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三朝回门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穿戴妥当,侍画、侍墨端着清水进了房间,放在盆架上,对着她笑。

  谢芳华扫了二人一眼,“一大早上的,怎么这么高兴?”

  侍画、侍墨对看一眼,凑过来,压低声音,“小姐和小王爷和和美美,我们看着也高兴。”

  谢芳华脸一红,瞪了二人一眼,忍不住笑了,“他呢?刚刚出去了,去哪里了?”

  “去小厨房了。”侍画抿着嘴笑,“小王爷早上醒来后,便给小姐您炖鸡汤呢。”

  谢芳华呆了一下,“他起来的很早?”

  二人点点头。

  “还去下厨了?”谢芳华又问。

  二人又点点头,“是啊,鸡汤快炖好了呢,一会儿小王爷该端进来了。”

  谢芳华想着怪不得侍画、侍墨笑成这样,她看了一眼天色,炖鸡汤最起码要一个多时辰,秦铮他今日起得有多早?昨夜那般,他竟然也起得来?况且,这种事情,不是该她作为妻子应该做的吗?事实上似乎反过来了。

  她静静站了片刻,心下感触,以前她并没有静下心来去细细地感觉和品味他的细腻的情感,如今她敞开了心扉,却处处能感觉到他压抑、克制、冷静、轻狂下的情感。

  这样的浓厚,让她觉得似乎掉进了蜜罐里,浓得化不开。

  秦铮啊……

  他是秦铮,她的丈夫,得夫如此,妇复何求?

  “小姐,您怎么了?”侍画感觉谢芳华情绪波动,小心地问。

  侍墨立即逗趣道,“小姐是高兴得傻掉了呢。”

  谢芳华回过神,脸微红,走到清水盆前去净面,水掬起,刚泼到脸上,门口有了动静,熟悉的脚步挑开帘幕进了屋,伴随着他进来,一股浓郁的香味。

  谢芳华忍不住抬头去看他,只见秦铮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放了两碗汤,香味来自汤。迎着晴好的天气,洗手作羹汤的男子清俊异常,她掬水的动作顿住,怔怔地看着他。

  秦铮见谢芳华站在清水盆前,刚睡醒的容颜娇懒妩媚,脸上有水珠滚落,怔怔看着他的模样,让他清楚地感知到她眼中心中只有他,她已经是他的妻子,娶进了门,住进了他自小长大的房间,只要他在家里,就一定会看到她,以后,都会这般朝夕相处,朝朝暮暮以对,她会依赖他,偎依着她,亲近着他,再没有冷清,躲避,抗拒,这是一种无以言说的滋味。

  他脚步顿住,抿了抿唇。

  半响后,他才抬步,缓缓走到桌前,对侍画、侍墨吩咐,“你们下去端饭菜吧!”

  “是!”二人立即走了下去。

  谢芳华回过神,转过头,掬水轻轻洗脸,片刻,她甩了手上的水珠,旁边递过来一块洁净的手帕。她伸手接过,擦了脸,看着他。

  “还用我帮你梳妆?”秦铮问。

  谢芳华点点头。

  秦铮忽然笑了一下,“以后你都这么懒的话,我的活岂不是会多很多?”

  谢芳华脸一红,抓住他的袖子,声音压低,“你若是晚上不累得我早上起不来的话……我也可以起来侍候你。”

  “那算了!我愿意多累一些。”秦铮摇头。

  谢芳华红着脸松开他的袖子,走到菱花镜前坐好。

  秦铮依然如昨日一样,为她绾发,擦粉,画眉。比昨日得心应手多了。

  云鬓高绾,淡扫蛾眉,略施脂粉,镜中映出明丽清滟的人来。

  秦铮凝视了片刻,听到侍画、侍墨端着饭菜进了屋,往桌子上摆,他转回身,走到桌前坐下。

  谢芳华随后起身,没坐到对面去,反而挪过椅子坐在他身边。

  秦铮扭头瞅了她一眼。

  谢芳华微微扬眉,“以后都这样挨着你坐。”

  秦铮眸光动了动,没说话,将两碗鸡汤都端给她。

  谢芳华一愣,将其中一碗端回去,“我怎么喝得了两碗?你也喝,一人一碗。”

  秦铮顿了片刻,无异议。

  谢芳华看时间不早了,也不再闹他磨蹭,二人安静地用饭。

  饭后,谢芳华简单收拾了一下,对侍画、侍墨问,“都打点妥当了吗?”

  “小姐放心,昨天王妃就打点妥当了,今日一早,小王爷又嘱咐了一遍,一应礼物都备齐了,不会出差的。”侍画笑着道。

  谢芳华点点头,凡事都不用她操心,她还真不习惯……

  秦铮看了她一眼,向外走去,谢芳华上前一步,拽住他的手,他扭头,她瞪眼,秦铮微微扯了一下嘴角,反手握住她,迈出门槛。

  二人先出了落梅居,到了正院。

  英亲王已经去上朝,英亲王妃等着二人,见他们牵着手来到,如一对璧人,眼睛一亮,笑呵呵地说,“时间还早,不用太着急,东西都准备好了,我也已经派人提前去忠勇侯府递过话了,你们两个现在就可以走。”

  “谢谢娘!”谢芳华对英亲王妃一笑。

  “哎,早就盼着你喊娘,果然好听。”英亲王妃欢喜地拍拍谢芳华,“你们若是不想折腾,今天就不用回来了,住在侯府也行。”

  谢芳华偏头看秦铮。

  “看我做什么?你想住就住。”秦铮道。

  “死小子,夫妻不是应该商量着来吗?华丫头看你是询问你意见,还有错了不成?你什么态度?”英亲王妃不满,伸手狠狠地敲了秦铮的脑袋一下。

  秦铮没躲,蹙了蹙眉,可见英亲王妃没手下留情。

  “你还敢不满?”英亲王妃见他蹙眉,又要打过来。

  谢芳华立即拉着秦铮后退了一步,笑着对英亲王妃道,“娘,别打了,脑子若是打坏了,打傻了,咱们俩都得跟着操神。”

  秦铮转回头看她,她明媚娇俏地笑着。

  英亲王妃放下手,顿时笑了,“也是!”话落,对他们摆摆手,“快走吧!”

  谢芳华拉着秦铮出了正院。

  走了一段路后,没人之处,秦铮忽然一把拽过她,低头压住她唇瓣。

  谢芳华轻“唔”了一声,青天白日之下,吓了一跳,睁大眼睛看着他。

  秦铮狠狠地辗压了一会儿,才放过她,眸光微暗,声音低沉,“你敢咒我。”

  谢芳华看着他,顿时哭笑不得,嗔了他一眼,羞忿道,“这是白天……”

  秦铮不答话,拉着她没事儿人一样地往前走去。

  谢芳华四下看了一眼,除了身边很远处跟着的侍画、侍墨、侍蓝、侍晩外,没人经过,她才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跟在他身后,走着走着,不由得笑了起来。

  秦铮回头瞅她。

  谢芳华对他软软地说,“我才舍不得咒你呢。”

  秦铮脚步一顿,眸光涌动片刻,转回头,继续往前走,同时警告她,“若是还想顺利回门,就别惹我。”

  谢芳华想起昨天他说招惹他,后来后果的确有点儿严重,她只能收了笑,闭紧了嘴巴,乖乖地跟着他往外走。

  侍画等四人看着前面那二人,一个个心里忍不住露出笑意。

  侍蓝忍不住小声说,“小姐在小王爷面前似乎变了一个人一般。”

  “何止小姐变了一个人?”侍墨小声道,“我看小王爷也变了一个人,以前看小王爷,是那般模样,如今看小王爷,是这般模样。”

  “那你们说,是以前的小王爷好呢,还是现在的小王爷好?”侍晩小声问。

  三人都一时无言,各自琢磨,之后,侍墨和侍蓝摇摇头,“说不上来。”

  “无论小王爷什么样,只要小姐喜欢,只要小王爷对小姐好,就无需理那么多。”侍画说着,向前面呶呶嘴,“我更喜欢这样的小姐,从无名山回来那会儿,见到那样的小姐,感觉心里都发凉。如今小姐整个人都暖暖的。”

  “也是。”三人点头。

  侍墨又小声说,“明明大婚了,可是小王爷似乎没小姐放得开……”

  “夫妻相处,阳盛阴衰,阴盛阳衰,大约……”侍画挠挠脑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三人惊讶地看着侍画,“你怎么懂这些?”

  侍画脸一红,跺脚,“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医书上古籍上都有说啊,再说了,你们侍候小姐没我尽心。我是随叫随到。”

  三人啧啧一声,都没了话。

  秦铮和谢芳华来到门口,马车已经备好,有小厮牵了秦铮的马来,递给他。

  谢芳华知道秦铮最近一直骑马来去,立即拽住她,“你跟我坐车!”

  秦铮没意见,对小厮摆摆手,跟着谢芳华一起上了马车。

  天气晴朗,街上人流颇多,三天的流水宴依旧摆着,百姓们关于这场大婚的谈资热度还没消退。街头巷尾依旧能听到议论声。

  英亲王府车牌的马车走过,街道两旁的行人避路,都翘首看着,马车走过,百姓们没看到人,却谈得更热闹起来。

  车中,谢芳华挽着秦铮的胳膊,靠在他怀里,听着外面传进车厢的话,想着如今天下该是都传开了吧!她已经嫁给秦铮了。

  二人谁也没在说话,静静地坐着。

  英亲王府距离忠勇侯府本来就不远,马车很快就来到了忠勇侯府门前。

  马车稳稳地停下,谢芳华放开秦铮,有点儿迫不及待地要下车。

  秦铮一把拽住她,拿出一面镜子递给她。

  谢芳华一愣,疑惑地看着他,他示意她自己看,她接过镜子,只见自己头发没散没乱,妆也没花,可是独独唇上的胭脂没了。她脸一红,“你赔我!”

  秦铮拿出口脂,递给她。

  谢芳华伸手接过,轻轻地含着咬了片刻,又拿镜子照了一下,见已经看不出来痕迹,才将口脂递给他,忽然讶异,“你这车里,竟然还带了这个?”

  秦铮将口脂放进车厢暗格的梳妆匣里,闻言扫了她一眼,“你以后出入人前,脸上打的都是我的门面。若是你人前不能端庄,我会觉得没面子。”

  谢芳华失笑,嗔目,“你有多要面子?”

  秦铮眸光微闪,没说话。

  谢芳华不再耽搁,挑开帘幕,一眼便看到谢墨含、谢云澜、谢林溪三人站在门口,显然是等了有一会儿了,她愣了一下,“怎么这么大的阵仗?”

  谢墨含、谢云澜、谢林溪三人看着她,车帘挑开,露出的女子容色明媚,却不同于未出阁时的冷清沉静,多了少妇的温暖柔和,整个人都散发着娇艳的气息。只看她一眼,就知道,这一桩大婚,她婚后这两日过得极好。

  三人的担心全部以着不同角度的散去,露出笑意。

  谢墨含上前两步,喊了一声,“妹妹。”

  谢芳华缓缓笑开,“哥哥!”然后又看向谢云澜和谢林溪,“云澜哥哥,林溪哥哥。”

  “快下车吧!爷爷和舅舅都在荣福堂等着你们了。”谢墨含向车内看了一眼,顺着帘幕,隐约看到秦铮衣袍一角。

  谢云澜和谢林溪含笑点头。

  谢芳华刚要下车,秦铮忽然出手拦住她,先一步跳下了车,然后将手递给她。

  谢芳华将手搭在他手上,慢慢地端庄优雅地下了车。

  秦铮顺势握住她的手不松开,对谢墨含自然地喊,“大舅兄。”

  谢墨含看着二人,一对璧人,心下稍慰,笑着点点头。

  “云澜兄,林溪兄。”秦铮又看向谢云澜和谢林溪打招呼。

  二人笑着点头还礼。

  一行人进了府门,向内院走去。

  路上,谢芳华问谢墨含,“哥哥,你今天也没进宫去议事?”

  “嗯,我请了朝假。”谢墨含道。

  谢芳华点点头。

  来到荣福堂,除了忠勇侯和崔允,谢氏盐仓的掌家人和谢氏六房的明夫人带着谢伊也在。

  秦铮和谢芳华上前见礼,忠勇侯看着二人,捋着胡子点点头。

  崔允也甚是欣慰,“看到你们顺利大婚,婚后和睦,我们也就放心了。”

  “芳华姐姐!”谢伊跳上前,想去拉谢芳华的手,但看到秦铮一直拉着她,她喊了一声,又将手缩回来,对秦铮见礼,“姐夫。”

  秦铮颔首,放开了谢芳华的手。

  谢伊立即上前一步,将谢芳华拉住,小声说,“娘说虽然分族分宗了,但到底是一个谢字的亲戚,今天是你回门,说过来看看,我缠着她跟来,总算是见着你了。”

  谢芳华见谢伊似乎又长大了些,也水灵了,她笑着道,“以前是事情多,总是抽不出时间,以后……”她看了秦铮一眼,见他已经坐下和爷爷、舅舅、哥哥等人说话,她笑道,“大概会比以前清闲很多,你可以来英亲王府找我玩。”

  “真的可以吗?”谢伊立即问。

  “可以,你哪天若是去,提前派人去问我一声,我有空的话,就给你回话,安排时间。”谢芳华笑着道。

  谢伊差点儿欢呼出声,兴奋地拉着她的手,“好。”

  “这孩子,跟芳华就是投缘,天天念叨着。”明夫人笑看着二人,对谢伊微带嗔怪,“大呼小叫的,小心被人笑话。”

  谢伊嘟嘴,“芳华姐姐,我娘天天在我耳边叨咕我,不准我这,不准我那,将我耳朵都磨出茧子来了。”话落,她凑近谢芳华耳边,用两个人才听见的声音说,“好烦人。”

  谢芳华失笑,低声道,“伊妹妹有福气,我也想有人在我耳边叨咕呢。”

  “王妃对你好,跟母女似的,我娘说你有福气,虽然自小……”谢伊想说什么,但是立即顿住,觉得回门喜庆的日子,怕惹谢芳华伤心,立即道,“老天是公平的,补给你了。”

  “也是!”谢芳华笑着点头。

  谢伊又说,“我娘说我将来若是能有个像王妃一半的婆婆,她就知足了。我就烧高香了。”

  谢芳华又好笑,“天下好婆婆不止王妃一个的,伊妹妹这么可爱,也会遇到的。”

  “嗯,我相信芳华姐姐的话。”谢伊甜甜的笑了。

  二人说着话,那边秦铮、忠勇侯、谢墨含、崔允等人已经说起了昨日和今日朝中所议的漠北军权之事,说到太子提议谢墨含前去漠北,忠勇侯询问秦铮看法。

  秦铮摇摇头,“没什么看法。”

  忠勇侯对他瞪眼,“这是什么话!你觉得是他去好,还是不去好?”

  “去有去的好,不去有不去的好。”秦铮神色平静,语调轻慢,“老一辈的人老了,该退下了,新一辈的人渐渐入朝局,可是文武科考要在今年秋季,朝中可用的人目前都是举荐的京中世家勋贵子弟,大多没经过磨练,能够崭露头角的,也就那么几人,漠北军权重任,能够担任这重担的,更是寥寥无几。”

  忠勇侯点点头。

  秦铮又道,“目前人选就是我,李沐清,大舅兄……”

  “哎,你还是……”谢墨含打断他,“还是叫我子归兄吧,听你这么喊,真是别扭。”

  秦铮扭头看他,神色莫名。

  谢墨含立即摆手,“你愿意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大约……习惯就好了。”

  秦铮慢慢地转回头,继续道,“对于秦钰来说,都不是好选择。但是,比起我和李沐清,他还是觉得,大舅兄若是去漠北的话,牵连北齐的姑姑,南秦的谢氏,总有些可施为的。”

  忠勇侯凝重起来,“这么说太子还是没放弃铲除谢氏的心思?他还要谢氏怎样做?”

  “不是没放弃铲除谢氏的心思,而是……”秦铮忽然看了谢芳华一眼,见她也正看来,他淡淡无味地道,“不是说君主天威难测吗?储君的心思也是难测……”话语顿住,他轻嘲,“谁去又如何?漠北又不是整个南秦。”

  这话的意思便深了。

  谢芳华心思一动,瞅着他,收不回视线来。

  ------题外话------

  月票

  嗯?

  月票

  哦

  嗯?

  ……好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5201小说高速首发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十八章三朝回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