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围墙记事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被秦铮抱着,脸红如火烧,她将脸埋进他怀里。

  秦铮低头看她,只看到她贴着他心口的头,看不到她的脸,就如大婚那一日,她这样依赖地埋在他胸前,他慢慢地低头,去吻她额头。

  谢芳华感觉额头发烫,伸手揪住她衣袍,小声说,“你先放我下来,这是白天,这样在府内,若是传出去……”

  “我还怕传出去?”秦铮不依她,抬起头,抱着她往里落梅居走,脚步刻意放慢。

  谢芳华感觉心口渐渐发烫,身子动了动,被他抱得紧,她下不来,刚要着恼,忽然觉得这样的秦铮似乎回到了以前张扬轻狂的影子,她的心忽然沉淀了下来,安静地任他抱在怀里。

  秦铮感觉到了她的安静,低头看她。

  谢芳华又揪住他衣襟,小声说,“我是怕你累到。”

  秦铮脚步一顿,沉默片刻,“这才多远的路,回到落梅居后,我还能更累。”

  谢芳华身子彻底烧起来,不再说话。

  秦铮抱着她,脚步缓缓的,稳稳的向落梅居走去。

  一路上,有府中的下人看到二人,都露出惊异的目光,可是不过一会儿,都觉得小王爷和小王妃这样的情形理所当然,远远地避开。

  回到落梅居,玉灼林七品竹等见了,也都当没看见地避开,不打扰二人。

  进了房间,秦铮将谢芳华放在床上,他身子随着压下来,吻她。

  谢芳华红着脸,伸手搂住他的脖子。

  过了片刻,秦铮哑着嗓子低声问,“你累不累?”

  谢芳华偏开头,小声说,“现在是白天……”

  “没人敢来打扰。”秦铮摸着她的脸。

  谢芳华心里做着挣扎,“那也不太好吧。”

  秦铮看着她,见她脸红得不像话,脖颈下的皮肤也露出比往日更深的粉色,这样的谢芳华,实在让他想做些什么,可是看她那一副若是做了什么,便没脸见人了的样子,不由失笑,从她身上滑下,“算了,忍到天黑吧。”

  谢芳华松了一口气。

  秦铮伸手盖住她眼睛,“你昨天不是没睡好吗?现在赶紧睡。”

  谢芳华点点头,身子往他怀里靠了靠,小声说,“你抱着我睡。”

  秦铮呼吸一窒,有些难受地说,“你自己睡吧。”

  谢芳华拿掉他的手,抬眼看他,“昨天就是因为你没在我身边,我没睡好,你若是不陪着我,我大约也睡不着。”

  秦铮脸色动了动,似乎无奈地叹息,搂着她说,“好吧,我抱着你,就在你身边,你睡吧。”

  谢芳华闭上眼睛,安心地窝在他怀里睡去。

  她是真的困了,身边的人气息熟悉温暖,让她觉得安心,很快就睡着了。

  秦铮偏头,看着怀里的人儿,这么快就睡着了,说明她昨天真的没睡好,他昨天也没睡好,后来还是半夜找了一壶烈酒,喝了才睡着了。

  他看了她片刻,也闭上了眼睛。

  最安宁的幸福,莫不是爱的人在自己的怀中安然地熟睡。

  不多时,秦铮也陪谢芳华一起睡着了。

  响午时分,春兰来了落梅居,侍画立即迎上前,小声说,“兰姨,您有事儿吗?小王爷和小王妃昨日都没睡好,如今歇着呢。”

  春兰一愣,没想到王妃让二人回来歇着,二人还真回来歇着,她也压低声音,小声说,“左相和夫人将大少奶奶接回府去了,王爷罚了大公子去跪祠堂,刘侧妃闭门思过三个月。王爷和王妃请小王爷和小王妃去正院用膳。”

  侍画回头看了一眼,正屋没动静,“如今都还歇着呢,小王妃昨天几乎一夜没睡,今天还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这……”她看着春兰,“要不奴婢去喊醒他们?”

  春兰立即摇头,笑着道,“既然都歇着,就不用喊了,我去回了王爷和王妃,等小王爷和小王妃醒了,自己吃吧。”

  侍画点点头。

  春兰又出了落梅居。

  二人说话声音都压到最低,又是在落梅居大门口,所以,几乎没弄出动静。

  谢芳华躺在秦铮怀里,睡得纯熟,自然没被惊动。秦铮醒来,听了一会儿,没别的事儿,不理会,又继续睡去。

  落梅居内十分安静,侍画等人无声无息,不弄出一点儿动静。

  天色将黒时,谢芳华才睡醒,这一觉,睡得浑身舒爽,她睁开眼睛,便看到秦铮不知何时已经醒了,但是一动不动,依旧抱着她,静静地看着她。

  谢芳华心下温暖,露出笑意,“你什么时候醒的?”

  “睡够了?”秦铮不答反问。

  谢芳华点点头。

  “睡够了就起来吃饭吧”秦铮看着她。

  谢芳华“嗯”了一声,从他怀里退出来,坐起身,见他还躺着不动,奇怪,“你不吃?”

  秦铮眸光忽然幽幽。

  谢芳华眨眨眼睛,“怎么了?”

  秦铮不说话。

  谢芳华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他还保持着她睡着时的姿势,她枕着的那只胳膊平直地伸着,她忽然了然,笑着伸手给他揉按胳膊,“是不是被我压麻了?”

  秦铮轻轻哼了一声。

  谢芳华笑着俯下头,轻轻吻了他唇一下,然后又快速移开,伸手将他拽起,轻轻给他捶肩捶腿捶胳膊,他身子僵硬的地方,都给他捶了一通,才柔声问,“好了吗?”

  “没好。”秦铮摇头。

  谢芳华伸手推了他一把,“明明就好了,还耍赖。”

  秦铮忽然一把将她拽进怀里,低头吻她,“是谁耍赖?天已经黑了,你说,我们是先吃饭,还是……”

  “先吃饭,我饿了。”谢芳华立即用手挡住。

  “就算吃饭前,也该先吃点甜点吧?”秦铮果断地拿开她的手,低头将她吻住。

  谢芳华只能红着脸任他吻,想着他们两个人到底谁吃甜点啊。

  片刻后,谢芳华浑身虚软,秦铮慢慢地放开她,将虚软的她拖下地,拖到了桌前坐好。对外面吩咐了一句。

  侍画侍墨早就等着二人醒来了,闻言立即应声,向小厨房跑去。

  不多时,二人端着饭菜进了屋。

  满桌子的荤素搭配,其中还有两大碗鸡汤。

  谢芳华看到这些菜,偏头问侍画,“你们……”

  “回小姐,我们都吃过了。这是王妃吩咐兰姨特意让大厨房给您和小王爷做的。”侍画抿着嘴笑。

  谢芳华愣了一下,“可是我们哪里吃得了这么多?”

  “王妃说您和小王爷要好好养身子。”侍画说完,笑着走了下去,意思不言而喻。

  谢芳华顿时哭笑不得,扭头看秦铮。

  秦铮“唔”了一声,“是该多吃些,否则没力气。”

  谢芳华伸手掐秦铮。

  秦铮握住她的手,拿起筷子夹了菜递到她嘴边。

  谢芳华红着脸看了他一眼,张嘴吃了,然后在秦铮的示意下,也给他夹了一筷子菜。

  二人你一口,我一口,吃了半个时辰,谢芳华吃不动了,才摇头,“不吃了。”

  秦铮放下筷子,拿过茶盏给她漱口,然后自己也漱了口,歪着头看她,眸光颇深,“如今吃完了,我们……”

  “我们出去散步。”谢芳华立即拦住他的话,吃了这么多东西,怎么能继续上床睡觉。

  秦铮轻笑,“好,去散步。”话落,伸手拉起了她,出了房门。

  傍晚,微风轻拂,丝丝清爽,落梅居梅花淡淡清香。

  谢芳华小声问,“去哪里散步?”

  “围着院墙绕三圈吧”秦铮说。

  谢芳华默了一下,笑着点头,“好,听你的。”

  秦铮拉着谢芳华,二人沿着房檐过去,走到最西边的院墙,开始沿着院墙下散步。

  走着走着,谢芳华忽然主意到墙上似乎刻画着东西,她拽住秦铮,“这墙上画着东西了。”

  秦铮看着她,“你想看?”

  谢芳华看着那些划痕,在墙根下的部分,要想看清,必须得蹲下身子去看,她隐隐觉得划痕熟悉,点点头,“嗯,我想看看。”

  秦铮慢慢地松开她的手。

  谢芳华蹲下神,凑近了,这才看清墙上的划痕,似乎是拿匕首划的,堆砌的方石上,有小人像,有大人像,有老人像,还有字。

  她看了片刻,好笑,“这是你画的。”

  秦铮“嗯”了一声。

  “这是你什么时候画的?像是小时候?”谢芳华觉得有意思,依照着刻画的言语意思,小人是他,大人是英亲王妃,老人应该是德慈太后。

  “落梅居刚建成时,皇祖母来落梅居。”秦铮说。

  谢芳华点点头,觉得有趣儿,又往前走了一步,前面还有图画,她问,“这呢?什么时候?”

  “皇祖母寿辰,在德安宫。”秦铮道。

  谢芳华又点点头,看了片刻,又往前走了一步,前面还有,她又问,秦铮又答。

  就这样,她围着院墙走了大半,一直看得兴味盈然。

  当看完一副,又往前走一步时,忽然看到了一行字,她笑容顿时僵在了嘴角,盯着那行字,许久不动。

  秦铮抬眼去看,目光落在那行字上,抿起唇角,没说话。

  谢芳华眼眶忽然湿润,伸手去摸那行字,手指碰到匕首划痕极深,写的是,“谢芳华,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们通过各种方式送来的祝福,千言万语,一切尽是温暖和感动。爱你们~深深爱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五章围墙记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