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念想心魔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铮闻言觉得有理,这才作罢,跟着谢芳华一起抱了这些回了房。∽↗頂∽↗点∽↗小∽↗说,

  谢芳华失笑,“有我在,以后总少不了你穿的衣服,这些够我做一阵子了,也够你先穿一阵子了,以后有新近的上好锦缎花色,我再给你选来做就是了。”

  秦铮不但不嫌多,见谢芳华挑完要走了,拽住她,“就这么点儿?不再选点儿了?”

  秦铮和谢芳华回到落梅居,谢芳华便拉着秦铮去了库房,在库房内挑挑选选,选了十几匹上好的锦缎出来。

  崔允点点头。

  “不必理会了,若是有事儿,华丫头应该会派人来传信,她没派人来说,就是没事儿。”忠勇侯摆摆手,“该如何就如何。”

  忠勇侯府,崔允听到消息,担忧地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是不是不太好?”

  皇上被气得病倒,英亲王发了急病,南秦京城似乎顷刻间便陷入了诡异的气氛中。

  李如碧点点头,不再多说。

  李沐清颔首,“爹未必愿意你嫁入皇宫,既然太子无意,走一步看一步吧,总有转圜的余地。”

  “哥,我没答应太子什么,你放心吧。”李如碧挺起脊背,“我总归是出身在右相府,哪怕曾经差点儿误入歧途,可是,那一次,也叫我看清了。强求不来。我以后,只求能寻到那一心人,能够两情相悦。”

  李沐清摸摸她的头,“妹妹,你最是聪明,也是知晓的,两情相悦最好,是不是?若是不能两情相悦,强求来的东西,总归是害人害己。”

  李如碧不再说话。

  李沐清闻言想了一会儿,摇头,“我只知道秦铮对她是爱,不惜伤自己伤她,动用能动用的东西,娶到她。至少,我不及他。太子么……我对他知之不深。”

  李如碧低声说,“不成魔便不叫爱吗?那太子对她是什么?”

  李沐清失笑,“念想吗?”他摇摇头,“什么叫做念想?是念,是想,但独独少了占,少了据为己有。我对谢芳华,也无非是欣赏,特别,移不开眼睛,喜欢,外加那么一点儿想要罢了。但不足以成魔,不成魔,便不叫爱。适时放弃,对谁都好。”

  “怎么能怪你呢。”李如碧摇摇头,小声问,“哥,你对谢芳华还有没有……”

  李沐清听罢,沉默许久,叹了口气,“南秦京城真是要不平静了,偏偏我们右相府还卷入其中。”话落,他揉揉眉心,“爹说的不错,有些事情是怪我,若不是我,便不会将你和右相府卷进来。”

  李如碧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声将今天和秦钰在灵雀台的事情跟李沐清说了,也将秦钰对她说的话说了。

  “你刚回来,娘这些天没怎么睡好,比较担心你,见了娘,回院子好好休息吧。”李沐清见他不愿意说,也就不再问。

  李如碧抿了抿唇,没言声。

  李沐清脚步顿住,“太子与你说了什么?”

  李如碧摇摇头,“皇宫气氛太闷,我还是不自在,皇后娘娘是抬爱,我和太子请的旨,他允了我出宫。”

  “娘在等着你。”李沐清随着她往里走,“怎么今天突然回来了?昨日皇后娘娘不是说还打算让你多住些天吗?”

  李如碧上前一步,挽住李沐清,“哥哥,娘呢?”

  小太监道了谢,离开了右相府。

  李沐清微笑,“我得到消息,说你出宫了,本来要去接你,听说太子殿下派人送你回来,我便在门口等你了。”话落,他对身后使了个眼色,有人立即上前打赏了赶车的小太监。

  来到右相府门口,李如碧下了马车,便见李沐清等在门口,她愣了一下,喊了一声,“哥哥。”

  太子府的马车向右相府而去。

  李如碧慢慢地点了点头,上了马车。

  李如碧出了宫门,便看到了太子府的马车等在那里,一名小太监上前,恭谨地见礼,“李小姐,奴才奉太子殿下的命令,送您回府。”

  秦钰停顿片刻,点点头,出了灵雀台,向凤鸾宫走去。

  如意垂下头,“娘娘说了,这次不是因为李小姐,李小姐来找太子她知晓,也知晓您一定准她出宫的。是为了别的事儿。”

  “母后每次都有要事相商,可是我每次去了,她说的都是无关紧要的事儿。”秦钰看着如意,“姑姑可知道母后找我何事儿?”

  如意直起身,“皇后娘娘派奴婢来请殿下您过去凤鸾宫一趟,有要事相商。”

  秦钰看着如意,“母后找我有事儿?”

  李如碧离开后不久,如意匆匆进了灵雀台,“奴婢给太子殿下请安。”

  李如碧抿了抿嘴角,道了声“臣女告退”,便出了灵雀台,向宫门走去。

  秦钰转过身,对她挥了挥手。

  李如碧一怔,不解地看着秦钰。

  “你出宫吧!母后那里由我去说。你我婚约,目前怕是只能如此了。只能先让你委屈了,若是你有中意的人,就说与我听。若是没有,以后……”秦钰顿住,沉默片刻,目光明灭,“以后如何,就交给天意。”

  李如碧终于退后了一步,没说话。

  秦钰在她面前,一步的距离站定,盯着她看了片刻,收起周身的情绪,轻轻一叹,“你其实很适合这皇宫,适合凤鸾宫,适合太子府之位,也适合皇后之位。只是可惜……”

  李如碧徒然感觉到来自他的压力,忍不住想要后退,但还是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秦钰站起身,走近李如碧。

  李如碧面色一变,摇头,“不如何。”顿了顿,她直视着秦钰,肯定地道,“臣女不想死灰复燃。”

  秦钰笑笑,“若是让你的念想死灰复燃呢?你觉得如何?”

  李如碧闭了闭眼睛,摇头,“没有。”

  过了片刻,秦钰扔了手中的棋子,对李如碧说,“既然你说你的念想成死灰了,那么,以后,可还有想嫁的人?”

  李如碧直起身,等着他准许。

  秦钰一时没答复。

  “我知道太子不想娶臣女,臣女也从未想过高攀太子。但是希望太子能有妥善之法来解决。”李如碧站起身,离开座位,对秦钰屈了屈身,“如今这一局棋被太子和臣女给毁了,看来进行不下去了,请太子准许臣女出宫。”

  秦钰似乎没料到李如碧会扯出金燕,一时间盯着她没说话。

  李如碧脸又是一白,手指紧紧地捏住衣袖,看着秦钰,“以前这南秦京城里,多少人爱慕铮二公子,也有多少人爱慕四皇子。别说臣女,就是金燕郡主,也都有念想。但是自从铮二公子变成了铮小王爷,四皇子成了太子,臣女和金燕郡主的念想一样,都成死灰了。”

  “是吗?”秦钰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我记得,多年前,父皇考校课业,堂兄做了一篇议君子论,被太傅赞扬,李沐清将那篇论稿收了,后来,到了你手里。至今还保存在你那里吧。”

  李如碧脸色一白,立即摇头,“太子殿下说错了,铮小王爷和臣女自始至终就没任何关系。”

  秦钰扫了一眼桌案上因为掉落的棋子,砸开的一大片,打乱了棋局,他微微眯起眼睛,“看来不用你回答了,念想还是没断。”

  李如碧手一顿,“啪嗒”一声,棋子掉在棋盘上,她吓了一跳,抬眼看秦钰。

  棋下到一半,秦钰忽然抬眼,看着李如碧,微笑,“李小姐,堂兄大婚了,你的念想可断了?”

  二人都不说话,你来我往地静静下棋。

  秦钰动手掰开棋盘,他执黑子,给李如碧执白子。

  李如碧绕开地上的躺到的残破桌子凳腿,缓缓走到秦钰面前坐下。

  秦钰所坐的这一张桌子完好。

  灵雀台摆了好几张桌子,可是其中有一张桌子和椅子成翻倒破碎状态,但是也无人收,就那样散了架地倒着。

  李如碧想了想,仔细打量秦钰,看不出他神色表情和心中想法,点点头,

  秦钰忽然笑道,“是我问错了,右相府的李小姐,琴棋书画理当都甚是精通才是,否则也当不上京城双珠的才华名声了。”顿了顿,又道,“时间还早,你若是要回去,也不差这一刻,过来陪我下一局棋吧。”

  李如碧一愣。

  秦钰看着李如碧,看了片刻,忽然问,“你会下棋吗?”

  李如碧低头,不卑不亢,“是皇后娘娘抬爱。”

  秦钰笑了笑,“母后未免太热切了,看来很喜欢你。”

  “臣女是来请太子殿下一道旨意,准许我回府。”李如碧直起身子,颇有些无奈地道,“自从数日前进宫,便一直没回府,有些想家了。我同皇后娘娘提了几次,娘娘都岔开了话,我总不能这样一直在宫里住下去,还请太子殿下和皇后娘娘说一声。”

  秦钰淡淡抬手,面容平静,语气温和平淡,“李小姐怎么来了这里?”

  李如碧慢慢走近,屈膝见礼,“太子殿下。”

  秦钰看到她,微微挑了挑眉梢。

  只见李如碧身穿一袭绫罗,翠绿织锦,如春日里碧色的玉,缓缓地走了进来,她身后没有带侍候的婢女,仅她一人。

  不知坐了多久,伸手有轻且轻的脚步传来,不像是侍候的人,秦钰慢慢地转过头。

  秦钰依旧坐在原地,目光或明或暗地看着整个皇宫的景色,雕梁画栋、层层叠叠,天下最尊贵的所在,看久了,也不过尔尔。

  吴权退出了灵雀台。

  秦钰点点头,摆摆手。

  吴权顿时道,“老奴一定将这些话转给皇上。”

  秦钰见他没动,又笑道,“一朝帝王,自己服毒,害子侄小辈,传扬出去,父皇觉得史官会怎么记一笔?他这一生,除了江山这把帝王椅,什么也没得到,难道临了,他还要毁了他兢兢业业用一切换来的百年帝王名声吗?只是为了剔除我的心魔?未免太不划算了。”

  吴权心神一凛。

  秦钰笑了笑,“另外再传一句话给父皇,让他别折腾了,好好地养身子要紧,他能多支撑一时,作为他的儿子我也能撑得住一时,他若是折腾得散架了,这南秦的江山未来指不定会如何呢,没准也会散了架。他还是好好惜命打紧。”

  “太子殿下……”吴权还要说什么,看到秦钰寡淡的神色,住了口。

  “父皇还是太小看她了。”秦钰坐着没动,“你去回父皇,让他歇着吧,身体要紧。”

  吴权垂下头,“自从小王妃敬茶,皇上说是她打翻了茶盏,可是小王妃不承认,小王爷带着小王妃走了,王妃说了一些话后,皇上就很恼怒,让老奴喊您过去,老奴也没敢细问。”

  秦钰偏头看来,笑着问,“父皇喊我做什么?”

  吴权进了灵雀台,尽量放轻脚步,“太子殿下,皇上请您过去寝宫。”

  秦钰坐在灵雀台上,看着皇宫的风景,这座皇宫,他从小看到大,越看越寡然无味。

  “是。”那人退了下去。

  秦钰挥挥手,“你再去一趟英亲王府,问问可缺什么药材,从宫里送过去。”

  那人不敢吭声,大气也不出。

  秦钰派出去的人回宫传话后,秦钰依然在灵雀台坐着,听说英亲王发了急病,英亲王府内人仰马翻,闭门谢客的消息,他将茶盏放下,笑了一声,“还以为秦铮有多大的胆子,原来也不过如此,这就吓着了吗?”

  太子殿下派人去英亲王府请英亲王商量的不知道是何事,只能因此耽搁下来,反而不被人注意了。

  很多人,自然而然地想到,定然是秦铮又气皇上了,显然这回气的还很大,否则不会连英亲王回府后也气怒得病了。

  今日,英亲王府的小王爷秦铮和小王妃谢芳华进宫行谢茶礼,二人离开后,皇上便病了,不过半个时辰,英亲王从皇宫匆匆地追出了宫,然后就发了急病。一时间,众人纷纷猜测,秦铮和谢芳华进宫后一定发生了什么。

  英亲王发了急病的消息不胫而走,皇宫和京城各大府邸都得到了消息。

  若是皇宫是南秦京城权利的核心,那么英亲王府便是权利忠心的漩涡。

  喜顺打发走了秦钰派来的前来请英亲王的人,吩咐守门的人,将大门紧闭,王爷未好之前,府中闭门谢客。

  二人找到了事情做,心里轻快不少,向落梅居走去。

  秦铮点点头,“好吧。”

  “你给我打下手。”谢芳华拉着他往回走。

  “那我做什么?”秦铮挑眉。

  谢芳华生生将酸涩憋了回去,从他怀里退出来,“走,反正今日无事儿,回去我给你缝制衣服。”

  秦铮立即说,“你别又往我衣服上蹭眼泪啊,你说给我缝制衣服,还没缝制呢,你再蹭脏了这件,就没的穿了。”

  她眼睛难受酸涩,不由得在他衣襟处蹭了蹭脸。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她是他的妻子啊!

  谢芳华知道他心里应该是极其难受的,他一定不希望自己和秦钰弄成这般样子,从小到大,小打小闹就算了,涉及到家国天下,百姓社稷,他从来就没想过去颠覆去搅动去破坏。但即便他这般难受,还是敏感地注意到她心下不好受,用这样的方式来宽慰她,给予她肯定。

  秦铮笑了笑,伸手抱住她。

  谢芳华眸光爬上一丝湿意,点点头,上前一步,将身子偎进他怀里,点头,“好。”

  “好吗?”秦铮低声问。

  谢芳华看着他,一时没言声。

  秦铮也慢慢地转过头来,伸手轻轻地摸她的脸,将她微微散乱的发丝捋顺到她耳后,语气平静,“我希望我的妻子,无论什么时候,除了我外,心湖都是封死的,外界一丝一毫的干扰都到达不了她的心底,不受牵制,不受影响,不受谋算,只一心对我。”

  谢芳华转头看他。

  “这湖面就相当于我们的心湖,别人放一颗珠子,或者一块石头,激起或大或小的水泡和水花,这颗珠子或者这块石子还会起串联的连带反应,将平静的湖面荡漾开来,打破除了心以外的一切平静。”秦铮声音不高不低,话音一转,“可是无论是多么大的石头,也不能一下子就打到湖底,相对于表明我们肉眼看到的这些波澜,湖底很深,底下平静的不起丝毫波澜。”

  谢芳华看着那一刻珠子串起一溜水泡,水花四溅,分外好看。

  平静的湖面连续起了好几个水泡,溅起一溜的水花。

  秦铮忽然伸手,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颗珠子,投入了湖里。

  谢芳华也跟着他的视线看向湖面,春末夏初,湖面一潭碧色,微风吹来,波光粼粼。

  秦铮停住脚步,看着湖面,一动不动。

  谢芳华抬眼看他。

  走了一段路,来到廊桥水榭,秦铮步履一拐,进了水榭。

  谢芳华被她拽着手,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低着头走着,心里想了许多,又仿佛什么也没想。

  秦铮抿着唇,一言不发,神色一改早先的怒意铁青,平静至极。

  秦铮和谢芳华出了正院,向落梅居走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三十章念想心魔》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