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就是不舍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出了正院后,秦铮没说话,谢芳华也没说话,二人静静走向英亲王府后院的祠堂。

  来到祠堂门口,有看守祠堂的人立即给二人见礼,“小王爷、小王妃大喜!”

  秦铮点点头。

  看守祠堂的人打开祠堂的门,秦铮拉着谢芳华走了进去。

  祠堂内供奉着南秦历代先祖的牌位,显然早上的时候英亲王、英亲王妃应该给上过香,所以,里面香雾缭绕。

  秦铮拉着谢芳华径直走到德慈太后的牌位前站定。

  有人立即递过来三炷香。

  谢芳华伸手接过,看了秦铮一眼,他盯着牌位一动不动,她回转头,看着牌位,将香插在了香炉里,然后跪在蒲团上,给德慈太后叩了三个头。

  秦铮待她叩完头后,也拿过三炷香,点燃,插在了香炉里,低声道,“皇祖母,这是谢芳华,你认识她的。”

  谢芳华抬头看他,他这声音平静,面容掩在阴影里,让她看不见他说这句话的神色,但想来和他的声音一样的平静。

  须臾,他也跪在了蒲团上,磕了三个头。

  之后,他直起身,伸手拽起谢芳华,向外走去。

  谢芳华拉着他顿住,低声说,“在宫里待嫁时,皇祖母早前托付林太妃送了我一份贺礼……”

  秦铮点点头,“知道了。”

  “待回去后,我给你。”谢芳华又说。

  秦铮摇头,“既然是皇祖母给你的,你就好生留着吧,不用给我。”

  谢芳华咬了咬唇瓣,“皇祖母给的贺礼……不太一般。”

  秦铮笑了一声,“皇祖母送出的礼,自然不一般。说是给你的,就是给你的,你留着就好,不用给我看,也不用给我。”

  谢芳华蹙眉,“不是说夫妻一体吗?”

  秦铮凝眉看着她,忽然靠近一步,将她揽在怀里,低声问,“你是想让我在皇祖母面前告诉她我们已经一体了吗?”

  谢芳华脸一红,伸手推他。

  秦铮没过分,顺势放开她,眸光昏暗,明明灭灭,“即便是夫妻,也不必事无巨细什么都告知不是吗?”话落,拉着她的手,“走吧!我们回去。”拽着她出了祠堂。

  谢芳华只能作罢。

  从祠堂出来,二人回落梅居。

  刚到落梅居门口,大总管喜顺匆匆追来,“小王爷。”

  秦铮停住脚步,回头看向喜顺。

  喜顺跑得有点儿急,来到近前,给二人见礼,之后看着秦铮道,“小王爷,宫里传来旨意,请王爷和您进宫议事。”

  “我?”秦铮挑眉。

  “是!”

  “宫里来的人是谁?”秦铮问。

  喜顺立即道,“是吴公公。”

  秦铮抿了抿唇,对他摆摆手,“我知道了。”

  喜顺看了他一眼,转身匆匆离开。

  谢芳华想着既然是宫里的吴公公来传的信儿,吴公公某种程度上代表的是皇上。她伸手拉着秦铮的手攥紧,不想他进宫,大婚都是休沐的。

  秦铮低头,只见她的手紧紧地攥住他的手,攥的很紧,反应了她的内心,他眸光动了动,沉默片刻,道,“吕奕去了漠北,不过数月,便水土不服染疾而死。漠北三十万兵权要尽快地稳定军心。找爹和我前去,应该是为了此事。”

  谢芳华皱眉,“吕奕是不是你动的手?”

  秦铮颔首,“算是我动的手,他作为齐言轻从南秦离开送给我的贺礼。”

  谢芳华看着他,“秦钰一定知道是你动的手,如今让你进宫……”

  秦铮忽然笑了,“就算人人都知道是我动的手又如何?没有证据不是吗?我人一直在京城。若是查齐言轻,可会牵扯出他进京的目的,齐言轻来南秦京城的目的可是为了帮当初还是四皇子的太子秦钰。拔出萝卜带出泥。我不好过,他也难好过。一把双刃剑而已。他又能拿此事奈我何?”

  谢芳华点点头。

  “你先回房歇着吧!”秦铮撤出手。

  谢芳华攥住不松,微微低下头,“我们刚大婚,按理今天是你休沐的日子。”

  秦铮看着她,“爹忠于南秦江山,我不进宫,他也会进宫,若是他心软自己答应了什么,或者替我答应了什么。到时候麻烦死了。”

  谢芳华忽然想到漠北的军权,立即松了手,对他说,“若是让你去漠北,你不要去。”

  秦铮好笑,忽然凑近她,轻吻她脸颊,“这么舍不得我?”

  谢芳华脸顿时红如火烧,没躲开,趁机抱住他,“就是舍不得你。”

  秦铮身子一颤,呼吸紊乱,没做声。

  谢芳华好笑,忽然很喜欢这样的秦铮,她细微地碰他一下,靠近他一下,他就敏感的轻颤或者僵硬。让她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感受。是因为终于大婚了,成为夫妻了,他反而犹自身在恍惚中,不能回魂吗?她抱了他片刻,慢慢地放开他,退了一步,对他道,“那你要早些回来,我等着你吃晚饭。”

  秦铮点点头,嗓音微哑,“好!”

  谢芳华不再多言,对她挥了挥手。

  秦铮在原地站了片刻,慢慢地转身,离开了落梅居。

  谢芳华目送他的身影,爱上一个人的感觉,是怎么也看不够他吗?无论他是什么样子,都让她心喜不已。那么是他的一个背影。

  秦铮走了一段路后,忽然回头,见那人儿依然站在落梅居门口送他,即便距离得远了,依旧能感觉到她的依依不舍。他抿了抿唇,忽然有一种想快步走回去的冲动,可是刚挪动脚步,又生生地克制住。

  眸光暗了暗,咬牙转过身,转眼就没了影。

  谢芳华看不到他身影了,依旧不想回去,她心中清楚,为了这个大婚,秦铮背后一定做了很多。如今顺利地大婚了,有些事情是要清算的,秦钰是定然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想到秦钰,她抬眼看向皇宫方向,在这里,能看到皇宫巍巍宫阙,层层叠叠,她眯了眯眼睛。

  “小姐,回去歇着吧!今日的太阳毒辣,小心中暑。”侍画走上前,对谢芳华轻声道。

  谢芳华收回视线,点点头,转身回了内院。

  屋内显然在她和秦铮离开后清扫了一遍,被褥帷幔重新地换过了。室内明窗几净,依旧看不到昨日红红火火的喜庆,只略微有些新婚的装点,不华艳,但雅致温馨得令人舒适。

  谢芳华扫了一圈,挥退了侍画、侍墨,自己躺回床上补眠,她的确是还有些累乏。

  秦铮来到王府门口,英亲王已经等在那里,英亲王妃也在,见他来了,脸色难看,“皇上这是要干什么?铮儿昨日才大婚,今天才新婚燕尔,什么事情要找他商议?”

  英亲王叹了口气,“你也别埋怨了,他如今承袭了小王爷的爵位,身为秦氏子孙,理当舍小家而顾大家。”

  英亲王妃瞪眼,警告他,“祖宗的江山是靠万民拥戴得来,是要为万民谋福祉的,可不是为了日日算计这个,算计那个,勾心斗角,阴谋阳谋。若是当权者日日想着这些,还配当权?你为了祖宗江山能舍小家,可不要拖我的儿子下水。”

  英亲王一噎,揉揉眉心,“你太多虑了,铮儿大婚后,就是成家了,也当立业,朝政之事,他理当参议。”

  英亲王妃哼了一声,“我不觉得只是让他去参议,指不定有什么算计呢。”

  “好啦,他心中有数,你就别操心了。”英亲王拍拍英亲王妃。

  英亲王妃见秦铮对进宫并没什么异议,只能住了口,对他道,“你早些回来,不能大婚第一天就将华丫头自己扔在府里。”

  秦铮点点头。

  英亲王妃看着父子两人一个坐车,一个骑马离开了英亲王府,转回头,对春兰道,“连一日的悠闲日子也不能过,真是……”

  “小王爷和小王妃能够顺利大婚,已经是阿弥陀佛了,更何况已经圆了房,以后来日方长,好日子总是要慢慢地过起来的。”春兰劝她,“您前些日子被两场婚事儿准备弄得焦头烂额,如今总算可以歇歇了,回去歇着吧!”

  “也是。”英亲王妃心里舒服了些,向内院走去。

  谢芳华躺在床上,不多时就睡着了,她睡醒一觉,天已经黑了,屋中没有秦铮的影子。

  她起身下床,打开房门。

  “小姐,您醒了?”侍画、侍墨立即迎上来,看着她。

  “秦铮还没回来?”谢芳华看着外面渐黑的天色问。

  侍画、侍墨摇摇头。

  “打探了吗?今日都有谁进宫了?”谢芳华蹙眉。

  侍画、侍墨点点头,“打探了,除了王爷和小王爷外,左右相、永康侯,还有咱们府的谢侯爷等朝中不少重臣,都进宫了。”

  谢芳华微微松了一口气,“派人去问问,秦铮什么时候能回来?”

  侍画、侍墨点头。

  谢芳华在门口站了片刻,傍晚的风轻轻吹来,吹散了白日里的热意,有几分凉爽,落梅随风轻轻飘落几瓣,有几分诗画之意。她将身子懒洋洋地靠在门框上,静静地看着。

  从今以后,这就是她的家了呢!

  她对落梅居实在太过熟悉,熟悉到似乎不是嫁进来,而是回来。

  不多时,侍画回来,对她低声道,“小姐,宫里的议事殿据说还没散场,打听不出什么来,不知道何时小王爷才能出宫了。”

  谢芳华点点头。

  “小姐,天晚了,您中午就没吃多少,先吃了吧!小王爷估计很晚才会回来。”侍画看着她。

  谢芳华摇摇头,“我还不饿,等着他。”

  侍画不再劝。

  谢芳华又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天彻底黑了,她才转身进了屋,掌上灯,拿了一本书坐在软榻上边看边等着。

  一个时辰后,玉灼从外面跑了回来,气喘吁吁,“表嫂,表哥让你我传话回来,说你别等他了,自己吃完饭吧!”

  谢芳华看向窗外,“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玉灼摇摇头,“一时半会儿怕是回不来,宫里议事还没散呢?”

  谢芳华皱眉,“就算议事,朝中重臣们难道都饿着不成?”

  “据说皇上吩咐在议事殿摆了宴席,边吃边谈。”玉灼小声道,“皇上今日病体似乎好了很多,一直待在议事殿,十分有精神,期间也没犯病。”

  “既然是议事,都谈了什么?”谢芳华想着皇上卧病多日,今天这么精神,依照他的病,应该是临时用了什么抵抗的药了,否则如何能支撑得住?

  “关于漠北的军权。”玉灼挠挠脑袋,“一直争议不休。”

  “怎么个争议不休法?”谢芳华追问。

  玉灼向里屋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道,“似乎有人提议小王爷前去漠北掌管三十万兵权,但是也有人反对,说小王爷这些日子将西山大营的兵操练得怨声载道,不按常理出牌,军纪虽然严,但是里面的兵却被打乱得没了编制规章,如今西山大营除了他外,别人怕是都接管不了。若是他去了漠北,可不是闹着玩的,那是南秦和北齐的边境。”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果然在说漠北军权,她问,“除了有人提议他去,还提议谁去?”

  玉灼想了一下,“似乎有人提议右相府的李公子,说他文武双全,还有人提议兵部尚书府的公子。但都有人有异议。而漠北三十万军权不能一日无主,否则边境动乱,就是南秦的损失。所以,要立即定下来。”

  谢芳华颔首,“我知道了,你去吧!”

  玉灼转身又跑出了落梅居。

  谢芳华想着秦铮虽然利用齐言轻除掉了吕奕,但是决计不会让漠北三十万兵马乱的,他总归是秦氏子孙,即便不喜当今皇上,不喜秦钰,但是他爷爷和祖辈的江山他定然不会弃之不顾。杀吕奕,也是被秦钰逼迫得没办法了。

  她静静地想了片刻,便丢开,继续看书。

  “小姐,既然小王爷派人来传话,您就用膳吧,总不能饿着!”侍画又在门口劝说。

  谢芳华想了想,秦铮既然刻意让玉灼回来传话,虽然她还不饿,但是这番好意总不能辜负,她点点头,“好!”

  侍画欢喜,立即去了。

  不多时,端来晚饭,谢芳华还没拿起筷子,便见秦怜进了落梅居。她向外看了一眼,只见秦怜手里拿着一壶酒,脚步轻松。

  “怜郡主!”侍画、侍墨等人对秦怜见礼。

  秦怜摆手,嗅了嗅,“好香啊,嫂子是不是刚要吃饭?”

  “回小郡主,是。”二人回答。

  秦怜顿时一笑,“我听说玉灼回府了,就知道哥哥不回来吃完饭了,我正好也没吃,过来陪嫂子吃。去,给我也添一副碗筷。”

  侍画、侍墨对看一眼,点点头。

  秦怜跨进门槛,正看到谢芳华在桌前坐着看着她,她扬了扬手里的酒壶,“这可是千金一壶的好酒,一个人喝没意思,嫂子,你看,我想着你吧。”

  谢芳华好笑,“你一杯酒就醉的量,能品出什么好酒来?”

  “那也能品出来,人家说酒量都是练的。”秦怜坐在谢芳华对面,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菜,“好丰盛啊,哥哥回不来,可真是亏了。”

  “皇宫的宴席又不会差。”谢芳华道。

  秦怜凑近她,笑嘻嘻地道,“他指不定怎么想插翅飞回来呢。”

  谢芳华笑着瞪了她一眼。

  侍画、侍墨取来碗筷,放在秦怜面前。

  秦怜拿过酒杯,给谢芳华和她满上,嘴不闲着,“嫂子,你知道顶替你的那个卢雪妍是什么下场吗?”

  谢芳华挑眉,卢雪妍总归是左相的侄女,计划失败,也不怪她,她能是什么下场?

  “她本来是范阳卢氏培养的女儿,燕亭看不上,离家出走了,这一次李代桃僵,要想嫁给我哥哥,又失败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经过这两件事儿,她算是毁了。”秦怜扁扁嘴,“今日一早,永康侯去寻左相退了亲,左相痛快地答应了,京中贵裔圈子里,再没有人会娶她。只能将她送回范阳卢氏宗族了,以后就择人而嫁了,可惜了范阳卢氏这朵娇花。”

  谢芳华笑了笑,卢雪妍虽然是范阳卢氏辛苦培养出来的,可是到底没在京城长大,融入不进京城的贵裔圈子,没了利用价值,自然该有她的下场,能完整地回去嫁人,已经不错了。

  “李如碧还在凤鸾宫里住着呢。”秦怜又啧啧道,“她十有*,铁定要嫁给秦钰哥哥了。”

  谢芳华不说话。

  秦怜又说,“金燕表姐受的打击不清,今日一早就启程去了百里外的丽云庵,说是住一阵子。大姑姑陪着她去的。估计对秦钰哥哥要死心。”

  谢芳华想到金燕,叹了口气。

  秦怜又将京中这两日发生的事儿大大小小简略地说了一遍,然后,话音一转,“外面的人最多的还是在谈论你和哥哥大婚的热闹,说哥哥和你好般配,猜测着你什么时候会有孕……”

  谢芳华想起昨日,脸不由得红了,她并没有做避孕的措施,也不曾喝避子汤,只是她的身体常年用药,经言宸调理这么些日子,不知道能不能……

  秦怜忽然看着她小腹说,“昨日你和哥哥已经圆了房,也许已经怀上了呢。”

  ------题外话------

  亲爱的们,还有捂着月票的么~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六章就是不舍》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