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三拜天地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从被秦铮抱出轿门的那一刻,心跳似乎停了。

  随着他沉稳轻快的脚步向府内走去,四周又喧天地热闹起来,她才慢慢地回过神,清晰地感觉自己是被他抱在怀里,熟悉的落梅香气,熟悉的清冽清爽的气息,由她亲手给她缝制的大红喜服,此时正穿在他的身上。

  一切都是她熟悉的。

  她的心在这一刻,忽然很踏实,她僵硬的身子放软,微微偏头,将脸埋在他怀里。

  秦铮敏感地感觉到她依偎依靠的温暖的柔软的动作,脚步猛地一顿。

  谢芳华又向他怀里偎了偎。

  秦铮低头看向她,青泉如海的眸中被蒙住的那一层镜面忽然破碎,溢出深沉的波纹。

  他从来没有这一刻这样地深深地感觉到她的选择

  她选择的是他

  哪怕他狠心地关闭落梅居,射了她三箭

  哪怕曾经一度冷言冷语

  哪怕……

  那么多叠加在一起的伤害,若是寻常女子,早就被击垮。可是他怀里的女子,却是哪怕她是他死缠烂打,围追堵截,逼婚求娶,一步步地用网栓到自己身边的,不情不愿地接受自己的,可是却连他自己都没有料到,她能够坚定地在那些烙印在身上的伤痕之后选择嫁给他。

  他何德何能?

  再多的深情似海,似乎也不及这一场大婚她对他的信任和托付

  他看着她,看着,看着,忽然低下头,将脸埋在了她的红盖头上。

  谢芳华一怔,感觉红盖头处落下一片阴影。她微微抬头,忽然感觉额头处的红盖头湿了一小片。她心下一紧,顿时惊得呆住了。

  秦铮……

  他是在哭?

  她张了张嘴角,想要出声,声音却哽在喉里。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秦铮,他如今这是在做什么?

  “小王爷,怎么不走了?”喜顺等人追上来,见秦铮低着头埋在谢芳华的盖头上,一动不动,不由纳闷。

  秦铮慢慢地抬起头,抱着谢芳华继续向喜堂走去。

  喜顺在秦铮抬起脸的那一瞬间,忽然惊异地呆立在原地,直到有人推了他一把,他才反应过来,惊慌地匆匆跟了去。

  红绸蔓延进喜堂,众人的喧闹声也跟着迎亲回来的秦铮一路追随到喜堂。

  喜堂上,红绸高挂,一派喜庆。

  满堂宾客在坐。

  上首的主席设了一排椅子,英亲王和英亲王妃端坐在主位,来观礼的忠勇侯崔允谢墨含三人并排在二人旁边设了偏坐。

  除了五人外,还有今日来观礼的太子殿下坐在了一旁的偏坐上。

  其余皇室里的皇子公主们,还有宗室里的亲眷们,分别围着四周,或坐或站。

  今日朝中也来了不少朝臣,以左右相为首,六部尚书,翰林院御史台,几乎都来了。

  毕竟,忠勇侯和谢墨含打破了古来惯例,前来男方家观礼,如今这是等于两家合办了大婚之礼。一旦一对新人拜完堂后,两家联手,流水宴就会摆上个七日。

  这等大婚盛景,除了害怕见到太子不敢再掺和热闹以免受不住的永康侯外,其余人都来了。

  秦铮迈入喜堂后,一眼便看到了秦钰,脚步顿住,对他挑了挑眉。

  秦钰看着他和他怀里抱着的人,忽然眯起了眼睛,本来含笑的眸子霎时冷了下来。

  秦铮忽然对他笑了一声,收回视线,不再看他,慢慢地放下了怀里的谢芳华。

  谢芳华依然没从额头那一小片湿意的感觉中回过神来,被他突然要放下,忽然伸手不由自主地拽紧了她衣襟。

  秦铮动作一顿。

  谢芳华紧紧地攥住,豆蔻指甲牵连着指尖,细微地颤着。

  秦铮看了她一眼,声音低哑地开口,“吉时要到了,我得放你下来拜堂。”

  谢芳华顿时放开了手。

  秦铮将她缓缓放下,伸手托住她站稳。

  两旁立即有人拿过来红绸,让二人一人牵住红绸的一端。

  “正好是到时辰了”英亲王妃转过头,对英亲王笑着说。

  英亲王点点头,看着秦铮和谢芳华,眼中有感慨,亦有喜庆之色。

  “既然吉时到了,王爷王妃老侯爷谢侯爷……”赞礼官转过身,笑呵呵的声音顿了一下,又看向秦钰,“太子殿下,是不是该行礼了?”

  秦钰扫了赞礼官一眼,脸色微沉,没说话。

  “吉时到了,自然要行礼”英亲王妃笑着对忠勇侯道,“老侯爷,是吧?”

  忠勇侯点点头,看着一对新人,一脸欣慰,“开始吧”

  赞礼官高喊,“吉时已到奏乐”

  随着他的高喊声,四周有人准备好一应所用,秦铮和谢芳华各自按着位置站好。

  “叩首,再叩首,三叩首一拜天地君亲”

  秦铮和谢芳华三叩首,对天地拜下。

  赞礼官喊了一声“起”,二人起身,他又高喊,“二拜父母高堂亲长”

  秦铮和谢芳华对着高堂的首座拜下。

  赞礼官又喊了一声“起”,二人起身,他又高喊,“三拜……”

  “等等”秦钰忽然出声。

  寂静中,他声音低沉,不太高,但十分清晰,众人一怔,目光齐齐向他看来。

  英亲王英亲王妃忠勇侯谢墨含崔允五人也向他看来。

  秦铮忽然眯起眼睛,眸光冷寒地看着秦钰,不等他开口,他便道,“太子气色不太好,是这些日子监国累坏了?还是今晨得到急报,听说数月前奔赴漠北军营接管三十万兵马的安远将军吕奕忽然水土不服发病身亡才忧急不已?”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

  皇室和宗室的亲眷一惊之后,倒是稍好些,毕竟大多宗亲不理朝政,可是朝臣们却变了颜色。

  人人都知道安远将军是皇上和太子的器重之臣,特意扶持去了漠北接管三十万兵马的,皇上母族吕氏多少代只出了吕奕这么一个擅长兵法谋略十分出色的武将,可是没想到,这才多久,短短时间,他竟然水土不服发病身亡了?

  据说吕奕身子底子极好,且十分年轻,实在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可是话从秦铮口中出来,人人都知道,铮小王爷口中从不虚言。他说是,一定是真的了。

  一时间,群臣都惊骇不已,心底隐隐地觉得这怕是太子和铮小王爷暗中博弈的结果。

  一时间,满堂宾客,分外寂静,几乎落针可闻。

  秦铮话落,并没有就此打住,而是淡淡一笑,“我南秦上下,满朝文武,能才大才多得是。漠北三十万军马,一直由武卫将军驻守,这么多年十分之忠心为国,军纪严明。即便漠北当前失了主帅,一时半会儿也乱不了,太子不必忧急,稍后再派人去就是了。”

  秦钰看着秦铮,抿着唇,没说话。

  “太子忧心国事,忧心边境,实在是我南秦之福。这也是你身为太子应该做的,皇宫里的皇叔虽然卧病在榻,但是有你在,想必甚是安心。不过,可否等我拜完堂,你和各位朝臣再慢慢商议?此时先忍忍你的忧急,毕竟打断别人大婚,失了仁德恩义,也不是爱民之本。”秦铮话落,不再看秦钰,对赞礼官道,“继续”

  赞礼官点点头,提着气,再度高喊,“夫妻对拜”

  秦铮和谢芳华转过身,面对彼此,缓缓拜下。

  四周众人屏息凝神,这一刻,大气也无人敢出。

  秦钰忽然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冷冷地看着二人,并没出声阻止。

  赞礼官待二人行完夫妻之礼,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礼毕,送入洞房”

  秦铮和谢芳华直起身子,彼此对视。

  二人中间隔着花团,隔着红盖头,隔着一步的距离。可是忽然间还是觉得什么也没隔着,什么也隔不住。

  大婚,礼成,从今日起,从这一刻起,他们就是夫妻了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君心似我心,百年共白首。

  秦铮看着谢芳华,忽然上前一步,一把扯掉了她的红盖头。

  谢芳华一怔。

  满堂宾客亦是一怔。

  秦铮忽然清声道,“今日的大婚规矩礼数没遵循之事十有**,也不差这一桩入洞房后再掀红盖头了我的妻子是谢芳华,不如就趁现在让所有人都看个清清楚楚往后都别错认了我秦铮的小王妃”

  众人一时惊悸,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等拜完堂当众就揭开新娘盖头的人,千古以来,鲜有听闻,铮小王爷迄今为止是第一个

  寂静中,忠勇侯忽然大赞了一声,“好”

  “好”英亲王妃也大赞了一声。

  “好”程铭的声音最为高,紧接着响起。

  “好”宋方不落其后。

  紧接着,满堂宾客陆续地被几人的赞扬声感染,纷纷应景地赞扬道贺。

  许多人看着掀开盖头的谢芳华都惊艳得说不出话来,觉得什么李如碧和金燕是南秦两大美人,可是今日一见,谁也不及这位芳华小姐。

  艳冠群芳,华贵天下。真是当得她的名字

  秦铮在一片赞扬和道贺声中勾了勾嘴角,拦腰抱起谢芳华,声音清冽,“既然众位都觉得好,那今日就多喝几杯。”话落,他抱着谢芳华大踏步离开了喜堂。

  “喂,你可不能进了洞房就不出来啊”程铭喊了一声。

  “就是,一会儿送回去新娘子,出来陪我们喝酒”宋方也喊了一声。

  二人开口后,京中与秦铮有交往的贵裔公子哥们纷纷起哄开口。

  有人说,“这样美的新娘子,他的魂儿估计此时都勾没了,不见准回来。”

  有人不干,“我们等一会儿,他不来敬酒,我们通通去新房拖他出来。”

  你一言我一语,纷纷说将,然后哄堂大笑。

  满堂宾客说笑喧闹中,秦钰沉着脸,一言未发。

  英亲王也高兴,挥手吩咐开席,同时吩咐外面流水宴摆了出去。

  英亲王请老侯爷谢侯爷舅老爷入席,同时招呼太子左右相等众位大臣男眷。

  英亲王妃招呼前来道贺的宗亲女眷和朝中命妇以及大臣家眷。

  谢芳华心咚咚跳个不停,被他抱在怀里,头埋在他胸前,忽然感觉到了他深似海的爱重。

  他当众揭开盖头,就是免于秦钰事后作难,遮蔽了今日两桩换新娘之事,他要让所有人都看到,他秦铮娶回来拜堂的人真真实实地是她谢芳华。

  满堂宾客作证,三拜天地父母宗亲,是堂堂正正明媒正娶的妻子

  秦铮脚步走得极快,很快就进了内院,远离了前方的喧嚣。

  从喜堂到落梅居,这一段路不是太近,但也不远,他一步一步地走着。谢芳华想着,她以后在这英亲王府里,不是婢女听音,不是未婚妻,而是真真正正他的妻子,她以后的家了。

  除了秦铮,还有喜顺春兰带着人紧紧地尾随簇拥着走向落梅居。

  来到落梅居,从门口到正屋,一大堆十全嬷嬷十全婆婆们轮番地砸下百子千孙福寿双全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的喜庆话。仿佛不要钱似的,一箩筐一箩筐地往外说。

  门口到正屋的路不远,秦铮放慢了脚步,慢吞吞地抱着谢芳华往里走,似乎要将她早先匆忙上骄,没听过的那些话都给她补回来,让她听个够。

  谢芳华埋在他怀里,耳边却清晰地听着各种喜庆话和声音,几乎一字不差地都接收了。

  心中渐渐地被潮水溢满。

  这就是秦铮,他在用他的方式爱他,用他的方式给了她这样一个刻骨铭心的大婚之礼。

  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今日的大婚

  更不会忘记今日的他

  秦铮

  秦铮

  秦铮

  幸好,她喜欢上爱上的人是秦铮

  幸好,她有勇气走出这一个选择,这一步,他迈了多少步,她才走出了这一小步。

  她的脸忍不住在他的胸前蹭了蹭。

  秦铮身子一僵,脚步顿住,低头看她。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屋门口,秦怜已经带着一堆宗亲姐妹们等候。见二人来了,欢欢喜喜地让开门口,请二人入内。同时,又是一箩筐地恭贺道喜祝福的话奉上。

  “哥,还不快带着嫂子进新房?还傻站着干什么?”秦怜见秦铮站在门口半响不动,笑着瞪了他一眼催促。

  秦铮抬起头,抱着谢芳华进了新房,径直抱着他来到床前,将她放下。

  秦怜随后跟进来,见到谢芳华的模样顿时惊讶,“盖头呢?”

  春兰也随后跟进来,笑呵呵地解释,“小郡主,您不知道,小王爷在拜完堂后就将小王妃的盖头给揭了。如今哪里还有盖头?”

  秦怜呆了呆,看着秦铮,“哥,你也太心急了吧?”

  秦铮瞥了秦怜一眼,没说话。

  秦怜凑过来,仔细地打量谢芳华,她的妆容不是那种新嫁娘惯常涂抹的厚厚的白粉,而是淡扫蛾眉,粉黛轻施,配上fèng冠霞帔,红如火的嫁衣,使得她看起来明丽如画,美艳不可方物。满屋喜庆红色,也不及她这个人散发出的滟滟华彩。

  她看了一会儿,啧啧了两声,有些吃味,“嫂子,你长得也太漂亮了这样穿着嫁衣更漂亮的不像话。若是让人都看了你,以后这南秦京城的女子还有人娶吗?”

  谢芳华笑看了秦怜一眼,大约是这些日子帮英亲王妃准备两场大婚,她累得瘦了一圈。

  春兰闻言笑着逗趣,“小郡主,您在这里守着,是没看见,当时拜完堂,小王爷掀开盖头后,宾客们看着新娘子都惊呆了”

  “她这副样子,想想也知道那情形”秦怜转过脸,不满地对秦铮道,“这可是你的新娘子,你胡闹什么?怎么让那么多人都给看了?”

  秦铮忽然抬手。

  “喂,我不就说两句话吗?你要打我?”秦怜吓了一跳,立即后退了好几步。

  秦铮的手慢慢地覆在额头上,不理会她,清声说,“你们都出去”

  秦怜长舒了一口气,狠狠地瞪了秦铮一眼,原来不是对她不满,估计正后悔自己的媳妇儿被人看了呢。她哼了一声,对他提醒,“前面的人还等着你去敬酒,你可不能耽误太久。”话落,走了出去。

  春兰也笑着退了出去,同时为二人关上了房门。

  谢芳华这才仔细地打量房间,还是秦铮的那间屋子,但是显然短短时间休憩了一番,屋中的器具摆设有的换掉增添了新的,虽然入眼处一片红红的喜庆,大红的喜字贴着,但她还是能找到熟悉的影子,心蓦地踏实了下来。

  秦铮忽然放下手,抬眼看谢芳华。

  谢芳华也转回头看着他。

  四目相对,两双眸子倒影出彼此的容颜。

  过了片刻,秦铮忽然移开眼睛,抬步向外走去。谢芳华一怔,伸手拽住了他。

  秦铮转回头,目光落在她拽着他大红衣袖的手上,豆蔻指甲明艳,一如她挑开轿帘时的模样。他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抬起头看她。

  谢芳华轻咬着唇瓣,心下忽然有些紧张,看着他,但还是用尽全力低声开口,“我很高兴。”

  秦铮眸光霎时涌上一股情绪,伸手一把将她拽进怀里,抬起她的脸,低头覆上了她的唇。

  ------题外话------

  大婚进行时……

  一切不解释……

  有月票来铺床么……>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章三拜天地》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