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接去军营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进了正屋,画堂内,英亲王和英亲王妃在座,桌上摆好了饭菜,正等着她。

  见她来了,英亲王妃笑着招手,分外慈爱,“是不是昨夜打雷,没睡好?”

  谢芳华脸一红,低低咳嗽了一声,“是有些没睡好。”

  英亲王妃是过来人,从谢芳华眉目间的羞涩便看出了昨夜定然温柔骨软,她更是眉眼笑开,“这雨来的急,下得大,看这样子估计要下上两天。”话落,对春兰吩咐,“赶紧给她解了披风,暖和暖和,驱驱寒气好吃饭。”

  春兰笑着应了一声“是”,走到谢芳华面前。

  谢芳华摆手制止,对英亲王妃正了神色说,“娘,我刚刚到门口时,遇到了喜顺叔,他来禀告说永康侯夫人挺着大肚子来咱们府了,要见您,如今在客厅。”

  英亲王妃一愣,“这么大的雨,她怎么来了?”话落,随即反应过来,“是为了他侄子的事儿吧。”

  “应该是。”谢芳华道,“您去见吗?”

  “她挺着大肚子来一趟,我自然要去见。”英亲王妃站起身。

  “我和娘一起去吧。”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立即说,“你早上没用早膳吧?饿不饿?别跟我去了。”

  “我不饿。”谢芳华摇头。

  英亲王妃点点头,对英亲王说,“王爷自己先用午膳吧,我和华丫头去见见她。”

  “我等你们回来一起吃。”英亲王摆摆手,嘱咐道,“昨夜的事情,没那么简单,牵连了这么多府邸,你别应承她什么。”

  “我知道。”英亲王妃拉上谢芳华,二人打着伞,出了房门。

  雨依旧下的大,尽管有排水沟,但地面上还是积了一层水。即便打着伞,二人的裙摆也很快就被积水阴湿了。

  英亲王妃道,“她爱惜肚子里的那个孩子爱惜得跟什么似的,怎么这么大的雨却跑了来?往常虽然听说她和娘家关系亲近,但也没听说对她这个侄子多好。”

  “娘去见见永康侯夫人,问问她就知道了。”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点点头。

  二人说话间,冒着雨,来到了前厅。

  喜顺带着人正在招呼永康侯府来的人,见英亲王妃和谢芳华来了,连忙挑起帘子。

  谢芳华迈进门槛,一眼便看到了挺着大肚子的永康侯夫人和站在她身边的燕岚。如今永康侯夫人怀孕大半年有余了,大约这些日子调理得好,虽然冒着雨前来,也不见虚弱无力,只是扶着肚子,坐在应该是喜顺临时从别处挪搬过来的软榻上,当然气色不是很好,眉眼间浓浓的忧虑。

  “王妃!”燕岚见英亲王妃和谢芳华进来,连忙起身请安,又对谢芳华眨眨眼睛,同样请安,“小王妃好。”

  英亲王妃笑着摆摆手,“免礼。”

  燕岚侧身让过一旁,去挽谢芳华的胳膊。

  谢芳华仔细打量她,见她气色还算不错,对她笑了笑,任她挽了手一起入坐。

  “王妃。”永康侯夫人要起身。

  英亲王妃立即走过去,制止她起身的动作,连忙对她说,“坐着吧。这么大的雨,你挺着大肚子,怎么跑来了?若是有什么事儿,派燕岚这丫头过来说一声不就行了?”

  永康侯夫人叹了口气,“昨夜的事儿你听说了吧?是为我那娘家的侄子,我不亲自走一趟,怎么行?”她看了燕岚一眼,“她小孩子家的,有些话也不当说,更说不清楚。”

  英亲王妃闻言看着她,“昨夜的事儿我是听说了,我家的小子也回西山军营了,但是具体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他没往府里传信,我也是不知道的。”话落,疑惑,“这里面难道有什么不能说的话不成?”

  永康侯夫人叹了口气,四下看了一眼。

  英亲王妃意会,对客厅里侍候的人摆手,“你们都下去吧。”

  “是。”春兰、翠荷等人都退出了门外。

  英亲王妃又看了一眼谢芳华和燕岚,“这两个孩子就留在这里吧,不是外人。”

  永康侯夫人看了谢芳华一眼,点点头,对她说,“我还没谢小王妃的救命之恩。”

  谢芳华见她对着她的时候目光温和,再不是曾经的凌厉,也和气地道,“夫人客气了。”

  “以前是我一时想不开,犯了浑,多谢小王妃大人不记小人过。”永康侯夫人道歉,语气诚挚。

  “夫人严重了。”谢芳华笑笑。

  “当初你虽然做的不太对,但是如今可便宜了我。”英亲王妃笑着接过话,对永康侯夫人说,“你就别说那么多了,经过这么多事儿,无论是永康侯,还是你,还是燕岚这小丫头,都与华丫头有了不解之缘,也不是外人了,无需那些客套。”

  “你说得对。”永康侯夫人笑着点点头,不再对谢芳华多言,而是对英亲王妃说,“你知道,我娘家兄弟虽然不少,但是若说对我好,救过我命的,只有一位兄弟,这位兄弟就是如今出了事儿的李昀的父亲。是我的三哥。他身体不好,在前年去了。膝下也只留得这么一个儿子。”

  英亲王妃点点头,讶异地道,“我是有所耳闻这事儿,但是知道的却不详细,原来去年赵郡李氏折了那位老爷是你三哥?”

  永康侯夫人叹了口气,“是我三哥,当初三哥咽气时,托付我多照料这个孩子。因这孩子从小习武,有武将的天赋,所以,我就让侯爷将他送去了西山军营历练。他是去年进入的军营,如今刚仅仅一年。没想到就出了这事儿。”

  英亲王妃点点头,“你可知道这事儿是怎么发生的?”

  “当时,我送这孩子入军营时,身边是派了人跟随的。按理说,依着永康侯府在京城盘踞这好几代,许多年的根基。要护一个孩子说句托大的话,也不是多难。可是偏偏,以前一直没什么事儿。就在昨夜,出了这种事儿,我派去他身边的人,到现在,没一人传回话来。”永康侯夫人看着英亲王妃,“你说奇怪不奇怪?”

  “也就是说,现在你还不知道军营里昨夜具体发生了何事儿?”英亲王妃问。

  永康侯夫人凝重地点点头,“也不瞒你,实话跟你说,军营里,我家侯爷是有不少暗桩在的,派人送回来个信儿,轻而易举才是。可是我等了一上午,实在坐不住了。”

  英亲王妃闻言面色也凝重起来,“左相府那边,可有动静?”

  “我家侯爷和左相先后去了军营,如今也还没消息传来。我只听说范阳卢氏的人得到消息一早就进京了。赵郡李氏距离得远,我给几个兄长传了消息回去,但是即便快马加鞭,也要明日才能到。”永康侯夫人道,“我隐约听说范阳卢氏的人要求左相,一定要给卢艺一个说法,杀人偿命。”

  “南秦律法的确是杀人偿命,但是也要看因由。”英亲王妃拍拍她,“你别急。既然你家侯爷去了军营……”

  永康侯夫人一把抓住英亲王妃的手,焦急地道,“王妃,您知道,因为我家那臭小子不娶卢雪妍,开罪了范阳卢氏一族。我家侯爷在范阳卢氏面前,自觉是对不住人家,说话都不会有底气。更何况,杀人的是我那侄子,如今他无父母在身旁,族人要明日才来。我派在军营的人连个消息都传不出来,更遑论护他了?我是怕侯爷去了也不管用,左相向来凌厉尖锐,万一就在军营就地正法,那我怎么对得起我的哥哥?”

  英亲王妃闻言觉得有理,“你的意思是让我如何帮你?”

  “我请求王妃,传信让小王爷护一二,先保住他的命再说,不要让他不明不白的就偿命。”永康侯夫人道,“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筹谋,否则这孩子从来不与人交恶,怎么会大半夜杀了人?况且如今连个传信的人也没回来?”

  英亲王妃点点头,“往军营里传信不难,我这就给他传信。他虽然没有西山军营的兵符大权,但是在西山军营待了这么长时间,应该还是能掌控一些事情的。再说了,事情不查明白,怎么能说偿命就偿命呢?即便左相锋利,也不会这么做,你是关心则乱了。”

  “我怎么能不关心?三哥与我救命之恩,况且这孩子是我让侯爷放入军营的。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有责任。”永康侯夫人松了一口气,“我知道小王爷不怕左相,所以,才赶紧过来求你。”

  “不知右相府可有什么动静?右相可去西山军营了?”英亲王妃又问。

  永康侯夫人愣了一下,才想起右相与赵郡李氏的渊源来,毕竟同姓一李,她道,“我没听说右相府有何动静。这右相……向来不和赵郡李氏有来往,已经自立门户,会管吗?”

  “总归是同姓一李。”英亲王妃拍拍她,“你怀着孕呢,就别多操神了。我先派人去给铮小子传信,待他回信,先看看情况再说。你放心吧,我儿子的性情外人不知道,我这个当娘的了解得很。事情不弄个水落石出,他是不会任人偿命的。毕竟西山军营目前在外人的眼里,他掌控着。”

  永康侯夫人松了一口气,站起身,“那我就等着信儿了,王妃多费心,李昀这孩子怎么着我也要保下。”话落,她又道,“哪怕是用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来……”

  英亲王妃一惊,立即拦住她的手,“不要胡说,你这个孩子保下来不容易。”

  “三哥于我的是救命之恩,当年若不是三哥,我早已经是一培黄土了。”永康侯夫人咬牙,“我总要保下他的血脉。”

  “行,你的心我明白。”英亲王妃叹了口气,点点头,“你先回去歇着吧,这件事情牵连的深,不是一点儿半点儿人,先看看是什么情况。”

  永康侯夫人也明白,点点头,不再多逗留,扶着腰告辞。

  燕岚立即上前扶住她,对谢芳华说,“我将我娘先送回去,若是有时间,我再过来找你。”

  谢芳华对她摆摆手,和英亲王妃一起送二人出门。

  看着永康侯府的马车离开,没入雨帘中,走得了没了影,英亲王妃和谢芳华打着伞返回。

  英亲王妃道,“这件事情,若是闹大了,对朝局也是有大影响。军营里向来出事儿的不少,但是各把个小兵也就罢了。如今偏偏是两大世家的公子,而铮儿偏偏就在西山军营。怕是不能善了。”

  “爹刚闭门谢客,西山军营便出了这样的大事儿。”谢芳华笑笑,“若是能轻易善了,背后操纵这棋盘的人岂不是白费了功夫?”

  “你说的是……”英亲王妃脚步一顿,看着她。

  “没凭没据,猜测而已。”谢芳华道,“但是觉得,这件事儿就是冲着秦铮,冲着英亲王府来的。”

  英亲王妃点点头,“我也有这个感觉,是冲着英亲王府来的。我想让你爹退出朝堂,他从昨日也有了退的意思,趁着这场病。可是转眼西山军营便出了事儿。若是咱们英亲王府搅进了漩涡里,怕是以后我们王妃的处境就难了。”

  “在这京城里,谁家的处境不难?”英亲王妃笑笑,挽住她手臂,“咱们先回去用膳,用完膳后,娘将这京中各大府邸和有名望的各大世家的姻亲关系都跟我说说。”

  “好,我有一个本子记着这些姻亲来往的事儿,吃完饭后给你看。”英亲王妃笑道,“你聪明,一看就明白。”

  谢芳华笑着点点头。

  二人回了正院,英亲王果然没用膳,等着她们。见她们回来,立即询问如何。

  英亲王妃将与永康侯夫人的谈话简单地说了。

  英亲王听罢,沉默半响,说道,“她一个妇道人家都看出这件事情不简单了,那么,这件事情一定不简单。恐怕是……”

  “恐怕是针对英亲王府。”英亲王妃看着他,“针对你,针对铮儿。”

  英亲王叹息一声,不再言声。

  英亲王妃喊来一人,让他给秦铮传信,那人离开后,她道,“先吃饭吧,铮儿去了军营,这等事情,听他的。你早晚要退下来,未来的门庭要交给他。南秦的江山你也不能操心一辈子。”

  英亲王点点头。

  三人一起用膳。

  饭后,英亲王妃拿出一个本子,递给谢芳华。

  谢芳华打开看了两眼,密密麻麻地记载着她要的东西。她道了一声“谢谢娘。”,刚要告辞回落梅居,喜顺匆匆跑了进来,在外面道,“小王妃,小王爷派人回来传话,请您去军营一趟。”

  谢芳华一愣,让她去军营?

  英亲王妃也愣了,对外面问,“喜顺,你进来说话。铮儿让华丫头去军营做什么?”

  喜顺进了画堂,对英亲王和王妃、谢芳华三人见礼,然后说,“回王妃,是小王爷派人来传话让小王妃去西山军营一趟,回来接人是玉灼,正在门口等着呢,说不进来了。说请了京中的仵作去验尸,仵作们对于卢艺的死因说法不一致。永康侯就说小王妃懂医术,将小王妃和孙太医都一并请去军营看看。”

  谢芳华闻言看向英亲王和英亲王妃。

  英亲王妃蹙眉,“这么大的雨,西山军营可不近呢……”

  “娘,既然如此,我就去一趟。我也正想去看看怎么回事儿。”谢芳华拦住英亲王妃的话,示意她放心,“既然秦铮派玉灼来接我,就是同意我去的。”

  “要不我跟你去吧。”英亲王妃道。

  谢芳华顿时笑了,“爹病了,您要留在府中照顾他。我自己去就行了,三十里地,也不是太远。您就别折腾了。”

  “那好吧。”英亲王妃点头。

  谢芳华披好披风,出了画堂,侍画、侍墨二人跟上她,小声说,“小姐,要不要品竹等人都喊上,跟您一起去?”

  谢芳华想了想道,“给轻歌传信,让他暗中随同咱们一起去。品竹等人就留在落梅居吧。”

  侍画点点头,知道言宸公子虽然离开了南秦,但是轻歌是留在京中随时听候小姐差遣的。

  出了正院,很快就来到门口,玉灼的马车果然等在那里,见谢芳华来了,他道,“表哥说让你多穿点儿,你如今穿这些是不是太少了。”

  “就算下大雨,如今也是近夏天了,不冷。”谢芳华上了车,侍画、侍墨也坐上来后,她道,“走吧。”

  玉灼点点头,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英亲王府。

  因为雨下的太大,街上几乎没人行走,马顶着雨,小跑着,不多时,来到城门口。顺利地出了城,前往西山军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三十二章接去军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