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连夜回府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李沐清听罢,彻底无言。

  谢芳华想着事情到了这一步,就已经通透了很多事儿。

  有人用虫盅之术杀了卢艺,嫁祸给李昀。致使范阳卢氏对上赵郡李氏,范阳卢氏的人非要李昀赔命。但是偏偏李昀虽然早就死了爹,但是背后却站着永康侯夫人这个亲姑姑,对他并不比自己的孩子差,甚至更好。永康侯夫人定然会四处拉人求助,清河崔氏英亲王府更甚至忠勇侯府,都会被卷进来。

  仵作验不出尸体死因,自然是没接触过这种魅族咒术,换而言之,天下很多人对于魅族,都存在于传说。对咒术本来就知之甚少,有的人甚至闻所未闻,这种离奇死法,仵作奈何不得,只能佐证于被人亲眼见到是李昀杀死了卢艺这个证据。

  秦铮识破卢艺死因,但他只能剖尸,可是偏偏范阳卢氏的人拼命阻止,秦钰催动了同心咒,和秦铮一起陷入昏迷。使得剖尸无法进行。

  孙太医和她要赶来军营,可是孙太医前脚出门就被人杀了,应该是想牵连后面的她,耽搁她时间,阻住不让她赶来军营。可是偏偏没阻住她,因为李沐清带着韩大人来了,解了她的围。于是背后之人只能在路上设机关巨石,引群狼围攻的障碍,杀了她更好,杀不了,也要延误她误了时辰。只要时辰一到,那么,尸体分解化尸,也算是达到了死无对证的目的。

  这连番的暗中布局,又是趁着瓢泼大雨的天色,可谓是用得一环套一环。

  只不过她化解了群狼围攻后,立即决定让轻歌方圆五十里地掘地三尺地彻查。一个目的是,阻止后面的路平安地到军营,一个目的自然是要找出背后之人的蛛丝马迹。

  如今总算是破了背后之人这阴谋的一角,证明了卢艺的死于虫盅,又被人下了离尸散。

  那么接下来,应该寻着这些证据,逐一的往下彻查了。

  “刚说京城要开始不平静,这转眼间,就已经不平静了。”李沐清叹了口气,看向秦铮,“你可知道,这是什么人背后做的?”

  秦铮沉默不语。

  李沐清瞅着他,“可是太子?”

  秦铮依旧不语。

  李沐清看向谢芳华,有些不明白秦铮这是怎么了?

  谢芳华瞅了秦铮一眼,“这件事情,应该不是秦钰做的吧?是不是?”

  秦铮抬起头,看了看二人,抿了抿唇。

  “吴权一直不离皇上左右,这一次,却跟着秦钰去了西山军营,不是很奇怪吗?”谢芳华笑笑,“你和秦钰争执,说若是将这事情掀个底朝天的话,那么,会牵连英亲王府?是谁想动英亲王府?”

  秦铮嗤笑,“英亲王府是谁想动就能动的吗?”

  谢芳华看着他,“皇上若是想动呢?”

  “任何人想动,包括皇叔,也要英亲王府的人答应才行。”秦铮道。

  谢芳华不再言语,低下头。

  李沐清欷歔,“若这件事儿是皇上背后做的,难怪太子……”他顿住,看向谢芳华,“早先在营殿内,你说皇上的病是装的?”

  谢芳华点点头。

  “你怎么知晓?是从医术上看出来的?”李沐清低声问。

  “他的确是有病了,但不至于发作得这么急这么快,短短时间,就苍老虚弱至此下不来床的地步。虽然我还不明白他用什么手段伪装到连我也看不出来的地步,但我就是知道,他的病就目前来说,绝对是装的。”谢芳华解释,“去皇宫行谢茶礼,我打翻茶盏,若是一个真正病的人,他是不会发现是我动的手,因为,当初,我和秦铮挨得极近,手也靠得极近,他若真是病的没心力了,不该在当时准确地针对我。怎么也会牵扯上秦铮才是。”

  李沐清蹙眉,“这也不能准确说明他是装病,毕竟皇上的确是文武兼备的,眼睛若是没花,也能察觉是你。”

  谢芳华摇摇头,“这是其一,其二是,我会观面向。医者说的望闻问切。这望为何排在首位?自然是先看面色。一个人是不是真正的有病,面上的气色就能带出三分。他虽然垂垂老矣,真像是久卧病榻,但是我从他面上,看不出丝毫病发之气。”

  李沐清颔首,“这个说法更合理些。”

  “毕竟我也曾经装过病,还是用药引发的病。”谢芳华又补充道,“若是林太妃真的躲避过了皇上的耳目,将药包拿来给我验明,他有两年寿命的话,这回他这般装病,是为何?若是林太妃没有躲避过他的耳目,她拿药包来找我验明,这事儿皇上若是知道但没有阻止的话,故意让人知道他的病,如今装病又是为何?”

  李沐清闻言面色顿时凝重起来。

  谢芳华笑道,“咱们这南秦京城越来越有意思了。”

  李沐清叹了口气,看向秦铮,“你一直不说话,是知道什么?还是心情不好?”

  秦铮瞥了李沐清一眼,靠着车壁闭上了眼睛,“累了。”

  谢芳华想起他清早便赶来了西山军营,这么一天下来,的确是累的。她低声道,“我们不吵你了,你若是累,就先睡一会儿吧。”

  秦铮点点头。

  谢芳华不再说话。

  李沐清见此,也不言语了。

  车外,侍画侍墨和玉灼三人挤在车前,两个人一左一右打着罩灯,一个人专心地赶着车。

  大雨下的大,露面又湿又滑,而且是山路,几乎看不到路,马每走一步,都要试探地探好路。这样的行程自然是极慢的。

  走出一段路后,玉灼小声埋怨,“不知道表哥咋想的?这么大的雨,还回什么城啊?住在军营不就好了?难道军营还找不出房间来安置我们?”

  侍画侍墨不言声。

  “万一再有人出来截杀,我们躲得过吗?”玉灼又小声道。

  侍画侍墨闻言顿时惊醒起来。

  谢芳华在车内听闻,压低声音道,“不用担心,尽管赶路,就怕截杀的人不出现。若是真出现才好了。我们如今不必着急赶去军营验尸,长夜漫漫,有的是时间捉拿下手的人。”

  玉灼闻言顿时也打起了精神,“对啊。”

  “回城的路上不见得有截杀了。”李沐清也压低声音道。

  谢芳华不置可否。

  马车平稳安静地顶着大雨走了一个时辰,才出了山道,上了官道。

  官道好走多了。玉灼挥起马鞭,马踏踏地踏着水泡了起来,又快又稳。

  半个时辰后,平静太平地来到了城门。

  玉灼纳闷,“这回怎么没有人截杀?这一路上也太平静了?”

  侍画侍墨没搭话,想着小姐安排轻歌彻查之后,还有哪个不怕死的敢再动?正好等着了。如今没动手,那就是聪明了,知道这回小王爷和小王妃正等着呢,没敢再轻举妄动。

  马车进了城门,李沐清道,“行了,停车,我就在这里下车吧。”

  “不用停,先送李公子回府。”谢芳华道。

  李沐清看了谢芳华一眼,忽然笑了,“没几步路,我骑马回去就行了。反正马在后面跟着了。”

  “既然没几步路,送你去右相府之后我们再折回英亲王府也没什么。”谢芳华道。

  “好吧。”李沐清不再多言。

  玉灼听话地转了道,将马车赶去右相府,不多时,来到右相府门口,李沐清见秦铮还闭着眼睛睡着,他对谢芳华道,“有事情再找我。”

  谢芳华点点头。

  李沐清下了车,进了右相府。

  玉灼赶车往英亲王府走,走了一段路,秦铮忽然睁开眼睛,对谢芳华道,“先去永康侯府,将李昀没事儿的消息告诉侯夫人。”

  谢芳华一怔。

  秦铮伸手将她抱在怀里,低声道,“燕亭不在府中,永康侯如今在军营,这么大的雨,永康侯也没办法往回传消息。若是永康侯夫人因为担心李昀,有个三长两短,免不得你还要劳顿一番给她保命。”

  谢芳华点点头,靠在他怀里,“你说得对,先去永康侯府吧。”

  秦铮不再说话。

  玉灼听闻,立即转了马车向永康侯府而去。

  来到永康侯府,叩了门,有人迎出来,玉灼道,“我们小王爷来给侯夫人送个信,就说李昀没事儿,让她安心。侯爷今夜宿在军营了。”

  那门房一喜,连忙说,“多谢小王爷,我们夫人已经等了一天了,到如今还没歇下呢。早就嘱咐了,说若是侯爷的人报信儿回来,赶紧知会她。我这就去知会夫人。”

  玉灼点点头,赶了马车离开了永康侯府。

  回到英亲王府,玉灼将车停下,上前叩门。他的手还没碰到门环,门便从里面打开了,喜顺打着伞弹出脑袋,“哎呦”了一声,“王妃说小王爷和小王妃一准回府,我还不信,这么大的雨,天都这么晚了,路又不好走,没想到还真被王妃说对了。”

  侍画侍墨跳下车,挑开车帘。

  秦铮揽着谢芳华下了车,打着伞往里面走。

  喜顺在一旁跟着一边往里面走,一边道,“王爷和王妃如今还没睡,还等着您二人回来呢。告诉老奴,说你们回来,去正院。”

  秦铮“嗯”了一声。

  二人撑着伞,来到正院,果然见正院亮着灯,英亲王和英亲王妃在画厅内坐着,俩人都张着脖子向外望,显然已经得到了消息。

  春兰打开帘子,“这么大的雨,小王爷小王妃,快进来。”

  秦铮和谢芳华进了屋,英亲王妃立即起身迎上前,“怎么这时候才回来?”

  秦铮放下伞,没说话。

  谢芳华刚要答话,见秦铮为了护着她,自己的半边身子都湿了,立即问,“娘,您这里有他的衣服吗?让他先换下,免得着凉。”

  “有”英亲王妃立即说,“春兰,快去拿他的衣服。”

  “不用了。”秦铮摆摆手,开口,“我们这就回去。”

  英亲王妃瞪眼,“你先去换了衣服,我得好好问问你们今天的事儿。”

  “你去换吧,我和爹娘说。”谢芳华伸手推他。

  秦铮站着不动,谢芳华看着他,秦铮被她看了片刻,只能转身进了里屋。

  英亲王妃见谢芳华衣服干松,拉着她坐下,亲自给她倒了杯水,“累不累?若是累……”

  “谢谢娘,不累。”谢芳华摇头,端起水喝了一口,见二人都看着她,她放下水杯,将今天出门后发生的事情有详有略地叙述了一遍。

  秦铮很快就从里屋出来,坐在谢芳华身边,春兰立即为他倒了一杯茶。

  秦铮端起来喝,听谢芳华说到有人设了机关巨石截杀她,英亲王妃抽气,他脸色发冷。

  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完,谢芳华住了口,“我经过的事情就是这样。”话落,她看了秦铮一眼,“至于他一早就去了西山大营,在那里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晓。”

  英亲王妃伸手握住谢芳华的手,又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一遍,见她完好无伤,才松了一口气,“到底是谁,竟然这么狠辣,若是那些巨石你躲避不及的话,岂不是就被砸烂了?还有到底是哪里来的那么多狼?谁弄的狼群?”

  谢芳华摇摇头,“我派人去查了,有消息的话,定会来报给我知道。”

  英亲王妃点点头,松开手,看向秦铮,“你来说说。”

  秦铮淡淡道,“也没什么,我一早去了军营,我到的时候,秦钰也到了。先找李昀审了一番,他不承认杀了卢艺,只说他本来在房中睡的好好的,不明白为什么到了练兵场,待他有了神智时,就是有人喊他杀人了。然后,就发现卢艺死在了他面前。后来,他就被人看押了起来,其余一切一无所知。有仵作验尸,但是也没验出个所以然来。后来,有一个仵作说剖尸,但是范阳卢氏的几个老头子来了,跟死的是他们的爹似的,拼命的阻挠,左相也不同意,后来……”他顿了顿,“华儿就去了。后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你说的到简单。”英亲王妃瞪了他一眼,转头看向英亲王。

  英亲王叹了口气,“这可是南秦京城,三十万兵马的西山军营,怎么会出了这么大的事儿。牵扯进来这么大的人命案?”

  “王爷,你不会还天真地以为这南秦京城的水一直很平静吧?”谢芳华看着他。

  英亲王揉揉额头,对秦铮道,“太子不让你出军营,你说只要他将这件案子交给你全权处理,你就会待在军营,如今你回来了,也就说明太子没答应了?”

  英亲王妃冷哼一声,“他敢答应吗?这背后里指不定有没有他的手笔呢。想想,虽然是这么大雨天,但是没有点儿本事的人,谁敢做这么大的连环案?”

  “你说太子?”英亲王一惊。

  英亲王妃不接话。

  英亲王思索片刻,摇摇头,“太子也是我看着他长大的,这个孩子,其实心术还是很正的。”

  “他心术正?”英亲王妃哼笑,“也就你说他心术正吧?别忘了你如今是怎么回府装病的?还不是因为他?他哪里心术正了。”

  “事情不能看表面。”英亲王摇头,看向秦铮,“你说,这件事情该怎么办?”

  “这么大的案子,刑部和大理寺就算联手,能破得了吗?就算破得了,有人敢去深究细破吗?”秦铮冷笑一声,伸手将谢芳华拽起来,“您二人早点儿休息吧,我们也累了,回去休息了。至于这件案子,父王你病着,没有心力,至于我吗,如今也不算是军营里的人,无事一身轻,前一段时间忙的要死,接下来,可以好好休息两天。”

  他说完,拉着谢芳华打着伞出了正屋。

  英亲王妃喊了他两声,他头也没回,谢芳华被他拽着,只能也跟着他走了。

  “这个混账,说的是什么话。”英亲王生气地看着秦铮冒雨出了正院,很快就走没了影,他只能瞪眼。

  “我儿子也没说错,行了,我们去睡吧。真是累死了。”英亲王妃转身进了里屋。

  英亲王又瞪向哗啦作响的门帘,瞪了片刻,深深地叹了口气,也跟进了里屋。

  侍画侍墨玉灼三人打着罩灯开路,秦铮和谢芳华走在后面。一路无话,回到了落梅居。

  来到门口,品竹等人迎出来,“小姐,知道您二人回来了,熬了姜汤,烧了热水,您和小王爷沐浴去了寒气,喝了姜汤再睡吧,免得染了寒气发热。”

  谢芳华点点头,和秦铮一起进了屋。

  ------题外话------

  京门风月第二部实体书锦绣笙歌上市了,当当网等各大网上书店,收藏实体书的亲们可以下单了。么么哒。

  :。v。cut5792425这个投票地址,京门风月,请大家每天辛苦投票,谢谢啦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三十九章连夜回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