府的大门?

  这样的……

  四周传来唢呐鼓吹的喜庆声响,百姓们挤在街道两旁,纷纷地在说铮小王爷好俊俏啊,是迄今为止见到的最俊俏的新郎官,比英亲王府大公子秦浩迎亲时俊逸了百倍,不知道花轿里的芳华小姐是怎样的倾国倾城。

  百姓们看到这样十里红妆的盛景,这样的嫁妆从东城排到西城,从南城排到北城的排场,似乎都忘了二人昔日或分或和,或吵或闹,那些惊心动魄的逼婚悔婚射杀事件。那些过往,似乎被这一片轰动满京城的气氛给掩盖了。

  谢芳华恍惚着,想着,听着,忽然想看看秦铮。刚刚她被青岩带出来时太急,只瞟了一眼,看到他一个恍惚的影子。

  她慢慢地伸手挑开了花轿帘幕的一角,向前看去。

  前方高头大马上,端坐着他。熟悉的身影,哪怕只是一个背影,她也能一眼就认出他。

  她不由得怔怔地望着。

  她下了两辈子都没下过的决心,想要嫁给的人

  秦铮

  他叫秦铮

  他是秦铮

  秦铮

  秦铮

  ……

  前方骑在马上的秦铮像是突然有感应一般,忽然回头看来,青泉般的眸光正好看到了她掀开轿帘的目光。

  谢芳华手一颤,轿帘滑落。

  她突然没有勇气再伸出手去掀开,心砰砰地跳了好几下。

  秦铮看了一会儿,轿帘再未掀开,他慢慢地转过了头,嘴角微微地扬起,不过一瞬,忽然想起了什么,又蓦地收起。

  谢芳华抿了抿唇,伸手拿起花轿里放着的苹果,捧在手里。

  一片喧闹声中,队伍缓缓地沿街前行。

  不知道走了多久,队伍终于停了下来,然后便听到一阵高高响亮的噼里啪啦的炮竹声。

  谢芳华知道,应该是到英亲王府了,她心里忽然生起了一丝紧张。

  花轿稳稳地放下后,她屏息听着外面的动静。

  外面除了鞭炮声声,鼓吹声声,人声响动,听了半响,再没听到别的动静,也无人过来请她下骄。她紧紧抱住苹果在怀,静静地等着。

  没一会儿,外面忽然有人喊了一声,“小王爷,射箭啊”

  这一声喊落,外面顿时一静。

  鞭炮声不响了,鼓吹声不响了,吵闹的人声也忽然一寂。

  这一刻,似乎所有人又想起了,就是在英亲王府的落梅居里,秦铮命人射了谢芳华三箭。

  如今短短三两月,却是大婚嫁娶,花轿临门。可是发生过的事情,仍旧没有被这一场盛华掩盖,还是随着这一声被人记起。或者以后听到“箭”这个字,还会被人永远地记起提及。

  那喊话的人在喊出口后,忽然面色一白,连忙颤着声改口,“小……小王爷,我说的是下马威,新娘子下花轿前,都是要在轿门射三箭,以示……未来夫唱妇随。”

  他话落,四周依然静静的,众人都看着秦铮。

  秦铮已经下了马,喜服艳红如火,他静静地站在花轿前,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花轿。

  时间一寸寸流失,他依然一动不动。

  喜顺大着胆子走上前,低声道,“小王爷,您……”他不敢提那三个字,顿住,提醒,“别误了吉时,不能再耽搁下去了。王爷和王妃已经在喜堂等着了,忠勇侯府的老侯爷和谢侯爷舅老爷都破例没在忠勇侯府待着,而是前来咱们府观礼了。”

  秦铮仿佛没听见,依然一动不动。

  喜顺暗暗着急,等了半响,不见他动,一咬牙,将弓箭递给他。

  这时,花轿里的谢芳华忽然觉得,他若是迈不过这一道坎,那么,这一道坎就由她迈出好了。她深吸一口气,忽然没了紧张,伸手去挑轿帘,就要自己下骄。

  暗暗想着,自己下骄子的新娘子,南秦自古以来,她怕是第一个吧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爷爷哥哥舅舅都来观礼了她没能从忠勇侯府出嫁,他们却来观礼,这是给她一个圆满。

  这是千方百计求来的大婚,她不能让他的这道坎误了吉时。

  她的手刚碰到轿帘,秦铮忽然一把打开了喜顺递上前的弓箭,三两步便走到了花轿旁,伸手挑开了轿帘。

  谢芳华手顿时一僵,抬眼,隔着红红的盖头,看不见秦铮的神情模样,但她认得他的手。

  她的心忽然又砰砰地跳了起来。

  “小王爷,没有下马威,差了礼数”喜顺被秦铮打开,趔趄了一下,惊得喊了一声。

  秦铮仿若不闻,看着骄中一身fèng冠霞帔的女子,盖着红盖头,看不到她的脸色和神情,仅看到她一只手,捏着帘幕一角,保持着要挑开的姿势。

  他看了片刻,忽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谢芳华的手一颤,他拂开她抓住的轿帘,伸手从花轿里捞出她,抱在怀里,转身对上众人视线,声音冷冽,“本小王的三箭下马威早就射了,今日也不算缺了礼数。我能射她三箭,便也能用一辈子偿还回来。”

  人群静静无声。

  秦铮抱着谢芳华紧了紧,向大门里走去。

  喜顺惊醒,连忙喊,“小王爷,新娘子要迈火盆……”

  他喊声未落,秦铮已经抱着谢芳华迈过火盆,一路沿着铺好的红绸走了进去。

  众人都有些傻眼,从古至今,多少婚礼,从来没见过新郎官抱着新娘子进府的。好半响才回过神来,连忙一哄而入地进了府门,追上秦铮,簇拥着二人往喜堂走去。

  ------题外话------

  大婚进行时……

  十里红妆是月票么……

  快让我看看……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九章十里红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