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金针穿心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钰答应了

  为什么?

  是因为韩述消无声息地死了吗?

  昨天还是好好的活生生的活蹦乱跳的一个人,今天怎么就死了?还是死在军营自己所住的床上,仵作同样验不出尸首来?

  谢芳华偏头看向秦铮。

  秦铮脸色微沉,“你去回话,就说我和小王妃现在就去军营。”

  喜顺连忙应声,打着伞转身匆匆去了。

  英亲王一拍桌案,“岂有此理孙太医和韩大人都是朝中有品级的大员,竟然就这么被人杀了。到底是什么人背后这般心狠手辣?”

  “你激动什么?”英亲王妃推了英亲王一把,“你给我坐下。”

  英亲王对英亲王妃瞪眼。

  “皇上还好好地待在宫里呢,太子也好模好样地待在西山军营呢,如今既然她让人来喊铮儿和华儿,交给他们就是了。”英亲王妃话落,对谢芳华和秦铮说,“你们要去的话,小心点儿,多带点儿隐卫。”

  “娘放心吧。”谢芳华点头。

  “可惜了韩大人这么一个刚正不阿的官员。”英亲王妃惋惜地说,“竟然就这么死了。”

  秦铮脸色发寒,拉着谢芳华打着伞出了房门。

  侍画侍墨玉灼连忙跟上二人。

  去西山军营也没什么需要准备的,所以,秦铮和谢芳华径直来到府门口,喜顺早已经吩咐人备好了马车。二人上了马车,侍画侍墨玉灼三人依旧坐在车前,马车离开了英亲王府。

  马车顺畅地来到城门口,只见右相府的马车已经等在那里。

  李沐清从车中探出头,“是不是要去西山军营,我也去。”

  玉灼回头对车里的秦铮说,“表哥,是李公子,说也要跟去军营。”

  “她得到的消息倒很快,一起去吧。”秦铮颔首。

  玉灼对李沐清车前赶车的随从招了招手,当先赶着车出了城,李沐清的马车随后跟上。

  两辆马车出了城后,都径直上了官道,前往西山军营。

  因大雨下了一日两夜,如今还下得极大,官道上无人,所以,虽然冒着雨,但两辆马车踏着水跑得极快。

  半个时辰后,上了山路。

  在昨天遇到机关巨石的地方,玉灼侍画侍墨三人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关注着四下的动静。但是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平安度过。

  在昨天遇到狼群围攻的地方,也没发生什么事儿,同样平安地度过了。

  一直到西山军营,都极其顺畅无事儿。

  看到军营就在眼前,玉灼悄声对侍画侍墨说,“今天好奇怪,没有截杀。”

  侍画侍墨瞪了他一眼,“没有截杀不好吗?”

  “不是不好,好奇怪耶。”玉灼挠挠头。

  侍画侍墨想起今天天还没亮时轻歌传来的那张纸条,往车里看了看,没再言声。

  马车在军营大门前停下。

  这一次不同昨日谢芳华来时吃了半个时辰的闭门羹,而是军营的大门开着,有一位将士带着几个士兵等在大门口,见秦铮和谢芳华来了,顿时上前,“小王爷小王妃。”

  秦铮和谢芳华下了车,向里面看了一眼,军营十分安静,但却是在大雨中给人一种死寂的感觉。不是肃杀,而是死寂,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秦铮点点头,往里面走。

  那名将士看到了随后下车的李沐清,张了张嘴,说,“太子殿下只请了小王爷和小王妃,这李公子……”

  “他随我一起查案。”秦铮头也不回地道。

  那将士立即住了嘴,连忙也请李沐清进军营。

  李沐清笑了笑,撑着伞跟着秦铮和谢芳华一起进了里面。

  随着三人进入,军营的门缓缓地合上。

  走过练兵场,来到营殿,吴权已经站在门口等候,见秦铮和谢芳华来了,连忙见礼,“小王爷小王妃,你们总算来了。”话落,又对李沐清见礼,“李公子也来了。”

  李沐清笑着还礼。

  秦铮看了一眼吴权,他立即让开门口,“太子殿下正在里面等着呢,可怜了韩大人,不知发生了什么,竟然就这般悄无声息地死了。小王妃快进去看看吧。”

  秦铮拉着谢芳华走了进去。

  殿内,秦钰左相永康侯范阳卢氏的几位老者都一一在座。

  秦钰脸色较之昨日看来十分不好,可以说气色极差,见秦铮和谢芳华来了,他站起身,“韩大人还在他住的房间。”

  秦铮看了他一眼,冷笑,“你在这军营里坐镇,竟然还让人悄无声息死了?是不是有点儿可笑?”

  秦钰抿唇,“夜里,我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小王爷,这个老奴作证,夜里我就睡在太子殿下房间的外榻,也没听到任何动静。”吴权立即道,“左相和侯爷一左一右地住在太子殿下隔间,韩大人就住在侯爷隔间。”

  永康侯脸色也不好看,可以说是青白,“我因为担心府中的夫人,夜里没怎么睡,可是丝毫没听到隔壁韩大人的动静,但是,一早醒来,人就死了。”说着,他惊骇,“实在是吓人。”

  “韩大人另一侧睡着谁?”秦铮又问。

  “回小王爷,是我。”那个领秦铮和谢芳华进来的将士道。

  秦铮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吴权领着秦铮等一行人来到韩述所住的房间,韩述房门口,有几名侍卫在看守,见秦铮秦钰等人来了,立即让开门口。

  秦铮当先走了进去。

  谢芳华跟着秦铮迈进门槛,入眼处,房间简易,帷幔挑着,韩述无声无息地躺在大床上。

  秦铮来到床前,仔仔细细地看了韩述一眼,偏头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打量韩述,像是睡着了,但却是已经没了呼吸,人已经死了。面色如生前一样,没什么改变。她对秦铮道,“将他翻过身来。”

  秦铮点头,轻轻抬手,韩述翻了个身。

  他是和衣睡的,衣服有些皱皱巴巴。

  谢芳华看了片刻,又给韩述号脉,半响后,没说话。

  “怎么回事儿?他可是和卢艺一样,中了虫盅之术?”秦钰问。

  谢芳华摇头,“不是。”

  秦钰一怔,“我看他这般死去的面相,和卢艺没有不同。怎么会不是虫盅之术?那他是如何死的?”

  “他是死于金针刺中了后背心的穴道,一针刺穿了心。”谢芳华道。

  秦钰眯眼,“金针?哪里看出来?”

  谢芳华让开床前,对秦钰道,“应该是极细的一根针,你现在对着他后背心运功,用内力吸,他的后背心应该会吸出一根针来。”

  秦钰疑惑,“刚刚仵作验尸,将韩大人全身上下都验了,若是有针眼,应该也可以发现。”

  “武功极高的人,内力极好的人,运针手法极快的人,金针细如牛毛的话,不见得留下针眼。”谢芳华拉着秦铮让开一旁,“不信的话,你有武功,可以现在就动手检验看我说的对不对。”

  秦钰点点头,撩开韩述后背的衣衫。

  众人抬眼看来,见韩述后背光滑,没任何异常,真的看不出有针眼。

  秦钰也打量片刻,然后指着后背心一处问谢芳华,“是这里?”

  谢芳华点头。

  秦钰将手平放在韩述后背心上方半尺的距离,然后凝聚内力,对着韩述的后背心吸力。

  众人都一眨不眨地盯着韩述的后背和秦钰的手。

  过了片刻,只见一根细如牛毛的针果然从韩述的后背心渐渐地拔了出来,齐齐惊呼。

  秦钰面色变了变,将细如牛毛的金针吸到手里,拿手捏住,抬眼看,这只金针的确太细了,若是扔在地上,眼神不好的人,大约会找半天也难以找到。他看着谢芳华,“你只是观韩大人面相,把脉,怎么就确定是一根这样细的金针?”

  众人惊骇之后,也都疑惑地看着谢芳华。

  “我给韩大人把脉,探出他死于心跳停止,可是他全身上下没有不通之处,只有心脏处,堵在那里,而他定然不是立刻就死的,所以,揣测之下,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击中了心脏,但是他又未曾受重伤,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被尖利的东西穿透心脏了。这种尖利的东西从外表丝毫看不出破坏来。那么,还能是什么?应该是细如牛毛的针了。”谢芳华解释,“所以,我猜测,应该是一根金针。”

  秦钰点点头,“说得有理。”

  左相开口,“小王妃,你为何说韩大人中了金针没立即死?医术当真这也能探查出来?”

  谢芳华摇摇头,“我的医术虽然不错,但也不是什么都能探查出来。只不过是有医术探查的同时,还思考了环境和韩大人本身留下的线索而已。”

  “什么线索?”秦钰立即问。

  谢芳华伸手捏起韩述身上的衣衫,对秦钰道,“韩大人昨日夜里,应该是起来打开了窗子。”

  “嗯?”秦钰一愣。

  永康侯立即道,“不可能,我就住在他隔壁,韩大人一晚上没动静。”

  “侯爷确定真没动静?”谢芳华回头看永康侯,“一点儿的动静都没有?”

  永康侯一噎,仔细想想,然后犯难地摇摇头,“我是没听到什么动静,但是一点儿动静也没有,这……确是不敢保证了。”

  谢芳华淡淡道,“军营的殿舍房屋构造都极其的结实,若不是大的动静,一个人下床,打开窗子,这种细微的声音,隔壁若是不特别注意,凝神静听,还是很难听见的。”

  “也是。”永康侯觉得有理。

  “你为何说他半夜起来打开过窗子?”秦钰疑惑。

  “因为他和衣而睡,里衣上的褶皱不全是睡觉压的,而是淋了雨。因为昨夜下的雨大,他不曾踏出房门,否则,就不会仅仅是沾了些雨,染了些潮气了。我猜测,他半夜应该是打开过窗子,时间不太长,风夹着雨顺着窗子吹进来,他身上穿的上好的锦衣沾了些雨气水汽,染了湿潮,才是如今这皱皱巴巴的样子,尤其是衣服摸着手感发涩。”谢芳华道。

  秦钰伸手摸了摸,“的确。”

  “他为何半夜开窗子?”永康侯奇怪。

  谢芳华道,“这就要问半夜里发生了什么让人不知道的事儿了。就在他的窗外。否则这么大的雨,韩大人为何半夜开窗子?”

  秦钰脸色难看,“你能查出他是何时开窗子,何时死的?”

  “午夜子时。”谢芳华道,“他打开窗子后,大约不到半盏茶时间,这是根据他衣服被潮气侵湿的程度推断出来的。然后他应该是转过身要拿什么东西,或者要干什么,没立即关窗子。所以,在他转身时,有金针从他后背刺入。”

  秦钰皱眉,“既然被金针刺入,他应该痛呼才是,若是没痛呼,那就是立即死了。可是也应该死在原地,不该是好好地躺在床上,且早上醒来,才被人发现他死了。”

  “这个问题就出在你手里这根金针上了。”谢芳华道,“因为,金针太细,被武功极高极好的人突然灌注内力刺入的话,韩大人是个不懂武功之人,被这么细如牛毛的金针刺入,可能在他的感觉就是一瞬间后背心疼了那么一小下。疼痛之后,还是能照常做一些事情,那么,关上窗子,再走回床前躺下,完全能做到。”

  众人听罢欷歔。

  秦钰闻言看向秦铮,“我丝毫没听到什么动静,因为我住在这里,这座营殿,外面是我的隐卫,守了一圈,足有百人。外围就是五百士兵了。”

  “那么就是昨日靠近这所营殿,或者是本来就住在这里的人,或者是守着这座营殿的人干的。”秦铮道,“毕竟这针可不能凭空生出来,韩大人也不是什么虫盅之术死的。”

  秦钰抿唇,点点头。

  永康侯奇怪,“就算是韩大人窗外有什么声音,他打开窗子看一眼,应该也会立即关上。可是他没立即关窗子,背过身,是做了什么?”

  谢芳华观察这间房间,任何物品都摆设整齐。

  李沐清此时开口,“韩大人若是听到动静,半夜起来,应该是掌灯,掌了灯后,打开窗子,然后,可能灯忽然灭了,他背过身,去重新掌灯。就在这时,有人出手,拿金针杀人。而后,正如小王妃所说,他可能只感觉突然后背疼了一下,心悸那么一会儿,便觉不出什么了,于是,他又关上了窗子,熄了灯,上床睡了。”

  秦钰点点头,“有道理,安置这间屋子一应所用的人说,这房间只有灯动过了,不在原来摆放的位置。”

  “可是韩大人窗外到底能有什么动静?我就在他隔壁,为何我没听到动静?”永康侯道。

  “你若是听到,死的就是你了。”秦铮道。

  永康侯吓得脸一白,面色大变。

  “侯爷原来就这么大的胆子。”秦铮瞥了永康侯一眼,走到窗前,打开窗子,向外看去。

  谢芳华也跟着秦铮来到窗前,入眼处,前面任何遮挡物都没有,一片空旷,或者说,这一排殿舍,前面都空阔,连遮阴的树木也没有。

  秦铮看了一眼,扭回头,对秦钰嘲笑,“能在百名隐卫和五百士兵看守下杀人,况且还是这个位置。你说,逃过隐卫的视线可能吗?”

  秦钰脸色寒了寒,沉默。

  “这些案子,你确定都交给我破?”秦铮又挑眉。

  秦钰沉默片刻,点点头。

  “你可想好了,别后悔。”秦铮伸手关上窗子,阻隔了外面风雨侵染的水汽。

  秦钰看了谢芳华一眼,道,“你的身边有个神医,除了会医毒之术,还比仵作都会验尸,聪明果敢,心智超群。这些案子就算给别人,别人破不了,恐怕也要请你和她帮忙。请不动你,只能是停滞不前。可是这些案子容不得停滞不前,必须破了。尤其是如今还死了刑部的韩大人。若是案子破不了,这些事情发生在军营,那么三十万军心不稳,日夜恐慌,再有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你清楚就好。”秦铮冷冷地道,“既然交给我了,就任何人不准插手,你也不行。”

  “这雨下得这么大,目前还没有停止的势头,我在军营,便收到了各地递上来的加急奏折,堆了一堆了。”秦钰道,“如此灾情,怎么能置之不理?接下来我要处理灾情,没工夫理案子,交给你最好。”

  秦铮点点头,“既然如此,昨日守卫你的百名隐卫,你都要给我留在这儿,另外,拟一份这些人的名单。你身边带来的所有人,都要留在这里。”话落,他道,“包括月落和吴公公。”

  吴权一惊,“小王爷,老奴昨夜真的守在太子殿外来啊,您不放我回去,谁侍候皇上?”

  秦铮看着她,“你离开两日了,皇叔依旧好好的,没了你,皇叔照样有人侍候。”

  吴权立即看向秦钰,“太子,那您回城怎么办?没人在身边怎么行?……”

  “我的人送他回去。”秦铮看着秦钰,“敢不敢?”

  “有何不敢?”秦钰挑眉,对吴权吩咐,“你就留在这里吧,我回城后,会和父皇说。”话落,补充道,“我带来的所有人,包括月落都留在这里。”

  吴权住了嘴。

  秦钰转身出了房间。

  秦铮对外面打了个响指,吩咐道,“青岩,送太子回京,未来一段时间,你跟在太子殿下身边。”

  青岩立即应声,“是”

  ------题外话------

  京门风月锦绣笙歌,当当网等各大网上书店以及全国各大新华书店,应该是差不多都到货了我的微薄和后援团的微博都有晒书活动,收到书的亲们踊跃参加哦,也许获奖的就是你啦。

  第二届首都青少年最喜爱的网络文学作品投票评选大赛::。v。cut5792425这是地址,辛苦亲爱的们每天坚持投票了,么么~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十一章金针穿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