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前世记忆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半个时辰后,一行人急行军来到了丽云庵脚下。网

  放眼望去,整个山坡碎石泥流,哪里还能看到丽云庵的影子?而且碎石和泥流依旧往下滑,如水浆一般,所过之处,山石树木都通通被埋下。

  “小王妃,这里真是危险啊,您还是快折回去吧!”那兵头骇然地看了片刻,走过来劝说谢芳华。

  谢芳华摇摇头,“无碍,我们从左侧的山峦曲道上山去看看。”

  那兵头只能住了口。

  谢芳华偏头看向谢云澜。

  谢云澜对她点点头,同时松了马缰绳,与她一起从左侧的山峦曲道向上山走去。

  那队士兵见此,也连忙跟在了他们身后。

  来到山顶,放眼望去,依稀能看到丽云庵被埋在碎石泥流下的影子,树倒屋塌,山石依旧缓缓滑动,整个山体似乎也跟着颤动,要想去就近查看救人,根本就不可能。

  “这可怎么办?根本就靠近不了。”那名领头的兵士道。

  “你们都守在这里,云澜哥哥,我们去看看。”谢芳华对谢云澜道。

  谢云澜点点头。

  “小姐!还是让我们去吧,太危险。”侍画、侍墨等八人立即上前,拽住谢芳华。

  “你们八人等在这里,我和云澜哥哥前去。”谢芳华吩咐,“去找两根大约三尺长的粗树枝来给我们用。”

  “小姐!”侍画等人依然求她。

  “都别说了!”谢芳华摆手,“就算让你们去,我不亲自去,你们也探察不出什么来。”

  侍画等人立即住了口。

  “你们放心吧,有我在,不会让芳华出事儿。”谢云澜道。

  侍画等人见谢芳华坚持,只好去找粗树枝。

  不多时,找来两根粗树枝,谢芳华接过一根,递给谢云澜一根,对他道,“云澜哥哥,我们用它来支撑,必要的时候,就看我们的轻功了,一定不能卷入泥流中,泥流是有些黏性的,一旦卷入,我们就会被埋下。”

  “好!”谢云澜颔首。

  “小王妃,您还是别去了,如此犯险,一旦您出事儿,小的们的小命也不保了。”那人见谢芳华真要过去,连忙劝说。

  谢芳华摆手,示意他不要多说,之后和谢云澜对看一眼,二人一起向对面被埋在泥流中的丽云庵走去。

  因二人武功极好,且有粗树枝支撑,且寻到没被掩埋的高大巨石为落脚点,虽然行走艰难一些,但一炷香之后,也到了丽云庵所在的地方。

  谢芳华四处看了一圈,对谢云澜询问,“云澜哥哥,你看呢?这是天灾?还是**?”

  谢云澜面色凝重,“看着像是天灾,这么大的雨,山体滑坡,也是正常。看来这里没有活人了。脚下的山体似乎还有动摇,我们必须立刻离开这里。”

  “我却觉得,不是天灾。”谢芳华面色一沉,忽然说,“山背面,我们现在过去。”

  谢云澜一愣,“你的意思是?”

  “山背面,应该有人。”谢芳华说着,向山背面而去。

  谢云澜立即跟上她,二人数十个起落,刚来到山顶,山顶的山石突然崩塌。

  谢芳华一惊,一块崩碎的山石对她砸来。

  “芳华!”谢云澜面色一变,立即倾身上前去挡。

  只听“砰”地一声,那块崩来的山石砸到了谢云澜的后背上。

  “云澜哥哥!”谢芳华伸手扶住他,但因刚刚那块山石的冲击太大,她脚下滑,一个不稳,俩人一起向山下栽去。

  碎石泥流尾随二人汹涌地奔流。

  谢云澜回头看了一眼,面色一变,沙哑地伸手推谢芳华,“芳华,快放开我。”

  谢芳华抿着唇不说话,脚下再踩不到支撑点,她只能拖着在比泥石流更快的速度用尽全力向山下滚落。

  “放开我!我们两个人速度慢,恐怕躲不开。”谢云澜推不开她,声音沙哑,几乎求她,“芳华听话,这样下去,我们两个人都得死。”

  “云澜哥哥,你知道我不可能放开你的。”谢芳华咬着牙吐出一句话,眼见泥浆要将他们二人一起裹住,她忽然变了位置,拖着谢云澜向斜侧的山崖而去。

  谢云澜看到方向,面色一变,“芳华,你忘了秦铮了?你们刚大婚!”

  谢芳华动作略微一顿,“没忘,我们不会死的。”

  谢云澜住了口。

  谢芳华说话间已经拖着谢云澜来到了山崖处,毫不犹豫地带着他一起跳了下去。

  身下、脚下、任何一处没了支撑,风夹杂着雨呼呼吹啸。

  身后,碎石泥流汹涌而来,沿着崖壁流下。

  “若是真死了呢?”谢云澜说,“这一处,山崖高达万丈,崖下似乎没有水。”

  谢芳华摇头,“没有水也不会死的。”

  谢云澜看着她,他的手一直紧紧地拽着他,即便在最危险的要被泥石流裹住的时候,她也没有松手。她身上的雨披在翻滚时已经破碎,头上的发髻早已经散开,风雨侵打的脸色坚毅。他抿了抿唇,“为何这么肯定?”

  谢芳华不说话。

  谢云澜闭上眼睛,也不再说话。

  风雨如刀子一般,几乎刺得骨头生疼。

  在即将要与地面碰触之时,谢云澜忽然一把将她抱住,翻转了个身,自己的身体在下。

  “砰”地一声,二人一起栽到了地面上。

  浑浊的泥水一瞬间水花四溅,二人掉在了水坑里。

  片刻后,谢芳华将谢云澜从泥水里拖出来,大雨淋下,冲刷了泥水,她第一时间板正谢云澜的身子,恶狠狠地看着他说,“云澜哥哥,你现在该告诉我了吧?你为何想死?”

  谢云澜抿唇。

  谢芳华看着他,“我自己完全可以打开那块巨石,但是你偏偏过来帮我用后背挡,砸中你,你内伤之下,便全无力气躲开迸发的泥流了。为什么?”

  谢云澜低下头,一言不发。

  “你难道不知道,我既然在你身边,一定不会让你死的吗?”谢芳华死死地瞪着他,“还是说你心里其实是想我陪你一起死?”

  谢云澜依旧不语。

  “你一心求死,已经想不到大雨下了三天三夜了,这样的山崖低洼的谷里,一定积水成湖。山崖下,常年累月,无人迹,落叶、泥土长期堆积,就形成了淤泥,大雨之下,即便掉下来,也是泥坑水坑,死不了人,我们顶多受些伤罢了。所以,我才这么肯定我们不会死。”谢芳华盯着他,“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竟然想要一心求死?”

  谢云澜不答话。

  “云澜哥哥,我信你,视你如亲人。你就是这么对我的?”谢芳华眼眶发红,死死地盯着谢云澜,“我在大婚前,你都对我说过什么?你如今可还记得?别告诉我你已经都忘了,或者说那些话,根本就是骗我的?”

  谢云澜依旧不答话。

  谢芳华伸手猛地推了他一把。

  谢云澜身子一个趔趄,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谢芳华看着他,见他所站的地方,已经成了一片血水,早先那块对他砸过来的巨石一定砸伤了他的后背。她紧紧抿了一下嘴角,上前一步,伸手拽了他,拖着他离开。

  “去哪里?”谢云澜沙哑地说。

  “我们找个地方避雨,给你包扎伤口。”谢芳华道。

  谢云澜不再说。

  谢芳华沿着崖谷走了两三里路,才找到一处崖洞,她拽着谢云澜进了崖洞。

  这处崖洞够宽,足矣容乃三四个人。

  谢芳华将谢云澜扶着坐下,外面下着大雨,根本没办法寻着枯枝生火,她只能催动内力,先将谢云澜和她的衣服烘干。然后扯开他的外衣,只见他的后背血肉模糊一片。

  她伸手扯了自己的裙摆,从怀中拿药,给他包扎。

  期间,谢云澜一声不吭。

  片刻后,将他后背包好,谢芳华伸手给他把脉,然后抬眼看他眉心,焚心似乎又要发作了,隐隐跳动。

  她拿出袖剑,割破了手腕,往他嘴里喂。

  谢云澜扭头躲开。

  谢芳华恼怒,“你即便要死,也别死在我面前。”

  谢云澜身子一僵。

  谢芳华将他板正,强行将血灌入他嘴里。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药香和血腥味。过了许久,谢云澜眉心浮动的气线才沉下去。

  谢云澜撤回手,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芳华!”谢云澜伸手去拽他。

  “别碰我!”谢芳华低喝。

  谢云澜手僵住。

  谢芳华歇了一会儿,将手腕止住血,并没有起身,而是在地上静静地躺着。

  谢云澜慢慢地撤回手,身子靠着墙壁的山石,脸色晦暗。

  一时间,谁也不说话。

  过了许久,谢芳华坐起身,看着谢云澜,“你若是因为焚心之术,我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谢云澜晦涩地暗哑说,“我活着也了无生趣,焚心能不能解了,也不是那么打紧。”

  谢芳华大怒,腾地站起身,“我谢芳华何德何能,能让云澜哥哥你至此?我在无名山八年,回京才多久?见你才多久?你便矢志不渝了吗?”

  谢云澜忽然抬眼,看着她道,“你这一世是见我没多久。”

  谢芳华一惊,顿时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谢云澜眸光忽然飘远,似回忆,似痛苦,“我的意思是,我有上一世的记忆。”

  谢芳华大脑轰地一声,一时间身子晃了晃,几乎站立不稳。

  云澜哥哥……

  他竟然有上一世的记忆?

  他怎么会有上一世的记忆?

  他……

  她一时心头哽住,看着他,脸色变了几变,身子剧烈地颤动,再也说不出话来。

  谢云澜看着她,崖洞外风雨吹进来,她衣袂被吹得扬起,发丝凌乱。他看了片刻,低声说,“你再也不是上一世柔弱的人儿了,可你就是你,哪怕重活一世,有些东西都变了,但你的心却没有变。”

  谢芳华张了张口,还是没发出声音。

  “你想想,若我没有前一世的记忆,又怎么会在你初见我时,我便能容你靠近亲近?”谢云澜看着她,“无论你是天真无邪的闺阁女儿家,还是踩着无名山的白骨爬出来的冷清人,我都很好地能够接受,你见到我后一次又一次的转变。芳华,你一直就不曾想这是为什么吗?”

  谢芳华看着他,一时间脸色白得几乎透明。

  “你开始是为了谢氏刻意伪作深闺中不喑世事的女儿,我虽然知道你伪作,可是那时,却是分外的怀念。后来,我焚心毒发,你突然找回了些记忆,便一改作伪,变回了冷静沉静的你。但是对我身上,你却真正的亲近了。”谢云澜道,“我那时,看着你,既高兴,又悲伤。”

  谢芳华忽然撇开头,红着眼睛,压抑着情绪说,“你为何不告诉我?”

  谢云澜闭了闭眼睛,“你已经喜欢上了秦铮,我就算告诉你,又如何?难道回到上一世,我们的结局吗?”

  谢芳华想起上一世,他和谢云澜的结局,他焚心发作,她血流而尽,她霎时泪流满面。

  “你想对我好的心,的确一直都在,但是,在你的心里,真正的抉择时,我抵不过秦铮。”谢云澜看着她,“我的确是想死的,这样的机会,实在难得。”

  谢芳华猛地转过头,“就算我喜欢秦铮,就算嫁给他,谁说你就不能再有喜欢的女子了?”

  谢云澜惨淡一笑,“两世活过,无论你什么样,都入了我的心。世间再有什么样的女子能将我心里的你剔除取代?甚至,这一世,没见你时,任何女子,我只要靠近,就恶心不止。芳华,这样的我,你说,我还有何趣味活着?”

  谢芳华看着他,忽然没了反驳的话。

  “老夫人恨紫云道长,你是知道的,可是你知道她最恨他之处是什么吗?”谢云澜看着她。

  谢芳华脑中现出谢氏米粮老夫人临终时的情形,当时,她握住他们的手让她和秦铮取消婚约,嫁给他。之后,又断断续续混沌不清地说了一句一知半解的话。她只知道,老夫人很恨紫云道长,似乎是恨他毁了谢云澜。

  谢云澜却忽然住了口,话音一转,“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不知道,才会幸福。”顿了顿,他又道,“既然你不知道,就真的没必要知道了。”

  谢芳华看着他,“你觉得,到现在,我还不需要知道吗?”

  谢云澜摇头,“不需要知道。”话落,他忽然一抬手,一阵风,顺着谢芳华拂来。

  谢芳华警醒地刚要躲开,却已经躲避不及,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十九章前世记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