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天意因果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韩述有什么非死不可的理由

  谢芳华对这位刑部的韩大人知之不深,只知道他为官二十年,清正廉洁,刚正不阿,任何刑案在他手里都办的利落,官声从未因任何一件案子受到影响。皇上养病,不宜劳驾,太子监国,但却在军营。孙太医不同寻常官员,而且这件事情起因在军营,所以,也要跟着秦铮来一趟,禀告太子。”

  “然后人就死了。”秦铮接过话。

  “我与你和小王妃一同离开的,后面的事情,也要先了解了。”李沐清道,“毕竟在咱们走后,到入夜,还有些时辰。”

  秦铮颔首,招来吴权,“吴公公,你来说说,昨日,我们走后,韩大人都做了什么”

  吴权想了想,告罪道,“回小王爷,老奴一直跟在太子殿下身边,您和小王爷李公子走后,因为已经天黑了,太子就吩咐人都安置休息了。老奴自然就去侍候太子了。”

  秦铮点点头,道,“去喊永康侯和左相。”

  吴权应声走了出去,不多时,永康侯和左相走了进来。永康侯面上轻松,自然是因为李昀被无罪释放,他对自己夫人也有了交代,整个人心情也好了不少。左相则不同于永康侯,面色沉郁,自然是因为范阳卢氏竟然是这件事情的起因,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们说说,昨日在我们离开后,韩大人都做了什么或者你们都做了什么”秦铮道。

  永康侯看了一眼左相,先开口道,“昨天,太子殿下说了安置之后,殿下就去了自己的寝殿。我因为担心夫人,也无心再聊,就回了房间。倒是左相和韩大人似乎坐在一起聊天了。”

  秦铮看向左相。

  左相脸色不好地道,“我对韩大人了解了一下孙太医死的事情,但没说几句话,范阳卢氏的几位叔公找我,我和他便打住了话,散了场。”

  李沐清立即道,“相爷还记得都和韩大人说了什么吗”

  左相想了想,道,“也没什么,就说了他和李公子出城的时候,遇到了孙太医府中的家眷。没几句话,就再没继续往下说。”

  李沐清忽然道,“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秦铮看向李沐清。

  李沐清转头,看了秦铮一眼,对他道,“如今已经到了夏季,这样的大雨天,尸体不宜再这里久放。先将韩大人的尸体运回京中吧。另外,有些案子,还是要刑部和大理寺配合才能审。”

  秦铮颔首,“你说得有理。”话落,他对吴权摆摆手,“吩咐下去,好好地收拾打点一番,带着韩大人回京。”

  吴权一愣,“小王爷,若是我等都回京的话,那这里”

  “这里什么”秦铮问。

  吴权道,“军营啊,三十万兵马的军营,万一军心涣散”“我现在负责的是查案,又不是掌管军营”秦铮嗤了一声,“不过是出了一个小乱子而已,军营该如何就如何。”

  吴权担忧地道,“可是万一再出事儿,毕竟是虫盅之术,实在吓人”

  “那你就留在这里看守吧。”秦铮道。

  吴权立即骇然地道,“小王爷,您快别开老奴的玩笑了,老奴哪有这个本事。”

  “那你就闭嘴。”秦铮瞥了他一眼。

  吴权立即噤声,匆匆跑下去吩咐收拾了。

  左相永康侯对于离开军营没意见。韩大人刚住一晚就死了,这第二晚,他们是不敢住了。

  尤其是永康侯,对秦铮道,“小王爷,背后那人为何指使卢艺找上李昀,李昀也是关键,依下官之意,觉得不能让李昀再在军营待着了。”

  “嗯,李昀今日起,跟在我身边吧。”秦铮随口道。

  永康侯一惊,“小王爷”

  秦铮偏头看他,“侯爷不乐意”顿了顿,他道,“若是给你带回府也行,你确定能保他安然无恙”

  永康侯一噎,脑筋转了转,立即道,“听小王爷的,李昀能够大难不死,全仰仗小王爷。”

  秦铮微微哼了一声。

  半个时辰后,一切收拾妥当,韩述被装在密封的车里,另外范阳卢氏的那三位老者也被装进了车里。其余两位老者被两名护卫押上了车。左相永康侯吴权也分别上了车。

  李沐清来时虽然乘坐自己的马车,回城却挤进了秦铮和谢芳华的马车内。

  离开军营,走了一段路后,谢芳华看着李沐清,低声问,“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秦铮也看着李沐清。

  李沐清点点头,“我觉得,韩大人之死,应该是和孙太医有关。”

  “孙太医”谢芳华问。

  李沐清颔首,“你别忘了,韩大人执掌刑部多年,对于办案,十分敏感,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而左相找他聊的是孙太医之死,可是聊了几句,却被范阳卢氏的几人打断了。而正好说到孙太医的家眷。”

  谢芳华点头,“当日,你是和刑部的人一起来的。”

  “对,所以,这样说起来,我大约也是忽略了一些事儿。”李沐清道。

  “什么事”秦铮问。

  “孙太医的家眷,在得知孙太医死后,他的两个儿媳妇儿,如今想来,一个是真哭,一个是假哭。”李沐清道。

  “嗯”秦铮挑眉。

  “现在回想起来是这样。”李沐清道,“但是,因为我的心思当时不在孙太医府中的家眷上,所以,未曾留神细听。更何况,当时雨大,两位夫人都在马车里,所以,到分不清是谁真哭,是谁假哭了。”

  “所以,你才建议,既然在军营里找不出韩大人的死因,那么就回京,从孙太医身上找”秦铮问。

  “嗯,我正是这个意思。”李沐清道。

  “当时你说,那个车夫是自杀”秦铮又看向谢芳华。

  “是,孙太医是被杀,那个车夫是自杀。”谢芳华道,“所以,那车夫定然有问题。”

  “如今那自杀的车夫呢”秦铮问。

  “韩大人派人带回刑部了,应该是放在停尸房了。”谢芳华道。

  “回京之后,就从孙太医的府邸查吧。”秦铮冷笑,“我倒要看看,这背后之人是谁,想要翻天覆地。”

  谢芳华寻思片刻,低声说,“皇上拿一切换了个一个江山,总不至于想临终前将其毁掉。”

  秦铮忽然有些疲惫,“嗯”了一声。

  “自从法佛寺失火,有人要刺杀你,无忘大师尸体中了虫盅之术又消失。而如今几个月后,又从卢艺的身上再见虫盅之术。这些,都和魅族有关。”谢芳华道。

  “魅族”秦铮脸色有些晦暗。

  谢芳华看着他,抿了抿唇,“魅族的人传言说是亡族灭绝了,可是看来不尽然。除了我们知道的,还有不知道的人在暗中,一直以来,都做着什么。”

  秦铮伸手握住她的手,“总能查明白的。”

  谢芳华不再说话。

  大雨下了三日,道路十分不好走,有的地方已经发了河,马需要趟水而过。

  水声哗哗,似乎这雨要下个不休不止。

  一路顺畅地回到了京城,天色已晚,秦铮对谢芳华说,“我和沐清去一趟韩大人的府邸,将人送回去,然后再去一趟孙太医的府邸。你就不必去了,先回府吧。”

  谢芳华看着他,“我不累。”

  “若是事事依靠媳妇儿,显得我也太没用了。”秦铮道。

  谢芳华忍不住失笑。

  李沐清看着秦铮,“你是那种怕媳妇儿强过自己的人吗”

  秦铮瞥了他一眼,“下车这辆马车送她回府,我们坐你的车。”

  “好吧”李沐清对谢芳华眨眨眼睛,跳下了车。

  谢芳华伸手拽住秦铮的衣袖,低声说,“那你要早点儿回府。”

  “嗯。”秦铮点头,也跳下了马车。

  秦铮在车外,吩咐了玉灼一声,马车便脱离了队伍,向英亲王府而去。

  侍画侍墨过了一会儿从车前进了车内,对谢芳华低声说,“小姐,小王爷上了李公子的马车,带着韩大人的尸体转道去韩府了。范阳卢氏那两个活着的老者,押去刑部的打牢了。左相带着范阳卢氏那三个已死的老者回了左相府。永康侯也回府了。吴公公回宫了。”

  谢芳华点点头。

  “那个李昀骑马跟在咱们车后,也跟着咱们一起回府。刚刚小王爷在外面说,回府后,让您将他先安置在距离落梅居不远的院子里。”侍画又道。

  谢芳华颔首。

  马车顺畅地回到了英亲王府。

  喜顺显然一早就得到了消息,马车刚停下,他便从里面迎出来,“小王妃,您回来了”

  谢芳华点点头,对身后一指,“这是李昀,小王爷说暂时他先住在咱们府中,喜顺叔,你将他安置了吧,院落距离落梅居近些。”

  “好喽。”喜顺仔细地打量李昀一眼,连忙点头,口中道,“王妃知道您回来,等着您呢。”

  谢芳华颔首,撑着伞进了内院。

  来到正院,迈进门槛,英亲王妃果然在等着了,见她回来,立即上前握住她的手,“铮儿没回来”

  “嗯,他和李公子去送韩大人了,还要去孙太医的府邸查案,大约晚些时候回来。”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拉着她坐下,追问,“韩大人是怎么死的查出来了吗”

  谢芳华道,“是金针穿透后背心而死,但是凶手是何人,没查出来。”“金针也能杀人”英亲王一惊,“凶手怎么杀的韩大人”

  谢芳华摇摇头,“目前没查出来。”

  英亲王妃皱眉,看着谢芳华,“你和铮儿,还有右相府的李小子,都极其聪明,竟然没查出韩大人怎么被杀的”

  “我只查出死于高手灌注内力下的金针。但是具体什么人杀的,没有查出,韩大人所在的房间和窗外,都没有任何痕迹,连他睡的床都挪了。”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面色凝重,“先有孙太医被杀,又有韩大人被杀。这一下子朝中就少了两个官员。还都是重职官员。凶手却没查出来,实在让人忧心。”顿了顿,她道,“那个李昀呢”

  谢芳华将对李昀实行了催眠术,又对范阳卢氏几名老者实行了催眠术的事情说了一遍。

  “催眠术”英亲王妃面色一变,握住谢芳华的手紧了紧,“华丫头,你说你用了催眠术才使得李昀和范阳卢氏说的侍画”

  谢芳华点头。

  英亲王妃忽然露出愁容,“你这两日查案的事儿,一定会被泄露出去。到时候,怕是要被很多人所知了。尤其是这催眠术。”

  谢芳华看着她,“娘您知道这催眠术”

  英亲王妃点点头,“我知道有一本古卷孤本,据说是囊括天下术术之书。其中就有这催眠术。据说这孤本,分成了三部分,一部分在无名山,一部分在皇宫,一部分在忠勇侯府。”

  谢芳华心下一动。

  英亲王妃攥住她的手,“华丫头,你那些年不再府中的事儿,目前为止,都有谁知道”

  谢芳华想了想,“除了咱们两府的自己人,应该也就李沐清和秦钰了。”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你以后还是要小心点儿,太显眼了。忠勇侯府的小姐会的东西连孙太医和满京城所有仵作都不会。这不是好事儿。”

  谢芳华抿唇,“娘放心吧,我有分寸。”

  英亲王妃点点头,对她低声道,“无名山的那卷孤本,是不是被你得了”

  “是被我得了。”谢芳华道,“除了无名山的孤本,还有皇宫的那卷孤本,我虽然没拿出来,但也看过了。”

  “就等于说你得到了这整本书的孤本”英亲王妃问。

  谢芳华点点头。

  英亲王妃沉默片刻,深深地叹了口气,“大约也是天意。”

  谢芳华看着她。

  “据说,这卷孤本,是从魅族传出来的,被誉为魅族的传承之宝。这是魅族的根基。在千年前,魅族不被世人所知,过着隐士的生活,直到几百年前,魅族有人出世走动,才渐渐被外界所知。”英亲王妃道,“魅族人有着活万物生灵的血脉,还有着不同于寻常人的咒术,其强大,在寻常人眼里,可想而知。”

  谢芳华静静听着。

  英亲王妃看向她,“在这一片大陆上,生活的人,虽然会些武功内功,但到底拿在魅族血脉的人面前,都是凡夫俗子。你说,有这样一个种族,各国的当权者,知道了它的强大,会如何”

  谢芳华立即道,“争夺或者,毁灭”

  “是啊,能为其所用,就争夺到自己的手里,不能为其所用,就毁灭。”英亲王妃道,“魅族毕竟还是太小了,避世太久,没有争天下之心,又做不到保全,不是服从成为某些利用的工具,就是毁灭。”

  谢芳华心神一凛,“娘的意思是,魅族被灭族,不是什么天劫天道天意而是人为”

  “天意是既定的结局。魅族有什么样的因,各国当权者有什么样因,就中什么样的果。一切都是顺其因果走向而发生,怎么能说不是天意天劫”英亲王妃道。

  谢芳华沉默下来。

  “你身上有魅族传承的血脉,却又得了这一本孤本的整本。”英亲王妃看着她,语重心长地说,“华丫头,我只希望你和铮儿好好的过日子。你一定要凡事小心。”

  谢芳华点点头,“娘,您别太忧心了。我会凡事小心的。”

  “从法佛寺失火,到如今这一连串的连环刺杀案,背后凶手可见极其隐秘险恶有实力。”英亲王妃拍拍她,“又不知道皇上到底是打着什么想法,铮儿如今大肆彻查这件案子,他的性情就是要么不管,要管就管个彻底,水落石出,所以,未来如何,还真是前路茫茫,说不准。”

  “爹呢”谢芳华问。

  “他吃了你给的药,昏睡过去了。”英亲王妃道,“等过一阵子,看看形势,若是他能退下来最好。”

  谢芳华点头。

  二人又闲聊了一些别的话,谢芳华出了正院,回了落梅居。

  ------题外话------

  第二届首都青少年最喜爱的网络文学作品投票评选大赛::。v。cut5792425辛苦大家每天坚持给京门风月投票了,么么~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十四章天意因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