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新妇敬茶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屋外阳光明媚,斑驳的光影穿透梅枝的空隙,在地面上的落梅花瓣上洒下点点红彩。

  秦铮拉着谢芳华跨出门槛后,等在屋外的春兰侍画侍墨八大婢女以及玉灼林七等人纷纷并排站在一起给二人请安,人人脸上洋溢着喜庆。

  “赏”秦铮摆手。

  “多谢小王爷小王妃”众人齐齐笑开了眉眼。

  秦铮拉着谢芳华向外走去。

  春兰抬步跟上,对侍画等人吩咐,“侍画侍墨跟着我过去侍候就行了,其余人都留在落梅居吧。”

  众人齐齐点头,侍画侍墨抬步跟上。

  踩着落梅花瓣,出了落梅居,英亲王府的红绸还未撤掉,满府依旧被装点得红火喜庆,各处都贴着大大的喜字和福字。

  谢芳华昨日没能好好地看王府内的装饰的布景,今日不由得四处张望,多看了几眼。

  秦铮似乎知道她的心情,拉着她走得不快,慢悠悠地向前踱步。

  走出一段路后,谢芳华忽然想起了什么,停住脚步,回头对侍画问,“今日敬茶,早先准备的礼可都带上了?”

  侍画还没答话,春兰就笑着说,“小王妃放心,您随嫁妆备的敬茶礼今日一早就找了出来,先送到正院了。稍后会有人拿着出来,在您敬茶的时候奉上,您只管敬茶就行了。”

  谢芳华闻言点点头。

  “操心的命”秦铮忽然道。

  谢芳华转眸瞪他,“敬茶是大事儿,怎么能不操心?”

  秦铮看了她一眼,“即便没有你敬上的礼,爹和娘也不会介意的。”

  “那也是失了礼数。”谢芳华道。

  秦铮忽然奇怪,“大婚第二日,你该想的不是敬茶收礼吗?或者是,该怎么自然地改口称呼爹娘,怎么会操心这个?”

  谢芳华脸一红,收回视线,低头走路。新媳妇儿的礼的确是小意思,今天她是要收长辈礼的。

  秦铮忽然去揉她的头。

  谢芳华立即拦住他的手,嗔道,“别乱碰,你好不容易给我梳的头,别弄乱了。”

  秦铮顿住手,慢慢地撤回。

  谢芳华本来对于敬茶没那么紧张,可是被秦铮这么一说,她忽然有点儿紧张起来。她嫁了秦铮,自此以后,就不能再喊王爷王妃了,本该喊父王母妃,可是秦铮一直喊爹娘,她应该是跟着秦铮一起喊爹娘。

  卢雪莹早就嫁进了英亲王府,这等日子,她和秦浩应该也在吧还有刘侧妃……

  她回头看了一眼,春兰侍画侍墨等人都落后了她和秦铮几步远的距离跟着,既然她准备的礼物早就送去正院了,那么,她是不用担心了。

  不多时,来到正院。

  正院门口早已经候了一堆的丫鬟婆子,见到二人来,齐齐露出惊艳羡慕之色,纷纷见礼道贺,“恭喜小王爷小王妃”

  秦铮点头,“赏”

  “谢小王爷小王妃”一群人都笑起来,他们知道,秦铮赏下来,喜钱定然不少。

  秦铮拉着谢芳华往正屋走。

  有人立即提前挑开帘子。

  “终于来了”英亲王妃笑呵呵的声音从正屋画堂响起。

  谢芳华随着秦铮迈进门槛,抬眼看去,正屋画堂坐了一屋子的人,除了英亲王英亲王妃刘侧妃秦浩卢雪莹秦怜秦倾外,还有几个老者,以及一群女眷。

  谢芳华有些懵,除了认识的几个人,其余的人,她模糊没印象,根本不认识。

  她抓着秦铮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秦铮脚步也顿了一下,似乎也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他眸光扫了一圈,感觉到谢芳华的紧张,偏头看了她一眼,在她耳边低声道,“既然来这些人,稍后娘会带着你认亲,你不用紧张。”

  谢芳华怎么能不紧张,她几乎想落荒而逃。

  秦铮看着她,又道,“你怕什么?紧张什么?除了爹娘,这满屋子的人,谁有你身份尊贵?就算是认亲礼,除了爹娘外,其余人都不用你磕头请安,你只点头见礼,别人还会还你礼呢。”

  谢芳华抓着他手稍微一松,小声道,“我这不是第一次吗?”

  秦铮忽然笑了,“你还想几次?”

  谢芳华闭上嘴,挖了他一眼。

  秦铮拉着她走了进去。

  一屋子人的目光顿时聚在了二人的身上,秦铮清俊华美,谢芳华清丽明艳,两人并肩挽手走进来,满室似乎洒下了清辉,夺目逼人。

  英亲王妃见二人进来,已经忍不住站起身迎上前,跟没看见秦铮似的,伸手拉住谢芳华的手,笑着问,“累不累?”

  谢芳华脸霎时红了,垂下头。

  英亲王妃顿时笑了,连忙改口,“时间其实还没到午时,你再多睡一会儿也没关系,从落梅居走到这正院,还是有些距离的,看你都出了细汗了,怎么没让人弄一顶轿子?”

  谢芳华恨不得将头埋进地下去。

  “怎么了?是不是不太舒服?”英亲王妃见她不说话,有些紧张地又问。

  谢芳华摇摇头,声音极低,“没有不舒服。”

  英亲王妃松了一口气,刚要再拉着她说话,春兰从外面跟进来,凑近她说,“王妃,今日这么多人在这里等着,先让小王爷和小王爷行敬茶之礼吧有什么话儿,都是一家人,回头再说也不迟。”

  英亲王妃顿时拍了自己头一下,“我一时高兴,倒是忘了今天人多了。”话落,她伸手一指,“这些都是宗室的宗亲,以后亲戚间要走动,所以,今日这敬茶礼也都请过来了。免得你进门后,还要挨个去认亲,麻烦。”

  谢芳华终于抬起头,红着脸点点头。

  英亲王妃见她一改从前的沉静冷清,像是换了一个人儿似的,娇羞明媚,艳丽不可方物,这才像是大婚后的新媳妇儿,只有真真正正地欢喜这桩婚事儿,才会由内而外散发出这种娇羞和欢喜。她也高兴得欢喜不已。

  “好啦,你总是拉着孩子的手,让她怎么敬茶?”英亲王看着二人,面色也露出欢喜赞赏。

  英亲王妃应了一声,松开谢芳华的手,重新坐回了主位上。

  秦铮拉着谢芳华走上前。

  春兰立即招呼人端来茶,在地上垫了蒲团。

  翠荷将谢芳华带过来的礼放在托盘里,递给侍画和侍墨。二人立即接过,跟在了谢芳华身边。

  秦铮拉着谢芳华跪在蒲团上,谢芳华伸手接过茶盏,先递给英亲王,“爹,请喝茶。”

  侍画同时递上早先给英亲王准备的礼,有人立即代替英亲王接过。

  按照惯例,新媳妇儿敬茶,呈给公婆的礼物都是亲手缝制或者绣的衣物鞋子袜子之类的。因为谢芳华和秦铮大婚的时间赶得急,她又包揽了秦铮的喜服,根本就没有太多时间,但还是熬夜亲手粗粗的缝制了两套衣服。

  虽然同样是男子的衣袍,但自然不比秦铮身上穿的精致,只是缝制了,并没有绣功。

  秦铮在侍画将衣物呈给英亲王时多看了一眼,眼底下落下一片暗影。

  英亲王接过茶盏,喝了一口,看了谢芳华一眼,又看向她身边的秦铮,点点头,“好茶。”

  有人立即呈给英亲王早就备好的礼,英亲王放下茶盏,接过,递给谢芳华。

  这礼没藏着掖着,也没用红布包着,是一块令牌。

  四周观礼的众人齐齐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块令牌众人都认识,是英亲王府的亲卫府兵令。

  秦浩脸色顿时沉了。

  一旁的卢雪莹看了秦浩一眼,没什么表情。

  谢芳华也愣了,没想到英亲王拿英亲王府的府兵令给她做新妇敬茶的改口礼,据她所知,南秦依照各府地位和品级,府兵也有规制,亲王府可以养五千府兵,世袭侯府可以养三千府兵,公主府等勋贵府邸,可以养两千府兵,左右相可以养一千府兵,其余大臣府,依照品级递减。

  按理说,王爷没退朝前,这府兵令都是要在他手里攥着的,除了府兵,各大府邸还可以或多或少地养些隐卫,因为隐卫难养,自小培训,所以,都养的不会太多。

  英亲王府有三支隐卫,英亲王给了秦浩和秦铮各一支,自己手里留一支。

  如今他却是在此时将五千府兵的府兵令给了谢芳华,等于是将王府的正统和权利都交给了她。

  怎么能不让人心惊?

  就连秦铮都露出了讶异之色,忍不住抬头看了英亲王一眼。

  谢芳华也不是不喑世事的女子,自然明白这府兵令之重,一愣过后,立即推脱,“爹给的礼物太重了,儿媳恐负担不起,您还是收回去吧”

  “长辈赐,不可辞”英亲王摆手,不容拒绝,威严正色地道,“你是我英亲王府的嫡系儿媳,如今铮儿已经承袭了爵位,你们的肩上自此就肩负了王府的重担。男儿建功立业,保家卫国,一番天地在府外,女子勤俭持家,得体谦恭,相夫教子在府内。我希望你们真能不负我所望,夫妻一体,百年传承。收着吧”

  谢芳华依旧犹豫,偏头看向秦铮。

  “你看我做什么?给你的又不是给我的。”秦铮道。

  谢芳华对他嗔目,忍不住小声反驳,“不是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夫唱妇随吗?”

  秦铮闻言似乎被气笑了,“什么时候你道理一堆了?”

  谢芳华看着他。

  “收着吧五千府兵呢我在西山大营练兵,你也可以在王府内练兵玩。”秦铮懒洋洋地道,“爹不是说了夫妻一心吗?这也算是行体上一心了。”

  谢芳华无语。

  宗亲宾客亲眷闻言都齐齐唏嘘,暗想这小王爷真是……还以为改了玩世不恭的性子。

  秦浩的脸色更沉了,虽然他是长子,大婚第二日带着媳妇儿敬茶,王爷虽然给出的东西极其贵重,他心有所喜,可是没想到,如今对秦铮出手更重,明摆着这是将整个王府都交给他了。只因为他承袭了爵位,他是庶长子吗?

  “拿着吧你爹说得对,我们老了,以后啊,这王府就由你们来守着了。”英亲王说。

  谢芳华见英亲王是真心实意地给她,只能点了点头,收了起来。

  春兰又端来茶盏,递给她,她伸手接过,递给英亲王妃,“娘,请喝茶”

  英亲王妃比英亲王激动多了,端过茶盏的手都是颤抖的,应了一声,眼里似乎冒出了泪花。

  谢芳华知道英亲王妃是真喜欢她,有这样的将她当做女儿来疼的婆婆,的确是她的福气。弥补了她自小没娘的缺憾。

  “真是好茶”英亲王妃喝了一口,放下茶盏,含着泪说,“把我的礼拿来。”

  有人立即递上准备好的礼。

  英亲王妃接过,递给谢芳华,也是一块令牌。

  众人看着那令牌,又是唏嘘起来。

  谢芳华看到令牌,又是一怔,抬头看着英亲王妃。

  “这是当年你皇祖母传给我的,如今就传给你了。”英亲王妃笑着道,“这是王氏的贵女令,曾经王氏一脉,出过帝师,帝师虽然贵在京城,但是威望却是在江湖。帝师一生无子,临终前留了这一块令牌,不过在太后手里没动用过,在我手里也不曾动用过,希望在你手里也不会有动用的那一日。”

  谢芳华知道王氏曾经出过帝师,但是到不知道贵女令,更不知道它的作用了。

  “帝师密言,一令出,百令应,风月变,天地暗。”英亲王妃声音不高不低地补充,“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贵女令轻易动不得。华丫头,你可要谨记。”

  谢芳华顿时觉得手中这块牌子极重,就如德慈太后留给林太妃转交她的贺礼一样沉得压手。

  她隐约有些明白今天英亲王妃叫这些宗室亲眷来观敬茶礼的目的了,英亲王和她趁机拿出两块令牌,不说有敲山震虎的目的,也是有告诉所有人的意思。她是英亲王府的儿媳妇,若是想动她,许爰掂量掂量。

  或者说,针对的不是这些人,而是借由这些人的眼睛和嘴巴,传出去,让高坐金銮殿上的皇帝和如今稳坐东宫的监国太子知晓,打消某些想法。

  两位长辈,秦铮的父母,对秦铮之爱,爱屋及乌到了如斯地步,可见对她的爱重。

  从大婚到今日敬茶,已经不止一次,她觉得自己的选择再正确不过。

  她牢牢地攥住了自己的幸福,坚定地迈出了这一步,得到的远远比失去的要多的多。

  她的眼睛有些微潮地看着英亲王妃,重重地点了点头。

  “好孩子”英亲王伸手将她从蒲团上拽起来,温和慈爱含着泪地笑看着他,“你皇祖母最喜欢铮儿,咱们府中的佛堂里敬着她的牌位,稍后让铮儿带你去给她上一炷香。”

  谢芳华应声。

  英亲王妃回转头,看向刘侧妃和秦浩卢雪莹,对她笑着道,“这三位我就不用介绍了,你都是认识的。”

  谢芳华对三人点头见礼,“刘侧妃,大哥,大嫂”

  刘侧妃笑着点头,命人送上她准备的礼物,是一套首饰。

  秦浩脸色即便极力地忍着,但是依然不太好看,点了点头,“弟妹”,也拿出了礼物,是一副字画。

  卢雪莹却是笑着上前一步,打量谢芳华,笑道,“弟妹真是漂亮,自从我嫁过来王府后,没人做伴,就盼着你进府呢”话落,拿出一盒古棋。

  谢芳华仔细地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受了很多,脸上拍了一层粉,但是也挡不住体虚之态,依照她的医术看来,应该是少眠多梦阴阳失衡之状,就是疲惫太过,有了亏损,她隐隐想起外面的传闻,暗暗明白了怎么回事儿,对她笑笑,“嫂子进门的早,以后还要多多照应我。”

  卢雪莹笑着点头。

  侍画侍墨当前地上给三人的礼。

  “嫂子”秦怜此时凑上前来,对谢芳华伸手,“我的礼呢?”

  秦倾也凑过来,伸出手,“还有我,还有我。”

  “你一边去,你又不是亲的,来凑什么热闹。”秦怜赶秦倾。

  秦倾仰脖,“我虽然不是亲的,但也是小叔子。”

  谢芳华看着二人好笑,回头看了侍画侍墨一眼,二人立即递上二人的礼物。给秦怜的是一本酿酒的秘方,给秦倾的是一本孤本的真迹。

  二人拿到手,顿时欢喜不已,都算是投其所好。

  “这两个孩子”英亲王妃忍不住笑了,挥手让他们俩闪开,牵起谢芳华的手,开始给她介绍宗室亲眷。

  走了一圈,谢芳华将宗室亲眷都给认了个七七八八。

  显然英亲王妃今日请这些人来观敬茶礼,提前跟她哥哥谢墨含应该是打过招呼了,所以,相应的来这些人的礼都给备下了,礼分毫不失。

  一圈礼事毕,英亲王和英亲王妃吩咐摆午膳。

  英亲王英亲王妃坐在主位,左边分别坐了秦铮谢芳华秦怜秦倾等人,右边分别坐了刘侧妃秦浩卢雪莹等人。

  一顿饭虽然吃得不是其乐融融,但也是气氛融洽,即便秦浩心中不满,但也没太敢表现出来。

  饭后,英亲王妃赶人,催促二人去祠堂给德慈太后上香,之后让他们回去歇着。

  秦铮没意见,伸手拉了谢芳华,出了正院。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五章新妇敬茶》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