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换你来坐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钰又坐了片刻,挥手招来一人,“去传话,请大伯父来一趟灵雀台。”

  “是。”那侍卫退了下去。

  “给他来宫门,让他们出去。”秦钰淡淡吩咐。

  过了片刻,有侍卫来禀告,“太子,小王爷要闯宫门。”

  秦铮仿佛没听见,转眼就出了灵雀台,秦钰并没有拦着。

  秦钰慢慢道,“是不是春秋大梦,总会知道的。我如今不知道责任是什么,既然你知道,不如你就坐来教教我。”话落,他嘲讽地笑,“那把椅子,是否没世人想象的那么好。”

  秦铮忽然抬脚,一脚踢翻了桌子,“收起你的春秋大梦。”话落,再也懒得跟秦钰多说,气怒地拽着谢芳华离开。

  秦钰笑着点头,“是,我想改一改我的命。堂兄你心怀天下,英亲王府忠心不二,一心为南秦江山,不若就坐这把椅子来。我也想看看,你能将这南秦治理成什么样。”

  “所以呢?你就以皇叔为鉴?想改一改你的命?”秦铮看着他。

  “我若是不认命呢?”秦钰抬眼看着他,“这些日子,我监国处理朝政,看着父皇日夜挣扎,病魔把他折磨的不成样子,可是他还心心念念着江山,有美人环绕侍候,他却享受不来。我就想,他坐了这么多年的皇帝,是天下最尊贵的人,人人道他九五至尊,享受不尽的荣华,后宫粉黛三千,可是,他到头来,得到了什么?无非是,这一生,空虚孤寡苦闷至极。”

  秦铮拉着谢芳华站起身,冷冽清寒带着浓浓杀气地看着他,“秦钰,你做梦。什么人有什么命,你生来就是这个命,南秦江山就是你的责任,你就认命吧。”

  秦钰微微一侧身,茶盏擦着他脸颊而过,“啪”地一声,落在地上,碎了。

  秦铮忽然伸手拿起茶盏,对着秦钰打了过去。

  “在你的心里,我做什么,一定必须是要为了这南秦江山,才能对得起我的身份。”秦钰嘲讽一笑,忽然道,“堂兄,若不然你我换换身份如何?这把椅子你来做,你身边的人归我。”

  秦铮抿唇。

  “为何不敢说。”秦钰笑了笑,“你命好,运气好,所以,从来不去以己度人。只觉得,这天下间,只要你想要,就一定能抓在手里。”顿了顿,他道,“当然,你也确实抓在手里了。只是从来不去想,自己为什么这么命好、运气好。”

  秦铮冷寒,“秦钰,我看你是疯了,这样的话你也敢说?”

  秦钰又道,“所以,有时候我就不明白,你都是哪里来的好运。皇祖母疼你也就罢了。你还有个比我娘好的娘。我有时候就在想,若是当年,父皇娶的人是大伯母,也许我就是你,也能肆意而为。”

  秦铮冷眼看着他。

  秦钰叹了口气,“从小到大,你比我天真多了。”

  秦铮抿唇,“这么多年,我父王如何,有目共睹。丝毫没做有违君恩之事。所行所止,哪一件不是听从皇命?你何必拿出这话来说。”

  “堂兄这是在说皇室和英亲王府不一样吗?”秦钰拦住他的话,笑了一声,“你错了,在天下人的眼里,父皇这把椅子是英亲王府让出来的,坐这把椅子的是父皇,可是百姓们的心里,却是皇上和英亲王共天下。更何况,还有个凌驾于皇室和宗室的谢氏。这么多年,南秦的江山只是父皇一人的吗?”

  秦铮冷笑,“我们虽然从小学的东西是一样,可是身份不同,责任自然不同。你会的东西,做出来,会动摇根本。我会的东西,做出来,至少不会……”

  秦钰扬眉,“我从小和你学的东西是一样的,我会的,你也会。我心思不纯,有龌龊算计,你也有,我心里有污秽,你也有。只不过,你得到了想要的,所以能理直气壮地来说我,我如今没得到,却不代表不能得到了。你不必冠冕堂皇地教训我,你又年长我几个月?”

  秦铮眸光霎时碎成冰,“皇叔一生都想要除去谢氏,使得南秦江山稳固,没想到他最中意的继承人却没有江山,心里只存着龌龊算计。秦钰,你自己掂量掂量,你心里若是污秽,如何坐得稳这江山?”

  谢芳华垂下脸。

  秦钰不置可否,看了谢芳华一眼,肯定地道,“她不会是我的皇后。”

  秦铮眯起眼睛,“秦钰,李如碧如今还在皇后的宫里住着吧?右相府的女儿已经到这般地步了,你若是扔了她,天下还何人会娶?右相府清贵门楣蒙了羞。右相老儿以后还如何能抬得起头?你既要那把椅子,何必得罪天下士子?你要知道,右相占了天下士子的风评之首。”

  秦钰笑了一声,“入不了族谱的人,不算是皇室和宗室承认的儿媳,不是秦氏的人。堂兄让我喊堂嫂,是不是等入了族谱再说。”

  “她如今是你堂嫂。”秦铮冷冷地说。

  “不过可惜,没见到芳华小姐。”秦钰道。

  “然后我娘就领着我去忠勇侯府道歉。”秦铮接过话,“那年你也缠着跟了去。”

  “本来我还想再多听一些堂兄的儿时趣事儿,既然你让我出来,那就由我接着说吧。”秦钰笑着从灵雀台外走进来,扫了谢芳华一眼,缓缓道,“当年我在母后宫里,有人禀告了这一出灵雀台弹弓弹珠的趣事儿。我就当笑话说给了大伯母听。”

  谢芳华转头看去。

  “秦钰,听够了吧?听够了就出来!”秦铮忽然看向灵雀台外。

  谢芳华想着她之所以改变,也是被他改变的,她的任何情绪,都因他而起。

  秦铮满足地轻轻叹息一声,“还是现在的你好,有血有肉,能说会笑,曾经我真怕你……”他顿住,不再说。

  “我手又不是面团。”谢芳华撤回手,嗔了她一眼。

  秦铮拿过她的手,使劲地揉了揉,“我是没见过这么讨厌的性子,就像你往湖里扔一颗石子,竟然都激不起波澜。”

  谢芳华想着当年她重生后,对皇宫厌恶透顶,多待一刻都觉得待不得,那时候,她是不想再多待罢了。笑看着秦铮问,“你是不是从来没见过我这么好欺负的?”

  “一般的女孩子,一定会吓坏了,你却看了一眼地上滚落的珠子和碎了的朱钗,便向灵雀台看来。我等着你质问我,可是你瞥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就走了。”秦铮有些郁闷地道。

  谢芳华回忆,想了一会儿,似乎是有这么回事儿。

  “我刚来不久,就看到你从德安宫出来了,还是一板一眼的样子。直到来到灵雀台外,还是那副样子,连个表情都没变过。我手中正巧拿着打鸟的弹弓,便放了一枚小珠子,对着你打了过去,小珠子打碎了你的朱钗,你的头发当时就散了。”秦铮笑看着她。

  谢芳华看着他。

  秦铮眨眨眼睛,“是啊,本来我觉得你无趣,引不起我的注意,于是,我就看了你两眼,没趣地出去玩了。”顿了顿,又道,“那一日,皇宫到处都是人,只有一个地方清静,就是这个灵雀台。在这里,可以看到整个皇宫的风景。我就来了灵雀台。”

  谢芳华又好笑,“我这样的木头,合该引不起你的注意才是。”

  秦铮点点头,“何止像?像极了。我自小在皇宫里长大,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进了皇宫里,再活泼的女子,都变成一板一眼,规规矩矩的木头。可是你这个木头看上去又和别人不同,别人至少说话,有些笑模样,可是你丝毫没有,比所有的女人更木头一些。”

  谢芳华顿时喷笑,“我看起来真的很像一根木头?”

  “我第一次见你,是在皇祖母的德安宫,皇祖母让人给你端茶,你不喝,让人给你拿点心,你不吃。那时候,一板一眼地坐在那里。皇祖母就笑着说,不愧是忠勇侯府的小姐,果然不寻常。也只有谢氏嫡系一脉,才有这样的德容闺仪。”秦铮说着,笑了一声,“我鲜少见皇祖母夸过人,当时就去看你,发现就是个木头模样的小破孩,德容闺仪是什么东西?没看出来。”

  谢芳华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是德安宫,德慈太后的寝宫。她忽然有些遗憾,若是她曾经在第一面见到秦铮时,就注意了他,该多好啊。可以知道他小时候的事情,也能知道他小时候是什么样,不会到如今一片空白,对于小时候的他只有微薄的了解,仅是一个名字。

  秦铮对她笑笑,目光看向皇宫一处。

  谢芳华顿时觉得有了些滋味,“好啊!”

  “小时候在这皇宫里的事儿。”秦铮看着她,“昨天那些又算什么?不过是十之一二。”

  “你小时候的事儿?”谢芳华想起昨天,对他说,“我不是都知道了吗?”

  “跟你说说我小时候的事儿吧。”秦铮忽然说。

  谢芳华没滋味地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秦钰强留下他们,到底是要做什么?总不会这样晾着他们。谢茶礼到底是皇帝的毒辣计谋还是秦钰的?她不喜这皇宫,只要待在这里,的确不心静。

  秦铮失笑,伸手一推棋盘,“在这皇宫里,你心不静,再下十盘也是输。我身为你丈夫,赢了的确也不光彩。算了。”

  “你是我丈夫,赢了我有什么光彩,输赢又如何,不想。”谢芳华摇头。

  “你想赢回来吗?”秦铮对她问。

  一盘棋下完,谢芳华输了一子,对秦铮问,“还下吗?”

  果然如秦铮所料,一盘棋,大半个时辰过去,秦铮并没出现在灵雀台。

  二人你来我往下起来。

  不多时,有人拿来棋,放在桌案上,秦铮将棋盘铺好,将白子给谢芳华,自己用黑子。

  谢芳华不再说话。

  秦铮冷笑一声,“他一时半会儿来不了,我们总不能干等着。”

  谢芳华偏头看他,“拿棋做什么?”

  有人应声,立即去了。

  秦铮四下看了一眼,拉着谢芳华坐在桌前,对旁边挥手,“去拿一盒棋来。”

  灵雀台上,除了侍候的几名宫女太监,茶水、果点摆放在桌子上,并没有别人。

  秦铮拉住谢芳华走了进去,拾阶而上。

  二人来到灵雀台,灵雀台外站着几名宫女太监,见二人来了,连忙见礼。

  谢芳华点点头。

  “不用担心娘,她进宫一趟,是要去太妃宫里坐坐的。”秦铮拉着她,向前走去,“稍后,她得到我们不能出宫的消息后,会找来的。某人的目标又不是她。”

  谢芳华红着脸揉揉眉心,“娘还没出来。”

  不过秦铮没过分,只狠狠吻了两下,便放开了她,看着她的脸像红透了的朝霞,忽然心情很好,一扫郁气道,“无论是再有什么下作手段,尽管使出来,我到要看看,这南秦皇室是否以后一直都不能走正路了。非邪门歪道不走。”

  谢芳华伸手打了他两下,红着脸只能由了他。

  秦铮不理会,一把将她拽到怀里,霸道地低头吻她,“你是爷的媳妇儿,爷没偷没抢,想亲就亲。谁能奈我何?”说着,将唇重重地压在了她的唇上。

  谢芳华察觉出他的意图,立即后退了一步,红着脸道,“这里是皇宫。”如今他们站在这里,看着没人,可是四处指不定多少眼睛盯着呢。

  秦铮眸光涌动,身子微微前倾,似乎要吻她。

  谢芳华脸一红,刚刚脱口就说出了,她心跳了两下,压制住,仰起脸,“我就是爱你。”

  秦铮伸手摸摸她的脸,低声说,“我刚刚听你说爱我,不入族谱你也是我的妻子,又有什么干系。”

  谢芳华叹了口气,“如今弄成这样,他不会再准许我入族谱了吧。”

  这一招,可谓是手段狠辣,比对她直接下毒强多了。

  皇帝不惜用自己来引她入局。

  谁也不知道,刚刚转眼间,两杯茶水,一个谢茶礼,看着风平浪静,却是不见血的刀刃。

  谢芳华看着他,他本就聪明,自然知道这当中的厉害,谁能想到皇上是自己害自己?也要拉下她。她只能百口莫辩。若是那杯茶让皇上喝下,当即发作,那么,她谋杀之罪落下,即便秦铮和英亲王妃别说保她了,也要受牵连,这里毕竟是皇宫,有多少势力,也没皇室势力大的皇宫。

  秦铮脸色一黑,没说话。

  谢芳华点点头,“我即便多么不喜欢秦氏这个姓氏,但是我爱你,自然也要担着这个姓氏。可是那杯茶,不能让皇上喝。他若是当场出事儿,那么,我大约就落个谋害皇上的罪名了。我懂医毒之术,茶水无论是有没有问题,但是经了我的手,我都逃不开这个罪名。”

  秦铮眸光微黑,握住她的手紧了紧,“我知道你不会无缘无故打破茶盏,你既然愿意嫁给我,入宗室族谱,将名字写在我名字旁边,也是甘愿的。”

  谢芳华凑近他耳边,“那两杯茶水都没有问题,但是皇上的手指却有问题。当时他说那番话,是引你我不注意,手指沾了茶水,若是喝进去,我猜测,怕是当场便出事儿。于是,我打翻了他的茶盏。”

  秦铮点头,“我看到了。”她就在他身边,她一举一动,他都能看到。

  谢芳华抿了抿唇,小声说,“那杯茶水是我打破的。”

  秦铮偏头看她。

  走了几步,谢芳华伸手拽住秦铮。

  小太监见二人去了灵雀台,连忙从地上爬起,匆匆离开去报信了。

  秦铮拉着谢芳华转道向灵雀台走去。

  小太监一声不吭,不敢搭话。

  秦铮站了片刻,闲闲地挥手,“行了,爷就看看秦钰要拦住我们干什么。今天的皇宫是龙潭还是虎穴。是不是我们有进没出了。”

  小太监大气也不敢出。

  秦铮脚步顿住,冷笑,“秦钰他这是要干什么?好好的太子不做,他是要找死吗?”

  “奴才这条狗命的是拦不住您,可是宫门已经关了,从现在起,到午膳后,没有太子殿下的命令,宫门不准打开,放进放出任何一个人,宫门口的所有人都一概论处。”

  “你以为你这一条狗命,就能拦得住爷吗?”秦铮抬脚踢开他,拉着谢芳华往前走。

  那小太监跪在地上不说话。

  秦铮眯起眼睛,“身为太子,用一条奴才的狗命来威胁人,他可真做的出来。”

  小太监脸一白,跪在地上,“太子殿下说了,若是奴才拦不住您二人,奴才这项上人头就不用留着了。求小王爷、小王妃开恩。”

  秦铮嗤了一声,“告诉他,今天爷没空。”

  默默地走了一段路后,来到一处岔路口,一名小太监匆匆走来,拦住二人见礼,“小王爷、小王妃,太子殿下派奴才来传话,请小王爷和小王妃前往灵雀台一叙。”

  秦铮和谢芳华出了御花园后,二人都没说话。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二十八章换你来坐》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