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有我重要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铮和谢芳华前脚踏入南秦京城,后脚便有人循声找上了门。----

  一是孙太医的孙子,二是韩大人的儿子,三是永康侯。

  三人在忠勇侯府门口撞到了一起,各自对看一眼,还是孙太医的孙子上前叩门。

  守门人探出头,看了一眼,甚是奇怪。

  孙太医的孙子连忙说,“我要听说小王爷和小王妃回府了,我要见他们。”

  韩大人的儿子也道,“我也正是来见小王爷和小王妃的。”

  永康侯点点头,“本侯也是。”

  守门人闻言犹犹豫豫地道,“小王爷和小王妃刚刚不久前回来,在踏入府门后,小王妃便晕倒了,如今人事不省。恐怕小王爷没空间三位。”

  三人齐齐一怔。

  “小王妃晕倒了?为何?”永康侯立即问。

  那守门人道,“刚刚请太医来看过了,小人也不知,只知道太医走时连连摇头,府中如今一片愁云惨淡,小王爷和老侯爷、舅老爷都忧急不已……”

  “小王妃可是在京外受了重伤?”永康侯惊道。

  守门人摇摇头,“小人不知。”

  “这……”永康侯转头看向韩大人的儿子。

  韩大人的儿子思忖片刻,对守门人道,“可否通秉一声林溪公子,出来一见。”

  “小人这就去通秉。”守门人闻言立即去了。

  “韩公子来此找小王爷和小王妃可是为了韩大人被杀案?”永康侯询问。

  “正是!”韩公子点点头,“家父不能不明不白地就这么被人杀了,小王爷全权彻查此案,在下听闻小王爷为了小王妃出京,刚刚回来,只能立即找来了。否则这么热的天,家父尸骨未寒,如何安葬?”

  永康侯点点头,叹了口气,“可惜了朝中一位刚正不阿的好官。韩大人这样的好官为数不多。”

  韩公子眼圈更红了,“不知道是什么人丧心病狂,家父虽然刚正,但是这么多年,并未开罪过什么人。何苦这样杀了家父?”

  永康侯拍拍他肩膀,“小王爷脾性虽然古怪不定,但是眼里却揉不得沙子,定然会查个水落石出,还韩大人一个公道。”

  韩公子点点头,“侯爷您来找小王爷是为了?”

  永康侯叹了口气,“我是来请小王妃去看看燕岚的伤势,如今小王妃既然受伤昏迷,怕是不能再劳烦她了。”

  “小王妃的医术当真绝好?”韩公子问。

  “自然!我夫人鬼门关一脚踏进去,都被小王妃给拽回来了。”永康侯道。

  “家母因为家父之死,茶饭不思,几度昏厥,伤了身体……”韩公子叹了口气,“太医院的太医开了几服药,却也无效。”

  “待小王妃好些,也请她过府看看吧。”永康侯道。

  韩公子点点头。

  孙太医的孙子孙卓听着二人说话,在一旁不插话,红着眼眶站着。

  “孙卓,孙太医的案子已经被小王爷查出来了,你今日来此找小王爷,却是为何?”永康侯出声询问。

  孙卓抿了抿唇,“我总觉得我祖父的死没那么简单?”

  “哦?”永康侯和韩公子一起看着他。

  孙卓犹豫了一下道,“我二娘向来胆小,虽然被我祖父发现她和那仆从偷情,但念在她霜寡多年,也不会将她送官,顶多动些家法,惩治一番。断然不会要我二娘的命。我二娘其实也甚是孝顺祖父,向来在祖父面前乖觉。我总觉得,不该是她指使那仆从杀人,她胆子没那么大,也念着祖父对她的好,不会就这么狠心毒辣地杀死祖父。”

  “这人啊,知人知面难知心,也说不准。”永康侯道。

  韩公子道,“不错,最毒妇人心。”

  孙卓摇摇头,“我总觉得,不是二娘杀的祖父,我娘也与我一般觉得,所以,我来找小王爷,再请小王爷继续查查。”

  永康侯、韩公子见他小小年纪,说话条理分明,一时间有些敬佩孙太医有个好孙子。

  不多时,谢林溪从府内匆匆走出来。

  韩公子见到谢林溪,连忙道,“林溪兄。”

  都是自小生长在京中,相互识得。

  “韩兄!”谢林溪相互见礼,又对永康侯拱拱手,“侯爷。”然后看了一眼孙卓,“孙少爷。”

  一番寒暄后,请三人入府小坐。

  韩公子摇摇头,地他说明来意。

  谢林溪闻言有些犯难,实话实说,“芳华妹妹刚入府门,便晕倒了,人事不知。至今还未醒来,小王爷看顾她,此时怕是无心理会别事儿。”

  “小王妃何时会醒来?”韩公子连忙问。

  谢林溪摇摇头,“说不准。”

  韩公子顿时愁容满面,“林溪兄,你知道,如今天太热,就算拿冰镇着尸体,也搁不住多久。我父亲尸骨未寒,如何安葬?”

  谢林溪闻言也颇为理解,“这样,你三人先入府小坐,我去寻小王爷,将情况与他说一声,看看小王爷的意思。”

  “多谢林溪兄了!”韩公子连忙拜谢。

  永康侯摆摆手,“我是来请小王妃,我的情况就不必对小王爷说了。不过既然来了,到要进府拜见一下老侯爷,听说老侯爷染了风寒,如今可大好?”

  “老侯爷一切安好!”谢林溪做了个请的手势。

  三人一起进了府门。

  谢林溪将三人迎进前厅,吩咐婢女侍候茶点之后,便亲自去了海棠苑。

  海棠苑内,秦铮给谢芳华喂过药,便靠在她身边,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下落下一片阴影。

  侍画、侍墨等人也累了,不打扰二人,各自回房休息。

  谢林溪进了海棠苑后,感觉海棠苑静悄悄的,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来。

  侍画被惊动,从厢房探出头,小声问,“林溪公子?您有何事儿?”

  “我找小王爷,是有些事情。”谢林溪也压低声音,“小王爷呢?”

  “小王爷也累了,应该守着小姐在休息。”侍画犹豫了一下,小声道,“若是很重要的事情,奴婢去知会一声?”

  谢林溪点点头,“是韩公子为了韩大人之事儿,天气太热了,韩大人的案子还没查明,尸骨未寒,不好安葬。韩公子焦急,来寻小王爷。死者为大,父死子孝,我不好直接推了,只得来找小王爷。”

  侍画连忙道,“既然如此,奴婢去禀一声。”

  谢林溪颔首。

  侍画走到门口,轻声对立面喊了一声,“小王爷!”

  秦铮并没有睡着,自然听到了二人的说话,他睁开眼睛,向外看了一眼,低声道,“你让林溪兄去转告韩牧,就说让他尽管择日安葬韩大人先入土为安,韩大人被杀案,牵扯太大,短时日无法查明结案,不过,我一定会查个水露石出,以慰韩大人尸骨和在天之灵。”

  “是!”侍画连忙点头。

  “还有孙太医的孙子孙卓,说孙太医的案子仍有疑点,他二娘不像是会杀了孙太医之人。”谢林溪已经来到门外,低声道。

  “孙太医的案子会再查,如今不过是初步论断,未曾真正结案,让他宽心。”秦铮又道。

  谢林溪闻言颔首,“好,那你好好休息,芳华妹妹若是醒来,派人知会我等一声。我去转告他二人。”

  秦铮“嗯”了一声。

  谢林溪离开了海棠苑。

  韩公子得了秦铮的话,立即回府去准备韩大人的丧事了。

  孙卓听了秦铮的话,也随后告辞出了忠勇侯府。

  永康侯在荣福堂与老侯爷小坐了片刻,也回了永康侯府。

  他离开后,崔允对忠勇侯道,“奇怪,同行的三人,为何大长公主、金燕郡主没受伤,偏偏永康侯府的燕岚受伤了?”

  忠勇侯摇摇头,“当时情况如何,谁晓得。”

  “李昀虽是赵郡李氏人,但是和永康侯府亲近,西山军营,背后之人拿他作伐。如今李昀无罪释放,可是燕岚却重伤。永康侯府是有什么让背后人出手对付的动机?”崔允又道。

  忠勇侯哼了一声,“如今不明白,总有一日会明白。到时明白之后,谁死谁活就难定了。”

  崔允一惊,“老侯爷何出此言?”

  忠勇侯叹了口气,“我活了一辈子,自诩多少风浪都看过,如今对这京中内外,竟然也看不明白,越看越糊涂。但愿这南秦江山能平顺,否则黎民百姓遭殃受苦。”

  “老侯爷心善。”崔允也跟着叹了口气。

  第二日一早,吴权来了忠勇侯府,带了皇上口谕,请秦铮进宫。

  谢芳华昏迷半日一夜,至今未醒,谢林溪将皇上请秦铮进宫的消息递到海棠苑时,秦铮神色疲惫地问,“可说了什么事儿?”

  谢林溪摇头,“吴公公并没有说。”

  秦铮回头看了一眼,谢芳华依旧无声无息地躺在床上,他摇摇头,“华儿至今昏迷不醒,告诉吴公公,待她醒了,我再进宫给皇叔请安。”

  谢林溪颔首,转身去了。

  他离开后,秦铮又疲惫地躺在床头,握住谢芳华的手,凑近她,轻轻吻着,“谢芳华,你醒醒,别再睡了,到底有什么解不开的心事儿,难道有我重要吗?你再不醒来,我便不喝药了。你开的那些苦药汤子,实在难喝。”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五十七章有我重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