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验明真相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殿内所有人看着从卢艺身体里引出小红虫来还没缓过惊异的劲儿,再看到他尸首分解化去消失,只剩下一滩水后,齐齐骇立当地。

  当然,惊骇的人里不包括秦铮秦钰李沐清三人。

  这三人皆有着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气度。

  过了好一会儿,一位老者急呼,“卢艺”

  又一位老者醒过神,骇然地颤抖着指着谢芳华,“小王妃,你到底做了什么妖法?”

  “妖法?”谢芳华冷笑,“范阳卢氏如今只剩下老而昏聩的人了吗?年轻的有脑子有眼睛的人都死静了不成?我验尸而已,到头来脏水这是要往我身上泼?”

  她话语凌厉,眼神冷寒,气势逼人。

  那位老者看着她,被她气势所震,抖着胡子,似乎有要昏过去的架势。

  谢芳华转头看向卢勇,“左相,你也认为我是做了妖法?”

  卢勇此时也已经回过神来,看看地上,本来那里躺着一具尸体,如今真的变成了一滩水。他抬头看向谢芳华,见她一双眸子冷冷清清,似嘲似讽,他顿时心神一醒,看向秦钰。

  秦钰一言不发,面上没什么表情。

  他又看向秦铮。

  秦铮脸色寡淡沉静,同样看不出表情。

  他稳了稳心神,斟酌着开口,“老臣不懂得医术,对于魅族的咒术也仅仅是知道而已。小王妃是闺阁女子,却是能知晓这等奇异虫盅,还知晓离尸散,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

  张口闭口不提到底是不是她做法,只说这些不应该是她一个闺阁女子该知道的事儿。

  一下子,让众人都疑惑猜测起来。

  一般的闺阁女子,养在深闺,自然是只知道琴棋书画针织女红,诗词歌赋等小女儿的风月情事儿,这等事情,如此诡秘,不止耸人听闻,且实在是令亲眼看到的人毕生难忘。的确不是闺阁女子应该知道的。

  众人看向谢芳华的目光都大多惊疑揣测。

  谢芳华不以为意,淡淡道,“忠勇侯府藏书不说百万,也有十数万册,几乎囊盖了天下书籍。我虽然是深闺女子,但是卧病在床的那些年,足不出户,读书来打发时间,读医书毒书药书来自救己病,有什么可奇怪的吗?魅族的虫盅之术,我自然也毒了些。”顿了顿,她盯着左相,“左相这是质疑我忠勇侯府小姐的身份?”

  卢勇没想到她轻描淡写这般说了原因,一时间只能呐呐道,“今日之事,实在是令人惊骇。我族内子侄,就这么尸骨无存,实在是……”

  “我早就告诉你们了,是你们不信。”谢芳华截住他的话。

  卢勇一时无言以对,看向太子,“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要给我们做主了”一个老者“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另外几个老者也立即跪在了地上,含泪道,“太子殿下,我族内侄孙这回竟然连尸体都没了,这般尸骨无存,我等怎么回去对他父母交代。求太子殿下做主。”

  秦钰抿了抿唇,看了谢芳华一眼,道,“你们要我怎样做主?”

  几位老者齐声道,“小王妃她……”

  “放肆”秦铮忽然恼怒,抽出自己腰间的佩剑,顿时一声宝剑出销的鸣吟声,转眼,那秉剑插在了几位老者的面前的地上,他冷冷看着跪在地上的几名老者道,“尸体验明死因了,不想着追查,反而要给验明尸体的人泼脏水?你们范阳卢氏真是活到头了。”

  那几位老者看着颤抖的宝剑,仿佛插在他们身上,顿时吓得身子抖起来。

  “你这是做什么?”秦钰转头对秦铮不满。

  “我做什么?你要看看他们做什么才是。”秦铮冷笑,“我看不见得是老而昏聩,而是老有所谋。没准这卢艺就是他们范阳卢氏自己杀死的,却用来污蔑别人。”

  这话一出口,众人齐齐一惊。

  那几位老者瞬间瞪着秦铮,灰白着脸指着他,“小王爷,你竟然……竟然血口喷人”

  “只准许你们血口喷人,就不准许我血口喷人?”秦铮看着他们,“范阳卢氏费尽心思送一个弱不禁风的人进军营,到底安的什么心?如今这个死了,你们不追查凶手,却口口声声质问我的小王妃。到底是何居心?你们自己说说。”

  几位老者一时被他噎住,只气得颤抖着身子,似乎要昏过去。

  众人的视线也成功地被引到这几个人身上,在揣测打量的目光下,终于一位老者先受不住,厥了过去。

  紧接着,又有一位老者也厥了过去。

  虽然二人厥过去,还剩下三位老者,那三位老者连忙对晕过去的那两位老者惊呼喊叫。

  一时间,殿堂乱作一团。

  秦钰对吴权摆摆手,“几位老人从范阳卢氏连夜得到消息赶来京城,这一日又未曾得歇,疲劳加惊吓,看来实在是累了,先安排个地方安置他们歇息吧。”

  “是。”吴权立即带着人抬了那两名昏过去的老者下去了。

  另外三名老者不走,齐齐对秦钰恳求,“太子殿下,请您做主。”

  “堂兄说得对,小王妃是请来验明尸体死因的,如今已经验明,不该泼她脏水。更何况有吴公公和韩大人打下手。韩大人出了名的清正廉洁刚正不阿,秉公办案,吴公公是父皇身边的近身大总管。就算信不过小王妃,也该信得过他们。”秦钰话落,摆摆手,“三位下去歇着吧。既然有韩大人在此,这件案子自然交给刑部办。”

  三位还想再说,但看到秦钰脸色,点点头,跟着吴公公走了下去。

  三人一走,秦铮拿回插在地上的剑,伸手拽上谢芳华,向外走去。

  秦钰一怔,“你要去哪里?”

  “回府”秦铮道。

  “回英亲王府?”秦钰看着他。

  “嗯。”秦铮头也不回。

  秦钰立即上前一步,拦在了门口,蹙眉看着秦铮,“这件案子如今还没头没尾。你这时候走什么?”

  秦铮看着他,脸色难看,“我来西山军营,本就是历练,当初皇叔说了,我是历练,随时来,也可以随时走。我一在军中没有编制,无官职,二并未插手军中职务,无权利,这件案子没头没尾关我什么事儿?我该做的已经做了,帮忙查案不说,还牵累我的小王妃今日辛苦跑来一趟,路上被人连番截杀,如今我不走难道容许某些人不识好歹,不感谢帮忙之恩,还泼我小王妃脏水不成?”

  秦钰一噎。

  秦铮挥手打开他,“闪开。”

  秦铮抬手挡住他,“你不能走”

  秦铮冷笑,“爷凭什么不能走?爷来的了,也走的了。要你管。”

  秦钰沉暗地看着她,“你虽然无编制官职,无职务权利,但是你身在军营多时,如今军营出事,你自然不该走。”顿了顿,补充,“至少这件案子查清前,你不能走。”

  “笑话”秦铮嘲讽,“昨夜案发时,我可没在西山军营。今日一早被招来这里,已经是尽心了。如今凭什么这件案子查清前我就不能走了?秦钰,你虽然是太子,但目前还管不着我要走。我又不是刑部的人,凭什么要留下来跟着查案?”

  “秦铮。”秦钰隐隐动了怒气。

  秦铮眯了眯眼睛,看着秦钰,忽然笑了,“若不然,太子殿下不想我走的话,你可以下一道命令,这件案子全权由我接手,任何人不准插手干预查案。若是你不同意,当爷在这里只是个摆设的话,那就闪开。”

  秦钰抿唇,“这案子要交给刑部和大理寺一起来审。”

  “那你就滚开。”秦铮不客气地挥手。

  这回,秦钰没死硬拦着,秦铮拉着谢芳华,出了殿门。

  侍画侍墨本来就守在外殿,见二人出来,立即将伞递给二人。

  秦铮接过伞,将谢芳华拦在怀里,拽着她打了一把伞向外走去。

  “你们不能扔下我啊,我也跟你们走。我更不是该待在这里的人。”李沐清说着话,跟着追出了殿门。

  秦钰面色一沉,也没有拦李沐清。

  “喂,李公子,小王妃……”韩述见秦铮谢芳华李沐清三人说走就走,他是与秦铮和谢芳华一起来的,一时间不知所措地喊了一声,然后看向秦钰。

  秦钰脸色极差,看了韩述一眼,“韩大人若是愿意走,也可以。”

  韩述吓了一哆嗦,连忙道,“臣来和小王妃李公子一起来这里,是为了孙太医被杀案,如今……自然不能走了。”

  秦钰面色稍霁,坐下身,“韩大人,你说孙太医被杀了?怎么回事儿?你仔细说说。”

  韩述闻言点头,连忙将孙太医被杀之事以及他和李沐清谢芳华来这路上被人拦阻截杀之事仔细地与秦钰说了一遍。

  秦钰听罢后蹙眉,“你说孙太医被杀,赶车的车夫是自杀?”

  韩述点头,“正是这样,小王妃和右相府的李公子都这样说,另外我又找了两名护卫,护卫也证实过。”

  “这么说,那个车夫是有问题的。”秦钰道。

  韩述颔首,“目前这是一大线索,还需要进一步的彻查。”

  秦钰思索片刻,又问,“你们又遇到了巨石机关截杀案和群狼围攻截杀案,抓到人了吗?”

  韩述摇摇头,“并没有抓到人。”顿了顿,他小心地补充,“不过,小王妃令自己的护卫去查了,说方圆五十里,掘地三尺,也要查出蛛丝马迹来。”

  “玉灼……”秦钰沉默片刻,对他又问,“你当时亲眼所见是玉灼使用了驭狼术?”

  “是亲眼所见,太子殿下,下官这大半辈子,从来未曾遇到这等可怕的事情,数百只狼,若不是玉灼,我们就会被狼群给撕碎拆吃入腹了。”韩述想起来这件事儿,依旧有些心颤。

  “你描述一下,他当时是怎样使用的驭狼术?”秦钰又道。

  韩述一愣,连忙道,“太子殿下,这……下官描述不出来啊。当时只是觉得太惊险了。”

  秦钰看了他一眼,见他似乎真是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样子,笑了笑,摆手,“算了。”

  韩述松了一口气。

  秦钰看向左相和永康侯,“今日天色晚了,左相和侯爷是住在军营还是……”

  左相向外看了一眼,道,“天已经彻底的黑了,又这么大的雨下了一日,山路定然难走。臣觉得,还是在这里住一晚吧。太子也住一晚吧。”

  永康侯立即道,“臣觉得臣还是回府吧,否则夫人会担心……”

  “侯爷,您不要命了若是离开的话,刚刚怎么不与小王爷和小王妃李公子一起离开?也好有个照应,如今离开的话……”韩述怕怕地道,“独自一人上路的话,下官反正是不敢。”

  永康侯看向秦钰,“太子……不回京了?”

  秦钰想了想,摆手,“今日不回京了,卢艺尸体被离尸散凭空弄了个尸骨无存,这等事情,要好好地查查。左右京中无事儿,我就在这里待一晚吧。”

  “太子在这里,也能稳定军心。”有一位军中的将领道,“这卢艺中虫盅之术以及被离尸散化尸,实在是耸人听闻。若是传扬开,一定会引起军中士兵恐慌。”

  “那我也……”永康侯犹豫半响,咬牙,“我也留下住一晚吧。”

  秦钰点点头,“都留下吧将李昀收押看好,明日一早,再做彻查安置。”

  “是”有人立即垂首。

  “那从卢艺身上引出来到小红虫是否被小王妃带走了?”左相忽然道。

  众人这才又想起那个虫子,浑身起疙瘩,有人道,“应该是吧,当时那虫子就在小王妃手里的碟子和碗里扣着。小王爷将她拽走,她似乎就拿着走了。”

  “那是咒虫,她不拿走,我们这里谁能沾染那东西?”秦钰扫了一眼。

  众人都怕怕地退后一步,那么可怕的虫子,谁敢沾染啊。

  秦钰转身向内殿走去,对安置好范阳卢氏几位老者回来的吴公公吩咐,“先安置了吧”

  吴权点点头,连忙跟上他。

  军中有人立即将左相和永康侯韩述等人分别安排住下。

  外面的大雨下了一日又半夜,依旧没有停止,还有继续下下去的势头。

  秦铮和谢芳华撑着伞,玉灼掌着灯,出了西山军营的大门,上了门口的马车。

  二人刚坐上车,李沐清随后跳进了车,对秦铮说,“来这一路,我一直在外面淋雨,没好意思进来跟着挤着避雨,如今你在,我不用避嫌吧。”

  秦铮瞅了他一眼,对他道,“多谢了。”

  李沐清向外看了一眼,纳闷,“天都已经黑了啊,这一天都没太阳啊太阳更不可能打西边出来啊。这么多年,可是头一次听见你谢我。”

  秦铮嗤了一声,“不愿意听你可以下车。”

  “当然愿意听。”李沐清笑笑,抖抖衣袖,盯着谢芳华手里的碟子和碗,“你带着这个东西出来了,这个小虫子怎么保留啊,早先没看清,再给我看看。”

  谢芳华对他挑眉,“你不怕他钻你身体里去?”

  李沐清摇头,“我总觉得这个小虫子奇怪。”

  谢芳华看着她,笑笑,伸手拿开了扣在盘子上的碗。

  李沐清一见之下,顿时愣了,“这是怎么回事儿?死了?”

  谢芳华摇头,“它不是死了,而是根本就没有什么虫子。”

  李沐清惊讶,疑惑地看着她,十分不解。

  谢芳华看着碟子内的一滴血,血已经干了,她嘲讽地一笑,将盘子扔在车内,对他解释,“中了虫盅之术的人,这种虫盅之术是蚕食点人的心之后就自动分解而死了。卢艺已经死了一天有半天了,他体内即便有虫子,也早就死了,又怎么能被我引出来?我不过是使用了一个障眼法罢了。这个你们看见的虫子,其实是我拿针戮破自己的手腕的那一滴血而已,凝化成了一个小红虫。”

  李沐清更惊奇了,看了秦铮一眼,见秦铮静静坐着,似乎一点儿也不奇怪,他不敢置信地道,“你连我的眼睛都蒙蔽了。是怎么做到的?我可是亲眼看着这虫子爬出来,且顺着线要爬到韩大人的手里被你收了的。”

  “我学过一门武功心法,叫做冰凝决。使用这个心法,就能滴水凝成冰,所以,当时只不过趁着大家惊异紧张的气氛下,没人注意,我将那粒血珠化成了小虫子的模样,再操纵着爬向韩大人的手罢了。”谢芳华笑笑,“很简单的,你若是想再见识一遍的话,我现在还能给你演示一遍。”

  李沐清彻底没了话,看着谢芳华,一时间无言。

  谢芳华好笑,“你只是没想到我会作假罢了,所以,才觉得奇怪,但又说不出哪里奇怪。”

  “是啊。”李沐清苦笑,“连我都蒙蔽了,这事儿不是真的,也是真的了。”话落,他疑惑,“你为何作假?”

  “不作假的话,这恐怕真是一桩死无对证的铁案了。背后耍阴谋的人岂不是就得逞了?”谢芳华道,“秦铮为何要执意剖尸,自然是知道卢艺被虫子餐食了心,只要剖尸,那么便能得到他死的真相。可是,范阳卢氏的人不准剖尸,百般阻拦,而他又中了离尸散,在六个时辰内不查明真相的话,他一旦肢解化尸,尸骨无存,那么,就是真的死无对证了。所以,既然本身就是中了虫盅之术,我作假证明,大家亲眼所见虫子爬出来,不相信也得相信了。”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三十八章验明真相》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