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狗血淋头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二人从小书房出来,见天色晚了,谢芳华想了想,便拉着秦铮去了小厨房。

  秦铮无异议。

  二人来到小厨房,林七从里面跑了出来,“小王爷,小王妃,您二人要下厨啊?”

  谢芳华点点头,“今天晚上的饭菜还没做吧?”

  林七摇头,“还没有,都准备好了,正要做。”

  “我来吧”谢芳华走进小厨房,看了一眼切好的菜和准备好的材料,挽起袖子洗手,同时对秦铮说,“你给我烧火。”

  秦铮点点头,一撩衣摆,蹲在了灶火堂前。

  谢芳华洗好手,秦铮已经将火点燃了,她在锅里放了油,熟练地往里面放肉葱花菜调料……

  刚拿起盐罐,秦铮开口,“那是糖。”

  谢芳华无奈,放下那个,又拿起一个,看向秦铮。

  秦铮点点头。

  谢芳华将盐酌量放好,拿着铲子翻炒。

  林七站在门口,看着二人,想着谁能想到英亲王府内金尊玉贵的两个人儿偏偏会在这里自己下厨做菜?小王妃虽然糖盐不分,但是有小王爷看着她,而且很善于掌控大火小火,这菜的香味转眼间就飘了出去来,想不好吃都难。

  半个小时后,二人净了手,端着七八个菜从厨房出来。

  林七傻眼,“小王爷,小王妃,您二人这是将明天早上的材料都做了,明天一早,奴才还得去找大厨房采买。”

  谢芳华咳嗽了一声,“一时高兴,都做了。”

  林七后退一步,想着只要小王妃高兴,做了就做了吧大不了再出去买。

  “做了这么多,我们两个的确吃不了。”谢芳华偏头对秦铮说,“这样吧让侍画侍墨她们,玉灼和林七,都跟着咱们一起吃吧”

  林七闻言吓了一跳,连连摇头,“使不得小王妃,我们吃大厨房做的饭菜就好。怎么能吃主子亲手做的饭菜。”这忒要命了。

  “这有什么?”谢芳华好笑地看了他惶恐得不行的样子一眼,“这落梅居总共也没几个人,你们都是我们的近身之人,一起吃一顿饭,也要不得命。”

  林七还要说什么,秦铮摆摆手,“行了,按小王妃说的做吧。”

  林七立即禁了声。

  “如今天色暖了,就摆在院中吧。”谢芳华对秦铮询问意见。

  秦铮没意见。

  林七见二人说定,都知道这两人是说一不二的主,连忙回过神跑去喊其他人。

  侍画侍墨等人对看一眼,没异议,连忙过来摆桌子凳子。

  玉灼因为和秦铮的关系,在秦铮心情好的时候,向来没大没小,所以,一听说表哥和表嫂亲手做的饭菜让他们一起吃,自然高兴得眉开眼笑。

  饭菜摆上,秦铮和谢芳华落座,其余人也依次坐好。

  除了林七外,其余人没太拘谨,这一顿饭吃得顺畅。

  饭菜吃到尾声,喜顺走进了落梅居,当看到落梅居里两位主子和侍候的人一起用饭,一时愣住了。

  “大管家,什么事儿?”侍画站起身,迎上喜顺询问。

  喜顺醒过神,想着以前听言和小王爷住在一处时,也是一起用饭,但是听言的身份是清河崔氏的长公子,虽然说是二公子的书童仆从,但到底明白人都知道,那也是位主子,不乱了规矩。可是如今这些人,除了玉灼外,都的的确确是仆从。

  小王爷和小王爷到底是不同常人。

  他回过神,恭敬地对秦铮和谢芳华一礼,“小王爷小王妃。”然后,看了侍画一眼,“紫荆苑里传出消息,大少奶奶身体不好,下……”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道,“下体流血,十分严重。惊动了王妃,太医院里虽然有女医生,但是医术都不太出彩,而且太医院距离咱们府不近,所以,王妃请小王妃过去给大少奶奶看看。”

  谢芳华立即站了起来,昨日她见卢雪莹气色就十分不好,曾经看着身子骨极好的女子,昨日跟一阵风就能刮倒了似的。她放下筷子,离开桌前走了两步,又停住脚步,回头去看秦铮。

  秦铮对她点头,“你自己去吧”

  谢芳华知道他肯定是不想去紫荆苑的,本就对秦浩看不顺眼,更何况如今还是卢雪莹有事儿。她对喜顺道,“喜顺叔,你去告诉娘,我这就过去。”

  喜顺连连应声,提前跑出了落梅居。

  侍画侍墨二人立即跟在谢芳华身后,也快步出了落梅居。

  秦铮本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谢芳华有事出门,他扔了筷子,起身进了屋。

  林七和玉灼对看一眼,起身收拾剩菜残羹。

  谢芳华很快就穿过紫荆林,来到了紫荆苑,院中站了一大堆丫鬟婆子。她看了一眼,有英亲王妃的人,也有刘侧妃的人。

  春兰见她来到,立即上前,“小王妃,王妃如今在里面,奴婢带您进屋。”

  谢芳华点点头。

  她还没迈进门槛,便听到里面英亲王妃恼怒地骂,“媳妇儿娶进门,是要疼的宠的,不是给你作践的。以前依梦的事儿,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左右不过是一个侍妾,我若是插手,人人都该说我这个做母亲的不容庶子了,也就罢了。可是如今,她是你八抬大轿娶进门的媳妇儿,是堂堂左相府的闺女,你说说你,这是要干什么?”

  谢芳华脚步一顿。

  只听英亲王妃又继续道,“从她进门,你可让她歇一日半日?你是堂堂英亲王府的长子,不是畜生。你这样作践自己的媳妇儿,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谢芳华没听到秦浩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春兰。

  春兰欷歔,她从来没听王妃发这么大的火骂人,几乎把大公子骂的狗血淋头,立即大声道,“王妃,小王妃来了。”

  英亲王妃本来还待继续骂,闻言住了口,立即说,“快让她进来。”

  春兰挑开门帘,谢芳华走进了屋。

  屋中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除了血腥味,还有隐隐的淫秽的味道。她蹙了蹙眉。

  英亲王妃站在床头,刘侧妃站在英亲王妃身后,秦浩衣带不整地站在地当中,见谢芳华来,他抬眼看了她一眼,眼神阴郁,面色发白。

  “还不给我滚出去”英亲王妃恼恨地赶秦浩。

  秦浩站着不动,“母妃,我……”

  “你还想干什么?你没看她都昏死过去了吗?”英亲王妃凌厉地看着他质问,“你是大夫吗?你能救她还是怎地?你在这里什么都干不了。出去”

  秦浩这回没敢再争执,转身走了出去。

  “华丫头,你快过来,她的血流个不停,你快看看。”英亲王妃见秦浩出去,立即对谢芳华招手。

  谢芳华点点头,走上前。

  大床上,卢雪莹衣衫不整,仅仅能遮蔽身体的衣物成了碎片,几乎可以看出早先何等的被揉虐,未遮蔽的下体正在不停地流血,她已经昏死了过去。

  这副情形,谁都能知道早先是发生了什么。

  谢芳华伸手拉过她的手给她号脉,片刻后,又看了她的样子,叹了口气,对英亲王妃道,“娘,这是小产了。”

  “什么?”英亲王妃一惊。

  刘侧妃以及惊叫,一下子从英亲王妃身后窜上前,一把拽住谢芳华的胳膊,“小王妃,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她这是小产了。”谢芳华道。

  “这……这怎么可能?她刚过门多久……”刘侧妃不敢置信。

  谢芳华拂开她的手,对她道,“我把脉探出,她怀孕不足月,所以没被发现而已。”话落,见刘侧妃依旧不敢置信,她又道,“若是侧妃你信不过我,可以再请大夫来。”

  刘侧妃一时没了声,“噗通”一下子跌到在地。

  谢芳华看向英亲王妃。

  英亲王妃自然是相信谢芳华的医术的,恼怒地看了刘侧妃一眼,“当初永康侯夫人都一脚迈进鬼门关,差点儿没命了,孙太医都救不了,是华丫头出手给她救回来,保住了母子平安的。你若是不相信她的医术?还能找谁来?”

  刘侧妃呐呐地说不出话来。

  “华丫头,你快给她止血,开药方吧必须赶紧给她治。”谢芳华点点头,伸手入怀,拿出一个玉瓶,倒出一颗药丸,塞进卢雪莹的嘴里。

  “小王妃,你给她吃了什么?”刘侧妃立即问。

  谢芳华瞥了她一眼,“止血的。”

  刘侧妃点点头,立即追问,“孩子还能保住吗?”

  谢芳华摇摇头,“不能了。她本来就体虚力乏,不曾好好养着,而且经过了剧烈的动作,孩子已经滑落,谁也保不住。”

  刘侧妃脸一灰。

  英亲王妃忍不住怒斥,“孩子是从小被你给养歪了,自己媳妇儿怀孕都不知道,只一味地行畜生之事。如今大人能保住命就不错了,还想保住孩子?你脑子怎么长的?”

  刘侧妃不由得流下泪了,“是妾身没教育好浩儿,让他……”她不知是舍不得骂自己的孩子,还是骂不出口,还是连骂也不敢骂,只说,“王妃怎么教训妾身,妾身都受着。”

  英亲王妃冷哼一声,也懒得再骂她。

  刘侧妃哭了一会儿,见谢芳华去写药方,才想起什么,又赶紧问,“小王妃,她这……以后还能不能再怀孩子?”

  谢芳华一边写药方一边点头,“只要保养得宜,还是能怀上的。”

  刘侧妃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

  英亲王妃瞪了她一眼,“谢天地能惯用?以后还是看好了大公子,别再这么荒唐畜生,才是道理。”

  刘侧妃连连点头,不敢吱声了。

  谢芳华开好了药方,递给春兰,春兰拿着药方连忙下去了。

  英亲王妃看向卢雪莹,松了一口气,“血止住了。”

  谢芳华走过来,对英亲王妃道,“换嫂子贴身侍候的婢女进来给她清洗一番吧。”

  英亲王妃点头,对翠荷看了一眼,翠荷连忙下去了。不多时,进了两名婢女,端着温水,开始给卢雪莹清理。

  “咱们出去说”英亲王妃握住谢芳华的手,走出房门。

  二人来到门口,见秦浩站着屋外,衣带已经打理妥当,英亲王妃脸色发沉,“你可听见了?她刚刚不足月的孩子小产了。”

  秦浩脸色发白,垂下头,自责羞愧地道,“孩儿不知……”

  英亲王妃冷着脸打断她,“可有人去左相府报信了?”

  秦浩面色大变,抬起头,“母妃,一定不能报信,若是左相府知道……”

  “糊涂”英亲王妃怒喝,瞪着他,“你以为出了这样的事儿,瞒着左相府就能瞒得住?你以为你媳妇儿醒来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没了还会坐得住不回家告状?左相和左相夫人只这么一个疼宠的女儿,由得你包瞒作践?”

  秦浩面色发灰,不吭声了。

  英亲王妃看着他,见他不吭声,她嫌恶地摆摆手,“既然你不愿意现在就告诉左相府知道,那你就看着办吧反正是你自己做下的事儿,你自己善后。”

  秦浩见英亲王妃不盯着他怒骂去给左相府报信,似乎松了一口气。

  英亲王妃回头对刘侧妃道,“既然血止住了,华丫头开了药方,春兰去煎药了,你就留在这里照顾大少奶奶吧”

  “是,王妃。”刘侧妃点头,卢雪莹是她的亲儿媳妇儿,她这个当婆婆的理应留下来照顾。

  “我们回去吧”英亲王妃对谢芳华道。

  谢芳华点点头,挽着英亲王妃,出了紫荆苑。

  秦浩似乎巴不得二人走,送也没送。

  出了紫荆林,英亲王妃和谢芳华同时吐了一口浊气。

  谢芳华实在没想到秦浩竟然这么不是人,原来外面传扬的那些是真的,秦浩背地里玩女人竟然这么荒唐,况且这个人还是她的妻子,不是侍妾。她想起依梦,似乎是不堪忍受自寻短见……

  “这个庶长子,当初我就不该让他生出来作孽。”英亲王妃回头看了一眼,“你也看到了,他竟然这么畜生。英亲王府怎么能有这样的大公子?丢人现眼。”

  “娘仁慈。”谢芳华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秦浩真不是人,该死。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什么仁慈不仁慈的,只因我当年有心结,你爹也有心结,我们误了好些年。那时候,谁管他多少女人,多少孩子……”

  谢芳华知道上一辈的事儿,不言声。

  “左相在朝中一直提携他,他在朝中也争气,可惜在外多么人模狗样,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折腾起女人来就这么畜生。左相若是知道了,不知道会如何?”英亲王妃又道。

  “左相府在咱们府有眼线吧?”谢芳华低声问。

  英亲王妃愣了一下,“有,怎么能没有?京中各大府邸,谁家都有别人家的眼线。”

  “既然如此,即便他想瞒着左相府,也瞒不住。”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点点头,“可是传出去,总归是件没脸的事儿,别人不会说她娘,反而会说我苛责庶子,给养歪了。”

  “人嘴百张皮,只管让人去说。娘行得正,坐得端。还怕了什么人不成?”谢芳华不以为意,“不过今天这事儿,您得跟爹说说,他毕竟还是我们英亲王府的一家之主。”

  “你说得对,你爹还没从宫里回来,他回来我就告诉他。”英亲王府拍拍她的手,“你回去吧大公子这一起子事儿,我懒得操心,只要你和铮儿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谢芳华想起秦铮,心下一暖,“我送您回去。”

  “不用你送就疾步路,娘又没老。”英亲王妃笑着道,“没想到她过门这么快就怀上了,你好好调理身子,我也想抱孙子。”

  谢芳华无语,脸红得不接话。

  英亲王妃也知道刚过门三天,早着呢,她没必要着急,便摆摆手,由婢女扶着向正院走去。

  谢芳华见英亲王妃走远,她带着侍画侍墨也回了落梅居。

  想必紫荆苑几乎翻塌了天,落梅居甚是安宁静谧。

  谢芳华踩在落地的花瓣上,心中分外地安定,秦铮不止身份高出秦浩一大截,品行也高出秦浩百个天街。她庆幸她嫁的人是秦铮。

  回到房间,见秦铮正窝在榻上看书,她走过去,看了一眼,见是一本游记。

  “回来了?”秦铮抬头看她。

  谢芳华点点头,见他没有多问的意思,但还是说给他知道,“卢雪莹小产了。”

  秦浩有些讶异,似乎没想到这么快卢雪莹就怀上了,但他转而又想起了什么,嗤笑了一声,不以为许。

  谢芳华挨着他坐下身,“娘出来紫荆苑后对我说,想早些抱孙子。”

  秦铮拿着书的手一顿,抬眼看她。

  谢芳华对他脸红地笑着问,“你是想我们早要孩子,还是晚要?”

  秦铮不做声。

  谢芳华看着他,“你喜欢不喜欢小孩子?一个长的像你又像我的小孩子?”

  秦铮放下书本,垂下脸,“刚大婚几日,你就听娘的胡话,想这些未免太早了。有胡思乱想这功夫,不如想想漠北关山迢递,大舅兄明日一早就启程,给他准备些什么东西带着。”

  谢芳华一怔,“任命不是刚下来吗?哥哥明日就启程?”

  秦铮颔首,“刚刚得到消息,漠北军营不能无首,明日他就启程,毕竟漠北较远,他早一日启程,也能早到一日。”

  ------题外话------

  这个月最后两天,手里还有月票的,亲爱的们,清零啊,别浪费。么么么么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二章狗血淋头》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