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不比从前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铮拽着谢芳华出了灵雀台,径直走向宫门。

  一路上,秦铮脸色铁青,衣袂走动间尽是浓浓怒意。

  谢芳华抿着嘴角不说话,她没想到秦钰竟然这般说话,自古以来,太子恨不得登上皇位,可是他却偏偏对皇位有了放弃的想法。虽然她和秦钰接触的不多,但是刚刚言谈间,她丝毫感觉不出他的假意,这才是让人心惊心凉,冰寒彻骨。

  来到宫门口,宫门紧闭,秦铮青着脸说,“开宫门。”

  侍卫统领立即小心地上前,“小王爷,属下派人去请示太子殿下,没有太子殿下旨意,您就算杀了这宫门口的所有人,属下也不敢放您和小王妃出去。”

  秦铮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那侍卫统领立即挥手,有一名侍卫向灵雀台跑去。

  秦铮站在宫门口,挥手招来一人,“你去传信,请我父王和母妃马上出宫回府。”

  那人看着秦铮。

  秦铮冷冷地瞅着他,“若是你先去禀告太子,你的一家老小都不用活了。我虽然不惯于杀人,但是也不是不会杀人。”

  那人身子一哆嗦,立即点头,跑着离开了。

  谢芳华想着秦铮的用意,虽然她还猜不透他为何立即请英亲王和英亲王妃出宫,但是秦铮自小和秦钰一起长大,对他知之甚深,必有原由。

  不多时,那名侍卫匆匆跑来,对侍卫统领道,“太子殿下有命,开宫门,放小王爷和小王妃出宫。”

  侍卫统领一挥手,宫门顿时打开了。

  秦铮拉着谢芳华出了宫门,宫门外,停着不少马车,均是今日朝中官员上朝来的马车,显然从入宫门后,这些人还未出宫。也有不少马拴在武将下马的柱子上。

  秦铮伸手解下马缰,揽了谢芳华翻身上马,对一直等候在宫外的玉灼吩咐,“我爹和我娘出来,让他们立即回府。”

  玉灼点头。

  “无论是谁,无论什么原因半路拦截,都让他们必须立即回府。”秦铮又补充。

  玉灼顿时觉得任务艰巨,重重地点头,“放心吧表哥。”

  秦铮一松马缰,带着谢芳华离开了宫门口。

  不多时,得到秦铮传信的英亲王和英亲王妃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儿,齐齐地赶到了宫门口,没见到二人,英亲王妃立即对守卫宫门的人询问,“小王爷和小王妃呢?”

  “已经出宫了。”有人道。

  英亲王妃一把拽住英亲王,“既然铮儿让咱们立即出宫回府,那就赶紧回府。”

  英亲王踌躇,“宫里还有事儿,左右相都在议事殿,我这么扔下人出宫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的?你儿子这么多年,可派人在宫里让人如此传话?定然是发生了什么,才有这不同寻常的举动。”英亲王妃低声说,“我刚刚听人说太子拦住他们,在灵雀台见了面。”

  英亲王显然没关注这消息,一愣。

  “快走。”英亲王妃强拉着他出了宫门。

  玉灼焦急地等在宫门口,见英亲王和英亲王妃出了宫,松了一口气,连忙上前,“王爷,王妃,快上车,小王爷吩咐了,无论什么人拦截,都务必先回府。”

  “看来是真有事儿,快走。”英亲王妃立即拽着英亲王上车。

  英亲王也觉得今日秦铮不寻常,不像是往日从不将他这个父亲看在眼里,也凡事儿从来不找他的做派,郑重起来,点点头,随着英亲王妃上了马车。

  玉灼待二人坐好,一挥马鞭,快马加鞭离开宫门向英亲王府而去。

  马车刚离宫不远,从宫门内追出一个小太监,见英亲王府的马车离开了,立即骑了一匹马来追。

  不多时,骑马的小太监就追上了英亲王府的马车,立即高喊,“王爷请留步。”

  玉灼当没听见,又使劲挥了一鞭子,马车快速地跑了起来。

  那小太监又高喊了几声,见马车不停,情急之下,纵马跃了个数仗,拦在了车前,大声说,“太子殿下有请王爷进宫议事。”

  玉灼忽然一挥马鞭,“啪”地一声打在了小太监骑的马上,那匹马吃痛,撒开蹶子向前奔去,小太监惊呼一声,立即去拽马缰,可是玉灼力道用的狠,怎么也拽不住那匹马。

  玉灼见拦路地人离开,他继续挥鞭向英亲王府而去。

  因为马车太快,车内,英亲王和英亲王妃来回颠簸,几乎坐不稳。

  英亲王本来想训斥玉灼,让他慢点儿赶车,便听到了追来的马蹄声和小太监拦截的声音,他一愣。

  英亲王妃脸色不好,“果然是太子殿下有事儿。”话落,她对车外吩咐,“别停车,快点儿赶车,早些回府。”

  “好喽。”玉灼又挥出一鞭子,马车穿街而过,街上的人纷纷避开道。

  皇宫距离英亲王府本来就不远,所以,在玉灼快马加鞭下,很快就到了英亲王府。

  玉灼停住马车,英亲王和英亲王妃颤着身子下了马车。

  英亲王无奈地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儿?这一把老骨头都快颠散架了。”

  英亲王妃拉着他往里走,“铮儿的马拴在这里,他定然回府了,咱们去问问不就知道了。”话落,对门口的小厮问,“小王爷和小王妃呢?”

  “回王爷、王妃,小王爷回府后,交代了,说您二人回来,去正院,他们去正院等着了。”有人立即道。

  英亲王妃点点头,拽了英亲王往里走。

  有人立即卸了马车,玉灼抹抹汗,挥手,“快关府门。”

  有人立即将府门关闭。

  喜顺从内院匆匆跑出来,迎上英亲王和王妃,一脸紧张,“王爷、王妃,发生了什么事儿?小王爷回府时,脸色吓人。这么多年,老奴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小王爷。”

  英亲王摇摇头,脚步也不由得急了。

  英亲王妃更是心急火燎。

  二人匆匆向正院走去。

  来到正院,秦铮和谢芳华已经等在画堂。见二人回来,谢芳华松了一口气,看了秦铮一眼,见他坐着不动,她迎出屋门口,“爹、娘。”

  英亲王妃一把拉住她,小声问,“华丫头,怎么了?可出了什么事情?”

  谢芳华看了英亲王一眼,见他也急急看来,她微叹了一口气,“您二人回来就好了,先进屋再说。”

  英亲王妃点点头,与英亲王一起进了正屋。

  英亲王坐下,打量秦铮,“出了何事?”

  秦铮一言不发。

  英亲王又只能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想了想,便将今日在宫中发生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主要说了谢茶礼时皇上手指沾了茶水和秦钰对秦铮说的那番话。她记忆本就好,过耳不忘。所以不带丝毫感情地重复了一遍。

  她话落,英亲王惊得腾地站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铮和谢芳华,“当真如此?太子他……他……当真如此说话?”

  谢芳华颔首,“不敢欺瞒爹和娘一句谎话。”

  英亲王摇头,“这怎么可能?他可是太子!”

  谢芳华不再言语。

  英亲王妃大怒,“我就奇怪好端端的华丫头为什么会打翻茶盏?虽然我没有武功,但是皇上有武功,只不过如今病了老了,但是他还是能知道是手滑了还是谁打破了茶盏。原来这里面竟然还有这样的事儿。他竟然不惜拿自己设陷阱,也要害华丫头。真是……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英亲王看向英亲王妃。

  英亲王妃说着,更是怒道,“还有秦钰,他疯了不成?这样的想法也敢有?这样的话也敢说?什么皇室和英亲王府共天下?他这是想要对英亲王府诛心吗?这样的话传出去的话,天下人会如何看待英亲王府?万一会引起朝野上下动荡,那么,这南秦江山百姓们文风而动,会有什么后果,他可知道?”

  “荒唐!真是荒唐!”英亲王脸也青了,也怒道,“胡闹!”

  “我看他就是疯魔了,自从回京后,想方设法阻拦铮儿和华丫头,大婚的事儿虽然做得隐秘,但是朝中有几个傻瓜,风声还是传出了宫外,只是无人敢对这件事情传言只言片语罢了。如今铮儿和华丫头都大婚了,也圆房了。他还不收手?还想干什么?非要将这南秦江山搅和个天翻地覆吗?”英亲王妃气得不行。

  “我这就进宫去找他。”英亲王也气得不轻,抬脚就要往外走去。

  “您去找他?您找他怎么说?”秦铮这时方才开口,声音沉沉地拦住英亲王。

  英亲王脚步一顿,“我自然要跟太子去理论一番。他是太子,怎么能如此任性而为?我一生忠心耿耿,忠于社稷,忠于南秦江山,为保祖宗基业而立世。我不能继承皇位,先皇当年才择优而选。选了当今圣上。岂能是什么让了江山宝座?”

  “理论?”秦铮冷笑一声,“父王,您确定您理论得过秦钰?”

  英亲王一噎。

  “我让您出宫,您却转眼就进宫,岂不是给他送上门?若是您不怕进宫出天大的事儿,您现在就进宫吧!我也不拦您。”秦铮沉着脸道,“反正您愚忠惯了,被他逼急了,没准无奈之下,一头撞死,以示清白。那么我娘只能再改嫁了。”

  “你……”英亲王额头青筋大跳,怒喝,“混账,你浑说什么?”

  秦铮眯了眯眼睛,“难道我说的不对?您是秦钰的对手?他今天既然敢把这番话这样的对着我说出来,您能保证他不会做些什么?今日宫里,从我们走后,皇叔又发病了,整个皇宫,整个朝野,可以说,都是在太子的手里。您进宫后,除了理论,还能做什么?他逼急了您,您不撞死,又能拿什么表清白和忠心?”

  英亲王一时没了声。

  “反正我娘年轻得很,我也不在乎死了一个亲爹,谁来做我后爹,反正我媳妇儿也娶了。”秦铮沉着脸道,“您不要忘了,您不是您自己一个人,也不只是皇祖父亲封的英亲王府的王爷,您还是一个女人的丈夫,孩子的父亲。您的所作所为,不该只想着自己。若您只想着朝纲,想着忠心,想着自己。那么,我和我娘只能另谋出路了。反正,英亲王府这个小王爷我本来也不想继承爵位。我娘住了英亲王府多年,也住腻了。”

  英亲王手不由得哆嗦起来,“你……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有你这么跟我说话的吗?”

  “那您告诉我,我该怎么跟您说话?”秦铮挑眉。

  英亲王一时反驳不得秦铮,看向英亲王妃。

  英亲王妃也脸色难看,见英亲王看来,她不客气地道,“你别看我,我听儿子的,从小这孩子虽然调皮,让我操碎了心,但是大事儿上可从来没让我操神。只有我儿子跟我一条心。你的心可都在朝廷社稷上呢。”

  “你……”英亲王气得身子发颤。

  英亲王妃狠下心道,“你今天敢不听儿子的,走出这个府门,我后脚就和儿子离开。你死了,你看我敢不敢改嫁。”

  “胡闹!”英亲王终于受不住,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谢芳华看这这三人,虽然觉得好笑,但是她却丝毫笑不出来。到底还是因为她,将英亲王府牵扯进来了。若不是因为她,即便秦铮和秦钰互相看不顺眼,但是想来也不必弄到这个地步。

  牵扯了南秦江山的朝局社稷,牵扯了江山基业,她就是真真正正的祸水了。

  她垂下头,心里忽然有些难受。

  本来以为,嫁给秦铮,以后她就可以安心地陪在他身边,只要忠勇侯府平安无恙,她什么也不做,一心一意心里只装着他,只好好地爱他,幸福而美满。可是这似乎是奢求,秦钰这是摆明了不想让他们好过了。

  画堂内,四个人,一番激烈之下,齐齐沉默下来,分外寂静。

  过了片刻,喜顺在外面道,“王爷,太子殿下派人来传话,请您立马进宫。”

  英亲王屁股抬了抬,又落下,看向英亲王妃。

  英亲王妃眼睛也不瞅英亲王,而是看向秦铮。

  秦铮淡淡出声,“告诉来人,就说父王发了急病,病了,太子殿下有要事儿的话,找别人吧。左右相都在宫中的,再不济,还有个永康侯。对了,还有裕谦王叔。”

  喜顺愣了一下,偷偷忘屋内看了一眼。

  英亲王摆摆手,烦躁地道,“去吧!”

  喜顺应了一声“是”,连忙去回话了。他当英亲王府大管家十数年,自然敏感地知道出了大事儿。

  “你难道就让我一直装病?”英亲王又沉默片刻,忍不住,看向秦铮。

  秦铮伸手拉着谢芳华起身,面上的青色褪去,散漫地道,“皇叔也病的够久了,你们是兄弟,他病了,你也病了,又有什么新奇?装着吧。”

  “你……”英亲王见他要走,立即说,“可是朝堂……”

  秦铮忽然冷笑,回头直直地看着英亲王,“父皇,难道您想要我坐那把椅子去?”

  “胡闹!”英亲王立即变了脸。

  “您既然不想我坐,那就乖乖地在府中装病。否则,别说那把椅子做不成,整个英亲王府的人都活不了,满门处斩,下了九泉。您就得意了。可以去找皇祖母喝茶了。”秦铮丢下一句话,出了画堂,向外走去。

  英亲王脸色又变了几变,没再言声。

  英亲王妃看着英亲王的样子,冷冷地哼了一声,“我早就告诉你,让你退下来,你偏偏说还不是时候。你现在给我说说,什么时候是时候?现在秦钰还容得你退吗?他这不是要让位子,这是要我们整个王府满门的命。”

  英亲王深深地叹了口气,“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英亲王妃气笑了,“王爷,自古皇子王孙无亲情,这么多年,你别告诉我你被皇宫和英亲王府好的跟一家人的假象蒙蔽了。几个月前,皇上和皇后联合给铮儿下催情药,后来皇上又摆了龙门阵,今天若不是华丫头机敏,他自己饮毒的话,当场发作,是个什么后果,你纵横朝堂几十年,该知道吧?”

  英亲王脸色一灰,默不作声。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英亲王妃起身回了内室。

  英亲王独自坐在画堂中。

  这么多年,人人都说忠勇侯府不易,头上悬着一把刀,可是有谁知英亲王府也不易。

  他在朝堂上,每日上朝,体会的最深,对皇帝,不敢深,不敢浅,不敢冷,不敢热,不问到他,甚至从来不敢多言,小心翼翼。

  他早已经累了,只是忘不掉父皇的临终之言,一定要护住南秦江山,哪怕他委屈自己。

  这么多年下来,他的确已经做得够多,她说错了,他不是一心里只有江山社稷,他心里也有家。以前蹉跎了那么多年的岁月,如今方才醒悟,怎么能忍心再毁掉?

  英亲王坐了许久,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似乎一瞬间,老了好几岁。

  春兰跟着王妃进了内室,有些担忧地小声说,“王妃,王爷他看起来不太好……”

  英亲王妃揉揉额头,叹了口气,“如今不比从前了,他会想明白的,不用理会他。”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三十章不比从前》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