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绾发画眉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即便累得筋疲力竭,清晨时分,还是准时地醒了。

  片刻的迷茫恍惚之后,她轻轻偏过头去,对上一张静谧的俊颜,秦铮依旧睡着,睡着的他,安静,纯碎,俊美,如上好的玉,分外的美好。她痴然地看了一会儿,将头慢慢地靠在他怀里。

  她大婚了

  大婚了呢

  经过昨夜,已经是真真正正的夫妻了

  她记得昨夜她睡过去后,他是隔着被子抱着她的,如今却是两个人盖一床被子,被子里的温度不是那么灼热,温温暖暖。

  想起昨夜,他几度纠缠,她的脸慢慢地红了。

  秦铮忽然睁开眼睛,像是有感应一般低头,只见怀中人儿枕在他的臂弯处,微低着头,靠在他胸前,长发如锦缎般披散开,娇颜晕红。他呼吸一窒,抱着她的手臂不由得紧了紧。

  谢芳华一惊,抬头正对上秦铮刚刚睡醒的眸子。

  秦铮眸光跳跃了两下,忽然伸手盖住她的脸,遮住了她的眼眸,嗓音低哑问,“还难受吗?”

  谢芳华摇摇头,感觉他的手紧了一下,又立即点点头,“有点儿。”

  秦铮复又闭上眼睛,“天色还早,再睡一会儿吧”

  谢芳华咬了一下唇,每天这个时辰已经起来了,若是再睡的话……

  “你若是不想睡,也是没办法早起的。”秦铮声音又暗哑几分,搂着她的手寸寸收紧,传递着一种不消言说的意味。

  谢芳华的脸顿时红透了,伸手按住他的手。

  “还睡不睡?”秦铮低声问。

  谢芳华感觉他蠢蠢欲动的情潮,实在是觉得男人和女人不能比,床笫之事,天差地别,他怎么能这么有精神?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细若蚊蝇地摇头,“睡。”

  秦铮有些郁郁,“好,那就睡吧。”

  谢芳华赶紧地收起心中被他牵引出的热度,闭上眼睛,用心强行地继续去睡。

  秦铮慢慢地放松了箍紧她的手臂,静静地抱着她。

  谢芳华身体的确还是疲惫,昨夜三更天才睡下,如今刚晨起,歇了没几个时辰,生怕他再不依不饶,索性真的拢起困意,不多大一会儿,竟然真的又睡了过去。

  秦铮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暗暗地惋惜了一声。

  二人没起床,落梅居内的众人即便有的醒了,有的起了,但都忍着,小心翼翼地不敢闹出丝毫的动静,恐防惊醒二人。

  谢芳华再度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两个时辰以后了。

  她睁开眼睛,透过帷幔看到明亮的日光,骇了一跳,腾地坐了起来。

  因为起得太猛,牵动了腰肢,她嘶地一声,倒抽了一口冷气。

  “怎么了?”秦铮立即坐起身,伸手拦住她。

  谢芳华听到熟悉的声音,慢慢地转过头,正对上秦铮担心的脸,她一时微怔,“什么时辰了?是不是睡过了敬茶的时间?”

  秦铮摇头,“还没到午时,时间还早,娘说等着我们一起吃午饭。你若是醒了,我们现在就起,去正院也不是太晚。”

  谢芳华松了一口气。

  “你刚刚……”秦铮担忧地看着她,试探地问,“疼?”

  谢芳华动了动身子,感觉还好,她摇头,“刚刚可能起得猛了些,没事儿。”

  秦铮面色有一丝自责,不过看着她很快眸光内就渐渐地变了颜色,呼吸也有些不稳起来。

  谢芳华敏感地察觉到了他情绪变化,她低头,只见自己因为刚刚起得太急,锦被滑落,不着寸缕的身子暴露在帷幔内,外面天色大亮,帷幔内自然看得清清楚楚,遍布吻痕,红红紫紫,她脸顿时烧了起来,一把揪起被子,就要往身上盖。

  秦铮伸手按住了她的手。

  谢芳华快速地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又快速地低下头,红着脸道,“再耽搁时间,就过午了。”

  秦铮不语,按住她的手不动。

  谢芳华抿了抿嘴角,又低声道,“大婚都是有休沐的假期的,你也有吧”

  这意思不言而喻。

  秦铮神色变化了一阵,艰难地撇开脸,点点头,“有”

  “几天?”谢芳华见他手微微松了,她拽住被子挡住自己。

  “想休息几天就休息几天。”秦铮道。

  谢芳华眉目动了动,又问,“休沐之后,还是要去西山大营?”

  秦铮“嗯”了一声,含糊地说,“看情况吧”

  谢芳华点点头,伸手推他,“你先披衣下床,让人……”她有些不好意思,“抬水来沐浴,总不能这样穿衣服。”

  秦铮回头看了她一眼,又收回视线,顿了半响,才点头,慢慢腾腾地挑开帷幔下了床。

  帷幔落下,帐内只剩下她一人,谢芳华松了一口气,又忽然觉得有些怅然若失,拥着被子看他简单披上衣服,走到门口,对外面喊了一声,“来人。”

  “小王爷,您醒啦?”春兰的声音立即在外面响起。

  秦铮“嗯”了一声,“兰姨,抬一桶水来。”

  “好喽已经准备好了,奴婢这就去唤人抬进屋。”春兰应声,笑呵呵地去了。

  秦铮走回床前,将帷幔的缝隙遮了遮,对里面的谢芳华低声道,“你先盖着被子躺一会儿。”

  谢芳华意会,重新躺下身。

  秦铮又走到窗前,打开了窗子,阳光立即无阻碍地射进来,他迎着阳光,眯了眯眼睛。

  谢芳华透过红色的帷幔,见他身姿秀雅地站在窗前,满室红色,映着透进来的阳光,他美好得令人炫目。这就是她的丈夫呢……

  她轻轻扯动嘴角,无声地笑了。

  不多时,春兰带着几个力气极大的粗使婆子抬着两桶水进来,直接抬进了屏风后。

  将木桶放下后,几个粗使婆子利落地出去了,春兰却没立即离开,而是来到床前,站在帷幔前,对立面的谢芳华轻声道,“小王妃可是醒了?”

  谢芳华“嗯”了一声,脸忍不住羞红。

  春兰笑呵呵地问,“是奴婢侍候您沐浴换衣?还是让侍画侍墨等人进来,她们都在外面候着呢。”

  “不必了,兰姨你出去吧”秦铮转回身道。

  春兰回头看了秦铮一眼,明白了,笑着点点头,走了出去。

  秦铮关上窗子,帘幕落下,挡住了外面的阳光,他来到床前,挑开帷幔,伸手将谢芳华从被子里捞出来,抱在怀里,走近屏风后。

  谢芳华低呼一声,埋在他怀里。

  秦铮忽然笑了一声。

  从内室到屏风后,短短一段路,谢芳华身上已经染了一层粉红色。

  秦铮站在木桶旁,似乎有些舍不得将她放下,看了她片刻,直到谢芳华脸都红透了,他才慢慢地将她放进木桶里。

  谢芳华身子刚碰到水,整个人便滑了下去,一个不小心,呛了一口水,顿时咳嗽起来。

  秦铮立即又伸手拽住她胳膊,拍拍她后背。

  谢芳华咳了好一会儿,才止住,抓住他的手,嗔恼,“你是故意的?”

  秦铮眸光平静,神色似乎极其无辜,看了她一眼,慢慢放下手,扯了自己的外衣,跨进了旁边的木桶。

  谢芳华瞅着他,以前看他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少年,可是经过昨夜,再看来,到底是不一样了。不着寸缕的他看着清瘦,却不是真正的瘦。他的身上除了或轻或重的伤痕外,还有她昨天承受不住他的冲力抓出的痕迹,看他进了水里,她红着脸收回了视线。

  刚收回视线,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又立即抬头去看,只见秦铮露在桶外的肌肤呈粉红色,尤其是耳根脖颈的部分。

  她眨了眨眼睛,然后又睁大眼睛,确定没看错。

  秦铮忽然撇开头,声音暗哑,“你看够了没有?”

  谢芳华咳嗽了一声,刚要不好意思地收回视线,忽然又顿住,理直气壮地看着他,“没看够怎么样?”

  秦铮呆了一下,似乎忽然不知道如何答话。

  谢芳华总算搬回了一局,忽然似笑非笑地对他说,“我看自己的丈夫,又不犯王法”

  秦铮又呆了一下。

  谢芳华抬起手,鞠了一捧水,对着他撩了一下,“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秦铮的脸变幻了片刻,感觉她撩过来的水珠滴在他身上,顿时滚烫,尤其是她理直气壮的笑容,明艳得夺目,这与以前的她大不一样,比昨日的她还不一样,少了少女的隐隐青涩,多了女人的妩媚,尤其是她尤不自知的自然流露出来的这种眉骨风情,几乎将他的心和他整个人都灼烧了。

  他看着他,眸光渐渐地变了颜色。

  谢芳华忽然觉得不对,立即停了手上的动作,撇开脸,将身子全部没进水里,对他小声道,“我们快点儿洗,若是误了敬茶,传出去被人笑话。”

  秦铮不说话,只目光沉沉涌动地看着她。

  谢芳华伸手捂住脸,暗暗后悔刚刚得意忘形,又补救地小声道,“我都饿了,你不饿吗?”

  秦铮忽然哼了一声,撇开头,撩水往身上泼。

  谢芳华暗暗松了一口气。

  过一会儿,秦铮先洗完,出了木桶,披着衣服对谢芳华道,“水温适中,你再多泡一会儿,午时之前我们去正院就好,时间还来得及。”

  谢芳华闭着眼睛点点头。

  秦铮走出了屏风后。

  他离开后,谢芳华睁开眼睛,伸手轻轻地撩着水,直到现在,她还有几分恍惚,他们是夫妻了,是夫妻了呢以后同床共枕,同榻而眠,同寝同食,荣辱与共……

  秦铮出了屏风后,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看了一眼,对身后问,“你昨天说以后我都穿你缝制的衣服,是不是真的?”

  谢芳华点头,“自然是真的。”

  “那今天我穿什么?”秦铮问。

  谢芳华忍不住笑了一下,“我的嫁妆里,有我缝制完嫁衣和喜服后,看着还有点儿时间,另外给你做了两套衣服,不过就是颜色鲜艳了些……”

  “在哪里?”秦铮打断她。

  “你喊侍画侍墨去找,她们知道。”谢芳华说。

  秦铮点点头,披好衣服,打开房门,果然见侍画侍墨等人站在门口,见他出来,都齐齐见礼,他扫了几人一眼,重复了一遍谢芳华的话。

  侍画侍墨闻言点头,立即笑道,“我们这就去找,小王爷稍等一下。”话落,向存放嫁妆的屋子走去。

  秦铮转回身,坐在窗前的椅子上等着。

  不多时,侍画侍墨抱了一摞衣服进了屋,摆放在软榻上,对秦铮道,“有您的衣服,有小姐的衣服。”

  秦铮忽然抬头,看向二人。

  二人被他视线一看,顿时恍然,连忙改口,“是小王妃的衣服……”

  秦铮颔首。

  侍画侍墨见他再没别的吩咐,提着气出了房门。房门关上,二人对看一眼,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总感觉如今的秦铮和以前的秦铮对比起来,实在是让人看一眼都心悸。

  秦铮站起身,来到软榻前,伸手将最上面的两套男色长衫提起来,对比了一下,选了一件暗红的云纹织锦落梅刺绣拿在手里,将另一件放在一旁,又开始展开谢芳华的衣裙,挑了片刻,从中选出一件水红的软烟罗轻纱尾曳拖地长裙,长裙的衣摆处同样绣着落梅,与他手里的这件男衫搭配,相得益彰。

  他选完后,看到一摞衣服地下的肚兜亵衣,眸光暗了暗,选了一套,然后一起拿着谢芳华的衣服进了屏风后,将之搭在了她木桶旁的衣架上,“你穿这件。”

  谢芳华扫了一眼,正看到了肚兜和亵衣,红着脸点点头。

  秦铮转身走了出去,在屋内悉悉索索换衣服。

  谢芳华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起身出了木桶,擦干了水渍,换上了秦铮拿进来的那件衣服。

  一切穿戴妥当后,她走出了屏风后,看到秦铮早已经换完衣服,坐在桌前等着他。

  大红的喜服穿在他身上瑰丽俊美,暗红的长衫穿在他身上,尊贵艳逸。真真是穿什么都好看。

  四目相对,谢芳华痴了痴,秦铮看着她,目光凝了凝。

  过了半响,秦铮对她说,“坐过去,我给你绾发。”

  谢芳华睫毛眨了眨,提着裙摆走到菱花镜前坐下,见他起身走过来,立在她身后,她端正地坐好。不由得想起曾经她还未动心时,她要强行地给她绾发,被她折腾了好几次,梳了拆,拆了梳,直到她自己没脾气了,他还无动于衷,那时候的他,心情是如何的?

  秦铮拿起木梳,轻轻地拢着她的三尺青丝。

  谢芳华透过镜子看着他,很少有男子会梳女子的头发,可是秦铮却会,且做得自然纯熟。她很难想象,当初德慈太后和英亲王妃是怎样教导的秦铮,除了任由着他宠着他外,又是怎样从不限制他在一旁学着看着竟然会了女子的生活琐事儿。

  不多时,秦铮便将谢芳华一头青丝绾在了头顶,拢起了高高的云鬓,然后,他打开梳妆台上的匣子,从里面挑选了两件首饰,给她戴上,之后,看了一眼镜子中的她道,“好了。”

  谢芳华见秦铮要罢手,对他低声说,“画眉呢?”

  秦铮手一顿,看了她的脸一眼,眉目如画,端详片刻,摇头,“不用画了。”

  谢芳华伸手拽住他衣袖,“你给我画。”

  秦铮蹙眉,“你的眉极好,画了就是画蛇添足了。”

  谢芳华拽着他不松手,偏过脸,坚持地看着他,“你画得轻一些,稍微点些黛色。”

  秦铮低头看着她,只见她脸庞微扬,娇颜明艳,抬眼看着她,坚持中有隐约娇俏丽色,高高云鬓绾起,露出雪白的脖颈,隐隐有淡淡的红痕,他撇开眼睛,点点头。

  谢芳华见他答应,不由露出笑意。

  秦铮伸手拿过桌子上的眉笔,伸手拽她,谢芳华顺从着站起身,微仰着脸等着他笔落下。

  秦铮显然是从没学过画眉,似乎也从没考虑过要给谢芳华画眉,所以,看着她,眉笔久久不落下。

  谢芳华等了半响,抬眼问他,“怎么了?真那么不好画?大婚时,侍画给我画的……”

  她话音未落下,秦铮的笔已经落下。

  谢芳华一动不动,感觉他落笔很轻,轻轻地那么一扫两扫,便抬起了笔,看了一眼,然后将笔放在了梳妆台上。回头又端详了她片刻,低声问,“还要我帮你上妆吗?”

  “你会吗?”谢芳华看着他。

  “可以学。”秦铮道。

  谢芳华重新坐下,闭上眼睛,“那现在就学吧”

  秦铮似乎笑了一下,点头,拿过她的水粉胭脂,轻轻地给她涂抹。

  过了片刻,他放下手,对她低声说,“睁眼。”

  谢芳华睁开眼睛,看着镜中明丽如水,清艳绝伦的自己,愣了一下,心下暗叹,有的人太过聪明,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秦铮就是这种太聪明的人。

  秦铮转过身,向外走去,“走吧”

  谢芳华站起身,推开椅子,一把拽住了他的袖子。秦铮停住脚步看她,她慢慢地松开袖子,去抓他的手,秦铮看了她一眼,不等她抓到,便反手将她的手握住,拉着她向外走去。

  二人一起出了房门。

  ------题外话------

  听到了大家的心声,甜蜜继续,继续~

  兜里还有藏着月票的么,还藏得住的话,那我真捂脸啦~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四章绾发画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