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只准一次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小王妃,醒醒”

  谢芳华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摇晃她,耳边窜入一个声音,极其熟悉。她慢慢地睁开眼睛,见月落正扶着她肩膀摇晃。

  “您终于醒了。”月落见她醒来,立即松了手,后退两步。

  谢芳华四下打量一眼,见还是在那个山洞,可是眼前,除了月落,并没有见到谢云澜,她立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在下奉小王爷之命保护您,您出事儿后,在下带着人沿着这一片山峦找了过来。”月落抹抹额头的汗,“找了一夜,总算是将您找到了。”

  “一夜?”谢芳华这才发现他身上衣服不知是枯枝还是被山石划破的口子,十分狼狈。

  “是,昨日响午,您和云澜公子为了探察丽云庵之事,遇到了山石滑坡,在下当时营救不及。后来带着人将这一片山谷搜遍了,刚刚才在这里找到您。”月落道。

  “云澜……哥哥呢?你可看到了他?”谢芳华问。

  月落摇摇头,“我刚刚找到这里不久,只看到了您,没看到云澜公子。”话落,他道,“几乎将这一片,所有山林,都翻遍了。”

  谢芳华四下看了一眼,这座山洞与她昏迷前别无二致,她闭了闭眼,“可给秦铮传信了?”

  “昨日夜里,已经给小王爷传信了。”月落道,“小王爷连夜便赶来了,带着人搜山。在下刚刚找到您,还没给他传讯,这就去给小王爷传讯。”

  谢芳华点点头。

  月落转身走了出去。

  谢芳华见洞外已经不下雨了,下了数日的大雨终于停了。她从地上站起身,感觉酸软无力,又跌了回去。

  不多时,月落又从外面进来,见她跌坐到地上,过来伸手扶她。

  谢芳华任他扶起,对他道,“不下雨了吗?将我扶出洞外。”

  月落点点头,“今日一早大雨才停,昨夜若不是下大雨,便能早些找到您了。”

  谢芳华不说话。

  月落扶着谢芳华来到洞外,雨后,处处流水,积水成河。

  她放眼看去,除了树木荒草偌大的水坑外,再无一人。她收回视线,懒洋洋地靠在石壁上。

  不多时,半空中有烟雾炸开。

  月落立即道,“小王爷看到我放出的信号了,这是回应,应该很快就赶来。”

  谢芳华点点头,看着高耸入云的山崖,“这么高的山崖,你是怎么将信号放出去的?”

  “有一只鸟飞上去,将信号弹炸开。”月落道,“小王爷看来就在附近不远处。”

  谢芳华不再说话。

  果然,半个时辰后,秦铮比月落更显狼狈地出现在了谢芳华面前。

  谢芳华看着匆匆赶来的秦铮,似乎感觉好久好久没见他了。她从无名山回京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弱冠少年。如今,他是她的丈夫。

  秦铮

  是秦铮

  就是他

  秦铮来到这里,看到谢芳华后,一阵风似地便卷到了她面前,在她还没来得及看清他面容后,便被他一把拽进了怀里。

  谢芳华感觉他身上冰冷的温度,满是潮水的湿气,她眼眶一酸,伸手紧紧地也将他抱住,低低地喊了一声,“秦铮。”

  “我在”秦铮将她的身子箍紧,似乎要揉进他怀里,声音沙哑。

  谢芳华又喊了一声“秦铮”。

  “我在”秦铮嗓子哑得厉害。

  谢芳华又喊了一声。

  “我在,我在,我在……”秦铮连续说了好几句,愈发将她手臂圈紧。

  谢芳华将脸贴在他心口,听着他的心跳。

  过了许久,秦铮才慢慢地放开她,拦腰将她抱起,“我们出谷。”

  谢芳华“嗯”了一声,将脸埋在他怀里。

  秦铮一直再未说话,只抱着谢芳华往外走。谢芳华也未说话,听着他脚步踩在草地上,发出重重的沙沙的声响。

  走了许久,谢芳华低声问,“还有多久出谷?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走”

  “不太远了”秦铮低头看了她一眼,“我不累,抱着你走。”

  谢芳华不再言语。

  又走了大约两柱香,前方传来侍画侍墨等八名婢女的声音,“小姐”

  谢芳华听着一个个嗓音沙哑,像是哭过,她示意秦铮将她放下来。

  秦铮抱着她不松手,没有放下她的意思。

  不多时,侍画等人便迎到了近前,“小姐,您怎么样?奴婢们……”

  “我很好,没事儿。”谢芳华看着八人,看起来也是找了她一夜,十分狼狈,她摇摇头。

  秦铮看了八人一眼,打了个口哨,一匹马奔跑过来。

  他抱着谢芳华上马,对八人道,“先去离这里的最近绵镇。”

  侍画等人齐齐点头。

  秦铮搂进谢芳华,打马冲出了谷外。

  这一片山谷,虽然常年人迹罕至,但并不是没有出口的死谷,只不过入口难找,出口难出罢了。

  秦铮知道谢芳华身体虚弱,带着她刻意地放慢马速。

  半个时辰后,绕出了这一片山峦,来到了绵镇。

  进了绵镇后,秦铮寻了一家客栈,包了一间小院,抱着谢芳华进了小院。对随后跟上来的侍画等人吩咐,“去吩咐店家烧两桶热水来。”

  “是,小王爷”侍画连忙去了。

  秦铮将谢芳华往床上放。

  谢芳华立即拦住她,“将我放下吧,我身上都是泥,脏了人家的床。”

  “脏了再换新的赔就是了。”秦铮不理会,径自将她放在了床上。

  谢芳华只能依了他。

  秦铮将她放下后,在床头坐了下来,眸光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谢芳华看着他,低声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你知道让我担心,这样的事情,只准这一次。”秦铮抿唇。

  谢芳华点了点头。

  秦铮将她复又抱在怀里,一时再没说话。

  谢芳华靠在他怀里,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从月落给他传信,他找到她,这一路,他并未问她一句都发生了什么事儿,他到底是知晓,还是不知晓……

  “小王爷,水好了,现在抬进来吗?”侍画在门外问。

  秦铮放开谢芳华,“抬进来。”

  侍画带着人抬了两桶水进来,放入了屏风后,“小王爷小姐,奴婢先吩咐人去弄饭菜。您二人沐浴后喊奴婢。”

  “去吧”谢芳华点头。

  侍画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秦铮将谢芳华身上的衣服扯掉,复又将她抱起,进了屏风后,将她放入了木桶里。然后,他转身走了出去,对外面说,“去买两套衣服和一套崭新的被褥来。”

  “是”有人应声,立即去了。

  秦铮转身,走回了屏风后,扯了外衣,进了另外一只浴桶。

  热水包裹皮肤,谢芳华冰凉的身子暖和了几分,想了想,开口询问,“大姑姑金燕燕岚平安回京了吗?”

  秦铮疲惫地靠着桶边闭上了眼睛,“她们在途中遇到了刺杀,不过你将娘派给你的英亲王府的护卫都给她们了,那些护卫可以说以一敌三,除了燕岚受了重伤外,有惊无险。”

  “燕岚的伤要不要紧?”谢芳华问。

  “性命无碍。”秦铮道。

  谢芳华微微松了一口气,抿了抿唇,“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步步为棋,设下这连环的刺杀案?你那天去孙太医府邸,可曾查出了些眉目?”

  秦铮脸色沉暗,“孙太医被杀,是因为他的二儿媳妇儿有了外心,与家中的车夫偷情。被孙太医发现后,还没来得及处置,便被请去军营。所以,那个女人抓住了这个机会,要那个车夫杀了孙太医。那个车夫本来有些武功,趁孙太医没防备之下,杀了他,他杀了孙太医后,怕连累家中的寡母和幼弟,于是仿造了他也被杀的情形。”

  “竟然是这样?”谢芳华有些难以置信。

  秦铮点点头。

  “那韩大人呢?”

  “还没线索。”秦铮道。

  “其余的事情呢?”谢芳华又问。

  秦铮抬眼看她,“押送到刑部打牢的范阳卢氏两位老者死在狱中了。左相悯于同族血脉,上书皇叔,请求对范阳卢氏网开一面。皇叔昨日上了早朝,在早朝上下旨,范阳卢氏三代以内,不准任何人再入朝为官。”

  “这算是匆匆地将范阳卢氏处置了?也就是将西山军营的杀人案结案了?”谢芳华看着她,“韩大人之案,还有背后之人呢?”

  “自然不算结案,只不过稳定西山军营的军心而已。”秦铮道。

  “秦钰呢?”谢芳华询问。

  “秦钰亲自前往州县治水了。”秦铮道,“下了这么多日的大雨暴雨,南秦多处闹了水灾。朝中各官员到各州县官员,都要逐层监督治水。若是太子不亲自督促治水,下面的官员稍有疏忽,怕是有流民不满,会引起暴乱。”

  谢芳华闻言不再言语。

  “小王爷,您让买的东西已经买回来了。”有人在外面道。

  “拿进来。”秦铮吩咐。

  有人推开门,将东西快速地放进放进,关上门,退了出去。

  秦铮从浴桶出来,裹了一方棉巾出了屏风后,径自地换上衣服,又将谢芳华的衣裙拿进来,放在一旁的架子上,对她说,“你在山中待的太久,寒气入体,多泡些时候再出来。”

  谢芳华点点头。

  秦铮又走出了屏风后,将床上弄脏的被褥撤下,重新换上新的,走到窗前,对外面喊,“来人。”

  “小王爷”有人应声。

  “给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都送个信儿,就说小王妃平安。”秦铮吩咐。

  “是”那人见他不再吩咐,退了下去。

  秦铮站在窗前,看着窗外,过了许久,转身,走回床前,躺去了床上。

  谢芳华在木桶内又泡了两盏茶的功夫,出了木桶,将衣裙穿戴妥当,走出了屏风后。只见秦铮已经躺在床上,呼吸均匀,睡着了。

  她轻轻踱步,来到床前,仔细地端详他,即便睡着了,他的眉头仍旧紧紧地蹙着。她看了片刻,轻轻地坐在床头。

  从昨日到今日,他得到消息,从京城奔波而来,又冒雨找了她一夜,一定很累了。

  可是见到她,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说。

  昨日,她和云澜哥哥遇到山石崩塌,碎石泥流,掉下山崖,是午时。后来,她给他包扎了后背的伤口,又压制住了焚心,那时候,应该是未时了。后来他挥手点了她睡穴,今早她才在月落的摇晃中醒来。

  云澜哥哥为什么点她睡穴?为了她不再追问?

  可是如今他又去了哪里?

  她坐在床头,静静想了片刻,站起身,来到门口,打开房门。

  “小姐”侍画侍墨也已经收拾了一番,见她出来,立即低声开口。

  谢芳华看着她们一脸疲惫,她关上房门,示意二人去院中的树下说话。

  二人点点头,跟着她来到院中的一颗枣树下。

  “我们出了事儿后,你们都做了什么?”谢芳华低声问。

  侍画侍墨对看一眼,也压低声音,“小姐,您和云澜公子出事儿后,吓坏了我们。但是我们距离得远,根本帮不上什么忙,等我们到你们出事儿的地点后,一切都停止了,我们分头沿着山峦找。当时没想到你们会跳崖……”

  谢芳华点点头,“当时跳崖迫不得已。”

  “半夜的时候,小王爷就来了,小王爷分析之下,说您和云澜公子应该是坠崖了,让我们下山,沿着各山谷搜查。”侍画道,“搜查了一夜,总算是找到了您。”

  谢芳华压低声音,“当时秦铮赶来时,你见到他是什么模样?”

  侍画左右看了一眼,低声说,“当时夜里太黑,又下着雨,奴婢只感觉小王爷吓人,没敢仔细看他的表情。也是自责没保护好小姐,我们没用……”

  谢芳华摆摆手,“不怪你们。”

  侍画看着她,“小姐,您是明知道有危险的,为何却非要前去?”

  谢芳华抿了抿唇,看了一眼丽云庵的方向,声音有些沉凉,“我是疑惑。”

  侍画看着她。

  “你们搜山,一直没看到云澜哥哥?”谢芳华又问。

  侍画摇摇头,“不曾见到云澜公子。”话落,她小心地看着谢芳华,“小姐,云澜公子是和您一起跳下山崖的吗?他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儿吧?”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十章只准一次》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