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都搅进来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回到房间后,谢芳华开始丈量好尺寸,秦铮拿着剪刀,帮她裁剪。

  英亲王妃进了落梅居,便看到了这样一幅情形,屋中铺开了布匹,二人紧挨着,商量着尺寸样式和要绣的花色。

  她本来愁容满面,看到他们这样,不由得也露出了笑意。

  谢芳华抬起头,见到英亲王妃,不由讶异,“娘怎么过来了?”

  按理说,他们刚从正院回来,这个时辰,她应该和英亲王在说话才是。

  秦铮也抬头看来。

  英亲王妃笑着问,“你们这是在做衣服?”

  “给他做衣服。”谢芳华笑着看了秦铮一眼,直觉英亲王妃这时候追过来,一定有事儿。

  “出了什么事儿?”秦铮拿着剪子问。

  英亲王妃坐下身,叹了口气,对二人说,“你们知道怜儿哪里去了吗?”

  谢芳华一怔,秦怜?她有好几日没见到她了,不由奇怪,“她不在府中吗?”

  英亲王妃摇摇头。

  秦铮嗤了一声,“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原来是为她,您甭担心了,她跟着大舅兄去漠北了。”

  “什么?”谢芳华一惊,看着秦铮,“她怎么会跟随哥哥去漠北了?”

  英亲王妃瞪了秦铮一眼,嗔怪道,“你既然知道,怎么不告诉娘?就由得她去了漠北?她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能说离家出走就离家出走?你怎么不拦着她?”

  “拦?”秦铮哼了一声,“为什么要拦?她也不小了,乐意出去走一遭,就出去一趟又如何?她在京城里,能做什么?不但不能做什么,以着她的身份,不避开远走,难道要受夹缝气?”

  英亲王妃一噎,半响才说,“那你也该告诉我啊!”

  “告诉您又不能做什么。”秦铮不以为然。

  英亲王妃瞪眼,“她毕竟是女儿家,从来没出过京城,这万一……”

  “不是有大舅兄在吗?我在她身边派了隐卫,也知会了大舅兄照看她,您放心吧。”秦铮拿着剪刀,一边比划着裁布,一边慢悠悠地说,“您曾经跟我说过,年轻的时候,就想天下走一遭,将名山大川,风景胜地,都逛个遍。可是不成想嫁入了京城来,多少年没踏出一步。如今您的女儿能有机会出去看看外面,有何不好?”

  英亲王妃面上的愁云渐渐散去,还是有些担心地道,“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她在皇宫长大,不识人间疾苦,一直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谢侯爷去漠北是为军事,她跟着去,岂不是给他添麻烦?再说了,他在军营,总不能将她捆在身边处处照料,那像什么话?万一有个照料不到……”

  “操心的命。”秦铮似乎懒得再跟她说。

  谢芳华此时也回过神,对英亲王妃劝说,“哥哥行事周全,即便他去漠北是为军事,但若是照看一个人,应该没大问题,再说了,既然派了隐卫在身边,应该不会有大事儿。娘您就别担心了,她出去走走看看,的确是比呆在这京城里好。”

  英亲王妃拍拍谢芳华的手,叹了口气,“这个孩子,她从小没在我身边长大,如今好不容易回府,我却一直没顾上她,你们好不容易大婚了,她却一声不响地离家出走了……”

  “以后日子还长着呢,娘有的是时间照看她。”谢芳华宽慰她。

  “以后她就嫁人了,更是用不着我了。在她的身上,我总觉得亏欠许多。”英亲王妃不太好受。

  秦铮轻轻哼了一声,“她在皇宫闷了这么多年,早就想跳出牢笼了,放她出去玩,就是对她弥补了。若是不放心,您也跟去漠北。”

  “胡说什么话?娘怎么能去漠北?”英亲王妃瞪了秦铮一眼,对他询问,“我问你,这丫头去之前是不是找过你,你答应了她,否则她不会这么胆子大的。”

  秦铮不置可否,“她若是不征得我同意,踏不出城门,我就能将她绑回来给您。”

  英亲王妃顿时笑了,“你这个当哥哥的,想要弥补她,什么方法没有?偏偏放任她出京。”

  秦铮不承认,“我又不亏欠她,弥补她什么?我是看着她天天在我面前,让我心烦。”

  “死鸭子嘴硬。”英亲王妃笑骂了一句,算是接手了秦怜出京去漠北的事儿,“既然你对她有安排,她不是偷偷出走,路上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儿,我就放心了。刚听说她出京了,我这心都要急出病了,毕竟是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子。”

  秦铮不以为然,“她都多大了,当年某个小女孩离京时,才七岁,不止手无寸铁,还是……”

  谢芳华一把捂住他的嘴,“这怎么能比?”

  秦铮住了嘴。

  英亲王妃见秦铮被谢芳华捂住嘴,她手拿了,他也不反驳,顿时又气又笑,“果然是一物降一物。还就华丫头能制住你。”

  “我爹呢?别告诉我你没吓住他,让他进宫了。”秦铮不客气地说。

  “臭小子,都大婚了,说话也不讨喜。”英亲王妃叹了口气,“你爹没进宫,听你的,装病了。可是他心里难受,我让他自己静静。毕竟这么多年了,他心里也委屈。”

  秦铮冷哼一声,沉默下来。

  “接下来怎么办?难道就让你爹一直装病了?”英亲王妃看着秦铮询问。

  “一直装病,有什么不好?”秦铮挑眉,神色淡漠,“爹也该歇歇了,这么多年,日日操心国事儿,你们也未曾好好赏花弄月。”

  “我们都一把年纪了,还赏花弄月?被小辈笑死了。”英亲王妃笑着站起身,“算了,先这样吧,走一步看一步吧,你们不必送我了,我回去了。”

  秦铮点点头,当真不送。

  谢芳华却放下手中的布匹,跟出了门槛,挽住英亲王妃,小声说,“娘也别忧心,路是人走的,有一句话说的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今裕谦王一直留在了京中,以后必得重用。爹操劳这么多年,是该歇歇,享享清闲了。”

  “你说得有道理。娘明白,娘只盼着你和铮儿好,我就好了。”英亲王妃拍拍她,“回去吧,否则臭小子又该揪我的花了。”

  谢芳华失笑。

  英亲王妃出了落梅居。

  谢芳华在院中站了片刻,转身回了屋,秦铮按照她早先丈量好的尺寸,还在专心地裁剪,她从后面抱住他,柔声说,“我在想,若是我们都退出京城,避世的话,会不会很好?”

  “是很好。”秦铮点点头,随即又冷笑,“不过虽然很好,但是由不得我们这样好。”

  谢芳华沉默下来,将头靠在他的后背上。如今秦钰拿秦铮没办法,自然是因为秦铮手里攥着的东西,但是一旦攥着的东西松开放开,那么秦钰掌控了主控,还哪里有他们的好日子?

  就向忠勇侯府,这么多年一退再退,退到皇室的刀刃能够封侯时,定不会手软,如上一世。

  至少在目前来说,无论是忠勇侯府,还是英亲王府,都退不得。

  “别偷懒了,过来给我缝衣服。”秦铮放下剪子,拍拍她的手。谢芳华离开他后背,转身去拿针线。

  二人不用别人帮忙,侍画、侍墨等人只能闲得无聊待在院外跟玉灼和林七说闲话打发时间。

  这一日,从皇宫到英亲王府,再到京城各个府邸,气氛诡异而微妙。

  当日夜,雷鸣电闪,下起了大雨。

  谢芳华被雷声惊醒,动了动身子,秦铮立即轻轻拍她,“是打雷了,没事儿,继续睡。”

  谢芳华安心地窝在他怀里,待了一会儿,听着一波一波地电闪雷鸣,睡不着,没了困意,小声说,“在无名山的时候,每逢打雷,我都想着,若是一个大霹雷下来,会不会将整个山都给劈开了。”

  秦铮搂着她的手一紧。

  “后来,打雷的时候,我就跑出去,观察雷电在山顶的落脚点。”谢芳华回忆,腰间传来疼痛,她拉回思绪,小声说,“你勒疼我了。”

  秦铮语气不愉,“你竟然在雷鸣电闪时去山顶?你就不怕出事儿?”

  “那时候真没怕,我只想着怎么将无名山给毁了。”谢芳华轻声说,“因为无名山皇室隐卫巢穴,才是南秦背后阴暗皇权的刀,要想保住忠勇侯府,我必须先把这刀给毁了。”

  秦铮不言声。

  谢芳华沉默了一会儿,又小声说,“后来真让我给找到了方法,关星象,天变、大雨、雷鸣、闪电,天时地利,正是好时候。”

  “八年呢。”秦铮偏头吻住她,声音低喃,“只要你回来,总归是好的。”

  谢芳华心下触动,回应他的吻。

  秦铮忽然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唇齿缠绵,低低问,“歇过来了吗?”

  谢芳华红着脸点点头,白天因为做衣服,晚上上了床,两个人都累了,尤其是她,自然没做什么就睡了,如今被雷闪打醒,倒是正是好时候,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身子轻轻贴向他身子。

  秦铮呼吸一窒,灼热席卷包围她,将她困在自己身下怀里,这样那样地变成他想看的模样。

  外面雷鸣电闪,室内**几度。

  帷幔内云困雨歇时,已经几近天明,外面雷鸣电闪也停了,但是大雨依旧在下。

  谢芳华疲惫地在秦铮的怀里睡去,秦铮揽着她,摸着她如玉温滑的肌肤,满足地爱怜片刻,也闭上眼睛跟她一起睡去。

  响午时分,谢芳华醒来,秦铮已经不在身边,她伸手摸了摸,身边被褥冰凉,慢慢地坐起身,挑开帷幔,见窗外大雨依旧下着。

  她披衣下床,走到门口,打开房门。

  门外,大雨哗哗,雨打落梅,地上尽数是落梅花瓣。

  “侍画、侍墨!”谢芳华站在门口喊了一声。

  “小姐!”侍画、侍墨从隔壁房间冲出来,“您醒了?”

  “秦铮呢?”谢芳华问。

  侍画、侍墨对看一眼,轻声说,“一大早上,有人来报,西山军营出了事儿,小王爷被喊走去西山军营了。”

  谢芳华蹙眉,“出了什么事儿?进来说。”昨天实在是累了,她早上竟然没听到丝毫动静。

  侍画、侍墨进了屋,抖了抖片刻身上便染上的水渍,说,“听说是发生了斗殴,打死了人。其中一个是范阳卢氏的世家子弟,叫卢艺,是左相宗族的子侄,另一个人是永康侯夫人娘家的亲侄子,燕小侯爷的表兄。叫李昀。”

  “谁死了?”谢芳华又问。

  “范阳卢氏的子弟。”侍画道。

  “我记得永康侯夫人的娘家是赵郡李氏,也就说那个人是赵郡李氏的子弟了。”谢芳华道。

  侍画点点头,“据说叫李昀,他还是京中掌管宫廷禁卫军李统领李澜的堂兄。”

  谢芳华忽然道,“右相也是出身李家,他们和右相可有关联?”

  侍画愣了一下,点点头,“奴婢知道小姐醒来要问,小王爷走后,奴婢就派人查了。右相虽然是李氏的分流,但揪起根源,也在赵郡李氏。只不过,三代以来,右相府自立门楣,赵郡李氏的人也不像范阳卢氏一样总是出现在百姓的视线中,与右相府走动不多,所以,大家都忘了。”

  “我记得谢氏长房敏夫人也出身在赵郡李氏。”谢芳华想了想,又道。

  侍画点点头,“敏夫人是庶出,其实和永康侯夫人是同族姐妹,只不过永康侯夫人是嫡出,赵郡李氏分支也颇多,她们这一支比右相那一支近些。所以,再加之永康侯夫人在燕小侯爷未曾离京前,性情和敏夫人相投,所以,走动得近,而右相府清贵,除了燕小侯爷和李公子,倒没人提起这茬亲戚走动。”

  谢芳华慢慢地坐下身,想起在除夕宫宴,明夫人和永康侯夫人行走亲近,原来是因为同族。她想了想,又问,“可查到了是因为什么原因斗殴?”

  “据说这卢艺颇有书生气,平常是个不太出彩的文弱之人,当初进西山军营,也是因为范阳卢氏想要锻炼子侄,送进去一个,还是走了左相的门路。寻常在西山军营,弱质彬彬,常被人笑是娘娘腔,赵郡李氏这位李昀,是今年刚进去的,据说和他没什么过节。昨天冲突,据说卢艺和李昀半夜在练武场,不知为何就发生了争执,打了起来,李昀失手杀了卢艺。”侍画道。

  谢芳华眯起眼睛,“半夜在练武场?当时还有别人在场?”

  “据说李昀武功极好,刚进军营一年,便连升三级。”侍画道,“当时没人在场,卢艺被杀后,有人听到动静,才都知道了。”

  谢芳华沉思片刻,忽然道,“我记得王妃的表弟娶了赵郡李氏的嫡女?”

  “回小姐,是的。赵郡李氏的嫡女嫁入了清河崔氏,是王妃的表弟妹,也是永康侯夫人的亲妹妹。依着这层关系,所以,王妃这些年对永康侯夫人和敏夫人都很是礼遇。算起来,和咱们王妃的亲戚也不远。”侍画道。

  谢芳华忽然笑了,“各大世家,京中贵裔府邸,繁衍这么多年,到处是姻亲。这样联系起来,也就是说,范阳卢氏、左相府、右相府、赵郡李氏、清河崔氏、英亲王府、谢氏长房虽然被贬去了岭南以南的湿热之地,但是忠勇侯府还有个谢林溪。而谢氏六房明夫人出身在清河崔氏,这样就都搅进来了。”

  侍画点点头。

  “王爷和王妃也知道消息了吧?”谢芳华又问。

  侍画、侍墨点头,“应该知道了。”

  谢芳华想着英亲王刚刚发病闭门谢客,可是便出现了这么大的事儿。范阳卢氏死了子侄,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定要赵郡李氏给个交代,但是赵郡李氏这个李昀既然能一年内在军营连升三级,定然是个有本事才华之人,赵郡李氏的人怎么甘愿陪给范阳卢氏?这样一来,矛盾就出来了。

  若是这件事儿处理不好,那么,激化两大世家矛盾,目前的平衡就可能会彻底打破。

  她又问,“正院可有什么动静?”

  “王妃一个时辰前派人来问您起来了吗?奴婢回了没有,就说让您歇着吧。什么时候起来,派人告诉她一声。”侍画道。

  “如今也响午了,你去一趟正院,告诉娘,就说我收拾一下,过去陪她用午膳。”谢芳华看了一眼天色说。

  侍画点点头,拿着伞出了房门。

  侍墨连忙端来清水,侍候谢芳华梳洗穿衣。

  不多时,侍画回来禀告,“王妃说等着小姐,雨太大,让您多穿点儿,别染了寒气。”

  谢芳华点点头,收拾妥当,侍墨又拿出一件薄披风,她披上,撑着伞出了房门。

  她刚到正院,还没进院内,喜顺打着伞匆匆走来,见到她,连忙见礼,“小王妃!”

  “喜顺叔,你急匆匆的,可是有什么事儿?”谢芳华停住脚步,对喜顺询问。

  “是永康侯夫人来了,她挺着大肚子,这么大的雨,老奴将她请进了客厅,就急急来报王妃了。”喜顺道。

  谢芳华没想到永康侯夫人这么看重这个娘家侄子,竟然冒着大雨前来,愣了一下,对他说,“你去招待吧,一定要小心,别怠慢了,我进去和娘说一声。”

  喜顺点点头,又匆匆去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三十一章都搅进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